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五十七章 魏延,本**你!

第四百五十七章 魏延,本**你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入夜,魏军王帐。

    诸将齐集,陶商连夜将他们召至王帐,向众将宣布了将要强攻樊城的决策。

    明日天一亮,便以项羽率一万兵马,正面进攻樊城北门。

    东门方向,却令蒙恬率一万大军佯攻,至于西门,还有原本就没有围住的南门,则弃之不攻。

    攻城的命令一下,樊哙等一众主张强攻的诸将们,自然是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“咳咳——”老将廉颇却干咳了几声,拱手道:“大王,恕老朽直言,老朽近日绕着樊城转了一圈,以我的观察,似乎西门一线的城防,较为其余几门要弱几分,大王何不主攻西门?”

    “原因就在这里。”陶商诡秘一笑,遂将那道帛书密信,示于了廉颇。

    廉颇一怔,狐疑的接过一看,苍老的脸上,顿时燃烧起了惊喜,“敌将魏延,竟要里应外合,献门助我们破城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大帐中,其余诸将也为之一振。

    张良也恍然大悟,明白了陶商先前为何狂笑,又为何要执意强攻,却又道:“不知这魏延归降,是真降还是假降?”

    陶商的目光,看向了陈登,“元龙,这些年你久镇南阳,对于荆州的人情风物,早已该了如指掌,你以为,这个魏延的归降,有几分是真?”

    陈登轻捋短须,沉吟片刻,方道:“魏延这人出身寒微,但武道却颇为了得,听说统兵能力也不弱,按理来说,是员栋梁之才,只是大王也知道,刘表用人,素来先看出身,所以魏延为刘表效力多年,至今却还只是个校尉,照此推算,他应该对刘表心存怨恨,登以为,他的归降倒有八分是真。”

    陶商微微点头,显然陈登的分析,正说到了他的心坎上。

    魏延虽在历史上鼎鼎有名,但这个时候不过是小人物一个,陈登却能对这样的小人物,都这般了解,可见他镇守南阳这些年来,没少花心思。

    陶商遂是冷笑一声,讽刺道:“魏延这种大才,刘表竟不知重用,活该他自取灭亡,本王的天命还真不是一般的好,真是天也要帮本王。”

    当下陶商便对魏归降,深信不疑,令诸将无需再怀绺,各自依令行事,准备里应合攻破樊城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诸将们挟着猎猎战意退下,陶商立于帐门外,目光凝视着夜色中的樊城方向,鹰目中杀机已狂燃而起。

    “刘表,你不是以为樊城固若金汤吗,老子就再给你一个惊喜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樊城西门。

    一名年轻的校尉,正眉头深凝,目色沉沉,从容的行走在城墙之上,巡视着城外情况。

    走过几步,他停下了脚步,前边出现一队人马,当先那骑着高头大马,气势昂然之将,正是这樊城主帅蔡和。

    蔡和巡视到了魏延防区,照例把魏延召至近前,鸡蛋里头挑骨头的挑了半天毛病,对魏延是指指点点,讲了一大通的道理,好似魏延是个不知兵法的小兵,还需要他来指点。

    魏延眉头暗皱,忍着性子听了半天,最后忍不住道:“末将已领兵多年,守城事宜非常清楚,就不劳将军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领兵多年又怎样,带了这么多年的兵,还只是一个小小的校尉,可见你也没什么本事,本将交待你几句还不耐烦了,若是有什么闪神,你担得起责任吗……”蔡和劈头盖脸的将魏延训斥了一番。

    魏延被喝斥一通,心中欲加不满,暗暗咬牙,几次三番想要发作,最后却硬是忍住。

    蔡和教训够了,这才瞪了魏延一眼,拨马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不知兵的纨绔,若非是仗着你蔡家的势力,怎么可能骑在我头上,我魏延若非出身寒微,又岂会这么多年,只是一个校尉,哼,等着吧,你们这些世族废物,骑在我魏延头上的日子就要到头了……”

    魏延冷冷的注视着蔡和昂首而去的身影,鹰目之中,悄然迸射出冷绝的复仇杀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魏军对樊城的大举进攻,就此开始。

