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六十一章 水军先驱的实力

第四百六十一章 水军先驱的实力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次日天明,初晨旭日刚刚升起,伍子胥便率五千水军开出水营。

    晨光照耀下,近一百五十余艘战船,有序的开出水营,划浆击流之声,水手们用力之时的号子声,响彻汉水。

    水军将士们都知道,一场大战马上就要展开,但他们的心情却无比的平静,不见一丝紧张,仿佛将要开始的一切,只是一场事先计划好的演习一般。

    岸边上,看着己军水卒们,如此镇定之势,陶商不由微微点头,口中赞叹道:“短短两年时间,就能把水军训练的如此精锐,伍子胥不愧是水军先驱,看来这支伏笔,我当处是留对了。”

    梁飞和数万步军将士注视下,五千水军将士尽皆驶出水营,在江面上结成了攻击的阵形,向着对面的楚国水营徐徐驶去。

    魏军大举出动,对面的蔡瑁很快就做出了反应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陶商举目远望,就看到隐隐约约的一个个黑点在移动着,最终汇集成黑压压一片的乌云,迎着伍子胥的舰队望北而来。

    楚国水军,毫不犹豫的前来迎战。

    “蔡瑁,就让你见识见识,你们水军祖师爷的厉害吧。”陶商嘴角掠过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风起了,天上云层渐布,初升的太阳被遮挡在云层之中,天水之间,很快暗成一片茫茫灰白。

    江面之上,两支水军舰队,已各自展开了攻击阵形,交手只在眼前。

    嗒嗒嗒!

    耳边嘀嗒声响起,陶商忽然感觉到脸上有一丝冰凉,抬起头来,却见越来越多的水滴落在脸上,一场夏雨不期而至。

    雨越下越大,很快便断了线的珠子一般,从昏暗的天空中哗哗落下,陶商身上的赤色披风很快就被打湿。

    荆轲忙是拿来蓑衣,想要为陶商披上,陶商却一把推开,荆轲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陶商屹立于雨中,无视雨点的打击,毅然道:“水军将士正在雨中为国而战,本王不习水性,虽不能与他们并肩作战,也要跟他们一同淋这场大雨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慷慨之言一出,三军将士尽为陶商所感染,纷纷将身上的遮雨之物扔掉,几万将士虽身被雨淋,但个个却心里火热,猎猎的慷慨豪情迸射,心中默默的为他们助战。

    一场雨中的水军,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雨势愈大,旗舰上,“伍”字的大旗在风雨中凌乱。

    西南面方向上,数以百计的楚国巨舰,正在雨雾中时隐时现,声势气势极盛。

    刘表乃南方诸侯,楚国有横跨汉水和长江两条大水系,造船业自然十分发达,刘表经营荆州多年,麾下水军战舰齐备,而且多以大型的斗舰为主力。

    陶商虽然地盘比刘表大,综合实力比刘表强,但因占据的地盘多为中原北方,所以没有能力大规划的兴建战船水军,此次伍子胥从徐扬调来的水军战船,多以中型的艨冲舰为主力作战舰船。

    水战交锋,以弓弩为最主要的武器,斗舰高大,不但载兵多,且比艨冲更有居高临下俯射的优势,显然无论是水卒数量,舰船数量,还是战舰的质量,敌军都占据着上风。

    伍子胥却扶着环首刀,鹰目微凝,注视着耀武扬威逼近的敌方庞大舰队,白发在风雨中飞舞,年轻的脸上除了自信,还是自信,看不到一丝忌惮。

    对面,楚军舰队中,那一艘巨大的斗舰旗舰上,蔡瑁昂首俯视着敌人少而弱的魏军战舰,嘴角扬起一抹不屑的冷笑。

    想想自己那被割了耳鼻的三弟蔡和,再想想当年被陶商所杀的二弟蔡中,蔡瑁的胸中,复仇之火就在狂燃而起。

    “陶商,你对我蔡家的羞羞,今天就是要你偿还之时是……”

    蔡瑁的眼眸中,冷哼一声,陡然间刀锋一指,厉声道:“扬起令旗,全军给本将压上去,一举荡平敌寇的小破船。”

    旗舰之上,进攻的信旗高高挂起,号角声呜呜吹响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隆隆的战鼓起四面而起,一艘艘斗舰上,数千弩手迅速的以远程硬弩向伍子胥军发动了箭矢打击,如飞蝗而来的利箭,铺天盖地般倾向魏军舰队。

    魏军战舰立刻被敌人的箭雨所压制,士卒们不得不缩在船身中,不敢轻易露头,形势很快陷入被动之中。

    观战的樊哙见状,便忧虑的嚷嚷道:“大王,这个伍子胥看来也没啥本事啊,被蔡瑁压的连头都不敢抬,这仗还怎么打。”

    陶商却白了他一眼,“蠢子,什么时候能动动脑子。”

    樊哙顿时就愣住了,摸着后脑勺,满脸的困惑。

    “樊
电影世界大赢家小说5200
大胃,你还看不出来么,这位伍将军,他是在故意向蔡瑁示弱,诱其轻敌冒进啊。”张良已看清了伍子胥意图,笑眯眯解释道。

    示弱?

