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二十七章 都是活雷锋

第四百二十七章 都是活雷锋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刹那间,曹操原本弥漫着邪笑的脸,便凝固成了恼羞成怒的一瞬。

    想他曹孟德,本就喜好人妇,听闻陶商养了许多当世美人做夫人,早就心存忌惮。

    这会他被陶决言语压制,心里憋火,一时忘了风度,便想拿这事来羞辱一下陶商,欣赏欣赏陶商恼羞成怒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却浑然忘了,自己的老婆和女儿,在他当年逃出中原之时,还落在了陶商的手中。

    而且,当年卞氏那个贱妇,竟然还在陶商的威逼之下,给他写了一封劝降书。

    陶商重提卞氏母女,等于是再揭曹操的伤疤,还顺道再往那冒血的伤口上,狠狠的洒了一把盐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——”恼羞成怒的曹操,马鞭指向陶商,就想怒斥。

    陶商却不给他发火的机会,笑道:“仔细想想那卞氏,还真是个美人呢,此等美人,怎能让她独守空房,曹操,你尽管放心吧,我会代你好好滋润她的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说罢,陶商仰天狂笑,一抽马鞭子,风一般飞奔而去,只将曹操尴尬的丢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曹操满腔的怒火,等于是无从宣泄,只能烂在了自己的嘴里,憋得是满面怒红,胸腔都快气炸掉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曹操才感觉到,自己这个老流氓,碰上了陶商这个更“无耻”的小流氓,实在是没招。

    “陶贼,本王不在这晋阳城下灭了你,誓不退兵。”憋了半天火,曹操只能向着已经奔远的陶商大喝一声,方才怀着满腔不爽,拨马归阵。

    两军各自归营,一场斗将就此以秦军方面失利告终。

    之后的近半个月时间里,四方人马各自按兵不动,曹操和刘备鉴于斗阵和斗将的双双失利,都不敢再折腾什么,晋阳城中的袁尚就更不用说。

    三国皆按兵不动,陶商也乐得清闲,整日便只是在营中喝喝小酒,听甄宓和妲己两位美人谈谈情,说说爱,增加一下感情。

    不觉,半月已过。

    秦营,王帐。

    “刘表无用也罢,怎么那江东小霸王也如此无用,出兵已有两月之久,迟迟还打不开局面。”曹操将手中帛书情报,扔在了案几上,焦黄的脸上写着“恨其不争”四个字。

    郭嘉轻声叹道:“那廉颇不仅武道不凡,统兵能力也极强,再加上有陈登做谋士,以刘表的能力,想要攻下宛城,只怕确实没有多大的把握,至于淮南这个乐毅……”

    话锋一转,郭嘉的眼中流露出几分奇色,“此人同样出自于陶贼的门客,实力却出奇的强,前番周瑜从海上袭徐州,本是形势大好,却给这外乐毅赶回了海里去,有此人镇守寿春,哪怕是小霸王亲自出马,想要在短时间内攻下寿春,只怕也不太现实。”

    曹操的脸色更加难看,眉头也越凝越深。

    郭嘉见状,便又宽慰笑道:“不过大王也无需太过忧虑,陶贼毕竟是几线同时作战,以中原之物力,与我五国对抗,早晚必会力不从心,只要我们拖下去,拖的越久,对我们就越有利,相信只要给孙策足够的时间,寿春方面必会有所突破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,方始扫尽了曹操心中阴霾,令他脸色由阴转晴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曹操的嘴角钩起一抹冷笑,“奉孝言之有理,本王就不信他真有三头六臂,能以一己之力,独挑天下群雄,他想耗,本王就陪着他耗下去,看谁先耗干谁。”

    王帐中,不愉快的气氛一扫而空,曹营君臣们的信心,又燃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报——关中急报——”正当这时,斥侯的惊叫声,打断了这愉悦的气氛。

    关中急报?

    曹操心头微微一震,以为是潼关方面出了状况。

    当初曹操撤函谷关之兵,移师并州之时,为防周亚夫率军趁机反攻,便留长子曹昂,猛将徐晃镇守潼关,以抵御周亚夫的进攻,是以斥侯称关中急报,曹操下意识的就以为潼关有危机。

    “潼关固若金汤,还有徐公明这样的稳妥之将助昂儿坚守,能出什么乱子。”曹操便皱着眉关喝道。

    斥侯却颤声道:“禀大王,不是潼关出了状况,是汉中。”

    汉中!

    曹操脸色一变,脑海中瞬间思绪飞转,蓦然间似乎是猜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莫非是那刘璋不安份了吗?”郭嘉脸色也已一沉。

    “汉中急报,刘璋已于数日前尽起蜀国大军,结连氐人之兵,进犯我汉中,目下敌军正急攻阳平关,刘璋兵锋甚锐,夏侯将军御守吃力,特发急报向大王求援。”

