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二十四章 西凉雄狮不服

第四百二十四章 西凉雄狮不服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谁跑谁就是孬种!

    一句话,说的张飞怒从心起,当场就有种冲动,跟蒙恬这个冒牌货,决一生死。

    可惜,左右己军的形势,却转眼之间,便将他的狂怒的战意给熄灭。

    他自知体力已不知,再斗上几百回合,非败于蒙恬不可。

    何况,己军已溃,他再强撑下去,势必要陷入重围之中,就算不死在蒙恬之手,也要死在乱军重围之中。

    “姓蒙的,你张爷爷早晚会取你的狗命,你给我等着!”

    张飞狠狠的丢下一句狠话,强攻几招逼退蒙恬,转身便逃。

    张飞一败走,燕军士卒更是士气大挫,败逃的更加疯狂。

    “狗贼,哪里逃!”蒙恬杀机大作,挥刀拍马,便想追杀张飞。

    铛铛铛——

    这个时候,魏军阵中却突然响起了金声。

    金声响起,自然是陶商下令全军撤退,不得追击。

    蒙恬和一干将士们正杀得过瘾,想要一鼓作气追击而上,一口气将燕营辗平,诛杀刘备。

    听得金声响起,蒙恬等将士只得收敛了战意,纷纷退还本阵,放弃了追击敌军。

    “大王,燕军已溃败,何不一鼓作气扫荡敌营?”杀意未尽的蒙恬,抹着脸上的血迹叫道。

    陶商战刀一扬,笑指望和了敌营方向,“大耳贼已伏下后手,你看敌营方向。”

    蒙恬回头一看,只见敌营东南角方向,尘雾大作,战马身影晃动,显然有一支成规模的骑兵,正向着战场方向斜向运动。

    蒙恬蓦然间省悟,原来刘备在撤退的过程中,已经调出了骑兵前来接应,倘若他们贸然追击,反而可能被敌骑从侧翼截杀。

    “原来大耳贼还留了一手,大王英明。”蒙恬拱手赞道,已压下了熊熊战意。

    陶商又目光望向南面,冷笑道:“况且南面的曹操,尚在虎视眈眈,等着咱们跟刘备血拼,他才好趁机渔利,咱们怎么好让曹贼如意算盘得逞呢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席话,更令众将士们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于是,数万将士便强压下战意,冲着败溃的敌兵耀武扬威,肆意的嘲笑大骂。

    燕军士卒却不敢回头,只能灰头土脸的败归本营。

    “走,喝酒去,今晚喝他娘个痛快。”陶商是兴致大好,一声狂烈大笑,拨马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数万将士个个欢欣鼓舞,挟着得胜的喜悦兴奋,昂首归营。

    当晚,一场盛大的庆功宴在魏营进行,整个大营内外,都沉浸在了胜利的欢庆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晋阳城东南,曹营。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斥侯飞奔闯入王帐,大叫道:“禀大王,今日正午刘备斗阵失利,恼羞成怒之下,跟魏军发起混战,结果被魏军所败,损兵数千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消息,王帐中,众人神色皆是一变,上至曹操,下至诸将,无不为之动容。

    “这个大耳贼,果然是个言而无信的伪君子,斗阵败了就耍起无赖,也活该他有此一败。”曹操冷哼一声,焦黄的脸上,毫不掩饰讥讽之色。

    郭嘉却若有所思,啧啧叹道:“八卦阵乃阵法中的最强存在,连我都只懂得些许皮毛,却没想到陶贼麾下,竟有人不但能破,还会摆,当真是了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连郭嘉都忍不住赞叹起来,秦国君臣们,皆感慨起来。

    一片感慨声中,却有一袭白影腾的跃起,向着曹操一拱手,傲然道:“既然刘备斗阵失败,末将愿向陶贼挑战斗将,凭我手中一杆银枪,狠狠的挫一挫陶贼嚣张气焰,扬我大秦军威。”

    那年轻的身影,巍巍如铁塔一般,洪钟般的声音,充满了与生俱来般的自信,令众人皆精神为之一振。

    曹操和众人的目光,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那人。

    那年轻武将,狮盔银甲,白袍银枪,一张国字脸,五官如刀削般分明,处处透着一股北地儿郎的桀骜。

    这自信的年轻武将,正是马氏一族的最强者,西凉雄狮锦马超。

    自马氏一族归顺曹操之后,武道绝伦的马超,就成了曹操的一员爱将,西取凉州,南攻汉中诸战中,皆立下了汗马功劳,锦马超银枪所过之处,可以说是战无不胜。

    就在马超纵横关陇之时,便从曹营旧将们的口中,听说了陶商的传奇,知道他麾下有多少能人志士。

    曹营众将们对陶商的赞叹和忌惮,更激起了马超的雄心傲气,令他有挑战陶商之心。

    今日,听闻陶贼又败刘备,声威大震,马超便再也按捺不住,迫不及待的要向陶商挑战,以让他锦马超之名,不光威震关陇,更能威震中原。

    “孟起武道绝伦,连典韦和许褚都逊色几分,若以他出战斗将,魏国之中未必有人是
未来之军服女神养成无弹窗
他的对手,倒可趁此时机挫一挫陶贼锐气,扬我军威……”

