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四十一章 司马懿,送你份大礼

第四百四十一章 司马懿,送你份大礼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曹操虽收降了颜良田丰,以及界休的数千晋军,却没有胆量坚守关城,当天便弃关而去,由河东退回关中。

    曹操前脚一退,英布后脚便奉陶商之命,率一万精锐兵出箕关,数日之内,便将河东诸郡收复,晋南界休等诸县诸关,也皆为英布攻下,整个晋南基本已插上大魏的战旗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英布则马不停蹄,率军一路进至蒲坂,威胁要渡过黄河,进攻关中。

    而洛阳驻守的周亚夫,也率两万兵马,兵出函谷关中,一路攻克弘农郡诸城,兵锋直逼潼关。

    秦国有潼关之险,黄河之利,陶商在这个时候,当然不会真的全力去攻关中,这两路兵马不过是为了牵制曹操兵力,让他无法集中全部兵力去救汉中。

    陶商倒不是想帮勾践的忙,而是眼下削弱曹操所获的利,远比让勾践强大所得的弊要大,汉中握在勾践手中,总比被曹操占据要好,陶商自然便想顺道帮勾践一个忙。

    陶商诛杀袁尚后,全军休整数日,便亲率八万大军,挥师北上,直奔雁门郡而去。

    雁门、云中诸郡,皆乃山险之地,号为晋阳屏障。

    陶商已收到情报,司马懿和郭淮已逃往雁门郡,收拢残存晋兵,向刘备称臣归顺,以晋北诸郡献于刘备,请刘备回援。

    陶商很清楚,公孙度乃是被张仪忽悠,才出兵入侵燕国,其本身绝非刘备对手,不是败于刘备之手,就是识相的撤归辽东,刘备平定后院起火,应该用不了很久。

    一旦让刘备转过头来,率主力进至雁门,据住晋北险要,陶商想再轻易攻破,就不是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毕竟,刘备的实力,要远胜于袁尚。

    雁门等诸郡的地利优势,一旦落在刘备手中,陶商便无法实现从西南两面,同时夹攻燕国的战略,而且,晋阳城还将面临燕军居高临下的俯攻之势,处于被动。

    考虑到种种,陶商才要不顾将士疲惫,再次北上攻取晋北诸郡,一定要赶在刘备援军抵达时,拿下雁门诸郡。

    八万大军,浩浩荡荡的杀往雁门,前军项羽的先锋军,势如破竹一路扫荡沿途诸城,兵锋直指雁门郡治所马邑城。

    魏军挟着攻克晋阳的大胜余威而来,声势浩大之极,马邑城的司马懿,却是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身边虽有一个郭淮,以及单骑前来投奔的吕布,但手中所握兵马,却不过三千余人,少的可怜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三千兵马皆非晋军一线主力,多为郡兵组成,战斗力低下,如何能抵挡魏军八万大军的进攻。

    原平失陷……

    楼烦失守……

    埒城开城投降……

    雪片般的急报送抵案头,每一封战报都在报道魏军的逼近,司马懿似乎感到,这雁门郡他很有可能守不住,他也没有信心,能够撑到刘备援军赶来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昏暗的厅堂之中,司马懿以手托额,横眉深凝,狼目之中,流转着阴沉之色。

    刚刚斥侯发来急报,魏军的前锋距离马邑只有四十里,都杀到家门口来了,他不头疼才怪。

    “陶贼进兵如此神速,以我手头兵力,想要守住马邑,只怕是……”司马懿长暗自叹息,曾经自信的脸上,此刻也写满了“无奈”二字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郭淮匆匆而入,将一张帛书奉上,皱着眉头道:“仲达,这是魏国细作昨晚在城内偷偷四处张贴出来的榜文,今早已遍传全城,将士们都在私下议论,你快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榜文?

    司马懿一怔,狐疑的接过那帛书榜文一眼,只看数眼司马懿便浑身一震,霎时间僵硬在了那里,如一具雕像一般,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转眼,他的眉头便深皱成一根线,鼻孔里喷射着粗气,两眼斗睁,眼中布满了血丝,连眼珠子也几乎要炸将开来。

    无尽的怒焰,如火山喷发般在胸中狂燃,在司马懿的身体中涌动,仿佛随时要将他炸裂。

    榜文上的内容,乃是将他司马懿害死袁尚,抛弃族人未婚妻,所作所为,狼子野心,统统都揭发出来,文采极具感染力。

    结尾的署名,竟然是张春华!

    那榜文显然是誊写出来,但那字迹,司马懿却再熟悉不过,不是张春华,还能有谁。

    这就意味着,张春华竟然还活着,不但活着,还被陶贼逼迫,写出了这道揭发他的榜文,被陶商四处张贴,来打击他司马懿的名声,扰乱他的军心士气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欺人太甚——”司马懿咬牙切齿的一声怒骂,一种前所未有的怒焰,在他的胸中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司马懿更清楚,陶商之所以让张春华写这封榜文,就是为了增加其中的说服力,更是要狠狠的羞辱他。

    想想,他堂堂司马仲达,竟被自己的未婚妻,揭发自己谋害旧主,抛弃亲人的发指所为,天下人会怎么看他。

    “贱人,你明知道这样做是在帮着陶贼羞辱我,你为什么还要做?”司马懿咬牙切齿,深深的怨恨起了张春华。

    他知道张春华是被迫,却仍在怪张春华贪生怕死,不该因为畏惧一死,就做出这等无耻之事。

    甚至,他还脑洞大开,联想到陶商好色,也许张春华已经臣服在陶商的胯下,极尽的丑态,或许,这道榜文,根本就是张春华心甘情愿所写。

    越想越气,越想越觉羞恨难当,司马懿疯了般将手中榜文撕碎,咆哮大
重生之低调富翁全文阅读
叫道:“陶贼,你竟敢如此羞辱我司马懿,我司马懿对天发誓,若不杀你,天诛地灭!”

