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三十一章 一个都别想逃

第四百三十一章 一个都别想逃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改走西面?”张春华就茫然了。

    之前,袁尚告诉她的,乃是司马懿为其献计,诈降陶商以放松魏军防范,然后大军趁机由北面突围,弃却晋阳退往晋北诸郡。

    正是因此,张春华才会跟着袁尚,一路从北门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,这路才走了不到数里,司马家的心腹家丁却突然意外的出现,说什么他的未婚夫已与吕布联手,要让吕布带着她改走西面?

    这突然间的变化,纵然是冰雪聪明的张春华,一时也茫然了,不由问道:“西面那条路艰险难行,仲达为何突然间让我们改走西面?”

    吕布冷冷答道:“就是因为西面吕梁道不易行走,我们才偏要走,让陶贼万万料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晋公呢,其他人呢?”张春华似是明悟了几分,却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袁尚和其他人,只是用来为我们引开陶贼的追兵,我们才好顺利突围。”吕布语气冰冷道。

    张春华心头一震,蓦的恍然惊悟。

    她总算是明白过来,原来司马懿从开始时,就打定主意,让他们从西边的吕梁道突围,却骗袁尚从北门突围,从头到尾,袁尚都被蒙在鼓里,根本不知自己已经被司马懿抛弃。

    “晋公乃仲达的主公,在这关键时刻,却被他毫不犹豫的抛弃……”张春华只觉背上一寒,深深的为自己未婚夫的心狠手辣而战栗。

    吕布却已不耐烦,催促道:“别再犹豫,随本将走吧,再拖一会,只怕会被袁尚察觉。”

    张春华迟疑了一下,忽然抬头盯着吕布的眼睛,问道:“吕将军,袁尚可是你的主公,你也要这么背弃他吗?”

    吕布刀削的脸上,却无一丝愧意,只面无表情道:“我吕布存在的意义,只为杀陶商一人,谁有能力带领我杀陶商,谁就是我吕布的之主。”

    说罢,吕布也不屑再跟她多说,拨马便向西而去。

    阿福也顾不得什么,拉着张春华的战马就跟了上去,于是,司马家和张家两族之人,便在吕布千余精兵的保护下,以巡逻为名,悄无声息的脱离了大部队,向西面吕梁道而去。

    因是吕布的事先安排,司马家和张家两族人,开始就处于队伍的最后边,是以他们的离去,并未引起大部队的察觉。

    当吕布一众悄然离去时,袁尚还策马奔行在前边,领着六千兵马,还有万余家眷,浑然不知的望北而去。

    吕布一千余人,一离开大部队,便加快行军速度,夺路狂奔。

    走出七里后,突然间,众人听到北面的方向,杀声隆隆而起,似有千军万马突然间厮杀起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,脸上流露出余悸,他们都知道,大部队已经被魏军主力追上。

    “这个司马仲达,果然是料事如神,早算到陶贼会识破袁尚的诈降之计……”吕布微微点头,流露出赞赏的眼神。

    此刻的张春华,也暗松了一口气,自己亏得被吕布带离大部队,否则此刻已被魏军追至,生死难料。

    “还是咱们公子聪明,早猜到了陶贼想要做什么。”家兵阿福自豪的道。

    张春华却脸色一变,猛的想起什么,颤声道:“可眼下我们是逃出来了,那几千将士,还有万余官吏们的家眷,岂不是要被陶贼杀尽!”

    “若不牺牲那些人来吸引魏军,现在死的就是你们,有什么好可惜的。”吕布语气冰冷,没有丁点同情的成份在内。

    张春花丰腴的娇躯一震,贝齿暗暗咬向嘴唇,似乎有些惭愧,惭愧于司马懿用那么多人的性命,来换取了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只要能杀陶商,那些人只不过是蝼蚁一般,牺牲就牺牲了,没什么大不了。”吕布不屑一哼,不再多言,拨马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张春华微微叹了一息,也只能继续跟着吕布前进。

    晋阳以北,一场惨烈的杀戮,正在进行。

    五万魏军步骑追兵,兵分五路,回面八方如潮水一般,围杀向惊慌失措的晋军。

    铁骑之师挟裹着漫空血雾,铁蹄将敌人辗压,刀枪将敌人斩落,一面面将旗如风飞舞,所过之处,将残存的晋军轻易撕碎,杀得鬼哭狼嚎,尸横遍野。

    张合等诸员大将,率领着立功心切的士卒们,疯狂的收割着人头,为自己的功劳薄添红挂彩。

    诸将们已是杀红了眼,大喊着“杀袁尚”,谁若能杀了袁尚这个晋国之主,便可直接封侯,有侯爵在身者,也将直接增邑千户,子孙后代都世代享用不尽。

    巨赏的激励下,魏军将士个个如狼如虎,疯了似的扑向嚎叫的敌军。

    “司马仲达啊,你的接应兵马在哪里,为什么还不出现,你再不来,本公就是命丧在此啦……”

