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五十八章 大将归心

第四百五十八章 大将归心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陶商当先杀入,身后一万铁骑,如冲破闸门的洪水,奔腾着灌入樊城中,铁骑过处,无情的辗向那些仓皇迎战的楚军。

    铁骑所向,无人能挡,那一条鲜血铺就的杀路,由西而始,沿着大道向着樊城腹部辗去。

    陶商手起刀落,不知斩杀多少敌卒,杀出七十余步时,对面街让才转出一支匆匆而来的楚军。

    这是蔡和听到魏延叛变,西门陷落的消息,震惊之下,急率五千精兵赶来援救。

    谁料到,蔡和跟他的援军兵马,尚且还在半路之时,迎面正好碰上陶商的铁骑,正面撞辗而来。

    就在蔡和还不及下令,兵马结阵迎击之时,陶商纵马如飞,手中的大刀挟着怒涛之势,向他狂扫而去。

    蔡和还是有几分武道的,眼见年轻敌将,竟是毫无顾忌的杀将而来,蔡和并没有认出来是谁,雄气一起,跃马舞刀就上前迎战。

    两骑相交,陶商手中那一柄长刀,挟着狂澜怒涛之力,当头劈至。

    这时,蔡和才惊恐的意识到,对手的实力竟是远超自己。

    刀锋未至,那狂卷而至的劲力,竟已压得蔡和几乎有种窒息的错觉,心中立时涌上了无限的惊怖。

    只是,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狂刀已至,蔡和没有思考的时间,只能倾尽全力,举刀相挡。

    “土鸡瓦狗之徒,也敢跟本王一战么!”

    陶商一声不屑的狂笑,当头劈至的大刀,半道之中,忽然一变式,横扫而去。

    “陶商,他竟然就是陶商!?”

    蔡和听得这年轻武将,自称为“本王”时,才蓦然意识到,他所对战之敌,竟然是战无不胜的大魏之王。

    蔡和心头残存的自信,顷刻间瓦解,而对陶商那变化极快的一招,竟已慌到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但听得一声撕心裂肺般的惨嚎声响起,扇扫而至的刀锋,将蔡和连人带刀,轰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蔡和嘴里狂喷着鲜血,如断了线的风筝,倒飞出七八步远,滚落于尘土间,转眼便为跟上来的大魏亲军所俘。

    一招击落蔡和,陶商杀机更烈,马不停蹄,如电光般向前撞去,没有一步的停留。

    手中那一柄染血长刀过处,无可阻挡,惶惶的楚军士卒,如草芥般被冲破。

    失去主将的敌军士卒,战斗的意志在瞬间就瓦解,如溃巢的蝼蚁一般,望风而溃。

    可惜,他们又能逃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当他们掉转方向,才惊恐的意识到,这狭窄的街道上,根本没有他们逃跑之路,没逃出几步,便被身后的铁骑洪流,如过街老鼠般驱赶而逃。

    整个樊城,此刻已乱成一锅粥,官吏士卒们望风而逃,一城百姓则紧闭门户,无人敢露面。

    杀得过瘾的陶商,一面狂杀,一面令彭越等大将,分兵去夺取樊城诸处要害。

    陶商则自率铁骑之师,一路横扫过樊城,从南门杀出,追击败溃的楚军。

    樊城南门距汉水极近,岸边尚建有水寨,有大小战船百余艘,近五六千败溃而至的士卒,争先恐后的夺船而上,想要逃往汉水南岸的襄阳。

    百余斗舰艨冲,足以装载下所有的士兵,但此刻正逢败溃,这些士卒全然没有了平日里的章法,只顾自己逃命,你推我挤,争先恐后的强行往船上去,反而拖延了登船速度。

    操船水手们害怕之下,也不等船上满人,就迫不及待的强行驶离岸边。

    片刻间,百艘战船尽皆驶离水寨,而岸边尚有近四千余的溃卒,没有能够上船,被抛弃在了岸边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惶恐之际,陶商率领着大魏铁骑已追至,滚滚铁流一路碾压向前,挤在岸边的溃卒们互相推挤下,成百上千人被挤进了汉水中。

    陶商纵马杀进水寨,横冲直撞,肆意的杀戮,杀得敌卒是横尸遍地,血流成河,鲜血流入汉水中,大半个江面竟为鲜血赤染。

    日落时分,这场残酷的杀戮,终于结束。

    樊城四面城门上,那一面面浴血的大魏王旗,已高高的树起,迎风飘扬,宣示着这座襄阳门户,就此易手。

    举目北望,从樊城南门直至岸边水寨,更是遍地伏尸,血路绵延足有数里。

    樊城的一万多楚国守军,除了三千余降卒之外,以及两千逃上船的士卒外,其余五千余兵马,以及世族们的三千多私兵,不是被斩杀,就是被滚滚的江水溺亡。

    漂行在汉水的战船上,那些侥幸逃得一命的士卒,心有余悸的看着对岸惨烈的景象,心中所剩下的,唯有对陶商这个大魏之王,前所未有的恐惧。

    今日,他们终于体会到了,传说中的那个魔王的恐怖之威。

    夺下水营后,陶商便还往樊城军府,下达止杀令,安抚樊城人心。

    诸事安排安毕时,门外响起铿锵有力的脚步声响起,一名血浴战袍,英气逼人的青年将官步入
盛宠云家女txt下载
了大堂。

    陶商不用看也知道,来者,正是魏延。

    还没等到魏延进来,陶商就已起亲自身,迎下了阶来。

    “降将魏延,拜见大王。”魏延受宠若惊,忙是跪拜。

    “文长快起来。”陶商笑着上前,未等魏延拜下时,便将他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陶商欣赏着眼前这个有功之臣,眼神像是得了件宝贝一般,拍着他的肩道:“得到樊城还是其次,能得到文长你这员不世虎将,才是此战本王最大的收获呀。”

