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二十九章 本王就陪你玩个够

第四百二十九章 本王就陪你玩个够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魏军大营。

    “好啊,不愧是苏秦,曹贼已拔营南退,必是苏秦已说动刘璋出兵。”

    王帐中,陶商收到斥侯回报,曹营已人去楼空的情报后,兴奋到拍案叫绝,英武的脸上,狂烈的战意已开始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“大王识人之能,良服了。”张良也笑着拱手叹道。

    陶商哈哈一笑,拂手令道:“苏秦既已成功,想来张仪也应该没问题,本王料那大耳贼数日之内就会撤兵,给我严密监视燕营情况。

    诏令传达下去,魏军诸将们即刻加派斥侯,对燕营加强了监视。

    很快,关于燕军的最新动向,就送到了陶商的案前。

    不过,刘备最新的举动,却叫陶商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斥侯明明报称,晋阳以北的大道上,出现了大批的燕军,正风尘仆仆的北上,分明是大举的撤退。

    可敌营附近的斥侯却又回报,声称燕营并没有拆掉,营中反而多树了一倍旗帜,隐约还能看到营墙一线,燕军士卒密布,一副大军尚在,防范严密之状。

    “这就奇了怪了,刘备这大耳贼,他到底是撤了呢,还是没撤呢?”陶商看着手中这份截然相反的情报,眉头凝了起来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张良面带着异样的笑容,步入了帐中,拱手道:“大王,袁尚派了使者前来了。”

    袁尚的使者?

    在这个曹操已退,刘备似退的节骨眼上,袁尚突然派了使者来,如何能不叫人生奇。

    “怎么,袁尚这杂碎,不会是因为援军跑了,绝望无助,想要向本王投降了吧。”陶商半开玩笑道。

    “大王还真是说对了,袁尚确实派人来请降。”张良笑道。

    陶商眼前一亮,顿时兴奋起来,忙令张良说详细点。

    原来,袁尚果然派人前来请降,只是却非无条件投降,而是开出了几个条件。

    袁尚表示,他愿主动让出晋阳城,乃至整个太原郡,以及晋南诸郡,大半个并州的精华部分,全都献于陶商,并对陶商称臣纳贡,自降为蕃国。

    袁尚的条件则是,希望陶商能保留他晋公的爵位,并让他继续保有并州北部雁门、定襄、云中和五原四郡,作为他的封地。

    袁尚表示,只要陶商允他所请,他将从此臣服于陶商,为陶商镇守北边。

    陶商笑了。

    什么臣服于大魏,什么称臣纳贡,只不过都是袁尚迫不得己之下的假意臣服而已。

    袁尚这是自知晋阳必不能守,所以想让陶商放他一马,割据晋北几个地势险要之郡,名义上称臣,实际上却继续割据一方,恃机而动。

    不过,如果陶商答应了他的条件,倒是可以以最短的时间里,结束伐晋之战,抽出身来对付其余几国之敌。

    至于袁尚,晋北诸郡虽然险要,却是穷山恶水,人丁稀少,就算让袁尚保有,凭那几个郡,以及袁尚的能力,也别想再给他造成什么威胁。

    等到将来收拾完了其他诸侯,再腾出手来灭了袁尚,也未尝不可。

    陶商却沉吟不语,眉宇之中,却流转着某种狐疑。

    “大王是在担心袁尚是诈降吗?”张良看出了陶商的猜测。

    陶商点点头,“晋阳城还没被围死,袁尚还没到最后一步,本王确实有些怀疑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怀疑的也有道理。”张良却一笑,“不过,袁尚若真想诈降,直接无条件投降便是,何苦提那么多条件,他应该知道,以他现在的实力,根本没有跟大王提条件的资本,只有开城投降,才有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原本也是这么想的,只是结合刚刚收到关于燕军的情报,才让本王不得不怀疑。”说着,陶商将那两道情报,示于了张良。

    张良只看几眼,眼中便顿现疑色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张良将那情报往案上一扔,冷笑道:“大王怀疑的没错,袁尚确实是在诈降,而且,他是想借着诈降为名,趁机弃城而逃。”

    袁尚要逃?

    陶商眼神一动,示意张良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张良便道:“如果刘备大军尚在,袁尚希望未灭,必然不会选择请降,更不会让出晋阳城,袁尚的请降,反而证明刘备大军已撤,燕军中的旗帜士卒,必然只是虚张声势而已,我料其中兵马最多不过五千。”

    “言之有理,说下去。”陶商点头道。

    张良便接着道:“再说这燕军大营,如果刘备已撤,他应该知道我们早晚会觉察,虚张声势也没有用,所以良推测,留在燕营中的,必是司马懿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明白了。”陶商已是明悟,冷笑道:“司马懿是怕我们知道刘备大军已走,立刻对晋阳实施合围,所以才要虚张声势,同时献计给城中的袁尚,让他诈降本王,以让本王放松警惕,介时他便可以里应外合,接应袁尚突围而出,让城别走。”

    张良笑而不语,显然陶商所说,正是他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“袁尚,司马懿,到了这个地步,还想跟本王玩阴的,很好,那本王就陪你们玩个够。”


