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六十章 史上最全面之将

第四百六十章 史上最全面之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只要渡过这一道汉水,就是荆州的核心,襄阳所在,离本王灭亡楚国,扫灭刘表又近了一步。”望着滚滚汉水,陶商举鞭遥指,意气风发。

    身边张春华却秀眉一动,微微笑道:“大王用兵如神,一路摧枯拉朽,竟能数日之间就饮马汉水,确实是令春华佩服之至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”二字后,张春华明显还有下文,看了陶商一眼,却不敢轻易出口。

    “但说无妨,本王恕你无罪。”陶商扬了扬马鞭。

    张春华轻咬了咬朱唇,犹豫片刻,方道:“只是春华窃以为,大王想要再攻下襄阳,却并不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何以见得?”陶商看了张春华一言。

    张春华衣袖一抬,遥指了下汉水,“大王的铁骑雄师,纵横陆上,自然战无不胜,但正好比再强的虎狼,落入水中后,也要遭鱼虾戏,春华以为,在这滔滔汉水之上,谁的水军更强大,谁才能占据主动权,而水军对大王来说,恰恰为软肋。”

    这个张春华,果然是个智慧不凡的女子,竟然能分析的这般到位,不由令陶商暗暗点头欣赏。

    表面上,陶商却不动声色,只道:“这么说,你是觉得,本王是铁定打不过蔡瑁的水军,杀不过这汉水啦?”

    “春华只是胡乱说的,当不得真。”张春华嘴上否认,但那嘴角的些许笑意,却显示她内中所想,正如陶商所说。

    陶商岂看不出她的心思,眼珠子一转,便欣然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敢不敢跟本王打个赌。”

    “打赌?”张春华秀眉一怔,“大王要赌什么?”

    陶商便马鞭一指汉水,淡淡道:“咱们就赌,本王能否击败蔡瑁,杀过汉水去,如果本王赌输了,本王就封你父张汪做一方太守,你看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张春华娇躯一震,眼中顿露惊奇,没想到陶商如此随性,竟然拿太守这种重要职位,随意的豪赌。

    她的美眸转动,心里边很快就打起了小心思。

    太守之职,乃是两千石的大官,在这个陶商正在打击世族的时期,若他父亲还能当上太守,不但能保住他们张家的利益,还能使张氏一族实力,一跃迈上一个新的台阶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若是春华输了,大王要什么?”张春华那表情,显然已动了几分心思。

    陶商眼珠子也转了几转,嘴角扬起一抹坏笑,“这样吧,你若是输了,本王依旧封你父为太守,但你却得主动亲本王一下,你看怎样。”

    张春华脸蛋顿时绯红,美眸中尽是惊羞之色,显然没有料到,陶商竟会提出这等“过份”的赌注。

    她何其冰雪聪明,立时就感觉到,眼前这位年轻神武的魏王,八成是看上了自己,有将自己纳为妃妾的意图。

    其实,从当初陶商不灭她张氏,到把她带在身边,伺候笔墨,张春华就已经感觉出了陶商的心思。

    而经历了并州发生的桩桩件件之事,张春华早已看清了司马懿的冷血绝情,对这个跟自己从小青梅竹马,有着婚约的男人,打心里就已经恩绝义绝。

    对陶商,张春华不但感激于他饶过了自己的家族,这几个月来,目睹了陶商的英明神武,种种英雄手段后,她其实也对陶商渐生仰慕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不敢赌吗?”陶商见她犹豫不决,便笑激将道。

    “别说他没有水军,渡不过汉水,这一赌我是羸定了,万一我输了,父亲他依旧可以做太守,只是我却要亲他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张春华红着脸,思前想后了半晌,一咬朱唇,欣然道:“好,春华就跟大王打这个赌。”

    “好,咱们就一言为定,本王就等着你这一记香吻了。”陶商哈哈大笑,策马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张春华看着那年轻远去的身影,听着那自信豪烈的狂笑,眼中不由浮现出狐疑好奇,口中轻喃道:“他到底何来的自信呢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天后,汉水北岸,魏军水营。

    一连五天,陶商都按兵不动。

    王帐中,诸将都眉头紧皱,弥散着一种焦躁的气氛。

    他们大魏之军,兵临汉水,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天,五天时间里,对岸的蔡瑁水军是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诸将们都感到有些意外,按照他们原先所想,蔡瑁当仗着其精锐水师,主动来进攻他们的水寨,介时便可趁势将蔡瑁引上岸来,将之诛灭。

    只要灭了蔡瑁所统水军,汉水天险就将形同虚设,数万大魏之军,就可以轻松渡河,直取襄阳。

    蔡瑁却偏按兵不动,三百余艘战船,一万余水军死死的盘踞在南岸水寨,除了偶尔派出十几条快舰,小规模的骚扰之外,看不到半点将要主动进攻的迹像。

    陶商这下才看出,这个蔡瑁也
大昭女相全文阅读
并非是废物一个,确有几分本事,怪不得曾经历史上,赤壁之战时,周瑜闻知曹操以蔡瑁统率水军时,深以忌惧,不得不用离间计除掉了蔡瑁。

