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二十章 卧龙困惑了

第四百二十章 卧龙困惑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燕军阵中。

    刘备眼见魏军中,尘雾扬起,百余铁骑杀奔而出,精神顿时兴奋起来,竖起脖子举目远望,想要看看陶商是派谁来送死。

    魏军中有多少人够资格出战破阵,刘备早已了如指掌,料想也必是那几人。

    可举目一扫,刘备眼中却掠起了茫然狐疑之色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一面“蒙”字战旗。

    “蒙?陶贼派出了一个姓蒙的武将,本王似乎不记得陶贼麾下有哪员大将姓蒙啊……”刘备喃喃自语,眼中尽是狐疑。

    “大王,莫非又是那陶贼从什么鬼讲武堂中临时提拔出来的门客?”张飞倒是最先想到这一节。

    讲武堂,又是讲武堂。

    刘备听到这个讲武堂,气就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想当年他还是徐州牧之时,原以为陶商不过孤家寡人一个,身边无贤才相助,早晚能玩死这小子。

    谁料到,陶商竟暗中设了这么个讲武堂,网罗了不计其数的奇人异士,为其效力,还为这些奇士们改为古代贤能之名,什么樊哙、陈平、廉颇皆出自于这讲武堂。

    正是这些顶着古人之名的奇人异士,帮着陶商把他赶出了徐州,赶出了中原,一路赶到了这幽州偏僻之地,对于这个讲武堂,刘备打心眼里有一种忌惮在内。

    “大王莫忧,破阵不同斗将,就算陶商又挖掘出项羽这样的绝世武将,也休想破得了我的八卦阵,大王静看好戏便是。”诸葛亮却摇着羽扇,淡淡的笑着宽慰道。

    刘备这才松了一口气,昂首盯着那面“蒙”字战旗,冷哼道:“陶贼,不管你是派了蒙恬还是蒙毅来,本王都要让他们统统死在我军师的八卦奇阵之中不可。”

    当下刘备便再无顾忌,只冷眼注视着那一队魏军,向着他的八卦阵奔去。

    诸葛亮也轻摇羽扇,丝毫没有半分担心,一副成竹在胸之势。

    他主臣二人,就那么驻立于中军,等着看好戏,可看着看着,眼中却不觉又浮现出了疑色。

    那姓蒙的将军,狂奔至了阵边,却突然间勒住战马,按兵不动,久久没有入阵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魏将依旧驻立不动,看那情势,竟似在等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……”

    诸葛亮的脑海中,猛的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,却旋即被他屏去,摇着头喃喃自语道:“不可能,我这八卦阵乃是传秘传自于张良的《太公兵法》,就算陶贼麾下那个张良智谋堪比古之张良,却绝无可能精通《太公兵法》,他就算能看出我这八卦阵的八门,也定然不知我这八门在四时变化,嗯,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诸葛亮一番分析,便想从道理上来讲,无人能破他这秘传的八卦阵,旋即又放宽了心,继续昂首轻摇羽扇,坐观前方军阵。

    八卦阵前,蒙恬依旧在横刀静立,一对鹰目死死的盯着眼前军阵,锁定了那座生门所在。

    眼前这座八卦阵,就象是一个复杂的星盘,缓缓的转运不休,八座阵门便在那星盘之上,不断的变换位置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生门终于出现在了正东方向。

    时机,正是此时。

    “弟兄们,随我杀进敌阵去。”蒙恬当机立断,拍马舞刀从生门杀入。

    身后,驻立已久的那一百铁骑死士,毫无迟疑,皆跟随着蒙恬一同杀入。

    蒙恬一百骑从生门杀入,转眼间,生门位置改变,百骑人马跟着就消失不见,仿佛石沉大海一般。

    左右魏军将士们,眼见蒙恬他们没入了敌阵中,无不神经都紧绷起来,皆为他们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唯有陶商和张良,却淡然从容,丝毫没有担忧之计。

    张良淡定,是因为他对自己的判断,拥有绝对的自信。

    陶商淡定,则是因为他对张良绝对信任。

    几百步之外,掠阵的刘备已兴奋起来,等了许久,他终于等到了魏将入阵,以为转眼之间,那一百魏骑就会被绞杀于八卦阵中。

    “他奶奶的,磨蹭了这么久,终于有狗胆入阵了,赶紧灭了他们,回营喝酒吃肉庆祝去。”张飞已不耐烦的嚷嚷道。

    刘备主臣们皆自信的认为,孔明的阵法天衣无缝,入阵的魏军必死无疑,挫动陶商锐气,已是板上钉钉之事。

    诸葛亮英朗的脸庞,同样是云淡风轻,但明眸之中,却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隐忧。

    因为他看到那魏将按兵不动许久,却偏偏等到生门变化移动到正东方位之时,才突然杀入阵中。

    从正东方位杀入生门,正是破这八卦阵的第一步!

