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五十九章 狠狠羞辱刘表

第四百五十九章 狠狠羞辱刘表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陶商是说变脸就变脸,突然间手段就这么狠,要割蔡和的耳朵跟鼻子。

    蔡和瞬间就懵了,扑嗵往地上又一跪,叫道:“大王,手下留情啊,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陶商却视若不见,高坐回上首,向魏道笑道:“文长,这个出气的机会,本王就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魏延先是一怔,旋即眼中迸射出极度的兴奋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陶商竟然这么贴心,竟给了他这个出口恶气的大好机会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王厚恩。”魏延拱手道谢,眼眸中立时迸射出冷残的杀气,提刀就向蔡和走去。

    “魏延,你敢对我动手!你这个无耻叛贼,楚王对你不薄,你竟然敢背叛楚王,你还要不要脸。”蔡和是又慌又怒,屁股坐在地上,一个劲的往后蹭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脸说刘表重用我,那老贼,只重用你们这些世族废物,从来就把没把我魏延放在眼里过,你这狗杂种,压了老子这么多年,今天终于能让老子出口恶气了!”

    魏延将袖子一挽,几步下得堂前,碗口粗的手臂将挣扎的蔡和死死按住,抽出刀来,如宰猪似的狠狠就是一刀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杀猪般的惨嚎声中,蔡和的左耳已被魏延割下,没了耳朵的伤口处鲜血淋漓,只把蔡和痛得是哭天喊地。

    魏延却毫不手软,手起刀落手起刀落,把他另外一只耳朵,连同鼻子也瞎了下来,扔在了他的跟前,这才大出了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欣赏着蔡和杀猪般的嚎叫,半晌后,陶商才冷冷道:“带着你的耳鼻滚回襄阳去吧,告诉那老狗,眼下他只有两条路可走,要么归顺本王,本王饶他一条老命,要不然,本王就把他刘氏一族,连同你们这些帮他的荆州世族,统统灭尽!”

    陶商这一字一句,字字如刃,只令左右这些杀人如麻的虎熊之士,亦为之震肃。

    陶商如今割了蔡和的耳鼻,正是借以来震慑刘表之心。

    失了耳鼻的蔡和,捂着那血淋淋的脸,又是痛又是惧,吓得是大气也不敢喘一声。

    魏延把那血淋淋的耳鼻,往他跟前一踢,喝道:“大王的话你没的听到么,拿了你的耳鼻,赶紧滚。”

    蔡和吓得几乎魂飞破散,哪里敢再有迟疑,赶紧捧着那只断耳断鼻,连滚带爬的逃离了大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襄阳城

    夜色将晚,灯火通明的王府之中,一场小宴正在进行。

    端坐于首的刘表,脸色微醉,正品着小酒,跟蒯越纵论着天下大势。

    “陶商,本王想在倒很想看看,你是怎么个望江兴叹,无可奈何的样子,哈哈……”刘表大笑之际,仰头灌下一杯酒。

    阶下蒯越也附合笑道:“陶商虽然侥幸拿下了育阳和新野,还杀了文聘,但只要我们有樊城在,有强大的水军在,陶贼就休想越过汉水天险,依越判断,只要我们再守几个月,魏国内部世族必然群起反叛,那个时候,就是大王大举反攻,收复中原之时了。”

    听得首席谋士的分析,刘表心情愈加愉得意,苍老的脸上,先前失利的阴影已一扫而空,取而代之的,则是丝丝得意。

    “异度言之有理,那咱们就坐看陶商如何折戟樊城之下吧。”轻捋着胡须,一杯酒又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斥侯匆匆入内,惊叫道:“启禀大王,斥候急报,蔡将军为陶商所败,全军大溃,陶商趁势攻占了樊城,我败军正往襄阳方向退来。”

    咣铛。

    酒杯落地。

    大堂中,瞬间鸦雀无声,时间仿佛凝固了一样,每个人的脸都凝固在惊骇的瞬间,竟有一种将要窒息的错觉。

    刘表脸上的得意,顷刻间灰飞湮灭,取而代之的是十倍的震惊与慌恐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……”刘表晃晃悠悠的站来,惊慌失措的大步向着门外奔去。

