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五十二章 遇到铁板了

第四百五十二章 遇到铁板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育阳,失守!

    这个突然间的噩报,如同一道晴天霹雳,瞬间把刘表轰到天眩地转,身形摇晃,险些站立不稳。

    “父王!”刘琦吓的叫了一声,急是上前将刘表扶住。

    刘表惊到神魂不安,大口喘着粗气,额边斗大的汗珠直往下淌,喘了好一阵子,才总算是强行压制住澎湃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陶贼不是起倾国之兵去伐秦了吗,怎么会突然杀入我大楚?”喘息过来的刘表,惊异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斥侯苦着脸道:“小的也不知,只知五万魏军如神兵天降般,突然出现在育阳城北,因为城池还未全部加固完毕,文将军兵马又少,才会被敌军强行轰破了城门,杀了进来。”

    刘表是愕然无语,惊慌的看向蒯越,想要寻求这位首席谋士的解释。

    蒯越愣怔半晌,眼中蓦然间闪过一丝恍然惊悟之色,惊道:“我明白了,其实陶贼压根就没打算伐魏,他的真正入侵目标,其实一直都是我们大楚,他大肆宣扬要伐魏,不过是想堂而皇之的率军进驻南阳,却突然挥师南下,直取育阳,我们是中了他的声东击西之计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这个陶贼,果然还跟当年一样奸诈无比,可恨啊,本王竟然失算……”恍悟过来的刘表,是又惊又怒,懊悔不已。

    就在刘表还在懊悔时,紧接着又有情报送道,言是文聘不但失去了育阳,自己也被养由基和箭所伤,不但如此,就连副将王威,竟然也被陶商临阵亲斩。

    刘表又是惊到身形剧烈一颤,气的是脸色惨白,冷汗刷刷直滚。

    这时,长子刘琦反而先冷静下来,拱手道:“父王莫要太过忧虑,育阳虽失,咱们还有新野城,为今之计,当速起我大楚之兵,赶往新野去援救文仲业。”

    蒯越也点头道:“大公子所言极是,新野城乃是全部加固过的,料想以文仲业之能,足可守到我们援军赶至,而陶贼不过带了五万兵马,跟我们兵力相当,到时咱们只要坚守城池,料他也奈何不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长子和首席谋士的话,终于让刘表心情稍安,也不及多想,当即便采纳了他二人的进言。

    当天,刘表便下令,尽起襄阳之兵,北渡汉水赶往新野。

    同时,刘表又飞马派人赶往新野,告知退守的文仲,至少要坚守新野三天以上,三天之内,他的大军必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后,新野城北。

    晨风呼啸,天地之间,弥漫着暗流涌动般的浓浓杀气。

    陶商纵马提刀,沿着南下的大道,一路的狂奔,身后,五万大魏步骑将士也在匆匆奔行。

    他在跟刘表抢时间。

    攻陷了育阳之后,陶商连一刻休整也没有,当天便率大军一路追击,直奔新野城。

    他知道,刘表必已收到他南下的消息,此刻援军想必已经在赶往新野的路上。

    他此役只率五万兵马来,在兵力上并不占优势,倘若不能抢先一步拿下新野,让刘表率援军赶到,凭着新野坚城据守不战,他速破楚国的战略计划,便要就此泡汤。

    日出时分,陶商终于赶到了新野城北,五万将士挟着必胜的斗志,向着新野城北,列阵逼近。

    天光大亮之时,大大小小数十个军阵布列已毕,向着新野城缓缓逼近。

    大魏的王旗之下,陶商驻马而立,遥望着新野城头。

    他隐约已能看到,城头的楚军,一个个皆是何等瑟瑟发抖的恐惧模样。

    育阳已破,文聘率不足一千的兵马,逃至了新野城,会合城中原有的两千驻军,勉强凑足了三千兵马,正是凭着这三千兵马,文聘又恢复了斗志,再次摆出决死守城之势。

    “文聘,看来育阳城一战是没把你打痛啊,你这么执意想找死,本王这次就成全了你……”望着城头那面“文”字大旗,陶商鹰目中,冷绝的杀机狂燃而起。

    “大王,三军列阵已毕,请大王下令攻城。”项羽策马而来,拱手道。

    陶商一点头,战扬向着新野一指,厉声道:“还照原样,先以天雷炮轰城,轰碎敌军狗胆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项羽策马提枪,飞奔前阵而去。

    王令传下,魏军军阵,缓缓的分出一条条的空隙,让开了通往阵前的道路,几百头骡马在士卒的喝斥下,拖着五百余门天雷炮,浩浩荡荡的开向阵前。

    转眼间,五百威力强大的天雷炮,排列已毕,一颗颗石弹已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五万魏军将士们,精神立刻都激昂起来,个个都瞪大眼睛,等着再次欣赏敌人被蹂躏的盛况。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肃杀的号角声,响起在天地之间,如同死神的召唤之音。

    嗖嗖
长生九万年最新章节
嗖!

