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四十五章 姐妹的交心

第四百四十五章 姐妹的交心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今时已不同于往日。

    今日的陶商,已身为魏王之尊,坐拥大半个天下,麾下将士数十万,统治百姓数百万之众,已远非当年那个,只据有徐州一隅的小诸侯可比。

    所以,这场大婚自然也不能再像迎娶其他几位夫人,那么的仓促,那么的简朴。

    陶商已经交待给花木兰,要大办特办,办出他魏王该有排场来。

    陶商才不会似那些假仁假义的君王,自诩朴素,以博一个清廉君主的虚名。

    血战沙场,苦战四方,称王称霸,为的不就是享受那至高无上的权力,所该拥有的奢华么。

    身为君王,先要爱自己,然后才能爱天下子民,这才是陶商的风格。

    于是,婚礼当天,整个邺京,家家户户都张灯结彩,以庆贺他们伟大的魏王纳妃。

    本就恢弘的邺京王宫,更是被装点的金碧辉煌,灯烛通明,入夜之时再看,竟是耀眼通明,如同不夜的天宫一般。

    王宫内,从正殿到偏殿,近两百余席酒宴排开,凡在京的四百石以上文武官吏,统统都受邀前来参加这场盛大的婚礼,分享他们大王的些许喜庆福气。

    整个仪式,则在张仪的主持下,顺利的进行完毕。

    陶商在与两位新侧妃,祭拜过天地祖宗后,便将两位新娘子送入内宫新房,陶商则照例,开始在正殿中与诸臣们痛饮起来。

    诸位文武大臣们,一个个是轮番的向陶商敬酒,恭贺他的新喜。

    陶商今日兴致大好,自然是来者不拒,甘家所酿的好酒,一杯接一杯的痛饮。

    整个王宫中,都弥漫着酒香肉香,沉浸在欢畅喜庆的气氛之中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已是月上眉梢。

    正殿中,陶商与众臣们喝的痛快肆意,却忘了自己的两位新娘子,却还在洞中枯等着。

    “唉,我们还要坐到什么时候。”锦榻上,枯坐已久的甄宓,渐渐烦躁起来,喃喃抱怨道。

    “大王今天高兴,必得跟大臣们喝个痛快不可,咱们只能耐心的等了。”妲己轻声一叹,她倒是很有耐心。

    甄宓眼神中掠过几分忧虑,贝齿紧咬朱唇,几次三番的想说什么,却欲言又止,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“姐姐这么坐不安生,是不是在担心什么。”妲己倒是心思细腻,隔着脸上所蒙的喜帕,都感觉得出来甄宓的情绪异常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能担心什么呢,没有啦。”甄宓忙是否认,心中的话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喜帕下的妲己一笑,将甄宓的手握住,真诚的说道:“咱们既已是结拜姐妹,姐姐若有什么烦心事,大可跟妹妹讲,今后咱们嫁入王宫中,还要相互扶持,你我姐妹若还不能交心,还怎么在王宫里立足。”

    妲己一席话,听的是甄宓是身儿一震,明眸中掠过一丝刮目相看的眼神,若非是隔着一层喜帕,妲己只怕已经看到了她吃惊的表情。

    显然,甄宓没有想到,她这个义妹虽然是平民百姓出身,却能有如此见识,说出这样一番极有见识的话来。

    而且,当此洞房之日,一个女人一生最重要的时刻,她这个乡下出身的小女子,却远比自己这个名门千金,见过世面的大小姐要冷静,这愈发的让甄宓对妲己是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“她不光有一身狐媚之术,还这般有见识,着实是跟她的身份不符,看来,她这个义妹我是结对了,今后有她互相扶持,何愁不能在王宫中有一席之地……”

    思绪飞转,几经权衡之后,甄宓对妲己的感情,不由更亲近了几分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后,甄宓便一咬牙,握紧了妲己的手,不好意思道:“不瞒妹妹,姐姐是想,呆会大王他来了,这洞……洞房之事,姐姐什么都不懂,只怕到时不能伺……伺候好大王,出了丑。”

    妲己俏脸一怔,旋即笑了,却没想到,她担心的竟是此事。

    “怎么,大婚之前,难道没有宫中的老婢,前来给姐姐讲解,洞房的时候应该做些什么,咱们怎么伺候大王吗?”妲己好奇的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……当然有了。”妲己脸一红,不好意思道:“我当时觉着难为情,听不下去,便将她们赶了出去,所以就什么就没听到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好姐姐呀,你也真是的。”妲己轻抚着她的手,苦笑道:“这种事情,咱们做女人的迟早要经历,这有什么好难为情,若没有这种男欢女爱之事,咱们的父母又怎么会生下我们,这世上的人啊,恐怕早就灭绝了。”

    甄宓平素皆是端庄雍荣,处处透着一副世家小姐从容博学的气质,眼下面对这种男欢女爱的问题,却似个懵懂的无知少女般,只能含着羞意,怔怔的听着妲己讲道理。

    “妹妹说的也有道理。”甄宓连连点头,却又苦笑道:“姐姐现在也已经有点后悔,可现在也似乎有点来不及了,所
穿入异世的道德经吧
以我才会烦躁担心。”

    妲己一笑,宽慰道:“这个姐姐大可不必担心,看这样子,大王今晚多半会让咱们姐妹同时侍寝,到时姐姐只需跟着我做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一财侍寝?