    蒯越等人从震惊中惊醒,忙是一窝蜂的跟了出去,刘表和这班荆襄高层文武,出得王府,一路向着襄阳北门而去。

    气喘吁吁的爬上城头,举目北望,果然间南岸水营,一艘艘的战船纷乱无序的靠岸,一队队灰头土脸的士卒,正相互搀扶着向着襄阳而来。

    见得这般情形,刘表方始相信了那残酷的事实,心情既是震惊又是无比的茫然,他无论如何也不通,陶商是怎么将固若金汤的樊城攻下。

    要知道,樊城的坚固程度,不逊于新野城,且有一万精兵驻守,还有水军为后盾,怎么可能在毫无征兆
隙间罪袋二十三号帖吧
的情况下,就这样被攻下。

    左右蒯越等部下们,同样是无不惊骇莫名,所有人都陷入一种前所未有的惶然无措中。

    城门打开,失魂落魄的败军黯然入城,惊动了襄阳城士民,樊城失守的消息就遍传全城,襄阳城很快就陷入了恐慌之中,人人都对那位魔鬼般的陶商充满了恐惧。

    刘表的脸,死灰一般的苍白,默默的看着他的败兵入城,忽然亲兵来报,言是蔡和活着逃回,欲要求见。

    刘表原以为自己这小舅子,已死在乱军中,这时听闻竟然逃归,不禁喜出望外,忙叫传上城头来。

    过不多时,一身血淋淋的蔡和,在士卒的相扶下,摇摇晃晃的艰难爬上了城头。

    众人看到蔡和那副样子时,尽皆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当刘表眯起眼来,看到蔡和竟然没了耳鼻,一脸血肉模糊之状时,瞬间遭受巨大的惊吓,惊惧之下,只觉头晕目眩,几乎就要晕将过去。

    “大王!”蒯越一众,立刻扑了上去,好容易才将刘表扶住。

    刘表喘了半天气,勉强的压制住了涌动的血气,急是还往王府,召集文武众臣,共商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王府中,已是气氛凝重,人人紧张不安,显然樊城失守,已大大的打击了他们的人心。

    “魏延那狗贼叛变,陶贼已攻下樊城,兵临汉水,你们可有何应对之策?”刘表慌急的望向众人。

    大多数人都默然不语,不敢吱声。

    “陶贼能攻下樊城,确实是有些意外,不过也是赖那魏延叛贼相助而已,我军非战之罪。”蒯越终于发声道:“陶贼虽攻下樊城,但他却没有水师,无法渡过汉水,所以看起来很有威胁,但实际上襄阳却安如磐石,越以为,大王无需太过焦虑。”

    蒯越一席话,令刘表猛然省悟,不安的情绪,方才稍稍平伏。

    这时,那蔡瑁又傲然道:“陶贼先杀我二弟,今日又如此羞辱我三弟,我蔡瑁与他之仇,不共戴天,他若敢踏入汉水一部,我必率大楚水军,杀他们片甲不留。”

    蔡瑁一席话,令刘表更加心安了,一想到陶商没有水师,他的担心就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纵然陶商再有诡计,在滔滔汉水面前,一切的诡计,强大的魏军铁骑,都将无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难不成,陶商还能插翅飞过汉水不成。

    刘表的脸上,这重燃了自信,咬牙道:“陶贼,本王倒要看看,你如何越过我汉水天险!”

    当下刘表便安阔了心,一面安抚襄阳军民人心,一面令蔡瑁速还水营,严加巡视汉水,绝不可放魏军一兵一卒过汉水。

    结束了当天的议事,刘表这才长吐了一口气,还往了内宫。

    后妻王妃蔡柔见得丈夫一脸心事,便像往常一样询问是遇上了什么难题。

    刘表也不隐瞒,遂将魏延叛乱,陶商如何攻下樊城,道与了蔡柔。

    “陶贼竟然攻下……攻下了樊城?”蔡柔瞬间吓到花容失色。

    刘表点点头,恨恨道:“陶贼不但攻下了樊城,还割了你弟蔡和的耳鼻,放他回来羞辱本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蔡柔吓的是丰躯一颤,惊怒道:“这陶贼,竟然如此残暴,敢这样对阿弟?”

    刘表冷哼了一声,“陶贼若不是残暴,又怎么会灭了并州世族,中原世族又怎么会因畏惧他,千里迢迢来向本王投奔。”

    蔡柔惊怔在了原地,惊恨了半晌,脸上的表情,最终却还是变为了恐惧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个陶贼这么强大,大王何不忍辱负重,向他请和呢。”蔡柔小声的劝道。

    “本王绝不会向那出向卑微的狗贼请和!”刘表猛的瞪了她一眼,沉声怒喝道。

    蔡柔吓了一跳,娇躯又是一颤。

    刘表喝罢后,苍老的脸上浮现傲色,冷冷道:“陶贼就算攻下樊城又如何,本王有汉水天险,又有你兄所统的强大水师,那陶贼在陆上逞狂也就罢了,你以为,他能渡过得汉水吗。”

    刘表一番自信的反应,终于也打消了蔡柔担心,令她恍然大悟,紧凝的眉头松展开来,花容间浮现出如释重负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大王英明,是臣妾糊涂了,竟忘了我们有汉水之险,还有强大的水军。大王放心吧,以臣妾兄长统领水军的能力,那陶贼休想一兵一卒过河。”蔡柔忙是恭维起了刘表,顺道提醒一下自己兄长蔡瑁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刘表脸上的阴沉,这才消散,不屑的瞟了北面一眼,苍老的脸上,尽是傲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