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五十一章 刘表,老子我来了!

第四百五十一章 刘表,老子我来了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长啸声,陶商一骑如电,踏过吊桥,直奔城门而去。

    荆轲率领着一众亲兵,蜂拥的追随而上。

    陶商一马当先,如天神般踏过吊桥,撞入了破碎的城门之中。

    几名尚未得到撤退命令的楚军士卒,急是一拥而上,想要挡住陶商。

    “好久没有亲上战场,今天,就让本王杀个痛快吧,哈哈哈——”陶商放声狂笑,手中战刀狂击而去。

    只见那一柄黑色的战刀,如磨盘般荡出,80多的武力值施展出来,堵上来的三四名敌卒,还没看到陶商如何出刀之时,血肉之躯已被斩飞,轰为了粉碎。

    陶商一马当先,无人能挡的杀入了育阳城,身后,数以万计的魏军将士,如洪流一般从破碎的城门灌入。

    连陶商这个大王都身先士卒,冲锋在前,其余大魏将士,焉能不用命拼杀。

    项羽、彭越等大将们,个个杀机如狂,挥纵着各部兵马狂涌而入,项羽亲率的七千铁骑,也如铁甲洪流一般,辗入了敌城。

    楚军防线全面瓦解,崩溃的士卒四下狂奔。

    北门向南的道路上,负伤的文聘在亲兵的搀扶下,正吃力的策马狂奔,还没逃出几十步,便听到身后杀声震天而起,回头一看,数不清的魏军已涌入城,正在屠杀他溃逃的士卒。

    “陶商,育阳城我就让给你,咱们新野城下再决胜负……”文聘暗暗一咬牙,却只能无奈的纵马狂逃。

    就在文聘驱使着战马,吃力的前行时,身后处,陶商已纵马舞刀,挥军狂杀而来。

    文聘回头一瞥,惊骇的发现,魏国之王,战无不胜的陶商,竟然亲自上战场,还在亲自追击他。

    那面骄傲的大魏王旗下,身披玄甲,背后赤艳披风猎猎如火,英豪无双的年轻武将,就是那个诛灭袁氏一族,把天下群雄杀到闻风丧胆的中原之主。

    文聘心中是又惊又恨,陶商的出现,激起了他的雄心,真恨不得折马而回,将陶商一举击杀,为天下除此大害。

    可惜,此刻他肩膀受了重伤,空有一腔的愤恨,却绝不可能战胜陶商。

    斗志全无的文聘,只得拼命抽打着战马,加快逃命的速度,却又不甘心放过诛杀陶商的大好机会,便是大叫道:“王威,你看到没有,身后红色披风的敌将,就是那陶贼,快去杀了他,宰了那大奸贼,你就立下不世奇功啦!”

    王威回头一扫,果然看到了陶商所在,瞬间兴奋如狂,眼中迸射出狂烈的杀机,仿佛天下掉下一块大馅饼来。

    “文将军先走,我来取这大奸贼的狗头!”王威豪情大盛,大喝一声,自信的拨马而回,纵马舞刀,杀向了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与刘表间的交手并不多,当年二人只是为了争夺宛城,才发生过一次战争。

    其余的几次战争,刘表都没被陶商视为主要对手,南阳战区一线,陶商也都一直处于守势。

    至于刘表,这也是个见风使舵的老滑头,见有机可趁之时,便出进攻南阳,想要捞取点好处,一旦陶商回师时,立刻就撤兵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就如前番五国伐魏,刘表也是起大军进攻宛城,却为廉颇所阻,一旦听闻袁尚被灭,陶商回师邺京的消息后,就立刻缩回了襄阳。

    正是因此,楚国上下虽皆知陶商用兵如神,却不知,陶商的武道也已早胜于当年。

    王威小瞧陶商的武力,以为让他撞上了天大的好运,便想单枪匹马的来战陶商,想取陶商人头,立下不世奇功。

    “系统精灵,给本王扫描前面杀来那武将的数据。”陶商也聪明的紧,不轻易与敌交手,先要扫描敌将数据。

    毕竟,楚国中除了黄忠,还有甘宁魏延这样武力值惊人之将的存在,陶商清楚,以自己的实力,未必是那几人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完毕,对象王威,统帅66,武力71,智谋53,政治56。”

    陶商当场就笑了,战刀一扬,狂笑道:“什么阿猫阿狗的东西,也敢挡本王的路,你是找死!”

    暴啸声中,陶商手舞沾血的大刀,正大雄浑的刀势狂扫而出,挟裹着无上的威势,向着王威狂斩而来。

    那拖着血色尾迹的刀锋,尚未横扫而至之时,那狂烈之极的杀气,已铺天盖地的狂压而来,威势竟令神鬼变色。

    原本还肃厉的王威,精神力立时被压制,心中骇然,这才猛然意识到,陶商的武道,似乎要比他想象中的强。

    甚至,还要强于他。

    心中虽惊,但此时已骑虎难下,他只得狠狠的一咬牙,攀起大刀,倾力相挡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一声震天的猎猎激鸣,火得血雾狂溅而起,陶商如闪电一般,从王威的身边掠过。

    王威的双目,瞬间睁到斗大,几乎要迸裂出来,眼神也凝固在了骇然的一瞬,那惊怖的表情,仿佛看到了这世上,最不可思议的恐怖之下。

    错马而过,他颤抖着低头一看,却见自己的腹部,已被陶商斩出一条硕大的口子,大股的鲜血,还有一根根的肠子,哗啦啦的在往外狂淌。

    “陶贼的武道,竟然——”
玄门败家子无弹窗
王威脸形扭曲,带着一脸恐怖的表情,捂着肚子从马上轰然栽落,就此毙命。

    大魏之王,只用一招,就取了楚将之命。

    “大王威武!”