    甄宓吃了一惊,娇躯顿时一震,原本就泛红的脸蛋,顿时飞红似霞。

    她原以为,陶商虽然同时迎娶了她二人,但这洞房花烛夜,夫妻之间的男欢女爱,终归要分开来进行。

    听妲己这么一说,她才惊异的意识到,陶商竟要她们两个同时洞房,共渡良辰。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要在另一个女人面前,宽衣解带,一衣不遮的跟陶商行周公之礼,一种强烈的羞耻感,便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!”甄宓急是红着脸道:“这种事情,怎么能三个人在一起,成何体统,岂不羞也羞死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妲己轻声一叹,薄唇微微扬起些许羞笑,“换作旁人恐怕不会,但我听那宫中老婢说过,咱们这位夫君大王向来喜好做一些出格之事,听说他那几位妃子,甚至正妃花氏,都曾经……”

    妲己也有害羞之时,接下来的话便也难的启齿,但言下之意却已明了,意思是连正妃花木兰,都得跟那些侧妃们共侍陶商,更何况是她姐妹二人。

    甄宓聪明,又岂听不出来她的话外之时,顿时是又慌又羞,一时坐卧不安。

    就在妲己刚想安慰她几句之时,紧闭的洞房之门突然被推开,陶商在几名婢女的搀扶之下,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甄宓身儿一震,神经立时紧张起来,双手不自觉的相互搓了起来,呼吸也随之加剧,心头小鹿扑嗵扑嗵的直乱跳。

    妲己也是娇躯微微一颤,心情虽然也紧张起来,但更多的却是一种莫名的期盼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她可是从开头之时,就对嫁与陶商受宠若惊,伐晋之役时,更曾几次三番的施展狐媚之术,想要把生米煮成熟饭,把自己的身子,提前的献于陶商。

    几次被甄宓的出现给打断之后,此时此刻,妲己终于盼到了这一刻的到来,她自然是兴奋大过于紧张。

    “两位夫人,让你们久等了。”陶商已醉了七八分,笑眯眯的走上前来,一屁股坐在了两位新娘之间,狠狠的将她们搂入了怀中。

    甄宓和妲己是半推半就,顺从的躺入了陶商的怀中,任由他那一双手,隔着一层衣衫,在自己的身上肆意游走。

    隔着衣衫摸了几摸,陶商觉着不过瘾,便笑眯眯的将她二人头上的喜帕,嗖的全掀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张绝美无双,含羞带笑的脸,几乎在同时,撞入了陶商的眼帘之中。

    今日的妲己,粉黛略施,幽幽的芳香扑鼻而入,眼如秋水,脉脉含情,狐媚风韵比往昔更胜一层,只一眼,便将陶商看的是血脉贲张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另一边的甄宓,见陶商只顾看妲己,但心有不悦,轻咳几声,提醒他自己的存在。

    陶商立刻会意,从妲己的狐媚之中强行拔出了眼神,转过身来向着甄宓看去。

    却见今日的甄宓,云鬓乌亮,低眉含笑,羞中带涩,雍荣端庄之中,更添了几分媚色,容貌之美虽略逊于妲己,却也有着勾魂夺魄之美,只看一眼,都足以令陶商怦然大动。

    “爽啊,这才是男儿的痛快,这才是当帝王的滋味啊,哈哈……”陶商是心中得意,哈哈大笑起来,将两位夫人再往怀中紧紧一搂,在她们的脸上,各自狠狠的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妲己花容含笑,如欲放的蓓蕾般,浑身散发着青春气息,却是笑盈盈道:“大王,良宵苦短,大王想必也累了,让臣妾服侍大王就寝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妲己便伸出臂儿,轻柔的为陶商宽衣解带,同时向着甄宓的使了个眼色,暗示她跟着自己做。

    甄宓初始也很慌张,但被陶商亲过一口后,那种难为情也渐渐散了,心知到了这般地步,她已经成了陶商的女人,想什么都已经是多余的,不如顺从。

    见得妲己使眼色,甄宓便也含着羞意,笨手笨脚的就陶商宽衣解带起来。

    “说的对,春宵一刻值千金,是不能浪费。”酒已上头的陶商,哪里顾得了许多,已经如笼中饿久了的狮子,被饥饿冲昏了头脑,已迫不及待的要享受到嘴的猎物。

    他一挥手,那些陪伴进来的婢女们,便低眉窃笑,皆红着脸识趣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就在陶商打算兴风作浪之时,却发现一名婢女,仍红着脸站在那里,没有识趣的退下。

    “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,还不退下去。”陶商不悦的喝道。

    那婢女身子一颤,犹豫了几下,小心翼翼的从袖中取出一道帛书,颤巍巍的双手奉上,小声道:“回大王,婚宴开始之时,大王将这道帛书交给了奴婢,交待奴婢务必要在大王和两位娘娘行周公之礼前,将这道帛书交给大王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