    魏延在刘表手下受尽轻视,何时曾受过如此礼遇,而陶商的这番话,更是他此生所受到的最高评价,一时把魏延感动到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心情感动之下,魏延当即下拜,慨然道:“末将早就对大王敬仰已久,恨不得早归大王麾下,承蒙大王赏识,从今往后,末将定当为大王舍生忘死,以报大王知遇之恩。”

    陶商洞察力何等之强,此刻,他就算是不用系统扫描,也能够看得出来,魏延此番忠心之言,确是出自于真心,不由令他心中愈喜。

    魏延的武道只有92,虽不及英布彭越等大将,但他的统兵之能,却乃当世一流。

    若不然,历史上的刘备,也不会让魏延独挡一面,镇守汉中。

    陶商得了这么一员,统帅和武力值都很强,且对荆州情况了如指掌的大将,如何能不兴奋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便哈哈一笑,“既然如此,你我君臣就并肩血战,助本王成就大业,本王必叫你魏延大名,名垂青史,让天下人都对你敬仰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豪言壮语,只将魏延听得是热血沸腾,猎猎的豪情在胸中澎湃,不由也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空旷的大堂中,回荡着那豪情万丈的畅快之笑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脚步声响起,受伤不轻的蔡和,被一众亲兵押解了上来。

    一见蔡和,魏延就怒目陡睁,想起当初被蔡和骑在头上作威作福的怨气,魏延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被拖进来的蔡和,只能忍痛捂着伤口,低头战战兢兢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大胆蔡和,身为俘虏,见我家大王,怎么敢不跪!”荆轲厉喝一声。

    被荆轲这么一喝,蔡和浑身跟着一哆嗦,尽管心里畏惧,但却还残存几分大族名士的自恃,不愿向陶商下跪。

    想他堂堂蔡和,楚王刘表的小舅子,荆襄第一大族的贵公子,身份何等的高贵,岂能向陶商这个出身寒微的魔头下跪,大族名士的尊严何在。

    陶商鹰目如刃,岂看不出来蔡和的心思,这小子和以往那些被俘的世族公子们一样,都把向自己下跪,视为对他们高贵身份的一种莫大耻辱。

    陶商嘴角掠过一丝残冷之笑,沉声道:“很好,有骨气,本王就成全你,来人啊,将他拖出去,五马分尸!”

    令下,左右亲军汹汹而上。

    蔡和瞬间吓到肝胆俱裂,残存的矜持,顷刻间被吓碎,腿一软,“扑嗵”一声便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也是个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。”陶商冷笑一声,摆手示意亲军退下。

    随后,他俯视着蔡和,冷冷喝问道:“你家主公不经本王允许,擅自称王也就罢了,这些年还屡屡的挑衅本王,如今本王王师杀到,要灭你楚国,你蔡家甘做刘表的走狗,跟本王作对,现下落在了本王手里,你还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蔡和额间滚汗,颤抖着,结结巴巴道:“大王开恩……其实……其实末将一直反对刘景升跟大王作对,可是……可是那刘景升就是不听……末将也是无能为力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神色渐渐缓和下来,“这么说,刘表的种种作为,跟你无关了?”

    见得陶商的态度变得宽和起来,蔡和紧绷的心情渐渐松缓下来,还以为陶商真的被自己糊弄了过去,忙不迭的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陶商暗笑,心想这厮还真是天真,以为自己是这么好糊弄的。

    心中讽刺,面上陶商却装作是深信了,便道:“既然跟你没关系,那本王就手下留情,饶你一命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王,多谢大王。”蔡和大喜,忙是再拜嗑谢。

    陶商便一拂手,示意他起身,又淡淡道:“本王不但要饶了你,还要放你回去,不过,你得替本王办一件小差事,替本王带一件礼物给刘表。”

    蔡和当场就愣住了,心想当此两家交兵,杀个你死我活的时候,陶商怎么还有心情给他的姐夫送什么礼物。

    蔡和心中狐疑,面上却忙道:“小事一桩而已,但不知大王打算给刘景升送什么礼物?”

    “这件礼物,就在你的身上。”陶商的嘴角,忽然扬起一抹讽刺的冷笑。

    蔡和当下又糊涂了,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还没看出来陶商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这时,陶商鹰目中凶光陡然一聚,拂手喝道:“把这家伙的耳朵和鼻子,给本王割下来,让他带回去送给刘表做份大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