    眼见马超请战,曹操精神一振,心中便琢磨着想要答应。

    这时,刘晔却提醒道:“孟起武道是强,但听闻那陶贼麾下,有一员叫作项羽的大将,竟能跟吕布战成不分伯仲,孟起若与这项羽交战,只怕未必有十足胜算。”

    刘晔不提便罢,一提起这个项羽,帐中诸将无不猛然想起,神色中立时透出忌惮之色。

    曹操也是眉头一皱,眼神中流露出了犹豫。

    吕布那是何人,那可是世人公认的武道天下第一,就连关羽和张飞这两个万人敌之将联手,都不是吕布的对手。

    而那个项羽,竟能跟吕布战成平手,意味着他必也有天下第一的武道。

    曹操知道马超很强,但是否强过吕布,曹操却并未完全有握。

    眼见曹操有犹豫,眼见众人如此忌惮那项羽,马超反被深深刺激,脸上青筋突涌,怒意如火狂燃,拱手决然叫道:“项羽不过一冒充古人之贼,超根本不把他放在眼中,陶贼若敢派他出战,超必将其人头斩下献于大王,让天下人知道,谁才真正武道天下第一人。”

    曹操本是有所犹豫,转眼却为马超狂烈的自信所感染,但想那项羽武道的传说,毕竟只是传说而已,他们谁也不曾亲眼见过,马超的武道有多强,那可是他亲眼所见,堪比吕布。

    锦马超出马,未必就不能胜那个传说中的冒牌货。

    曹操眼神变色,渐渐已是动了心。

    马超见状,再次请战道:“我大秦王师自出关以来,还未尝一胜,超愿为大王夺下首胜,打破陶贼不可战胜的神话,以报大王器重之恩。”

    一句“打破陶贼不可战胜的神话”,深深的刺激到了曹操,立时勾起了往日那些令他蒙羞的记忆。

    想他曹操,可是从中原被陶贼一路灰溜溜的赶到了关中,在与陶商交手的无数次战役中,竟然没有胜过一仗。

    如今重新杀回中原,先是在函谷关受挫也就罢了,如今三国合攻陶商,本该他们在气势上占据上风,却怎能纵容陶商耀武扬威,而他却只能按兵不动,什么都不敢做。

    这让他曹操的脸面,往哪里搁。

    “我军虽不可跟陶商力战,消耗实力,却也不能纵容陶贼嚣张,嘉倒以为,可以让孟起一试,挫一挫陶贼的气焰。”沉默许久的郭嘉,忽然开口表示了赞同。

    郭嘉都开口了,早就忍无可忍的曹操,更有何犹豫,当即拍案而起,豪然道:“陶贼猖狂,欺我诸国无人,孟起,本王就派你向陶贼挑战斗将,狠狠杀一杀他的威风,扬我大秦军威!”

    “超必不负大王所望。”马超大喜,急是拱手豪然响应。

    当下曹操便亲自写下挑战书,派信使毛玠,连夜送往了魏营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入夜,魏营。

    陶商正与众将喝的痛快时,荆轲从外来报,言是曹操派了使者前来求见。

    “先是刘备,现在又是曹操,你们这两对难兄难弟,就不能消停点么……”陶商冷笑着嘲讽一声,便拂手喝令秦国使者传入。

    片刻后,毛玠步入了王帐,众将们已停止了喧嚣,一双双冷残的凶目,齐刷刷的射向那不速之客,直将毛玠盯的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深吸过一口气,毛玠却强作坦然,拱手向着陶商深深一拜,“下官毛玠,奉我王曹操之命,特来拜会魏王。”

    若换作是刘备使者,敢在自己面前以王自居,陶商必不能忍,但曹操却是他所欣赏的为数不多的几个英雄之一,陶商便决定给曹操几分面子。

    当下他便一拂手,冷冷道:“说吧,曹孟德派人来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。”毛玠从怀中取出帛书,双手奉上,“我家大王听闻魏王麾下有一员大将,名为项羽,有万夫不当之勇,而我王麾下大将马超,亦为武道绝世的猛将,所以特命下官前来向魏王下斗将战书,以马超约战项羽。”

    斗将?

    “有意思……”陶商不由笑了。

    刘备和曹操这二人,还真是“臭味相投”,皆不想跟他动真格,消耗自身实力,却一个用完斗阵,一个又想用斗将这种低成本的手段,来显示自己并非无所作为,更想借此来打压他魏军的士气。

    马超威名,如雷贯耳,陶商熟知历史,岂有不知。

    这马超号称有吕布之勇,也难怪曹操这么有自信,敢以马超来约战项羽斗将。

    “项羽,这位西凉锦马超想向你挑战,你敢不敢应战?”陶商向战书向项羽扬了扬,用激将的口吻问道。

    项羽顿时傲气如火狂燃,腾的一跃而起,雷霆般的声音,冲着那毛玠喝道:“回去告诉曹贼,让那马超洗干净脖子,我项羽明日必取他狗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