    轰隆隆——

    一道惊雷,劈入了秦国王帐,震到秦国君臣瞬间个个哗变,愉悦的气氛一扫而空,顷刻间被震惊所取代。

    无论是曹操,还是郭嘉,任谁也没有想到,一直沉寂的刘璋,竟然会选在这个节骨眼上,在背后给他们捅上一刀。

    曹操震惊片刻,蓦然间眼间闪过一丝异色,想起了半个月前,他跟陶商单骑会面之时,陶商所说的那番狂言。

    陶商狂妄的宣称,他料
限制级末日症候笔趣阁
定自己会在二十天内,不战而退。

    那时曹操还误以为,陶商只是为了逞口舌之争,故意夸下海口而已,却没有想到,竟然真的变成了事实。

    “本王明白了,陶贼这小子,定是派了说客潜往蜀国,说动了刘璋出兵汉中,威胁我侧后方。”曹操铁青着脸,沉声道。

    众臣们身形一震,蓦然间惊悟。

    “先前我们都以为刘璋是暗弱之主,后来攻蜀失利,才知刘璋是故意示弱,实则也是个枭雄,以刘璋的见识,他就算想夺取汉中,也当选择我们跟陶贼杀个你死我活,两败俱伤之时出兵才对,又怎会选这个时候发兵,他这不是只帮了陶贼一人吗?”刘晔却质疑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郭嘉却意味深长道:“除非陶贼派了一员绝顶说客,才能说服刘璋,选择不是最有利于自己,而是最有利于陶贼的时间点出兵犯我汉中。”

    绝顶说客?

    刘晔先是一怔,旋即猛然省悟,“听闻陶贼麾下,有一个叫张仪的说客,号称有三寸不烂之舌,当年就曾几次三番为陶贼游说刘表出兵袭许都,在关键时刻迫使我们不得不退兵,莫非说服刘璋之人,就是这个张仪不成?”

    张仪之名,头一次出现在秦国君臣的热议之中,令这一众豪杰们皆惊叹不已。

    “张仪……如此不世的说客,竟然也能为陶贼所用,陶商啊陶商,你手里到底还藏了多少奇人异士……”

    曹操微微咬牙,暗自感慨,眼神既是厌恶,又有几分嫉妒羡慕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谁说服了刘璋,恐怕我们都不得不退兵了。”郭嘉一声无奈的轻叹,打断了众人对张仪的热议惊叹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曹操拳头狠狠的捶击在了案几上,眉头深锁,焦黄的脸上,燃烧着恨怒不甘的熊熊烈火,口中咬牙切齿道:“这天赐的歼灭陶贼的大好良机,本王岂能甘心就这么放弃!”

    合天下群雄之兵,围攻陶商,这等绝佳的良机,确实是千载难逢。

    曹操若就此退兵,就等于重返中原的梦想,再次落空。

    而且,他这么退兵而去,仅凭刘备和袁尚的兵马,想要挡住陶商实是胜算无多,晋国的覆灭,恐怕也是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一旦晋国覆没,并州归于魏国,陶商就等于在他的侧面,悬了一柄锋利的利剑。

    那时,只要时机成熟,陶商就可以从南阳,从洛阳,从河东,三个方向同时对他的秦国发动齐攻。

    “以夏侯妙才的性格,如果不是形势危急,恐怕他绝不会向大王求援,阳平关乃汉中锁钥,一旦失守,汉中必危,若汉中有失,则刘璋的蜀军,便可穿越秦岭,一举攻入关中,甚至直接威胁长安,而我军主力已倾巢而出,长安兵力空虚,几乎没有守御能力呀。”郭嘉看出曹操不想撤兵,便分析提醒道。

    刘晔也忙道:“奉孝言之有理,我军若现在撤走,刘备和袁尚合力,也许还能撑几日,等我们击退刘璋后,再回援晋阳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曹操沉默了,眼中不甘的神色越来越淡,渐渐皆为无可奈何所取代。

    沉吟权衡了许久,曹操深深的吐了口气,沉声道:“罢了,传令下去,全军即刻拔营南归,去救阳平关,等击退了是刘璋那厮,再回来收拾陶贼吧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当天晚上数万曹军便悄悄的拔营而去,借着夜色的掩护,向南退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晋阳城东北,燕军大营。

    “什么?公孙度那厮,竟然敢犯我幽州?”

    王帐中,响起了震惊恼怒的咆哮,刘备已一跃而起,灰白的脸上尽是惊怒之色。

    “禀大王,据田豫太守急报,公孙度不日前接受了陶贼所封的辽公爵位,尽起两万辽东铁骑突然杀入我辽西郡,一路连战连捷,兵锋已越过长城,逼近右北平郡治所上垠,田太守麾下兵少,请大王速发援兵相救。”

    刘备的一张老脸,彻底的阴沉了下来,眼神中除了恼怒,更多的则是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要知道,自他窃取幽州之后,打着仁义的旗号,不惜重金结好鲜卑、乌桓等胡族,对东面的公孙度,也是极力的拉拢。

    就在几个月前,他起兵攻魏之时,公孙度还特意赠送了五百匹辽东健马,做为回赠刘备的礼物,并表示了对他这个大汉燕王的尊敬和拥护。

    正是因此,他才敢放心大胆的南下用处。

    可刘备是万万没有想到,这个公孙度说翻脸就翻脸,竟然选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,突然在背后狠狠的捅了自己一刀。

    刘备震惊恼火,左右张飞等燕国诸将们,也无不是震惊愤慨,大骂公孙度无耻,背信弃义。

    一片愤慨怒骂中,诸葛亮却轻声一叹,“公孙度乃野心之辈,他只不过是表面上跟我们结好,实则亦有染指幽州之心,但令亮奇怪的是,陶贼究竟派了谁出使辽东,竟然能说服公孙度在不是最佳的时机出兵犯我幽州,帮了陶贼一个天大的忙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此言一出,帐中刘备君臣,皆是陷入了深深困惑惊异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