    樊哙依旧是想不明白,一脸的茫然,眼看着本方舰队被压得抬不起头,对水战一窍不通的他,实在看不出来伍子胥这是在故意示弱。

    “好好学一学,看伍子胥如何表演吧。”陶商冷冷一声,目光继续射向江面。

    汉水之战,战势已分明。

    占据上风的蔡瑁,根本没有将伍子胥放在眼里,在他看来,魏国的那小小艨冲,寒酸的实在可怜,跟他的斗舰军团对战,无异于以卵击石,他只管驱使舰队大举前进,居高临下,弓弩狂射便是。

    魏军旗舰上,伍子胥稳如泰山而立,一手舞动战刀,拨挡射来的敌箭,一面时刻凝视敌军,观察敌情。

    视野中,两军舰队,相距已不足百步,已是到了他的心理距离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!

    伍子胥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陡然喝道:“摇动令旗,突击队,给本将杀上去。”

    旗舰上,立刻树起蓝色信旗。

    转眼间,附藏于二十余艘斗舰后面,近七十余艘艨冲快舰,陡然间分从两边而出,水手们将桨力开到最大,如一条条飞驰的箭雨,向着敌军的大舰冲去。

    诱敌军逼近,再以快舰登船作战,这才是伍子胥的战术。

    旗舰上的蔡瑁见状,脸上微微浮现一异样,即刻大喝:“弓弩手,统统瞄准敌军艨冲,别让他们冲上来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成百上千的楚军弓弩手闻令,迅速改变了射击的目标,借助着船形高大的优势,居高临下,箭矢如雨点般向着魏军艨冲舰射去。

    蔡瑁以为,凭着强弓硬弩的优势,足以阻挡窜上来的魏军,但片刻后,他就惊愕的发现,他飞蜂般的箭雨,竟然根本阻挡不了魏军冲势。

    那一艘冲在最前方的艨冲舰上,伍子胥笑了,他知道,自己多年研究出来的战术,终于奏效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他虽远在徐扬,却时刻关注着荆州水军,对敌方的战术打法,可以说是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的水军,没有能力造足够多的大型斗舰,所以,他就精心打造的这些艨冲快船,船身虽小,但速度却奇快,而且外面蒙了两层牛皮,足以抵挡任何强弓硬弩的打击。

    先前示弱,主动被压制,就是为了诱使蔡瑁轻敌冒进,等到敌方距离足够近时,再以艨冲突击队,对敌军近距离发起登船作战。

    片刻间,近七十余艘艨冲舰便劈波斩浪,迎着密集的箭雨飞快前行,如风一般的穿入了敌军水军舰阵,

    伍子胥亲坐一艘战舰,向向着蔡瑁的旗舰而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几秒钟后,伴随着沉闷的巨响,艨冲的前端金属撞角,狠狠的撞在了蔡瑁的旗舰侧翼,强大的冲击力下,整艘斗舰剧烈的晃了起来,舰上的士卒纷纷摇晃,有几人甚至还坠落了水中。

    “弟兄们,训练多年,今日终于到了咱们水军扬名于天下之时,随本将杀上去!”伍子胥大喝一声,提刀跃上敌船,身先士卒,杀向那些措手不及的楚军。

    那些立功心切的魏军水卒们,纷纷弃桨换刀,追随在伍子胥之后,急先恐后的杀上了敌船。

    当伍子胥抢上敌船时,其余艨冲快舰,也接连撞上敌方大船,七十余支快舰,就如一柄利刃,将楚军庞大的舰队,从中冲开了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突击队得手,后面三十余艘斗舰,还有数十艘余下的小舰,当即开足马力,向着敌方舰队冲击,弓弩手们奋力的还击,以压制敌舰上的火力,掩护各条艨冲小舰接舰抢攻。

    这一幕,北岸边上,陶商和他的数万将士,皆看的是清清楚楚,欢喜声转眼如雷鸣般响起。

    “大王,这个伍子胥,还真是有两把刷子啊,你这识人之能也太厉害啦,老樊我佩服死你啦。”樊哙激动兴奋的大叫。

    陶商只微微一笑,也不说话,笑看伍子胥成此大功。

    汉水之上,杀上敌舰的伍子胥,威不可挡,98的武力值,在敌舰上横冲直撞,无人能挡,所过之处,一命不留。

    鲜血飞溅,血与雨落遍全身,腥风血雨中的伍子胥,如一员修罗的魔将,凶悍到至极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陶贼麾下,怎可能有这等水战大将,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上层甲板上的蔡瑁,此时已惊得脸色惨白如纸,自诩水战过人的他,万没有想到,陶商那弱小的水军,竟然能如此轻易的摧垮他的舰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