    蔡瑁不攻,陶商也不能进攻,因为他几万大军,全都是旱鸭子,既没有水军战船,也没有水军士卒。

    自攻取樊城后,陶商就征用了汉水沿岸,所有能用的船只,更发士卒大造竹筏,摆出一副想要强渡汉水的架势。

    只是,这些临时绑扎的船筏,最大者还不及蔡瑁水军最小的艨冲舰,这要开到汉水上,被敌军大舰轻轻一撞就散了架,根本无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而且,就算陶商有船,没有经验丰富的水卒,也无法操船作战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五万大魏将士,似乎只能枯站在江边,望水感慨。

    “大王,我军既没有战船,又没有水卒,这汉水只怕无法渡过,既然这样,也就没有必要在此空耗下去,臣以为不若就此班师,待打造出一支可战的水军之时,再南下灭楚不迟。”陈登分析着利弊,不得不劝陶商退兵。

    张良也道:“元龙所言甚是,眼下我们虽未夺下襄阳,但已将版图拓展到了汉水一线,世族南逃之路已被截断大部,也算完成了战略目标。”

    就连张良也赞成退兵,左右众谋士,皆点头附合。

    即使如张良这样王佐级的谋士,面对这滔滔汉水,再强的智谋也将无用武之地,还得靠水军实打实的硬拼。

    可惜,魏国的软肋,恰恰是水军,这是连张良的智谋都无法弥补的。

    陶商却笑而不语,似乎一切尽在他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正当此时,帐外荆轲匆匆而入,拱手兴奋道:“禀大王,伍子胥已率五千精锐的徐州水军赶到了,正在帐外求见。”

    伍子胥!

    听到这个大名鼎鼎的名字,张良与陈登身形一震,彼此对视一眼,神色间尽是恍然惊悟之色。

    “原来大王早已为今日之战提前布局,竟然暗中训练了水军,还从讲武堂中提拔了伍子胥为水军大将?”张良惊喜道。

    陶商哈哈一笑,挥手欣然道:“速令伍子胥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一员头发半白,却相貌俊朗的年轻武将,从容步入大帐,拱手道:“臣伍子胥,拜见大王。”

    陶商看着眼前这白发之将,不由笑了。

    伍子胥,春秋名将,政治家,军事家,水军先驱。

    统帅98,武力98,智谋90,政治91,初始忠诚度,21。

    这样华丽的数据,简直都要令陶商眼冒精光了。

    这个伍子胥,简直是古往今来,最全面的一员名将。

    内政方面,他为吴王阖闾建造了都城姑苏。

    识人方面,他向吴王推荐了专诸,要离,以及兵圣孙武。

    武力方面,史书记载,他拥有能扛鼎的巨力。

    军事方面,他更是著有兵,伐楚之役,三场大胜,直接就攻入了楚国的都城郢,且有伐齐不如灭越的战略眼光。

    四维数据统统都上90,统帅值和武力值,竟然都达到了惊人的98,这等华丽的数据,莫说是放在当代,就算是放眼历代,只怕也是寥寥无几人。

    当年,陶商早在攻克冀州之后,就已经在为南下做准备,故暗中召唤了伍子胥,令他在青徐沿海,暗中训练一支水军。

    如今,数年已过去,终于到了伍子胥派上用场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陶商将他扶起,抚其肩道:“子胥啊,一别数年,咱们终于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臣训练水军多年,就等着今日报效大王之时。”伍子胥拱手慨然道。

    陶商笑着一点头,便问道:“子胥,既然你来了,那咱们就速战速决,由你水军开路,杀过汉水去,你打算怎么击灭蔡瑁那厮的襄阳水军?”

    “楚国水军人数虽多,战船虽大,蔡瑁却是平庸之徒,明日臣就亲自出击,他若敢迎战,臣必一举荡平他。”伍子胥是豪气干天,根本就不把蔡瑁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左右诸将,眼见这员新星之将,如此的自信,不免都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陶商却深信伍子胥不疑,要知历史上,正是此人为吴国建立了水军,统领着水军一路逆江而上,无往而不利,一路杀入了楚国国都。

    伍子胥的水战能力,绝对要强于蔡瑁,这一点,陶商毫不怀疑。

    眼见他哪此自信,陶商更然欣慰,便欣然道:“蔡瑁轻视我大魏无水战之才,明日他必定会倾军来迎战。

    伍子胥猛一拱手,慨然道:“大王放心,子胥必灭楚国水军,为大王杀过汉水。”

    陶商的战意豪情被点燃,奋然起身,狂笑道:“好,那明天本王就在这汉水北岸,坐看你伍子胥成就不世之功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