    按照事先的计划,陶商令数万大魏将士,对樊城东北两座城门,发动了空前激烈的狂攻。

    陶商自然知道,樊城坚固,强行攻城只能是徒损士卒,不过为配合魏延的里应外合,把戏演的足一点,陶商才不得不下点本钱,把蔡和的注意力吸引过来。

    数万魏军将士,很卖力的狂攻了两天,付出了千余士卒死伤的代价,却没能撼动樊城分毫。

    蔡和击退了陶商两天的猛攻后,渐渐的找到了自信,迫不及待的派人往南岸,给刘表送去捷报以邀功。

    而樊城守军的自信心,也从这两次的胜利中,得到了提升,楚军们开始觉的,传说中的陶商,似乎也并非那么可怕,战无不胜的神话,也许就会在他们手中被终结。

    刘表和他们的楚国君臣们,也从文聘被杀,新野失陷的阴影里走了出来,乐观的认为,樊城已经挡住了陶商前进的脚步,他们的大楚国将就此转危为安。

    笼罩在楚人心头的阴云,渐渐已在远去,他们似乎认为,过不了多久,师老城下的陶商,就会因国内世族反抗掀起的内乱,不得不退兵而去。

    刘表便发来嘉奖书,大加赞赏
错天下小说5200
了蔡和,并大方的宣布,只要樊城守军能守到陶商退兵,人人都将有赏。

    就在蔡和沉浸在刘表的赞扬中时,是日黄昏,万余大魏铁骑,已经悄无声息的绕往了樊城西门附近。

    最后一缕残阳落山之前,陶商巍然的身影,出现在樊城阴门前,立马横刀,鹰目远望敌城。

    前戏已经演足,今天,才是真正重头戏上演的时刻。

    回望身后,一万骑士肃然林列,每一张年轻的脸上,浓烈的杀气都在涌动。

    杀机在军中狂燃而起,如暗流般涌动翻滚。

    陶商眼中的样机,也越来越狂烈。

    这两天的时间里,他跟魏延进行了数次交流,定下于今日傍晚时分,由魏延夺下西门控制权,打开城门放他大军入城。

    只要陶商能让他大魏的铁骑,顺利的冲入樊城中,就算蔡和把城中所有的兵力都调来,也挡不住他铁骑的辗压。

    日头已落。

    “点起狼烟信号。”陶商毫不迟疑的喝令道。

    王令传下,三堆烽火点起,浓浓的黑烟冲天而起,方圆十余里皆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城头上,楚军守军们守军,很快发现了狼烟,顺着狼烟方向望去,立刻也直看到了铺天盖地,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大魏铁骑。

    鸣锣示警之声,立刻响起在城头。

    最先发现的哨兵尖声大叫,很快,发现了敌情的城头守军,都无不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负责西门防守的另一外校尉,挥剑大叫道:“速去报知蔡将军,楚军攻我西门,所有人都上城,不得擅——”

    一个“擅”字未及出口,一道寒光闪过,那校尉血淋淋的人头,便腾空而起,跌下了城头。

    喷血的残尸,晃了几晃,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惊呆了,愕然震怖的向着那执刀之人望去,所有人都哗然变色。

    杀人者,正是校尉魏延。

    楚军士卒们立刻乱成了一锅粥,他们怎么都想不通,魏延怎么敢对同僚下手,难道还想造反不成

    魏延嘴角却扬起一抹前所未有的畅快冷笑,大喝一声,舞着沾血的大刀,向着那些惶恐茫然的士卒杀去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魏延麾下两百余名嫡系亲兵,也同时发动,向着其余杨军杀了上去。

    转眼间,城头便是惨声大作,嚎声四起,陷入了混乱之中。

    蔡和的大部分主力,都被陶商先前的佯攻,吸引往了北门和东门,西门一线的守军,不过千余人。

    如果蔡和有所防备,一千兵马也足够应付楚军突然进攻,坚持到援军到来。

    只是,谁也没有想到,魏延会发动叛乱,杀了领兵的校尉,使这一千守军陷入了无人指挥的混乱境地。

    转眼间,一千守军便被魏延杀到鬼哭狼嚎。

    魏延仿佛要发泄多年积聚的怒火,一柄大刀狂斩而去,无情的收割着人头。

    刀锋过处,无人可挡。

    咔咔!

    两声金属断裂声响起,吊桥的悬索被斩断,那一道吊桥轰然而落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城门口的魏延部曲也杀溃了守城之兵,十几号死士齐声呐喊,奋力的将那一道大门缓缓的推开。

    “魏王,我已夺下城门,接下来就看你的了!”

    魏延立在城楼中央,面向着城外黑压压的铁骑,刀削似的脸上,涌动着肃杀与兴奋。

    远处,陶商已亲眼目睹了城头发现的变乱,很快又看到吊桥被放下,城门被打开。

    “这个魏延,果然没有失信,真是天助我也。”陶商兴奋如火,眼中杀机狂燃,当即就准备挥军杀入城中去。

    “大王,陈登虽有七成把握魏延会降,但毕竟还有三成不敢肯定,咱们是不是再看看。”身边的老将廉颇,冷静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陶商微微一动,稍有犹豫,脑海中却很快浮现出了,关于魏延的历史。

    历史上的刘备,对魏延是极为信任,甚至把镇守汉中这样的重担,宁给魏延也不给张飞这样的亲信,而魏延,也为刘备尽心竭力的卖命,从未曾有过怨言。

    反是刘备死后,诸葛亮和他的后继者对魏延始终存有猜忌,让魏延屡屡表现出不满。

    魏延的性格,大抵就是有些孤傲,谁信任他,他就为谁效忠,谁怀疑他,他就对谁心存不满。

    刘表对魏延如此的不信任,放着这么好的机会,陶商就不信,魏延还会假降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相信本王的识人之能,本王料定,那魏延必降无疑!”

    陶商决定一喝,刀锋似的目光直射敌城,再无犹豫,手中战刀狠狠一指,“大魏的铁骑将士们,随本王杀进樊城,让楚人再次丧胆!”

    怒啸声中,陶商胯下战马狂射而出,手舞战刀,射先士卒的杀奔而出。

    陶商已亲自上阵,其余将士更有何疑,一万铁骑轰然而出,如山崩地裂一般铺天而地杀出。

    怒涛般的喊杀之声,震动九霄,轰隆隆的马蹄声,天地变色,滚滚的钢铁洪流,挟着无上的威势向着樊城西门辗去。

    陶商一马当先,越过吊桥,穿过城门,呼啸着率先杀入了樊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