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三十九章 彻底折服

第四百三十九章 彻底折服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晋阳城外。

    时已近夜,一队车队却在夜色中缓缓前行,向着晋阳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虽说已经天黑,但大道两旁,到处都是正在打扫战场的魏军士卒,到处都在洋溢着胜利的愉悦。

    甄宓从马车中探出头来,只见除了正在捡拾兵器的魏军士卒外,道路上到处是横七竖八的晋军尸体,数不清的残存旗帜,散乱的扔了一地,被魏军将士踩在脚下。

    “他竟然……竟然这么快就攻下了晋阳……”甄宓眉头深凝,明眸中闪烁着前所未有的震惊。

    这种震惊,已经超越了当初,陶商击灭五万匈奴铁骑之时的震惊。

    马车从北门下穿过,甄宓抬头一看,赫然看到一颗人头,她便问左右护送的士卒,那是谁的首级。

    士卒们便骄傲的告诉她,那就是晋国之主,袁尚的狗头。

    “袁尚的人头?”甄宓花容一变,顿吃一惊。

    甄宓眼中的震惊,更加浓烈了几分,显然是没有想到,陶商不但攻下了晋阳,竟然连袁尚也没能逃过他的手掌心,这位袁家最后的血脉,也被陶商毫不留情的杀掉。

    马车继续前行,进入了晋阳城。

    甄宓一眼便看到,街道的两旁,不时有一队队身着华服的公子贵妇们,被魏军士卒如羔羊般驱赶喝斥,被押向城外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看样子不是军队,他们要被押解往哪里?”甄宓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身边的士卒们便告诉她,这些人是晋阳城中的世族豪强,不少都是从冀州逃来投奔袁尚,为了惩罚他们,魏王已下诏令,将这些世族豪强尽数抄家,男女分开发往全国各地的屯田,降为屯田民。

    甄宓花容一变,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,忽然感到了一丝寒意。

    陶商手段狠辣,这一点她心里是清楚,但陶商对晋阳世族打击之严酷,却仍是让她感到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紧接着,甄宓的心里,便涌起了一丝庆幸。

    想想她们甄家一族,也曾跟袁氏联姻,若依陶商现在的手段,他甄家早应该被灭了十七八回了。

    现如今,陶商不但允许他们甄家的存在,还征辟了她的兄长为官,这不得不说是对他们甄家极大的恩宠。

    甄宓冰雪聪明,自知陶商对甄家的恩宠,全是因为她的原因,想到这些,她心中不禁又对陶商再添几分感激。

    思绪飞转间,甄宓猛然想起了什么,便再次揭开车帘,向外面士卒问道:“听闻秦王曹操和燕王刘备,各率数万大军屯兵于晋阳城外,三国联军的实力不弱,你们魏王又怎能这么快攻下晋阳?”

    “你说曹贼和大耳贼,他们早就老巢起火,扔下袁尚,夹着尾巴逃走啦。”领队的士卒讽刺道。

    “老巢起火?”甄宓眼露奇色,“你说的什么意思,说清楚一些。”

    当下那士卒便将陶商如何派张仪和苏秦,出使辽东和蜀国,说动公孙度和刘璋同时出兵,进攻刘备和曹操的后方,逼此二人不得不弃袁尚于不顾,各自率军回老家之事,以骄傲的语气,添油加醋,洋洋洒洒的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听完之后,甄宓已经是彻底的沉默了。

    她呼吸越来越急促,高耸的胸峰剧烈的起伏,明眸中涌动着前所未有的震撼,恍然间,竟以为自己的耳朵产生了错觉,听错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他那天说,曹操和刘备会在半月之内,不战自退,还跟我以此打赌,我还以为他是信口狂言的,没想到他早有布局,竟然真的做到了,他实在是……”

    甄宓心中是既震惊,又感慨,此时此刻,她已深深的为陶商的胆略和智谋所折服,心中更是产生了从未有过的敬佩之意,更悔不改轻视陶商,跟人家打什么赌。

    “不可思议,他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男人啊……”甄宓嘴里嘟囔着,明眸间已难抑感慨敬配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车马已入那座辉煌的府中,原本的晋公府,如今已变成了魏王的行宫,陶商正在那金碧辉煌的大堂中,等着她的到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堂中,妲己已经先到。

    此时的妲己,身着一袭淡黄华服,扭动着水柳般的腰枝,迈着盈盈步伐,徐徐入内,每一步迈出去,都透着万种风情。

    左右处,那些侍立的士卒们,一个个都看的目瞪口呆,年轻的脸尽皆发烫。

    不光是那些血气方刚的男儿,就算是那可歌姬舞姬,还有婢女们,也尽皆自惭形秽,不敢抬头看妲己一眼。

    “妲己见过大王。”

