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二十三章 谁跑谁孬种

第四百二十三章 谁跑谁孬种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诸葛亮陷入了震惊错愕之中。

    如果说昨天,张良识破了他的八卦阵,已令他心有震动的话,今日,张良又摆出这么一个八十一种变化的八卦阵,已足以令他为之震撼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连我这个张良传人都不会八十一种变化,这个冒牌的张良,怎么可能会,怎么可能啊……”

    诸葛亮连连摇头,喃喃惊语,一时间竟是陷入了失神之中。

    “孔明军师,怎么办啊,这八卦阵怎么会逆转?翼德他还破的出来吗?”刘备语气中已显慌意。

    诸葛亮这才惊醒,举目一扫,只见张飞已完全被裹入阵中不见,他清楚八卦阵的厉害,自然知道,张飞若不能找出正确的破阵之法,绝无生还的可能。

    可是,这八十一种变化,已超出了他的所说,就连他也未必能找到新的破阵之法,何况是张飞。

    “那张良深不可测,竟会失传已久的八十一种变化,这八卦阵逆转,亮一时也无法可破,大王即刻下令全军冲击吧,唯有如此才能救下翼德。”诸葛亮不敢犹豫,急是劝道。

    刘备身形剧烈一震,灰白的脸立时是阴沉如铁,拳头暗暗紧握,一时难下决断。

    若发兵进攻,就要跟陶商进行一场激战,势必要折损士卒,这显然不符合他坐山观虎斗的战略。

    可若是不出手的话,张飞这个义弟,就要折损于阵法。

    一时间,刘备陷入了两难境地。

    “翼德乃大王义弟,又是燕国大将,正所谓千军易得,一将难求啊。”身后处,观战的司马懿,忽然别有意味的低声道了一句。

    那“一将难求”四个字,司马懿还故意加重了语气,显然在提醒刘备,在损失数千兵马,和损失张飞这员大将之间,显然后者损失更加惨重。

    刘备身形一震,蓦然间省悟。

    兄弟情谊先不论,张飞可是拥有万人敌的大将,几千兵马失了,大不了再征就是了,这样一员大将损了,可是无从弥补。

    思绪飞转,刘备瞬间便权衡出了利弊,脸上的犹豫之色顷刻间消失,双股剑一拔,慨然叫道:“翼德乃本王义弟,本王就算拼上这条性命,也绝不能弃他于不顾,全军将士听令,给本王杀上去,救出张翼德!”

    刘备这号令一发,等于是承认斗阵失败,败了却又不甘,发兵进攻,显然有失信约。

    不过燕军士卒们又为刘备的兄弟情谊感动,听得号令,便轰然杀出,向着八卦阵杀去。

    远方处,掠阵的陶商笑了,笑声中尽是讽刺,口中冷冷道:“斗阵失败,就耍起了无赖么,大耳贼,看来张飞对你还有利用价值,还没到被你当作弃子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陶商在冷笑,左右秦军将士,则无不愤慨激怒。

    蒙恬战刀一横,怒骂道:“刘备这大耳贼,说好了斗阵,没想到却这么输不起,实在是不要脸,大王,还等什么,让我们狠狠的教训那个言而无信之徒吧。”

    蒙恬怒不可遏,麾下将士们亦无不愤怒,纷纷叫战。

    陶商本是不打算跟刘备动真格的,但眼下刘备失信,抢先动手,以陶商的性格,又岂能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当下他鹰目喷火,战刀向着扑涌而来的敌军狠狠一指,怒喝道:“全军出去,给本王狠狠收拾那言而无信的大耳贼,给我杀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大耳贼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大耳贼——”

    掠阵的数万将士,震天咆哮,怒火熊熊,直令天地变色。

    蒙恬一马当先,纵马舞刀先杀而出,身后数万魏军步骑,如潮水般汹涌而出,挟着滚滚如火,杀向敌军。

    两股兵潮,铺天盖地的相对撞来,眨眼之间在原野的中央处相撞。

    绵延数百步的撞击线上,立时染起漫空的鲜血,几如一道倒流的血瀑,溅上了半空。

    那血瀑之中,数不清断折的兵器,数不清撕碎的肢块,四面八方的乱飞,脚下的大地瞬间便为之赤染。

    这场斗阵之战,转眼演变成了一场沃野上的混战厮杀。

    这般一混战,人数只有几千人的八卦阵,纵然再精妙也失去了作用,几千号魏军士卒就此裂阵,也加入到了混战之中。

    此时的张飞,本已到了绝望的边缘,跟随的士卒已死尽,只余下了他孤身一骑,尚在苦苦支撑。

    两军这么一混战,等于是救了张飞一命,他大喜之下,急是打起精神舞矛狂杀,终于是冲破了魏军围困,杀入了混战之中。

    “张飞狗贼,哪里走,留下命来!”

