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二十八章 我还没有输

第四百二十八章 我还没有输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是啊,那公孙度是傻子么,就算要出兵,也该选在咱们跟陶贼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出兵,而不是现在啊。”张飞粗声粗气的骂道。

    连张飞都看出了其利的利弊,刘备又岂会看不出来,当即茫然的看向了诸葛亮。

    诸葛料摇着羽扇道:“听闻陶贼麾下,有一个叫作张仪的说客,拥有绝顶的辩才,必是此人说动了公孙度,在这个时候出兵。”

    张仪之名,响起在了燕国王帐之中,令刘备君臣是一阵的震惊厌恶。

    刘备深吸过几口气,渐渐冷静下来,凝着眉头沉声道:“当年我就听说那张仪曾游说过刘表,没想到此人如此了得,倘若给公孙度杀入右北平,我幽州就危矣,看来本王是不得不回救幽州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张飞第一个叫道:“大王,咱这要是一走,晋国不就完蛋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见得。”诸葛亮却淡淡一笑,“翼德莫要太过担忧,那公孙度虽有野心,麾下却无什么良将,相信大王率主力回师,不出一月便可将他赶回辽东,袁尚有曹操相助,料想撑一个月应该没问题,到时咱们大军再入并州,自可继续与陶贼对峙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,打消了张飞质疑,也打消了刘备所存的顾虑,当下他连连点头,便传令全军克日拔营。

    就在他的号令刚刚传下,陈到匆匆而入,拱手道:“禀大王,大事不好了,我南面斥侯传回情报,秦军大营已是人去楼空,曹操已于两天前撤兵而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刘备脸色剧变,一跃而起,“本王是因为要去救幽州,才不得不撤兵,曹操为何无故会撤兵,难道他竟想不顾大局?”

    陈到苦着脸道:“据斥侯盘问遗落的秦军士卒,好像是因为刘璋尽起蜀中进攻汉中,阳平关危机,夏侯渊向曹操求救,曹操才不得不撤兵去救汉中。”

    刘璋攻汉中!?

    这个惊人的消息,再次令刘备君臣哗然变色,大出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显然,刘备万没有想到,在这个他们跟陶商对峙的关键时刻,秦国和他自己燕国的侧后,竟几乎在同一时间出现了战况,这时节点也赶的实在是太巧,简直是老天都在帮那陶商。

    “刘璋就算要攻汉中,也不该是这个时候啊,他怎么跟那公孙度一样,统统都犯了傻。”张飞骂道。

    刘备身形微微一震,蓦然间想到什么,急是看向诸葛亮,“军师,莫非又是那陶贼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啊,真是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眉头深皱的诸葛亮,连叹数声,方道:“刘璋出兵汉中,分明也是陶贼派说客说动,难怪这一月以来,陶贼皆按兵不动,原来他一直都在等着公孙度和刘璋出兵,让亮奇怪的是,陶贼除了张仪之外,竟然还有一员绝顶说客,竟能说动刘璋在这个时候出兵攻汉中,实在是……”

    运筹帷幄,料事如神的诸葛亮,这一刻,也终于感受到了几分无奈。

    “这个陶贼,他到底藏了多少奇人异士,那些人都傻了么,为什么会甘心情愿的甘当陶贼的门客,为什么……”刘备拳头击打着案几,灰白的脸上,流转着深深的困惑和恼火。

    “大王,那咱们该怎么办,曹操都已经撤了,咱们要是也撤了,袁尚那小子岂不是死定了。”张飞焦躁道。

    刘备沉默不语,巴巴的目光看向了诸葛亮,这个时候,也只能看诸葛亮帮他拿主意。

    诸葛亮沉吟许久,英朗的眉宇间,掠过几分苦涩,默默道:“晋国一灭,我大燕唇亡齿寒,但眼下幽州之危,才是燃眉之急,事到如今,也只能先去救幽州了。”

    燕国君臣们,神色尽皆黯然下来,一个个唉声叹气,每个人的脸上,都写着不甘二字。

    沉默许久,刘备长叹一声,无奈的一拂手,“军师说的对,先解燃眉之急为上,传今下去,全军拔营东归吧。”

    刘备的号令传下,燕军士卒无不震动,听闻老家有危,个个都慌张不已,纷纷手忙脚乱的收拾行装,准备拔营。

    入夜。

    刘备正在帐中忙着收拾,亲兵入内,报称司马懿在外求见。

    刘备知道司马懿所为何事,迟疑了一下,还是拂手道:“让他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帐帘掀起,司马懿一脸凝重的入内,急道:“大王,曹操已经撤兵,若大王也撤兵而去,岂非将我晋国弃于了绝境!晋国若失,而燕国不保啊,还请大王三思。”

    “仲达啊,本王又何尝想弃晋国于不顾。”刘备苦着脸叹惜道:“可那陶贼太过奸贼,竟先说动刘璋攻汉中,逼曹操退兵,今又诱动公孙度攻我大燕,眼下辽东铁骑已经杀到了右北平,本王若不及时回救,别说救你晋国,只怕连本王的燕国都要失陷了,本王的难处,仲达你应该能体会的到吧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满腹的进言,都给刘备这几句话给压了回去,一时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以他的见识,其实也很清楚,曹操和刘备的退兵,皆是中了陶商的计策,不得不退兵,人家总不可能放任本国有失不管,还要继续的救你晋国吧,就算是盟友,也没有这样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陶贼,陶贼……”司马懿默默无语,眼中流转着深深的恨意,只能在心中,默默的对陶商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沉默半晌,刘备见司马懿情绪已冷静了下来,便起身上前,将司马懿的手紧紧握住,一脸深情道:
苏小闹的空间剥离术最新章节
“仲达你是聪明人,应该懂得良臣择主而侍这个道理,眼下袁尚气数已尽,你没必要为他陪葬,不如跟本王回燕国去吧,有你这样的王佐之士相助,你我联手,何愁将来不能诛灭陶贼,成就大业。”

