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三十二章 谁都能死,唯有我不能死

第四百三十二章 谁都能死,唯有我不能死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魏军,竟然追到!

    陶商不是应该中了计策,主力尽被袁尚吸引往了晋阳北面方向了吗,怎么这里竟会追来这么多的魏军?

    张春华花容惊变,眼神茫然惊恐,急是看向吕布。

    吕布那张原本冷绝如冰的脸,此刻亦是涌满震愕,困惑不已,无法解释眼前所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蓦然间,他二人身形一变,同时惊悟。

    只有一种解释,陶商识破了司马懿的真正意图!

    “仲达的计策如此诡诈,竟然被识破了,这个陶商,他到底是神还是人……”惊悟的张春华,颤声喃喃,娇容间尽是匪夷所思之色。

    四面八方杀来的这些魏军,分布有度,直奔吕梁道口,绝不是偶然经过,显然是经过事先周密的部署,意味着陶商早已识破司马懿之谋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啊,司马仲达这么精妙的计策,都以让陶贼识破,看来,今天想走,没那么容易了。”吕布脸上燃烧着恼怒,手中方天画戟已握紧。

    “吕将军,到处是敌人,我们该如何是好?”张春华慌张的问道,此刻,她也只能依赖吕布了。

    吕布瞟了一眼四面八方冲来的魏军,冷哼一声:“陶贼想困住我吕布,没那么容易,既然无路可走,,你们就跟着我杀出一条血路,只要跟司马懿接应的兵马会合,就能杀出重围。”

    吕布不愧是吕布,记忆虽失,霸绝天下的傲气却仍在。

    “我们两家百余人的性命,就全在吕将军手上了。”张春华郑重的托付道。

    吕布抖擞精神,手纵起方天画戟,挥纵着千余士卒,将张春华等两族之人护在中间,自己身先开路,向前硬着头皮冲去。

    四面八方,成千上万的魏军步骑,却哪容他们逃脱,如虎狼般遍野围杀而来。

    万军之后,陶商也策马提刀,跃上了一座小山坡。

    鹰目一扬,果然间吕梁山口附近,有两路晋军正在狂奔。

    靠西面那一路,显然便是司马懿接应的兵马,稍远那一路,应该就是袁尚真正所在。

    “司马懿,你果然够阴的,幸亏本王太了解你的阴险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冷笑一声,鹰目中陡然杀机暴涨,挥刀大喝一声:“大魏的将士们,杀戮的时刻到了,给本王杀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震天的杀声,如利刃一般,撕碎了苍穹,成千上万的魏军将士,喊杀而上,转眼如潮水般,撞入逃奔的敌丛中。

    人仰马翻,鲜血飞溅,惨烈的叫声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吕布所统这一千兵马,数量虽少,却皆乃百战精锐之士,被魏军铁骑这么一冲,竟没有顷刻溃散。

    这些精锐的士卒,抱着这拼死一战的斗志,硬是挡下了魏军的冲击,双方陷入了混战。

    一里之外,蒙恬所统的铁骑,却在蹂躏着司马懿的五千接应之军。

    沉寂许久,大魏的铁骑之士,终于到了再次显威之时,每一名骑士都是憋足了劲,誓要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司马懿的兵马虽多,却远不及吕布之兵精锐,面对铁骑狂冲,如何能抵得住。

    蒙恬是纵马如风,挥骑狂辗,率领着铁骑纵横辗压,将敌军撕成碎片,杀得五千敌兵鬼哭狼嚎。

    以司马懿的军事能力,还有郭淮的统兵之能,凭着五千兵马,倘若列阵一战,或许还有挡住魏军的可能。

    只可惜,司马懿一心只想着逃,只顾夺路狂奔,连自己的“司马”将旗都不知道扔到了哪里去,主将没有斗志,五千士卒自然也是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只一刻钟的时间里,通往吕梁道口的大道上,已为鲜血所染。

    蒙恬知道,司马懿就在乱军之中,此刻必在夺路向着吕梁山口逃窜,他便率军一路狂追。

    渐渐的,地势开始升高,脚下的道路变的崎岖,魏军骑兵的追击速度,就此被地形拖慢。

    蒙恬却穷追不休,非要杀了司马懿,为陶商立下大功不可。

    狂逃中的司马懿,没有料到魏军追的这么狠,这都快追入山里了,依旧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眼见身后尘雾冲天,敌骑难以甩掉,喘着气的司马懿,狼目一凝,眼中掠过一丝诡色。

    他便深吸一口气,毫不犹豫的大喝道:“都给我停止逃跑,把身上的衣甲,手中的兵器战旗,统统都塞在山道上,堵住魏军的追路。”

    吕梁道路狭窄,而魏军又以骑兵为主,用衣甲兵器堵路,是最快的阻挡魏军追击的方法。

    残存的两千多号晋燕士卒,匆忙将手中的一切,身上能脱的一切,统统都扔在了山道上,片刻之间,便堆积起了厚厚的一层。

    路终于开始被封上,司马懿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郭淮却凝着眉头道:“仲达,你把路这么一堵,敌骑是被堵住了,可也堵住了吕布他们入山的路,你的族人,你的妻族,还有一千士卒,他们就要被断在山外了啊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身形蓦然一震,这才想起,自己还有家人没有逃进来。

    他举目回望,只见东面方向,“吕”字战旗引领一下,千余出逃的晋军,正顽强的向着这边杀来,四面八方的魏军却纷涌而上,拼命阻挡他们。

    郭淮说的一点没错,他如果把路堵了,是堵住了魏军追击
大话西游之超级小白龙吧
的路线,同时也堵住了吕布和张春华他们唯一的生路。

    那可是司马氏一族,百余口的性命啊,那些人,皆是他的兄长叔伯,都是他的亲人,还有那个美丽聪明的女人,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,本该成为他妻子的女人。