    “大王威武!”

    跟随于后的大魏将士们,眼见他们的大王怒发神威,秒杀敌将,无不为之震服惊叹,齐声高呼喝彩。

    纵然是武道天下无双的项羽,也暗自点头,眼中流露出赞许之色,暗忖:“这些年未见大王亲自上战场,没想到他的武艺非但没有落下,还又有精进,果然是个武学奇才。”

    陶商这边大显神威之时,几十步外的文聘,眼见王威一招被秒,惊的已是骇然变色,差点没能从马上掉下去。

    “陶贼的武道,竟然强到这种地步,竟能一招击杀王威,这可是连我也做不到啊……”

    文聘的心中是深深的震撼和不解,已彻底的丧胆,不敢再回头一眼,只能趁着王威拖延的片刻间,埋头狂逃,逃入了混乱的逃军之中。

    阵斩王威的陶商,欲追文聘之时,却发现文聘趁着这片刻的时间,逃入了不知哪条街道,不知了去向。

    “文聘,今天就饶你一命,新野再取你人头!”

    陶商一声冷笑,也不屑穷追,勒马回身,横刀而立,一身霸绝天下之势。

    身后,数以万计的大魏将士们,如海潮一般,汹涌的灌入育阳,残破的北门城楼上空,大魏的皇旗,已高高的飞舞起来。

    育阳已破,楚国的大门,就此被陶商一脚踢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汉水南,襄阳城北郊。

    那一片开阔的校场上,杀声震天,鼓声隆隆,气势逼人。

    这却不是楚军在战斗,而是数以万计的楚军,正在热火潮天的操练。

    将台之下,头戴王冠的刘表,负手微微而立,凝视着将台之下,自己威武雄壮的将士们,苍老的脸上流露出几分得意。

    “陶贼啊陶贼,你这个出身卑微的奸贼,竟然妄图推行商鞅变法,走暴秦的老路,把天下世族赶上绝路,只要有我刘表在一日,你就休想……”

    刘表目光望向北面,脸色阴沉,暗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陶商先是在并州大肆抄灭世族,接着又在中原实施商鞅变法,剥夺了世族垄断官位的权力,出身世族,最喜欢圈养世族名士的刘表,得知陶商所为,自然对陶商是更加深恨。

    而今,中原不少世族,为了躲避“陶商之祸”,皆举家逃往荆州,来投奔刘表这个大楚之王。

    一时间,楚国是世族群聚,名士云集,呈现出一副“英雄豪杰云集”的盛况。

    这么多平时想请都请不来的大族名士们,纷纷前来投奔,这大大的满足了刘表的虚荣心,令他俨然以天下世族的领袖自居起来。

    “天下世族皆云集我国,我大楚国力必然剧增,眼下陶商又要起倾国之兵伐秦,咱们现在只需要练好兵马,等着陶贼跟曹操杀个两败俱伤之时,再举兵北上,这一次,必可一举拿下宛城,夺回南阳,甚至还可以杀入中原。”

    身边处,谋士蒯越,正洋洋洒洒的给刘表勾勒着美好的未来。

    刘表捋须呵呵大笑,苍老的脸上,尽是意气风发的得意。

    “陶贼自以为灭了晋国,就目空一切,眼下他在魏国中搞什么商鞅变法,已是激起世族深深不满,他又不顾国内不稳,还敢起倾国之兵去攻秦国,我看他这真是自取灭亡啊。”另一边,长子刘琦也冷笑道。

    如今刘表虽娶了蔡氏为后妻,对于次子刘琮颇为喜爱,但到底次子尚且年幼,他对长子刘琦还是要更器重一点。

    眼下让刘琦跟着参与练兵,他就是想着重培养一下自己这个长子,好让他也能撑起一片天,毕竟,自己的儿子用起来才最放心。

    “琦儿这番话说的很有见识,陶贼内部不稳,又强行对外用兵,实犯了兵家大忌,此贼这回确实是狂妄过头了。”刘表微微点头,对刘琦流露出几分赞色。

    刘琦精神顿时一振,忙拱手道:“他日父王若出兵伐魏,儿愿随父王出征,为父王开疆拓土,诛灭陶贼。”

    “有你上战场立功的时候。”刘表笑着点头,却又道:“不过你眼下最重要的,乃是多去黄家走动走动,为父打算为你迎娶黄承彦的女儿为妻,让你弟弟娶了蔡家女儿为妻,你明白父王的心思吗。”

    刘琦也有些聪明,自然知道刘表这是想让他刘家,跟黄蔡两家通过联姻,结成更为紧密的联系,以加恐固他们刘家在荆州的统治地位。

    “儿臣明白。”刘琦会意,忙是拱手道。

    刘表这才点点头,目光再次多向北面,冷冷道:“只有咱们楚国内部团结一致,为父将来才能放心北伐,为天下世族除掉陶贼这个大祸害啊。”

    刘琦忙是附合着刘表,愤慨万分,大骂陶商残暴。

    正当父子二人,慷慨激昂之时,一骑斥侯飞奔而来,拱手大叫:“禀大王,北面急报,陶贼突率五万步骑犯我大楚,文将军被杀了个措手不及,育阳已失!”

    刘家父子,顷刻间骇然变色,一老一小两张脸,都凝固成了愕然的一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