    乱军中的袁尚,望眼欲穿的望向北面,巴望着司马懿说好的援军出现。

    袁尚却浑然不知,当他被魏军围杀之时,吕布已带着司马懿的家小,抛弃了他,偷偷的向西面逃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晋阳以西
带着成都回三国全文阅读


    东方已然发白,天就要亮了。

    一支五千人的军队,正在默默行进在前往晋阳城的路上,“司马”大旗,在晨光在飞舞。

    晨光已现,司马懿勒住战马,举目向着晋阳北面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赤艳的霞光照射下,只见晋阳北面上空,隐隐笼罩着漫空的血雾,连天空都几乎遮蔽。

    司马懿知道,那是袁尚全军覆没的征兆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司马懿心中闪过一丝惭愧,忽然觉得自己的手段有点卑鄙。

    “不,我这不叫卑鄙,大丈夫欲成就大业,岂能拘泥于小节,我做的没有错……”

    惭愧的念头一闪而过,司马懿立刻屏弃这不该有的念头,嘴角钩起一抹阴冷,“陶贼,你最终还是中了我的计策,只要救出我的族人和未婚妻,又借你之手除掉袁尚,我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前去投奔刘备,总有一日,我会借刘备之手,为天下世族除掉你这祸害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心中暗暗发誓之时,举目远望,但见东面方向,隐隐已见一队兵马正向这边赶来。

    “必是吕布带着春华他们到了。”司马懿精神大振,当即催军加快前行,前去接应。

    一路狂奔,转眼间,他距吕布队伍只有不足一里地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司马懿突然听到,耳边似乎隐隐有隆隆的呼声传来。

    那声音由东面传来,由远及近,飞速的传来,脚下的地面也开始震动,仿佛有一只深埋于地底的远古巨兽,将要破土而出。

    司马懿心中微微一寒,急是凝目寻声望去。

    晨光照耀之下,远远只见茫茫的尘雾,正遮天蔽曰而来,汹汹如沙暴一般,片刻之间,就卷袭而近。

    当司马懿看清楚那沙暴中所藏之物时,骤然变色。

    骑兵!

    大魏的骑兵!

    左右五千燕晋联军,瞬间吓到魂飞破散,一个个脸色惨然无比。

    不光是骑兵,还有数万步军,也在四面八方的狂袭而来。

    “陶贼的主力,明明应该被袁尚吸引往了北面,他的精锐骑兵,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?”司马懿惊骇难当,一副不可置信的惊状。

    突然间,他猛然省悟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,陶贼竟已识破了我真正的意图,派兵马往北面追击的同时,又另派一军追到了西面?”

    司马懿暗暗咬牙,惊异的脸上,已尽为惊怒袭据。

    他自认自己计策高明,却没想到,竟然依旧瞒不过陶商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司马懿强压下惊怒,急是喝道:“大军速速向吕梁山撤退,快刻!”

    司马懿知魏军势大,凭他这点兵马,根本对付一了,只有逃入吕梁山区,方才能甩脱魏军的追击。

    “仲达,你的族人和未婚妻还没接到,就这么撤退吗?”身边郭淮惊问道。

    司马懿身形一震,眉头深凝,陷入了进退两难之地。

    他本已算计好,想要将族人和张春华,顺利的接应出来,再带着他们退往晋北,投奔刘备麾下。

    可他万没有想到,陶商识破了他的诡计,竟会在关键时刻,率军狂追而来,而张春华他们的队伍,离自己还有一里多远,显然无法在魏军杀至前,就跟他们会合。

    继续在这里等,或是上前接应,魏军骑兵一旦追上,别说是救出他们,只怕他也要丧命于此。

    可是,就此先逃,就等于把司马家一族之人,还有张春华这未婚妻,统统都弃之于死地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司马懿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两难抉择之中。

    他却没有思间再思绪,魏军铁骑已狂冲而至,他已没有思绪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我已尽了全力,他们的生死,只能听天由命了。”深吸过一口气,司马懿终于咬牙做出了决断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司马懿纵马便走。

    左右五千燕晋联军,哪里还敢逗留,纷纷掉头而逃,如受惊的羔羊一般,疯狂向着吕梁山口方向逃窜。

    须臾后,大魏铁骑杀至。

    蒙恬眼中喷火,脸上尽是叹服之色,叫道:“魏王果然神算,全军进攻,给我杀尽敌贼!”

    大功在此,蒙恬纵马舞刀,率领着万余铁骑之士,狂杀而上,扑向了慌乱的敌军。

    杀戮,就此开始。

    转眼间,不及逃走的燕晋士卒,便被杀到血染沃野,屁滚尿流。

    杀戮开始时,一里之后的道路上,吕布正带领着一千兵马,匆匆的向着这边赶来。

    队伍当中的张春华,忽然瞧见前方出现“司马”旗号,知道是自己未婚夫前来接应了,总算是松了口气,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她却惊恐的看到,数不清的铁骑狂潮,如神兵天降般狂涌而来,转眼间便将他们前路尽封。

    张春华花容变色。

    吕布神色惊变。

    司马族人,张氏一族,一千多的晋军士卒,无不惊魂骇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