    五百天雷炮,几乎在同一时间发射,数不清的巨石腾空而起,如陨落的群星,向着新野北门城头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天空被遮盖,脚下的大地在摇动,仿佛天地都要崩塌一般。

    轰轰轰——

    瞬间,整个新野北城一线,都被漫空的石雨覆盖,淹没成了冲天而起的尘雾之中。

    石弹在轰鸣,碎石尘屑在飞舞,敌卒在惨叫,狂尘笼罩的敌城,看不清任何景象,却叫观战的魏军士卒,都为之心惊。

    轰击持续了半个时辰,终于,最后一枚石弹发射完毕。

    天地间复归平静,尘雾渐渐落下,新野北门一线,重新又进入了魏军将士的视野,已如料想那般,被轰到面目全非,疮痍不堪。

    只是,那一道城墙只是表面看起来残破,但主体城墙,竟未有一处塌陷,依旧是屹立不倒。

    “新野城,果然要比育阳要坚固啊,本王倒要看看,你能坚固到什么程度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鹰目一凝,傲气狂燃,挥刀向着敌城狠狠一指,喝道:“停止炮击,全军给本王辗碎新野城。”

    嗵嗵嗵!

    隆隆的战鼓声震天响起,成千上万的魏军,如潮水一般,呼啸着扑向了新野城头。

    转眼间,数万魏军将士,便是扑至了城前。

    云梯高树,箭如雨下,绵处数百步的新野北门一线,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攻防之战

    这一次,因为新野主体城墙没有开裂塌陷,魏军的攻城难度便比育阳之战时,要大了许多。

    文聘虽然肩膀受伤,无法亲自挥刀作战,但凭着出色的统兵能力,仗着新野城坚固的城防,凭几千号兵马,竟是生生挡住了魏军一波接一波的猛烈进攻,鏖战一个多时辰,新野城上的楚字旗号,依旧树立不倒。

    望着顽强抵抗的楚军,陶商剑眉已凝,暗忖“这个文聘确实是个棘手的家伙,若不除掉此人,只怕刘表的援军赶到之时,我还攻不下这新野城。”

    城头上,文聘身正裹着绷带,扶刀而立,指挥着楚军拼死抵挡。

    眼看着城外魏军的攻势,渐渐开始减弱下去,文聘的脸上,不由重新浮现出傲然自信之色,冷笑道:“陶贼,育阳城让你杀了个措手不及,占了一丝便宜,今日这坚不可摧的新野城,我看你还如何嚣张。”

    自信狂烈之下,文聘自以为守住了城池,召呼士卒奋勇作用,楚军的士气一时大振。

    “大王,这新野城实在太坚固,我天雷炮也无用武之地,这个文聘又颇为了得,看这情形,只怕今天是攻不下新野了,不如暂且收兵,再想其他办法。”身边的张良,便冷静的劝陶商收兵。

    陶商也不是一根筋的人,眼见形势不利,自也不会意气用意,当即下令全军收兵,于新野城北逼城下寨。

    铛铛铛——

    金声响起在旷野上,正在攻城的诸将们,虽心有不甘,却也只得依令各率本部兵马徐徐撤退。

    城头上,文聘俯视着魏军退去,长出了一口恶气,仿佛也报了育阳之战的仇,冷哼道:“陶贼,我早说过,必要你折戟于新野城下,我文聘说到做到。”

    沿城一线,几千号楚军眼见魏军撤去,个个惊喜万分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半晌之后,才确认无疑。

    楚军士卒们顿时爆发出激动的欢呼声,向着城外撤去的魏军肆意辱骂,耀武扬威。

    文聘也忍不住得意大笑,拂手喝道:“速给大王发去捷报,就是让他不必心急,只从容发兵来援便是,新野有我文聘在,稳如泰山。”

    一骑信使很快由南门而去,带着文聘战退魏军的捷报,向着南门奔去。

    新野城内城外,回响着楚军得意的欢呼声,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“他奶奶的,没想到文聘这个狗娘养的,还真有两把刷子,咱们五万大军狂攻都拿不下个新野城。”

    樊哙一回营,便把头盔气乎乎的往地上一扔,朝着养由基报怨道:“我说老养啊,你不是号称独眼弓神么,你那天怎么就没射死那姓文的杂种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弓神,那都是大家给我扣上的虚名,我要是真每箭必准,那大王还要你们做什么,靠我一个人就可以包打天下了。”养由基苦笑着辩解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一箭不行,就不能再射他一箭吗,说不定就射死了。”樊哙嘟囔道。

    养由基摇了摇头,叹道:“武道达到文聘这种程度,除非是他毫无防备,否则就算是我和李广这样的神射,也休想冷箭射死了,而且他之前中了一箭,必然提高了警觉,想要再射杀他,除非是箭圣复生,说不定还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箭圣!

    听到这个霸气的名号,陶商突然间眼前一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