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四十九章 让楚人丧胆

第四百四十九章 让楚人丧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育阳城。

    通往襄阳的道路上,刘表修筑了三道坚城,育阳,新野和樊城,这育阳城,便为通往襄阳的门户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整座育阳城,都笼罩在天崩地裂声中。

    天空中,石弹狂飞,乱箭如雨,无休无止的射向育阳城主城,城中的楚军,只能战战兢兢的龟缩在女墙下,承受着这恐怖的进攻。

    透过盾缝,文聘望着城外茫茫无边的魏军兵潮,文聘这时才恍然惊悟,他和他的楚王刘表,统统都判断失误。

    魏军只是打着进攻秦国的幌子,堂而皇之的向育阳城增兵,真正目的,却是要进攻他们的楚国。

    他们中了陶商的声东击西之计!

    派往襄阳的求救使者,此刻还在路上,文聘估摸着,刘表从得知急报,到集结兵马,再渡过汉水,赶来育阳城支援,至少要八天时间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,他必须要凭手中四千兵马,顶住五万魏军的猛攻,坚守育阳不失。

    令文聘头疼的是,这育阳的加固工程,他才完成了一半,有近半边的城墙,还没有进行加固。

    而在这个时候,陶商突然率军杀到,文聘对自己能否坚守育阳十日,确实也没有十足的把握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文聘依旧下令坚守城池,不许后退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育阳城乃荆襄门户,一旦此城失陷,陶商大军就可以长驱南下,抢在刘表大军来援之下,一口气拿下新野,攻下樊城,饮马汉水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襄阳危矣。

    襄阳有危,楚国离灭亡,也就不远了。

    所以,文聘不敢冒这个险,他必须坚守下去,哪怕等不到刘表援军抵达,至少也要守到刘表的援军进驻新野这第二道防线。

    文聘想要坚守育阳,那也得看陶商给不给他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陶商用张良之计,演了半天的戏,就是要杀文聘一个措手不及,眼下城中楚军不过四千而已,陶商岂会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便下达王令,五万大军全军猛攻,将育阳城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廉颇、彭越等大将们,遂率各部兵马,对沟壕交错,土山林立的育阳城防线,发起了昼夜不停的进攻。

    育阳城防线的坚固程度,着实是厉害,虽然只修了一半不到,却也相当的坚固。

    如果文聘有足够多的兵马,陶商想凭五万兵马,就要速破育阳的话,还真没有那个把握。

    可惜,文聘手中只有四千兵马。

    楚军兵少,无法顶住魏军全线进攻,外围的防御工事,很快便被处处突破,一座座土山被所摧毁。一道道沟壕被填平,魏军不到半日时间,就攻至了育阳主城之下。

    午后时分,文聘脸色阴沉如铁,扶刀立于城头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远处,魏军将数以百计的天雷车,缓缓的拖至城前。

    城北方向,五万魏军列阵已毕,战旗遮天蔽日,气势滔天。

    军阵之前,近五百余门天雷炮,已经被架起,更多的天雷炮,还在源源不断的运来。

    陶商已看出,育阳西北面的城墙,还未及完成增厚加固,他便决心要用六百门天雷炮,同时猛轰,让楚军享受享受,什么叫作天崩地裂。

    看着那密密麻麻的天雷炮,城头的楚军无不是战战兢兢的发抖,连手中兵器也拿捏不住,吓到神色慌张,乱了分寸。

    副将王威,忍不住劝道:“文将军,魏军数量十倍于我军,又有天雷炮这样恐怖的攻城利器,只怕我们要顶不住啊,为今之计,不若及时弃城退往新野,保存实力为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!”文聘断色否决,沉声道:“现在弃守育阳,就算撤到了新野,大王的援军定然还没有赶到,到时魏军尾随追至,我们拿什么来守新野?”

    面对文聘的反问,王威默然无言以对,他自然也很清楚,育阳城对楚军来说,有多么的重要。

    “这育阳城,关乎到我大楚生死存亡,守不住也得守,传令下去,谁敢擅退一步,斩无赦!”文聘决然肃杀的喝道。

    王威身形一震,眼中掠过惧意,更不敢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文聘目光射向北面,咬牙冷哼道:“陶贼,这育阳城就算没有加厚,也是坚城一座,我就不相信,你那天雷炮真如传说中那般厉害,能轰破我的城墙!”

    傲气决然的文聘,遂将自己的决心,传达给了育阳城城头的诸军,并亲自沿城走了一遭,去鼓舞激励楚军的士气。

    文聘是斗志十足,可惜楚军的士气,却是没那么好鼓舞起来的。

    陶商攻灭晋国,诛杀袁尚,击退五路诸侯联手进攻,声名威震于天下,在楚军眼中,俨然已如魔神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眼下,战无不胜的大魏之王,挟着十倍之军亲自来攻,早已在精神上,给楚军士卒以沉重的打击。

    胆战心惊的楚军士卒们,只不过是畏于军法,才勉强的站在城墙那里,不得不坚守下去。

    城外,魏军将士,气势如虹。

    五
公子千秋帖吧
万大魏军团列阵已毕,陶商要用十倍的兵力,一口气将育阳城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身着玄甲的陶商,驻马横刀,冷绝如冰的鹰目,远望敌城方向。

    虽隔数百步,他却仿佛能看到,城上的楚军士卒,一个个是如何颤栗恐慌慌的表情。

    前方处,最后一辆天雷炮已推至阵前,六百门天雷炮皆已就位,黑压压一片正对育阳城主城。

    时机已到,还等什么。

    陶商轻吸一口气,战刀向着敌城一指,傲然威喝道:“擂鼓,给本王往死里轰!”

