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三十五章 杀人先诛心

第四百三十五章 杀人先诛心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张合的脑海中,不由浮现当日安城上,袁尚将自己一家老小,一刀刀的砍断绳索,从高高的城墙上摔死的惨烈画面。

    正是袁尚的所作所为,逼迫他下定决心,归顺于陶商麾下,拼死而战,只为有朝一日能报仇雪恨。

    今日,这个杀了他全家的仇人,终于跪在了自己的面前,可以任由他宰割。

    积聚于心底的切齿仇恨,此时此刻,终于可以尽情的宣泄了,张合只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痛快,前所未有的释放。

    “张合,你是我袁家旧臣,背叛我袁家也就罢了,还想杀我,你还有没有廉耻之心!”趴在地上的袁尚,一面后退,一面颤声尖叫。

    “廉耻?”张合不屑的一声冷笑,“你听信谗言,逼反了我也就罢了,竟然还狠心杀我全家,就你这种无耻之徒,竟然还敢跟我谈廉耻,真是天大的笑话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合眼中杀机喷涌,一步步的逼向了袁尚。

    袁尚慌了,眼见张合挟着复仇之心逼上前来,他知道,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。

    而且,张合不知道要如何的折磨他至死,决不会给他一个痛快。

    他不由想起,当初他的父亲袁绍,被陶商千刀万剐的惨烈,他感觉到,自己也将要受到同样惨烈的折磨了。

    袁尚惊慌的目光,惊慌的四下一扫,忽然发现,张春华竟然也在这堂中。

    而且,看样子,陶商对待张春华还颇为礼遇,似乎张家已经臣服于了陶商麾下。

    “张姑娘,救我,救我啊……”袁尚也不顾什么颜面了,竟向张春华求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以为张春华受陶商礼待,便想让她开口为自己说几句话,向陶商求情。

    张春华眉头一凝,只摇头苦叹,满脸的无奈,心说自己都自身难保,还怎么救得了你。

    “先等一等。”陶商忽然想起了什么,便先止住了张合。

    张合停下脚步,执剑在手,狼一样死死的盯着袁尚。

    陶商上前一步,冷笑着问道:“袁尚,你可知道,你为什么没能逃出去吗?”

    袁尚一怔,眼中尽是茫然,自然想不通,这个陶贼在杀自己的时候,为什么会突然问这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自然……自然是你太厉害,识破了司马懿的诈降之计。”袁尚低着头答道,他竟然恭维了陶商一句“太厉害”,显然是想取悦陶商,以换取陶商的开恩。

    陶商却不屑于他的恭维,目光看向张春华,“看来咱们的袁大公子果然还蒙在鼓里,张小姐,麻烦你就告诉他事情的真相吧。”

    张春华娇躯一颤,猛抬头以悚然的目光,吃惊的看向陶商。

    她显然是震惊于陶商对待敌人手段之狠,不但要杀袁尚,竟还狠到在杀袁尚之前,先诛了袁尚的心。

    陶商却目光冷绝如冰,向她微微点头,示意她说出真相。

    张春华别无选择,谁让她跟错了人,站在了陶商的对立面上,如今身为俘虏,张家一族的生死,都在陶商的一念之间,她岂敢不从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张春华只得轻叹了一口气,默默道:“其实,仲达从头到尾就没想过要救晋公你出去,他从给你降上诈降计之时,就已经料到,这计策定会被魏王识破。”

    袁尚身形剧烈一震,原本恐惧慌张的表情间,又添了几分惊愕茫然。

    “仲达明里让你从北门突围,实际上只是利用你和其他人,来吸引魏军的追击,做诱饵而已。”

    张春华话已出口,也就不再吞吐,索性便直言道:“就在你从北门逃,以为仲达会率军在北面接应之时,其实他已暗中说服了吕布,带着我们张家和司马家,悄悄的脱离大部队,向西面吕梁山方向撤逃,这才是仲达的真正目的。”

    真相道出,袁尚整个人已如冰冻一般,凝固在了地上,一动也不动,眼神错愕失神,仿佛丢了魂似的。

    “司马懿,你这头喂不饱的恶狼,枉我这么信任你,你竟然如此对我,你这个卑鄙阴险的小人——”

    惊醒过来的袁尚,一脸的悲愤,疯了似的破口大骂,极尽的愤怒,极尽失望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已羞耻悲恨到了极点,只觉自己蠢到了家,竟被司马懿卖了都浑然不知,还天真的以为人家是个忠臣,形势这么不利都没有抛弃他跟着刘备走,而是选择留下来接应他逃出晋阳。

    岂料,司马懿压根就有想救他,只是他一厢情愿而已,那头阴险的恶狼之所以留下来,只是想牺牲他这个诱饵,来救出自己的亲戚和未婚妻而已。

    “只可惜啊。”张春华苦叹一声,“仲达的如意算盘,最终还是落空,你被蒙在鼓里,这位魏王却心如明镜,亲自率军前往西面堵截,我们最终还是没能逃出去,司马氏一族也被灭尽,这也算是仲达为背叛你,付出了最惨重的代价吧。”