    妲己语笑嫣然,绝美无双的脸蛋上,透着与生俱来的狐媚,一句“见过大
铁血德意志txt下载
王”,甜而不腻,如同一双无形的小手,挠动着陶商的心,挠的他酥**痒,别提有多过瘾。

    龙座上,正品着小酒的陶商,心头顿时怦然一动,抬头只看一眼,便为妲己那一身的狐媚所惑,血脉立刻有贲张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靠,我就不信了,我纵游花丛,还能顶不住你的诱惑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深吸了一口气,便强行压制住那一丝冒头的邪念,向她微微拂了拂手,示意她免礼起身。

    “谢大王。”妲己深深一福,方自起身,娇声问道:“不知大王召妲己前来,有何吩咐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“有何吩咐”,听的陶商心中酸爽,极是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以往他每每召甄宓前来,甄宓总是会问“召我来有何事”,而妲己这番话,却好似一直都做好了准备,只等陶商的召唤,随时都可以来伺候他。

    两种语气,两种态度,自然是后者让陶商听着更加舒服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许久不见你了,也不知那些婢女可服侍的你周到,还有什么用物有缺的,今儿打下了晋阳,难得有时间,所以就把你叫来问一问。”陶商语气温柔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王惦念,她们待妲己很好,妲己没什么不满意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妲己忽然又起盈盈下拜,口中万般恭敬道:“妲己恭贺大王攻取晋国,大王英明神武,扫灭群雄,一统天下必指日可待,妲己期盼着那一天早日到来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听的陶商是成就感大爆发,不由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陶商当然知道,妲己这番恭维,一半出自于对自己的折服,另一半则是故意恭维自己,哄他高兴。

    陶商虽喜欢听实话,但他向来承认自己非是什么圣贤,这拍马屁的话,偶尔听听那也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“快快起来,过来坐吧。”陶商笑着向她召召手

    妲己这才起身,迈着盈盈的碎步,踏上高阶,走到了陶商跟前。

    高阶之下,龙座下首两边,只有左右两个位次,乃是离龙座最近的位置,能陪坐在这里,实是莫大的荣宠,不禁令妲己惊喜不已,绝丽的脸蛋上,尽是受宠若惊的表情。

    水灵灵的眸子动了一动,妲己便笑盈盈道:“大王征战辛苦,想必这些日子以来,身子定是疲乏,妾身略懂一些推拿之术,若是大王不嫌弃,妾身便可为大王推拿按揉按揉,好为大王舒筋活肌,解一解疲乏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还有这等手艺,好啊,那本王正好放松放松。”陶商兴致大好,便把身子一斜,头枕在了手上,斜卧于宽大的龙座上。

    妲己便将长袖捋起,露出了藕做般的雪臂,盈盈上前,跪伏在陶商跟前,一双纤纤素手,在陶商的腿上便拿捏起来。

    酥手捏揉推按,那酥**痒的感觉,瞬间便袭遍全身,令陶商感到全身无比的放松,如沐春风一般,说不出的舒畅。

    “妲己,你这手艺还真是不错啊,舒服……”陶商闭起双眼,一副醉心享受之状。

    见得陶商喜欢,妲己也喜笑颜开,便轻声道:“妾身还有让大王更舒服的手段,不知大王愿不愿一试。”

    陶商当然是即刻点点头,示意她继续。

    妲己便抿嘴浅浅一笑,畔间悄然染起几分晕色,一双纤纤素手,便一路从脚推按到小腿,又从小腿越过膝盖,推按到了大腿,纤纤玉指一路向着更深处按去。

    那**的感觉,越来越强烈,陶商强行压制下去的邪火,也在不知不觉重燃起来,越烧越旺,渐已成血脉贲张之势。

    “我靠,这个小蹄子,她这是在故意挑逗我,想让我把持不住啊……”陶商心中残存的理智,大脑海里响起这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猜的没错,妲己自然是在故意挑逗陶商。

    妲己不同于甄宓这些女子,她是平民女子出身,能得陶商的青睐,许诺将来纳她为妾,于她来说简直是作梦都想不到的天大福气。

    所以妲己远比甄宓要珍惜这样的机会,巴不得能早已把自己的身体献给陶商,因为她知道,如果能伺候好陶商,让陶商欲罢不能,方能让陶商对她欲加宠爱。

    “大王,舒服吗?”妲己柔声问道。

    陶商嘴里“嗯”了一声,下意识的睁开眼,正看到妲己那绝艳无双,风情万种的笑颜,仿佛每一个毛孔,都透着让人无从抗拒的狐媚。

    瞬息间,原始的本能之火,冲上了陶商的头脑,让他血脉贲张到了极点,几乎就要顾不得什么祸水天赋,立刻就要扑上去把她给办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,大王好兴致啊。”正当这时,阶下响起了一个暗含妒意的熟悉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