    嗵嗵嗵——

    隆隆的战鼓声冲天而起,直震得育阳城上尘土滑落,天雷炮尚未发射,城头的楚军已是脸色惨变。

    几通鼓过,那震天的鼓点声,突然间达到了最急促高亢处。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刺耳的破空之时,瞬间填满了耳朵,六百余颗巨大的石弹,几乎在同一时间腾空而起,划出曼妙的弧线,如陨落的群星一般,向着育阳城城头狂轰而下。

    万炮齐发的瞬间,城头上,纵使自傲然铁血的文聘,面对那铺天盖地面来的流星群,也瞬间愕然变色,下意只的深深缩进了女墙之下,不敢稍有抬头。

    数不清的石弹,瞬间轰落,育阳北城一线,转眼已淹没在了漫天而起的狂尘之中。

    楚军的噩梦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六百余辆天雷炮一刻不停,不断的向敌城任意的投射,倾盆而下的石雨,将育阳城城化做了一片修罗地狱。

    轰击持续了有半个时辰的轰击,近六万多块石弹,轰在了长不足百步的主城城墙上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少,炮声才渐息。

    城前,五万双激动的目光,瞪到斗大,迫切的想要欣赏敌城被蹂躏后的景象。

    漫空的尘雾终于落下,育阳城城重现面貌。

    西北一线,较为薄弱的一段,已是塌了一大片,其余城墙不是塌落就是开裂,城墙上端的一切建筑,均已被夷平,整座育阳城城已是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文聘从女墙下爬了起来,吐出了满嘴的灰尘,扫一眼四周,不由也愕然变色。

    左右的士卒们,一个个都灰头土脸,战战兢兢的仿佛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惊吓,斗志几乎就要跌落谷底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就是天雷炮的威力吗,太可怕了……”副将王威更是声音都在颤栗。

    “鼓气勇气来,为了大楚死战不退!”文聘很快从惊愕中清醒过来,咬牙举刀大喝。

    他的语气,却已不似方才那般决毅,隐约已透出几分底虚。

    城前处,陶商脸上已杀机迸射,鹰目中迸射出冷绝杀机,手中战刀向着敌城指,冷冷喝道:“全军进攻,给本王把育阳城夷为平地,杀尽一切顽抗之敌!”

    嗵嗵嗵!

    战鼓声再起,震碎大地,令苍穹变色。

    “大魏的将士,为我王夷平敌城!”阵前的霸王项羽,一声震天的咆哮,手中霸王金枪向着残破的敌城狠狠一击。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震天的杀声中,近三万的中路军团,轰然而动,挟着令大地震颤的步伐,向着敌城推进而上。

    东西两翼,彭越、廉颇两员大将,各率左右两路兵团出动,近五万人的庞大军团,几乎同时向着育阳城涌去。

    城头上,本是驻守了四千余名楚军,这一轮石雨轰击下来,虽未轰破育阳城城墙,却也有近七百余敌死在飞石之下。

    幸存者从废墟爬起来,来不及喘一口气时,耳边便再度响起震天之响,举目穿过落定的尘雾一望,惊见茫茫如涌水般的魏军兵流,正狂涌而至。

    楚军肝胆再裂,无不惊恐惶然,连手中的兵器都要握之不住。

    文聘见状,抖去身上的灰渍,横刀大喝道:“是男人的都给老子拿出胆子来,为大楚决死一战!”

    王威等躲在女墙下的几千残兵,在文聘的喝斥下,勉强的鼓起勇气,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,不安的准备迎敌。

    就在楚军刚刚就位时,魏军已攻涌至了城下。

    项羽、廉颇、彭越、樊哙、养由基等大魏将,悉数上阵,率领着陶商五万精锐大军,如潮水般,向着破损的敌城城扑卷而去。

    魏军将士震天的喊杀之声,隆隆的铁蹄声,直震得育阳城城墙上的灰尘都跌落。

    城头上,刚刚鼓起勇气的楚军,无不被魏军滔天的气势,惊到手足无措,吓得面瞪口呆。

    文聘望着城外黑压压一片,数不清的魏军,正铺天盖地涌来,不由也再度变色,燃起的傲气,立时受挫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文聘强大起精神,大喝道:“楚王的援军已经在路上了,都给我打起精神来,守得住,楚王必有重赏,谁敢退半步,军法处置!”

    楚军兵少,又被天雷炮所轰,士气大跌,而涌来的魏军将士,数量十倍于楚军,且个个如龙如虎,斗志如狂。

    占尽优势的在大魏将士,狂卷至城前,一场辗压之战,就此开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