    就在张飞向北冲杀之时,蓦然听到身后方向,传来一声震天的长啸,那强如海
大唐将军烈sodu
潮般的杀气,如狂风暴雨般急袭而来。

    张飞蓦然回首,只见乱军之中,一员魏将威不可挡,凭着一柄战刀辗出一条血路,正如杀神一般向他狂射而来。

    来将,正是昨天破了他们八卦阵,狠狠的羞辱了他们的魏将蒙恬。

    瞬息间,张飞本是疲惫的脸,便是扭曲为形,青筋突涌,燃起了无尽的狂暴怒焰。

    他被激怒了。

    被困于八卦阵中许久,张飞体力消耗不少,脱困后本想向北撤退,却没想到被蒙恬给盯上。

    “一句狗贼哪里逃”,极尽的轻视,仿佛根本不把他张飞放在眼里,以张飞的暴烈性情,岂能咽下这口恶气。

    “陶贼手下,尽是这种冒牌货,老子今天非宰一个,出一口心头恶气不可!”

    暴怒之下,张飞雄心大作,拨马转身,舞动着血色蛇矛,亦如修罗战神一般,辗出血路迎击而上。

    两员武力绝顶之将,踏着血路,卷着血尘尾迹,将阻挡于前的士卒,统统辗碎撞飞,相对狂射而至。

    蒙恬战刀掀起漫空血尘,挟着泰山压顶之势,卷着强如海潮般的劲气,横扫而来。

    张飞深吸一口气,手中丈八蛇矛旋转射出,卷动着粗达丈许的涡状气流,挟着呼啸的破风之声,狂射而出。

    刀与矛,电光火石间相撞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声轰然巨响,震到周遭士卒耳膜欲裂。

    血与光之影,急剧的澎湃,撞击产生的冲击波,四面八方的急剧膨胀起来,竟将方圆三丈之内的敌我士卒,尽皆掀翻了出去。

    尘血之中,两骑错马而过,身形皆是为之一震。

    错马而过的蒙恬,急吸一口气,便即平伏下了鼓荡的气血,喉头一滚,挟着震天狂啸,再度向张飞袭至。

    张飞也是身形一震,只轻吸一口气,也即刻平下了激荡的气血,抬头之时,见蒙恬面色如常,仿佛什么事也没有的再杀而来,张飞暴睁的双目中,陡然间闪现了惊异。

    “这个冒充古人的狗贼,竟然又是一个武道与我相当之徒,陶贼的手底下,到底藏了多少这样的强者……”

    张飞震惊茫然之时,蒙恬已如从地狱中脱出的修罗杀神一般,挟着天崩地裂之势,战刀再轰而来。

    “老子就不信这个邪了,冒牌货,我张飞今天非要你命不可!”

    张飞的自尊心,终于被彻底激怒,发疯似的一声狂吼,舞动丈八蛇矛,再度迎击而上。

    两骑再度轰然撞击,两员当世绝顶武力的猛将,狠狠的缠斗在了一团。

    矛影漫空流转,刀锋斩出层层叠叠的铁幕,转眼之间,二人便被刃影尘雾所包裹,根本已看不清他二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只见方圆五丈范围之内,劲风狂扫如刃,地面被斩出无数道沟壑,但凡不幸被波及到的两军士卒,哪怕只是被刃气溅到一点点,都即刻被撕为粉碎。

    二人武力值相当,一时战成不分胜负。

    这场大混战,陶商统率的秦军将士,却占据了上风。

    双方其实所统的兵力都差不多,只是魏军连胜两场斗阵,士气大受鼓舞,发挥出了超出于平时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反观燕军这边,本还没有从昨天斗阵失利的阴影之中走出来,今日却再输一场,虽在刘备的强行驱动下出战,但士气却颇为消沉。

    此消彼涨下,魏军很快就占据了上风,燕军隐隐已现败势。

    “大王,翼德想来已经脱困,我军士气不济,再战下去恐会演变成一场大败,速速退兵吧。”

    刘备那个不甘心,却又无可奈何,只得一咬牙,沉声下令道:“鸣金,全军撤兵还营,再传令给子龙,命他率义从铁骑接应,防止陶贼追击。”

    铛铛铛——

    燕军阵中,收兵金声一时大作。

    正在激战的燕军士卒们,如蒙大赦一般,纷纷的向着北面大营方向溃退而去。

    此刻的张飞,尚自跟蒙恬在苦战。

    他跟蒙恬的武力值虽是相当,但适才他被八卦阵围困许久,消耗了不少体力,这时再跟蒙恬这个劲敌交手,开头五十招尚且凶猛,百招之后,体力便开始出现不支,气息渐重,隐隐已落下风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金声响起,左右己军士卒纷纷溃退,身边的将士越战越少,眼看着他张飞又要陶入孤军作战之中。

    张飞心中是暗暗叫苦,精神受创之下,战力愈弱,更被蒙恬压制下去。

    蒙恬听得金声响起,瞅出了张飞有逃跑的迹象,便狂笑道:“姓张的屠户,有种别跑,咱们今天不决出个生死,谁先走谁就是孬种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