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四十三章 勾践之傲

第四百四十三章 勾践之傲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司马懿是哭到泪流满面,悲痛万分,显然深深的为失去亲人而痛苦,哪里像是为了逃命,抛弃亲人于不顾,六亲不认的冷血之徒。

    旷野上,回响着司马懿悲怆欲绝的哭声,令燕军上至张飞等将领,下至无名小卒,皆为之感染动容。

    纵然一直对司马懿的人品存有怀疑的沮授,也不禁微微为之动容,开始动摇了自己对司马懿的评价。

    “仲达快快请起。”刘备忙将司马懿扶起,灰白的脸上已写满悲愤二字,“仲达丧亲之痛,本王感同身受,放心吧,你的亲人就是本王的亲人,你的仇就是本王的仇,本王在此对天发誓,必会诛杀陶贼这残暴逆贼,为仲达你报仇雪恨,为大汉社稷,为天下苍生,除此大害。”

    说到悲愤处,刘备俨然如自己全家被灭一般,竟是老泪纵横,悲怆满面。

    “杀陶贼——”张飞怒到热血澎湃,挥舞着拳头,第一个大吼起来。

    左右燕军士卒,尽皆被煽动起来,纷纷高举着兵器,歇厮底里的大叫起来,“杀陶商”的声音,响彻旷野。

    一片愤慨的叫骂声中,司马懿的嘴角,悄然掠过一丝玩味的冷笑。

    当下,司马懿便算归顺了刘备,遂将一千晋军,尽皆交付于刘备。

    刘备为表示对司马懿的信任,也不收这些兵马,立刻又下令,将这一千兵马,拨归司马懿的指挥,算作是司马懿的亲卫私兵。

    司马懿大表了一番感恩后,方才将郭淮和吕布二人请来,将他们引荐给了刘备。

    郭淮素有才华,当初刘备救晋阳之时,便跟郭淮打过交道,对这个年轻的并州小将,颇为的欣赏,郭淮愿意归降,刘备自然是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但当刘备看到吕布时,却立时眉头一凝,脸上那种求贤若渴的表情,顿时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“三姓家奴,也配给我大哥效命么。”身后张飞,跟着却脸一黑,口无遮拦的讽刺道。

    他兄弟二人,如何能不对吕布心存芥蒂呢。

    先不论吕布先杀丁原,再杀董卓的斑斑劣迹,当年其归逃至徐州,刘备大方的收留了他,谁想这个吕布却暗中勾结陶商,两人同时起兵作乱,把他刘备一手赶出了徐州。

    这耿耿于怀的旧仇,刘备嘴上不说,心里却记得清清楚楚,眼下吕布孤家寡人一个前来投奔,想让刘备放下芥蒂,坦然的接受吕布归降,又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面对张飞讽刺,吕布却无动于衷,不怒也不羞愧,好似张飞讽刺的是别人,根本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以吕布的性格,就算不敢发怒,又岂会情绪毫无波澜,这份漠然,让刘备颇为新奇。

    “大王,当年寿春之战,吕布被流石撞伤了脑子,失去了许多记忆,翼德将军说的那些事,他根本就不记得了。”司马懿凑至近前,低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刘备神色一动,蓦然想起这桩事。

    其实早在他还寄于袁绍麾下时,就已算跟吕布二次共事过,也知道吕布是因为失忆,所以袁绍地会放心的收为义子。

    不过,刘备对此始终存有怀疑,总觉得吕布是故意装出失忆。

    而现在,连司马懿这等绝顶智谋之士,都认定吕布失忆了,刘备先前的怀疑与戒心,自然跟着烟销云散。

    他灰白的脸上,立刻又堆起了求贤若渴的表情,笑问道:“吕奉先,你可愿归顺本王,助本王实现匡扶汉室的大业?”

    “我对匡扶汉室不感兴趣,只要你能帮我杀陶商,我就归顺你。”吕布只冷冷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刘备顿时一怔,显然他原以为,自己好言招纳,吕布至少也该表现出些许欣喜,谁想到,吕布竟会不冷不热的来了这么一回。

    “三姓家奴,你竟敢——”张飞顿时恼火,张嘴就要斥骂。

    刘备却一抬手,制止了张飞,眼中最后一丝疑虑,反而因吕布冷淡的态度而打消。

    如果吕布是装失忆,自己愿收纳于他,便该暗自庆幸,哪怕极力掩饰,也必会表现出一丝欣喜。

    吕布这冷漠的回答,恰恰说明,他是真的失忆。

    当下刘备疑心尽释,呵呵一笑,欣然道:“很好,你的目标是杀陶商,那陶贼也是本王匡扶大汉社稷的道路上,必须要搬掉的一颗绊脚石,你我有着相同的目标,从今往后,咱们就君臣协力,共成大业吧。”

