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六十二章 与本王作对者,杀!

第四百六十二章 与本王作对者,杀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慌乱中,蔡瑁更是惊恐的发现,那员姓“伍”的无名敌将,武力值竟然强到不可思议,一路狂杀上三层甲板,直取自己而来。

    蔡瑁骇到步步往后退去,只能大吼着令亲兵们阻挡伍子胥,自己却一步步退到了甲板边缘。

    区区一众士卒,在伍子胥98的武力值面前,简直如草扎的一般不堪一击,寒光飞射中,伍子胥无人能挡。

    “挡我路者,死!”

    暴喝声中,伍子胥一刀狂扫而出,将最后两名敌卒,连人带刀斩为粉碎。

    浴血的他,穿过血雾,前方只余下了只余下蔡瑁一人,手提着滴血的大刀,一步步向蔡瑁逼近。

    那蔡瑁惊骇已极,退无可退之下,他只可嚎叫一声,撑起残存的勇气,舞刀向着伍子胥杀去。

    “土鸡瓦狗之辈,也配跟我一战么。”

    伍子胥血丝密布的眼中,燃起不屑的冷笑,手中战刀一扬,后发而先至,狂斩而出。

    一声惨叫,一条断臂飞上了半空。

    鲜血狂溅中,蔡瑁捂着断臂,倒在了血泊之中,如杀猪般嚎叫起来。

    跟随而至的士卒们,一拥而上,便将蔡瑁绑了起来,以作为他的军功。

    伍子胥看都没看蔡瑁一眼,抬头瞄了一眼,那还在飞舞的“楚”字战旗,冷哼一声,手中战刀再斩而出。

    只听“咔嚓”一声巨响,高大的旗杆轻松被斩断,“楚”字的大旗就此倾倒,栽落入了滚滚江水之中。

    四面尚在苦战的楚军各舰们,忽然见旗舰的帅旗落水,万余号楚军水卒们,瞬间吓到斗志全无。

    将旗折倒,意味着旗舰的失守,失去了指挥所在,即使是天下间最精锐的军队,也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。

    楚军很快就陷入各自为战的境地,只抵抗了片刻,各舰便掉转船头,纷纷的望着水寨逃去。

    “全舰追击,给我一鼓作气,杀上南岸去!”立于血雨中的伍子胥,战刀朝着南面敌方水营一指,放声大喝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五千得胜的大魏水军将士,便尾随着楚国败兵,一路向着敌方水营杀去

    眼见伍子胥得胜,陶商更有何疑,战刀向前一指,大喝道:“全军渡河,一鼓作气给本王攻上南岸!”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高亢的战鼓声冲天而起,无数面令旗如风而动,嘹亮的号角声,震破了天际。

    从西东到,绵连数里的河岸边,千筏齐出,五万大魏之军同时发动了渡河强攻之战。

    从空俯视下去,密密麻麻的魏军,铺天盖地的向着南岸涌去,汉水几为之覆盖,雄心壮志的喊杀声,竟将涛涛的水声淹没。

    前方处,伍子胥屹立于船头,正挟着未尽的杀意,催督着他麾下的将士,疾行如风,追在楚军败兵之后,当先冲上了岸滩。

    此时,留守的蔡和,得知自己兄长败溃,大惊失色之下,率领着不足四千兵马,仓促的赶到了岸边,甚至来不及列阵,便下令向水营逼近的魏军放箭,以掩护败军的上岸,阻击魏军趁势追进水营。

    “举盾,只许进,不许退!”伍子胥厉声吼叫,挥舞着手战刀,挡下如蝗而至的箭雨。

    片刻后,伍子胥所在的艨冲,第一个冲至了南岸,他一跃跳上岸滩,将战刀舞成铁幕,荡开一条道路。

    楚军的箭矢密集的射来,却尽被伍子胥挡开,他的身后,数十名魏军将士麻利的下船上岸,高举起大盾,迅速的结成了盾阵,辟出了一道登陆场。

    再往后,越来越多的艨冲相继冲上江滩,数以千计的魏军将士,源源不断的上岸,加入到盾阵来,将滩头的登陆阵地越扩越大。

    楚军即使败溃,数量也在魏军水军之上,但无奈军心已溃,就凭蔡和的实力,焉能压制败军,挡得住斗志昂扬的魏军冲击。

    伍子胥登岸未久,后续的大魏步军,数以万计的就已尾随登上了滩滩。

    南岸一线,魏军的兵力,已是占据了上风。

    “全军给我冲,夷平敌营!”伍子胥狂吼如狮,舞动着战刀当先冲出。

    本是列阵防守的魏军,轰然裂阵,如决堤的潮水般,汹汹向着惊惶的敌军冲去。

    残存三四千惊心动魄的楚军,根本阻挡不了魏军登岸,又如何能挡得住魏军的全力冲击,顷刻间土崩瓦解,被冲得肢离破碎,鬼哭狼嚎的四散奔逃。

    “敢逃者,立斩不赦,给我顶住。”蔡和舞刀大叫,想要阻挡住败溃之势。

    只是到了这般地步,他即使亲斩数人,也扼止不住这决堤般的溃败。

    蔡和挡不住这败势,无奈之下,便萌生退意,想跟着败军,一块逃往旱营去向刘表求救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河滩上,一骑飞驰
仙藏全文阅读
如风,踏出一条血路,杀破乱军,直奔他而来,口中咆哮道:“蔡和狗贼,这一次你死定了,留下人头吧!”