    左右亲兵从未见他如此狂怒,均是吓得后退。

    郭淮却苦叹一声,沉声道:“我还听说,那陶贼已将仲达你一族人皆族灭,不光如此,晋阳城中的世族们,皆没有幸免。”

    司马氏一族,被灭尽?

    漫天的碎屑飞舞,狂怒的司马懿身形剧烈一震,整个人再次凝固,脸上是青筋突涌,眼珠充血,仿佛随时能够崩裂。

    陶商残暴,司马懿早在晋阳外,弃他的族人先逃之时,就做好了一族被害的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但当他亲耳听到这个消息时,却还是难抑心中无尽的愤怒。

    那种愤怒,并非是他悲愤于亲人之死,而是因为张春华那张榜文,让天下人都知道,正是因他司马懿的抛弃,才让自己的族人落于陶商之手,最终为陶商所杀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司马氏一族的覆灭,他司马懿手上也沾上了亲人的鲜血。

    “陶贼——陶贼——”司马懿空有一腔羞愤,却只能对着昏暗的大堂,徒自咆哮罢了。

    郭淮摇头叹息,吕布沉默不语,左右的士卒们,也个个神色黯然。

    消沉的气息,很快就如瘟疫一般,蔓延全军上下,陶商无需一兵一卒,只消一道榜文,就轻松的毁掉了司马懿在士卒中的威望,让马邑的三千士卒,原本就低落的士气,跌落至了谷底。

    当司马懿在城中愤怒之时,陶商则马不停蹄,率大军长驱北上,直奔马邑。

    两天后,陶商亲率三万前锋军,进抵了马邑南门城外。

    为了抢在刘备前头拿下晋北诸郡,陶商这回不再用先围后打的战略,进抵马邑城外的次日,便尽起三万前锋军,准备对马邑城即刻发动强攻。

    是曰,万里晴空。

    三万大魏将士,列阵于马邑城南,无数面旗帜汇聚成一片黑色海洋,汹涌澎湃,如血海一般,震慑瓦解着城中残敌的斗志。

    司马懿得知魏军来攻,只得挟着一腔的愤怒,尽起城中三千残兵,前来城门列阵以待。

    登上城头,举目远望,司马懿一眼便看到了那面“魏”字金色王旗。

    王旗之下,那屹立的铁塔身影,必是陶商无疑。

    一瞧见陶商,司马懿就怒从心起,无法克制的想起了张春华那道羞辱自己的榜文,脑海中浮现出,那本该属于自己的未婚妻,是如何匍匐在陶商的胯下,如何被陶商鞭笞征伐的羞耻画面。

    那些他自己臆想出来的画面,时时刻刻都如钢刀一般,扎得司马懿心中吐血。

    “陶贼,我绝不会让你攻下马邑,绝不会!”司马懿紧咬着牙关,不断的鼓励着自己支撑下去。

    只是,当他看一眼城外那漫漫无边,铺天盖地的魏军时,却暗吸一口凉气,一腔的怒火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魏军虽有三万,数量却仍旧十倍于他,且气势昂首,斗志如火。

    反观他自己,手中兵力不过三千,数量不济,战斗力不济之下,还被陶商的“卑鄙”手段,打击到对自己失去信心,斗志跌落谷底的地步。

    纵然如此,司马懿也只能心怀着这不安,强打起精神,喝令残存晋军振作斗志,准备血战迎敌。

    百余步外,陶商坐胯战朐,手提战刀,正巍巍如天神一般屹立于万军之中。

    三万双眼睛,不约而同的望向陶商,眼中尽是敬仰与信心。

    陶商在他们眼中,就是圣人转世的存在,仿佛只要看到他的身影,他们就觉得自己会战无不胜,没有任何敌人可以阻挡他们辗压的脚步。

    看到司马懿出现在城头上时,陶商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扬刀喝道:“把本王的礼物,送给司马懿吧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十余辆天雷炮,大盾兵的掩护下,徐徐的推上阵前。

    马邑城头处,司马懿见天雷炮出现,以为陶商又要狂轰,心中顿时一紧,急是喝令左右准备躲避石弹,又令亲军在自己的跟前,结出了层层大盾,以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“司马懿,收下本王送给你的礼物吧。”陶商一声狂笑,战刀狠狠向敌城一支。

    十余门天雷炮,几乎在同时发射。

    嗖嗖的破风声中,数十枚圆呼呼,血淋淋之物,向着城头飞射而去。

    城头晋军早就绷紧了神经,纷纷的蹲在女墙下,高举着盾牌,胆战心惊的准备承受石弹的狂轰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那些血淋淋之物,撞上城楼,撞上盾牌,纷纷跌落在了城头上。

    令司马懿惊奇的是,魏军射上来之物,杀伤力并不大,并没有出现他想象中,天崩地裂的场面。

    而且,魏军一轮齐射之后,便再无反应。

    “陶贼耍什么花招……”司马懿横眉深凝,心中泛起了狐疑。

    “快看,魏军发射上来的不是石弹,全都是人头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都是谁的首级啊?”

    “魏军在搞什么鬼。”

    城头上,士卒们忽然发觉了异常,一时惊异的叫声四起。

    司马懿一怔,遂也令亲兵们放下盾牌,怀着好奇的目光,向着遍城的人头看去。

    一颗血淋淋的人头,正好滚到了司马懿跟前,他低头仔细一看,瞬间脸色愕然骇变。

    脚下这颗人头,正是他的弟弟司马孚的首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