    袁尚身形又是剧烈一震,猛
机战无限笔趣阁
抬起头来,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,惊恐的看向陶商。

    他眼神中充满了困惑,仿佛不敢相信,陶商的洞察力,竟然强大到这种地步,连司马懿如此阴险的诡计,竟然还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魔鬼,你是魔鬼,你不是人,你是魔鬼……”袁尚沙哑颤抖的念叨着,眼神是流转着无尽的茫然恐惧,俨然已要疯了一般。

    诛心的目的已达到,下一步,就该是杀人了。

    陶赏欣赏着袁尚那副丑态,嘴角扬起痛快的冷笑,向着张合示意一眼,示意他可以继续动手了。

    张合稍稍压制的复仇怒火,再度狂燃而起,手中长剑握紧,再次向袁尚逼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,袁尚将没有再苟处残喘的机会,他的死期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陶贼——你这个魔鬼!我要替天下人杀了你这个魔鬼——”

    惊魂落魄的袁尚,突然间一声疯狂的咆哮大叫,突然从袖中拔出一柄匕首,拼起最后的力气,从地上一跃而起,身形猛的向就在眼前的陶商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那纵起的残躯,尽起最后的力量,手中明晃晃的匕首,狠狠的向着陶商的胸膛扎去。

    左右众人无不变色,任谁都没有想到,袁尚竟会在袖中暗藏一柄匕首,还竟会在这等关键时刻,奋起一搏斗,想要刺杀陶商。

    “不好,大王小心!”荆轲惊叫一声,作势就扑上前去阻挡。

    张合也吃了一惊,加快脚步,纵身上前意图截杀。

    只是,他二人武道虽高,却离袁尚还有一段距离,纵在以他们的武道,似乎也要赶不上。

    张春华同样是一脸吃惊,就那么惊看着袁尚从她身边跃过,扑向近在咫尺的陶商。

    看着这突发的意外画面,张春华的脑海中,突然间迸现出一个念头:

    希望袁尚成功。

    她受司马懿洗脑灌输,一直视陶商为世族的大敌,如今陶商灭了司马懿,又残暴的屠灭晋阳世族,她表面上虽然畏惧,心中却岂能不对陶商充满了怨恨。

    如果袁尚成功,岂非毕其功于一役,一举诛杀了这个天下世族的公敌,除掉了这个残暴的大魔头!

    那个时候,强大的魏国,必然分崩离析,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而天下诸侯,皆对世族依赖极大,或多或少都是世族的代言人,到时魏国一灭,将来无论是哪一国统一天下,世族都将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思绪飞转之下,张春华眼中竟闪烁出期盼的目光,眼睁睁的看着袁尚从自己身边掠过,带着她最后的希望,向着陶商这个大魔头刺去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张春华眼中的希望,却灰飞烟灭了。

    陶商身影如风,猿臂以快如闪电的速度,轻松夺下了袁尚手中匕首,顺势反身一脚踢出。

    只听得一声惨叫,失去重心,后背又受重击的袁尚,便跌跌撞撞的冲出三五步,重重的摔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陶商负手而立,身形一如先前,仿佛根本未曾动过,背抄于后的手上,只添了一柄匕首。

    袁尚武道虽不弱,却身负重伤,速度力量皆已大减,而陶商武道80有余,又时刻都处于警惕状态,就凭区区一个袁尚,又岂能伤得了他。

    眼见袁尚失败,张春华心头一震,不由暗暗叹了一口气,明眸中悄然掠过一丝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荆轲却长松了口,暗忖:“吓死我了,我倒是差点忘了,魏王武道不弱,一个身受重伤的袁尚,怎能伤得了魏王。”

    “还敢出手偷袭,真是最后一点脸都不要!”张合也松了口气,却愈加暴怒,几步冲到袁尚跟前,手起剑落,一剑斩下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惨烈的杀猪嚎叫声响起,袁尚那只握过匕首,试图刺杀陶商的手,便被张合无情的切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张合,你这个混蛋,我死也不会放过你,啊——”断手的袁尚,痛如骨髓,一面在地上打滚,一面还不忘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陶商却已将匕首一扔,昂首坐回了龙座,饶有兴趣的盯着打滚的袁尚,冷笑道:“张合,你一家老小几十口人的性命,可不能轻易就让让他死了,尽情的报复吧。”

    张合便眼眸喷火,手提着滴长剑,挟着一腔的恨意,再度向袁尚扬起。

    “滚开,你这叛贼,你再敢伤我,我啊——”

    袁尚还在婆妇骂街之时,张合剑下无情,又是一剑,狠狠的扎在袁尚的大腿上,立时扎出了个血窟窿。

    紧接着,张合一剑接一剑,疯狂的扎向袁尚,每一剑都恰到好处,扎到袁尚杀猪般嚎叫,却偏偏不伤要害。

    大堂中,回荡着袁尚痛苦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左右荆轲等将士,看着这个勾结胡虏之徒,被张合狠狠蹂躏,无不大呼解气过瘾。

    张春华却已惊到花容惨白,丰腴的娇躯微微颤栗,不敢看袁尚的惨状,紧紧的闭上了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