    路一封,等于是把他们统统都推向了死亡的深渊。

    “该死!陶贼,你竟把我司马懿逼迫到这种地步……”司马懿紧紧握拳,咬牙欲碎,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艰难抉择之中。

    前方处,大批的魏军已经追近,再不把路封死了,连他也没有机会再逃走。

    已没有时间再考虑。

    深深吸一口气,司马懿最后一丝犹豫,彻底的消失,剩下的就只有冷绝铁血,沉声道:“我已说过,他们是生是死,只能听天由命了,我司马懿却绝不能死,我要是死了,我们天下世族就完了,必须要大局为重。”

    郭淮身形顿为一震,司马懿一句“大局为重”,说的他哑口无言,不知还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司马懿见他不再质疑,当即喝令士卒,继续填堵山路。

    两千士卒们立刻又动作起来,将全身衣甲卸下,片刻后,终于在魏军铁骑杀至之前,在道路上堆起了一座小山,将路封死。

    尽管有两千士卒逃了出来,但除了吕布一军外,还有千余幸存的士卒,也被司马懿封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魏军如风追至,这些士卒们前路被堵,后有追兵,陷入了绝境之中。

    转眼间,千余幸存士卒,便被魏军杀尽,喷涌的鲜血便将这山道浸成泥沼。

    遍山的尸体,再加上堆积如山的衣甲,将入山的道路堵截的更加严实,完全封住了魏军追击的路线。

    蒙恬见这阵势,也看出来是追不上司马懿了,心中只略略有些遗憾,旋即掉转马头,又往回杀去。

    蒙恬挥军奔出里许之远,却见大道之上,一千晋军正向着他这边狂冲,抵抗顽强之极。

    “这路兵马,应该就是袁尚所在,杀不了司马懿,若能杀了袁尚,更是大功一件。”

    蒙恬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,胸中兴奋的烈火,瞬间又狂燃起来,二话不说,纵马挥军又杀了上去。

    万余没有杀过瘾的大魏铁骑,挥舞着刀枪,挟着未尽的杀意,如潮水般漫山遍野的向那面“吕”字大旗涌去。

    一路狂杀,好容易看到了破围而出的希望,浴血的吕布,一抬头间,却猛见前面数不清的魏军铁骑,挟着天崩地裂之势滚滚而来,脸上瞬间涌满了惊愕之色。

    以吕布的绝世武道,凭着一千精锐士卒,能突破魏军步兵的围杀,冲到这里已经是奇迹。

    眼前,十倍的魏军铁骑又迎面冲来,纵然是吕布,这时也失去了信心。

    吕布心生胆怯,他身后,那一千气喘如牛,个个挂彩的精锐亲兵,也无不骇然变色,斗志跌落到谷底。

    惊骇时,铁骑已狂奔而上。

    一万铁骑,挟着汹汹如潮的气势,借着俯冲之势撞来,别说只是一千兵马,纵然是十万大军,恐怕也要被击溃。

    惨叫之声转眼骤起,然后,一千晋军崩溃。

    蒙恬就如同那利箭之上,最锋利的箭头,手中大刀左右开花,刀锋过处,肆意的收割敌卒人头。

    看着敌骑狂辗,看着己军士卒,如脆弱的草人般轻易被冲碎,吕布眉头深皱,脸色已是阴沉如铁。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已没有选择,想要破围而出,只能硬着头皮迎击。

    “挡我吕布路者,杀!”

    吕布的雄心被激怒,一声狂烈暴喝,坐胯赤兔马,手舞方天画戟,如流火一般迎头冲上。

    戟锋过去,数不清的魏军骑士被掀翻在地,他竟凭着一身超绝霸道的武道,硬生生的在魏军铁骑狂潮中,劈开了一条路来。

    乱军中,蒙恬已锁定了吕布。

    他明知吕布武道超绝,可比项羽,自己非是敌手,但杀红眼之下,哪里还有所忌惮,纵马舞刀便向吕布杀来。

    “蝼蚁之徒,也敢挡我吕布的路,去死吧!”吕布大喝一声,纵马如风,舞戟向蒙恬狂击而来。

    暴啸声中,蒙恬刀锋扇扫而出,卷起漫空的血雾,狂斩而至。

    这一刀深得刀法之妙,威力惊为天人。

    吕布却无一丝忌惮,手中方天画戟螺旋递出,强劲的力道,竟是搅出了一个直径丈许的涡流,卷着狂尘血雾,轰击而上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惊天金属咬鸣声中,蒙恬如风火流星一般,从吕布的身边掠过。

    胸中气血翻滚,身形剧烈一震,五指麻痛不已,斜眼一瞟,蒙恬竟震惊的发现,自己的虎口竟已开裂,指间溢出了丝丝鲜血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吕布的实力吗……”

    蒙恬脸色已变,精神受到深深的震撼,自恃武道不凡的他,万没有想到,吕布武道竟强到这种地步,竟在一招之间,就震到自己虎口崩裂。

    震惊之下,蒙恬一时心生忌惮,便没有再追上去。

    吕布斗志大盛,趁此时机斩开一条血路,护着两族百余口人,向前狂杀而去,将蒙恬甩脱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就在吕布自傲的以为,自己凭着一己武力,万军之中杀出一条血路之时,斜刺里方向,突然响起一声震天威霸的大喝:“吕布,哪里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