    蔡和身形一震,蓦然抬头,惊见魏延正纵马舞刀,向自己狂杀而来。

    瞬间,蔡和便吓到脸色惨白,暗呼倒霉。

    想当初,他被陶商所俘,被魏延给割去耳鼻,原以为逃得了一条性命,却不想,才短短几天之后,就又落到了魏延手中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蔡和连抵抗的胆量也没有,只顾抱头狂逃。

    下一秒,魏延却已狂射而至,手中战刀电扫而出,蔡和斗大的人头,便是飞上了半空。

    蔡和被杀,岸上残存的楚军,更是崩溃到不可收拾的地步,被魏军狂辗狂杀。

    天光大亮之时,陶商也踏上了汉水南岸的土地。

    环扫四周,他成千上万的将士们,正源源不断的蜂拥上河滩,整个水营一线已是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包括留守于营中的蔡和所部,近一万五余的楚军水卒,被杀得片甲不留,几乎丧尽,只有不足一两千败卒,则狼狈不堪的逃往旱营去。

    南岸水营,就此攻破,蔡瑁所统的襄阳水军,几乎全军覆没,斗舰艨冲等大小近数百余艘战船,统统都落入了陶商之手。

    浴血的伍子胥,手提着一名俘虏,狠狠的扔在了陶商跟前,拱手道:“大王,此贼就是蔡瑁,末将为大王将他生擒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员白发水将,陶商是高兴到无法言表,重重一拍他肩膀,“子胥,此番灭楚,首功非你莫属。”

    “为大王效力,子胥万死不辞,万不敢居功。”伍子胥便是一点都不自满,很是谦逊道。

    陶商哈哈一笑,又夸赞了他几句,目光一凝,才转向趴在地上的蔡瑁,“蔡瑁,你不是很嚣张,以为自己的水军无敌么,现在本王尽灭你的水军,不知你作何感想。”

    “呸!”蔡瑁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,捂着断臂,朝着地上吐了口唾沫,“陶贼,我蔡瑁水战天下无敌,今日只不过是一时轻敌,中了你的奸计而已,你有什么可得意的。”

    蔡瑁倒是很狂,非但不服输,竟然还敢公然辱骂陶商。

    他是活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陶商脸色立时阴沉如铁,鹰目中杀机如刃,沉声道:“输了就输了,还敢嚣张,蔡瑁,你是自己找死。”

    猎猎的杀意。瞬间如火狂燃,那令人恐怖的杀气,几乎压得蔡瑁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眼见陶商起了杀心,本是慷慨的蔡瑁,这个时候,反而是有些慌了,不由想起陶商残暴之名,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惧意。

    他便清咳了几声,昂首道:“魏王,你想要我投降于你,倒也不是不可以,我蔡氏乃荆襄望族,你就算是攻灭了楚国,也非得有我蔡家支持,才能在这荆州站稳脚根。”

    蔡瑁这是畏惧于陶商狠毒,想要归降陶商以保性命,却又还死要面子,刻意提醒自己的身份,想让陶商对他礼贤下士。

    可惜,在对陶商的认识上,他还是太天真了点。

    陶商在晋国狂灭世族,在大魏国内推行商鞅变法,誓要革除世族的弊端,天下的世族都敢得罪,又岂会在意他区区一个蔡家。

    “袁家司马家这等高门世族,本王都照灭不误,你一个小小的荆襄世族,还敢在本王面前自恃,本王明告诉你,此役伐楚,任何相助刘表的世族,本王就都要灭尽,一个不留。”

    不屑的冷笑声中,陶商手中战刀,已高高举起,毫不犹豫的斩下。

    蔡瑁这才大惊失色,万没想到,陶商竟然如此之狂,根本不把他们荆襄第一大族放在眼中,这时才意识到,自己方才的态度,简直就是自己找死。

    “大王,蔡瑁知罪了,请大王开恩,开恩啊……”

    后悔求饶,却为时已晚,陶商手中战刀,没有一丝留情的斩将而下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鲜光飞溅,蔡瑁斗大的人头,便被陶商一刀斩落。

    荆襄第一大族家主蔡瑁,就此为陶商亲手所杀。

    蔡瑁乃蔡家家主,又是刘表的亲戚,更是刘表最信任的臣子,陶商杀他,就是要震慑楚国之人,让那些效忠刘表的胆寒,让他们知道再相助刘表,将是何等下场。

    “大王,我们已攻下水营,下一步当如何?”伍子胥问道。

    陶商将战刀上的血渍,在蔡瑁的身上擦干,刀锋向着南面一指,冷冷道:“传令下去,大军向旱营发动进攻,一鼓作气,直取襄阳。”

    豪烈自信的喝声,响彻大营,后续五万步骑大军,相继渡河,于水营一线集结。

    大魏的王旗,已高高耸立于汉水南岸。

    陶商便趁着大胜之威,率领斗志昂扬的步骑大军,向着不远的楚军旱营杀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