    收降过司马懿和吕布,以及郭淮,刘备也算稍稍欣慰,当下自然也不敢再往马邑,只得率大军撤回平城,加固城防,准备抵御魏军大举来攻。

    两天后,陶商亲率三万前锋军,追至了平城一线。

    得知刘备已跟公孙度达到合解,率主力赶至后,陶商便知道,他无法再速破平城,遂叫大军安营扎寨,等待后续大军赶至。

    时年春,八万魏军云集于平城之下,与三万燕军形成对峙
奇术之王sodu
之势。

    平城乃并州北部门户,又是抵御塞外胡侵入侵的边塞重镇,其城自然是修筑的坚固无比,易守难攻。

    且平城四周多山,不利于大兵团展开,陶商也无法分兵绕过平城,攻取周围城池,像围晋阳那样,把平城变成一座孤城。

    考虑到种种地利的限制,陶商便也不急于攻打平城,而是在张良的建议下,分出部分兵马,去攻取云中、五原等晋北诸郡,解除侧后方的威胁。

    同时,陶商又连发诏令往冀北,命霍去病率东路军团,对张辽关羽所守的易京防线,进行猛攻,以期寻求突破。

    对峙一天天继续,不知不觉,一月已过,魏燕两军,于平城一线,形成了僵持之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汉中,阳平关。

    蜀国的战旗,已高高飘扬在这座益州第一雄关上空。

    勾践用法正之计,绕过阳平关,奇袭定军山得手,逼的夏侯渊腹背受敌,不得不放弃阳平关,撤往了南郑。

    勾践遂是抢在曹操率大军,由斜谷入汉中之前,夺取了阳平关重镇。

    阳平关乃汉中咽喉,此关一得,勾践也不急于向南郑进军,而是大军进驻关城,坐等曹操来攻。

    十天后,曹操率四万大军,赶至了南郑,与夏侯渊所部会合,向阳平关方向挺进,以期收复此关。

    勾践在法正建议下,却高挂免战牌,一面坚守关城不战,一面派出小股山地部队,去袭扰曹操的粮道。

    勾践的意图也很明确,就是无限期拖下去,拖到曹操粮草不济,被迫撤兵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从关陇穿越秦岭,进入汉中,共有五条道,其余有三条位于阳平关以东,名为斜谷道,骆谷道和子午道。

    此三条道路距关中虽近,却道路曲折艰险,许多地段道宽只能容一人通过,车马通行,粮草运输极为困难。

    从此三条谷道入汉中,则无需经过阳平关。

    另外两条谷道,则位于阳平关以西,名为陈仓道和出祁山的陇右大道,这两条道虽距离长安较近,但地形却较为平坦,利于粮草运输。

    只是此两条平坦大道,皆要经由阳平关向东,才能进入汉中盆地,而曹操失了阳平关,这两条平坦大道就此被封,只能选择由东面三条谷道中,相对比较平坦的斜谷道运粮。

    此时正当春末,汉中本地粮草远没到收获季节,供给秦军四五万张嘴的粮草,统统得由关中经斜谷,才能运抵汉中前线,且因道路艰险,运输不畅,近半数以上的粮草,都要被消耗在运输的路上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秦军方面,粮草供给已越发的显露出力不从心的迹象。

    勾践却轻松的很,从蜀中往北运输粮草的难度,远逊于从关中往南运,他数以万斛计的粮草,经由剑阁关,可源源不断的运往阳平关,根本不用为粮草问题犯愁。

    勾践每天所要做的,就是在关城中喝喝小酒,听听法正纵论天下之势,有空的时候,再到关城上,欣赏一下落日,日子过的是舒坦。

    这日傍晚,勾践正在帐中跟法正讨论兵法,亲笔来报,将曹操的一封亲笔书信献上。

    勾践将书信展开,瞄了一眼,脸上不由掠起一丝奇色,“没想到啊,这位魏王陶商如此了得,曹操前脚才退兵来汉中,他后脚就攻破了晋阳,还杀了袁尚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一众蜀中文武,无不为之震动。

    勾践便将曹操那封书信,示于了众人。

    原来,曹操此信,乃是将晋阳沦陷的消息,告知了他,又称陶商邀他出兵,不过是想利用他牵制自己,最终反而让陶商渔翁得利。

    曹操最后在信中表示,陶商才是天下公敌,劝说勾践不要再帮陶商的忙,劝说勾践能识大体,率军撤出阳平关,秦蜀两国就此息兵言和,共同对付陶商这个大敌。

    “正先前就提醒过蜀公,就算我们要夺取汉中,也当在曹操和陶商杀到两败俱伤,无力回救之时再出兵,蜀公却被那苏秦巧言蛊惑,非要提前出兵,却正好帮了陶商一个大忙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时,正是勾践新近提拔重用的年轻谋士法正,他正是凭着法正之谋,才在一年前击败了曹操的进攻,又是用了法正之计,才能抢先一步攻下阳平关。

    可以说,法正眼下已平步青云,一跃成了勾践,也就是众人眼中的刘璋,最信任的谋士。

    勾践的荣宠信任,也让法正少了几分顾忌,言语中竟直白的责备起了勾践的决策。

    勾践脸色微微一沉,眼中掠过几分不悦,便将那道书信,往案几上一扔,傲然道:“本公提前出兵,自然有本公的用意,如今阳平关已在我手中,就算曹操率军来援又有何惧,给本公回复曹操,让他要么卷铺盖滚出汉中,要么就继续耗下去,想要让我把到手的阳平关让出去,作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