次元的开拓者笔趣阁


    大帐中,响起陶商狂烈不屑的笑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晋阳,国公府。

    烛火昏黄,整个殿宇中,都散发着一种消积低沉的情绪。

    袁尚以手托额,闭目枯坐在上首上,他一动不动,就如同一樽没有生气的雕像。

    脚步声响起,审配和吕布二人,一文一武,匆匆的步入了殿中。

    “拜见晋公。”二人一脸凝重,齐齐下拜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袁尚有气无力的抬了抬手。

    二人直起身来,抬头望向袁尚,看袁尚那副表情,似乎是已做出了某种决定。

    “晋公,曹操已经撤兵而去,有消息传言,刘备也已经撤走,晋公深夜急召我们前来,是不是为了商议应对之策”审配皱着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袁尚睁开眼,轻叹一口气,无奈道:“本公召你们前来,就是想告诉你们,本公已派使者前往魏营,向陶商请求投降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审配二人立时愕然变色。

    “晋公,那陶贼杀了义父,乃是你我杀父仇人,你岂能向他投降!”吕布第一个怒吼道。

    审配也惊慌道:“晋公啊,陶贼残暴,晋公若降他,必为他所害,何况眼下还未到山穷水尽之时,为何就要轻易投降陶贼呢?”

    他二人态度已再明显不过,皆是反对向陶商请降。

    “哈哈——”突然间,袁尚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审配和吕布顿时面露茫然,彼此看了对方一眼,皆不解的望向突然大笑的袁尚,不知他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笑声嘎然而止,袁尚脸上已燃起阴冷,“本公是什么身份,岂会真的投降陶贼那卑微之徒,你们也太小看本公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又是一愣。

    审配突然间猜到什么,顿时欣喜道:“这么说来,晋公当是对陶贼施展了诈降之计?”

    袁尚微微点头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审配这才长吐一口气,一脸的心有余悸,忽然又想到什么,便道:“就算陶贼中了我们的诈降之计,只是我军只有不足七千,而陶贼却有十倍之兵,就凭我们手头这点兵力,想要趁其不备,夜袭敌营,恐怕也胜算无多。”

    审配以为袁尚使出诈降计,只是为了令陶商放松警惕,好趁机劫营。

    “本公什么时候说要夜袭魏营了。”袁尚脸上浮现出丝丝诡秘。

    “那晋公的意思是……”审配又陷入茫然之中。

    袁尚站起身来,张口道出七个字:“本公要让城别走。”

    审配神色一动,思绪飞转,立时明白了袁尚的意图。

    他这是失去了外援,恐重蹈黎阳和邺城的覆辙,便不敢坚守晋阳,想要弃城而逃。

    “晋公,太原郡乃我大晋最富庶之郡,晋阳不但是国都,还是大晋的核心所在,绝不能轻易放弃啊。”审配急是劝道。

    袁尚却脸一沉,瞪着他道:“你说的倒轻巧,那本公问你,不让城别走,你有什么办法来守住晋阳城?”

    一句话,把个审配问得是身形一震,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晋阳能不能守得住,以审配的见,自然是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井陉关已通,魏军粮道通畅,后勤补给已不存在问题,以魏国的实力,就算如当年黎阳和邺城那般,把晋阳围个一年半载,也绝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且曹刘两路援军已撤,晋阳又变成了孤城一座,魏军更可以肆无忌惮的围城。

    晋阳的陷落,乃是迟早之事。

    “晋公,我们要是弃了晋阳,又拿什么来跟陶贼抗衡。”吕布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袁尚抬手向北一指:“雁门、云中诸郡,山势险要,足可据守,本公打算退往晋北,北依鲜卑,西联匈奴,东结刘备,陶贼纵然来犯,又有何惧。”

    袁尚的语气是自信满满,明眼人却都能听出,袁尚底气不足。

    吕布就是晋北五原郡人,他最清楚雁门等北面诸郡虽然险要,但却皆是穷乡僻壤,虽有地险,却根本无兵可征,无粮可收。

    至于鲜卑和匈奴,也都是野心勃勃之徒,若是从袁尚那里捞不到好处,又岂会轻易相助。

    退守晋北,对袁尚来说,顶天了也只是割据一隅,想再跟陶商对抗,争夺天下,根本就没有机会,更别说报什么父仇。

    而对失忆的吕布来说,争天下什么的无关紧张,他存在的唯一目的,就是杀陶商。

    退守晋北,就等于是让他放弃了杀陶商的希望。

    吕布沉默了。

    审配也没什么话再说,因为他没有守住晋阳的把握,只能任由袁尚做决断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皆无异议,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。”袁尚见说服了他二人,暗松了口气,急是传令下去,收拾行装,准备肆机出逃。

    审配和吕布一文一武,也只得默默的拱手告退。

    他二人一离去,袁尚便跌坐了下来,一副气虚无力的样子,长长的吐了一口中气,口中喃喃道:“司马仲达,希望你这条计策,能瞒天过海,助本公困龙出渊吧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