    那魏将的这般举动,竟似知道如何破八卦阵,诸葛亮看在眼里,心中如何能不产生一丝隐忧。

    “或许,只是一个巧合,世上除了我本人之外,不可能有第二个人知
时空交易漂流瓶全文阅读
道真正的破八卦阵之法,是了,必定是巧合……”

    诸葛亮心中这样安慰着自己,继续轻摇羽扇,如坐钓台一般,自信的观阵。

    片刻后,诸葛亮眉头渐渐皱起,眼眸之中,蓦的掠起一丝惊色。

    眼前八卦阵中,已是惨叫声大作,一道道鲜血飞溅而起,一面面旗帜被砍翻在地,原本运转流畅的大阵,隐隐已现迟滞之势。

    突然间,诸葛亮瞧见西南方向旗帜大乱,那姓蒙的魏将,竟是在准确的方位,从休门杀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他竟然从西南方位的休门杀出,难道说……”诸葛亮手中羽扇已停,脸上惊色越来越强烈。

    破阵魏将,接连从两座正确的阵门,从正确的方位杀进杀出,这已经不能用巧合来解释,分明对方对这八卦阵的运转原理一清二楚,竟是通晓这破阵秘法。

    就在诸葛亮尚存狐疑之时,接下来发生的一幕,顷刻间将他心中残存的狐疑瓦解一空,那与生俱来自信从容的表情,也前所未有的凝固在了惊诧一瞬。

    那姓蒙的破阵魏将,竟然奇迹般的从正北方位,杀入了开门之中。

    破阵的最后一步完成,这意味着他诸葛亮这座引以为傲的八卦秘阵,竟然就此被击破了!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我乃《太公兵法》唯一传人,怎么可能有人能识破我的八卦阵?”从容自信的诸葛亮,一时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惑惊愕之中。

    前方处,巍巍的八卦之阵,已经开始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原先的八卦阵,就像是由无数的零件,精密结合在一起,运转玄妙的巨型机器。

    而转眼之间,这台巨大的机器,便如同被蒙恬拆去了最关键部位的齿轮,顷刻间就陷入了分崩离析的境地。

    杀声大作,鲜血漫空飞舞,染红了沃野。

    阵法已乱的燕军士卒,完全失去了方位,开始彼此拥挤,彼此冲撞,转眼乱成了一锅粥。

    破阵的蒙恬,则无需再管什么方位,只需率领着一百精骑,肆意的横冲直撞,把陷入混乱的敌卒,撞个人仰马翻,杀个天翻地覆,辗出无数道血路。

    掠阵的刘备张飞,还有一名名的燕军士卒,眼看着自家的军阵,就此土崩瓦解,一个个已是惊到了目瞪口呆,茫然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刘备脸上原本的自信得意,早已经掉了一地,剩下的只有惊愕和困惑。

    “孔明军师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这么精妙的八卦阵,竟然被陶贼给……给……”刘备的舌头都惊到开始打结,一个“破”字竟难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军师,这到底是咋回事啊,你不是说你的八卦阵是秘传,当世只有你一人知道么,怎么竟给陶贼破了?”张飞也是又惊又急的叫道。

    诸葛亮脸色已是泛白,悄然掠起几分尴尬和羞愤,显然是羞愤于自己引以为傲的秘阵,竟然就此被破,狠狠的被陶商在脸上抽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旋即,诸葛亮深吸过一口气,已恢复了从容,羽扇一摇,轻叹道:“没想到啊,那陶贼麾下这个张良,竟然连我秘传的《太公兵法》都精通,此人为陶贼效力,当真是一大祸患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虽想不通,自己秘传于真张良的《太公兵法》,对面那个“假张良”,为什么也会通晓,却不得不承认张良的超凡实力。

    “那,那我们现在该如何是好。”孔明都认栽了,刘备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诸葛亮轻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斗阵已败,再撑下去只会徒损士卒性命,不如鸣金收兵,他日再另想办法挫敌锐气吧。”

    刘备拳头紧握,暗暗咬牙,远望着崩溃的己军,心中那个不甘心。

    要知今日这场斗阵,虽然算不得什么大阵仗,对他刘备来说,却有着非凡的意义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他与陶商交手,从未尝过一次胜绩,心中对陶商已存有深深的羞辱和忌惮。

    今日,他身为大燕之王,率领着幽燕铁骑而来,又拥有诸葛亮这样的神级谋士,自以为已拥有了可以一败陶商,洗雪耻辱的资本。

    这场斗阵,便是刘备眼中击败陶商,复仇雪耻的开端。

    谁料,他却再次失败,这叫他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恶气。

    “他奶奶的,管他什么斗阵,不如咱们挥军一拥而上,真刀真枪的跟那陶贼干上一仗。”张飞不服气的大叫道。

    诸葛亮却羽扇一摆,沉声道:“不可因怒行事,陶贼既然敢来斗阵,必然已做好应对准备,我军就算全线出击,也未必能胜,反而是徒损士卒,让曹操得了便宜,还是先退兵回营为上策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一席话,也打消了刘备那一丝强行一战的念头

    刘备举目望了一眼那面横冲直撞的“蒙”字大旗,再看一眼更远处的“魏”字王旗,沉吟了片刻,无奈的一挥手:“罢了,就让陶贼再得意几天,鸣金收兵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