    刘备也是爱才之主,他能忍心弃袁尚这个盟友于不顾,却舍不得司马懿这个绝顶智士,到这个时候,也没必要再藏着腋着,当然是直截了当的招揽。

    这番拳拳之言一出口,司马懿眼神一动,眼中瞬间闪过一丝心动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投奔袁尚,无非是想借袁尚之手,对抗陶贼而已,说到底,袁尚不过是他眼中的一枚棋子而已,他又岂会真对袁尚忠心不二,甘愿为其陪葬。

    眼下袁尚覆灭在即,司马懿内心之中,其实早就在为自己寻找着下家。

    放眼天下,南面几路诸侯太远,也只有曹操和刘备两王可供他选择。

    曹操那边谋士众多,即使他去投奔,也未必得到重用,倒是刘备这里,除了一个绝顶智者诸葛亮之外,并无其他的出众谋士,他若前来投奔,必可站得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司马懿苦叹一声,感激看向刘备,“蒙大王如此赏识,懿实在是受宠若惊,若懿早知大王如此神武雄略,早已投奔于大王麾下,为大王鞍前马后效力了。”

    话锋一转,司马懿又慷慨道:“晋公虽非明主,但对懿却有器重之恩,懿身为晋国之臣,当此国家危难关头,晋公尚在,懿若就此弃他而去,另投新主,实在是有违为臣之道,懿实是于心不忍。”

    “仲达真乃忠贞之士也。”刘备肃然起敬,竖着拇指赞叹,话锋一转,却又叹道:“只是袁尚乃昏庸之主,仲达虽然忠义,却效忠这样一个庸主,岂非被天下人笑你愚忠?”

    司马懿身形一震,似是蓦然醍醐灌顶般省悟,一时陷入了沉默不语中。

    刘备见他已动心,却也不催他,只静静的等着他做决定。

    半晌后,司马懿长叹一声,拱手道:“袁尚虽为庸主,但懿却必须要对他仁至义尽,懿请大王给我留三千兵马,懿将竭尽所能救晋公突围,如果天要亡袁氏,懿也算做了应该做的事,那时,懿必前往幽州投奔大王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份上,刘备除了感慨司马懿的忠心之外,还能说什么,只好答应了司马懿所请。

    当下刘备便拨给了司马懿三千兵马,自率两万多的燕军主力,借着夜色掩护,星夜拔营东归。

    司马懿得了三千兵马,再加上郭淮所统两千晋北之军,便以五千兵马,继续留守大营。

    为了虚张声势,司马懿便令于营中多树旗帜,遍插草人,以伪装出千军万马之势,假装刘备的燕军还没有撤走。

    一切忙乎停当,已经是蒙蒙天亮,司马懿便修书一封,派了心腹家丁趁着天色未亮,偷潜入晋阳城给袁尚。

    目送着家兵消失在黑夜之中,司马懿狼目之中,浮现一丝冷绝,“袁尚,你若不死,我怎能名正言顺的投奔刘备,不过,在你死之前,至少还可以利用你救出我司马氏和张家一族,你也算是废物利用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晋阳城,国公府。

    死一般的沉寂,袁尚枯坐在那里,盯着地图是彻夜未眠,整个人都陷在惶惶不安之中。

    曹操撤兵的消息,刚刚传到了袁尚手中,给了他精神沉重击,才燃起的希望,立时又熄灭大半。

    “曹老贼一走,只余下了刘备一路援军,也不知能不能顶得住陶贼的进攻,该死的曹操……”袁尚拍击着案几,喃喃骂道。

    正当袁尚恼火之时,亲兵来报,言是司马懿的心腹家兵已入城,正在外面候见。

    袁尚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,即刻令将唤入。

    那家兵一入内,袁尚便迫不及待的先道:“曹操撤兵的消息,想必刘备和仲达已经知道了吧,那刘备打算如何应对。”

    “回晋公,辽东公孙度发兵进攻幽州,刘备已星夜率主力回援,我家主公特命小的前来报知国公。”家兵默默道。

    一道惊雷,狠狠的轰在了袁尚的头顶,瞬间惊到他目瞪口呆,错愕惊怖,身形剧烈一颤,险些从座上跌落下去。

    “曹操走了,刘备也走了,完了,晋国完了……”惊怖的袁尚,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,脸色转眼已惨白如纸。

    走了一路曹操,袁尚还心存几分希望,现在连刘备都走了,只余下他孤家寡人一个,凭着手头几千兵马,如何能守得住晋阳。

    袁绍、袁谭、袁熙……

    他父兄的惨烈下场,立时浮现在了袁尚的脑海中,他仿佛也看到了自己的惨烈结局,如何能不吓到惊魂落魄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那家兵却拿出一道帛书,拱手道:“晋公莫忧,我家主人有一道密计献于晋公,主人他说了,只要晋公照做,就能逃出升天,将来就还有翻盘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原本绝望的袁尚,蓦然间身形一震,眼眸中闪现惊喜,仿佛于黑暗之中,看出了一线光明。

    他立时一跃而起,跌跌撞撞的冲下阶来,夺过家兵手中密信,迫不及待的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渐渐的,袁尚脸上的惊慌之色缓和了下来,情绪慢慢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想灭我袁氏,可没那么简单,我袁尚还没有到认输的时候……”合上密信时,袁尚的嘴角,已钩起一抹阴冷的诡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