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一十八章 我就陪你斗上一斗

第四百一十八章 我就陪你斗上一斗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刘备使者?

    陶商眼睛一眯,冷笑道:“大耳贼这么快就坐不住了么,来啊,把这个简雍传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眼见陶商有正事在身,甄宓便很识趣的告退,妲己忙也请求回避。

    陶商便又传令下去,命给妲己安排一间精致的营帐以安置,又鉴于妲己太过狐媚,陶商便从吕灵姬那里调来十几名女兵,专门负责保护她,以及照顾她的饮食起居。

    二女双双告退,陶商便令亲兵们重新入内,几十名虎熊甲士,肃杀的雁排两翼。

    片刻后,帐帘掀起,一身儒雅气息的简雍,昂首阔步的进入王帐。

    “大燕使臣简雍,特奉我燕王之命前来,见过魏王。”简雍也不下拜,只向着陶商微微一拱手。

    他言语神态间,分明以大国使臣自居,把刘备摆在了跟陶商平起平坐的位置。

    陶商眉头一凝,沉声道:“你说什么,你是奉谁之命前来?”

    简雍知陶商是明知故问,便轻咳一声,重复道:“回魏王,下官是奉我家燕王之命前来。”

    “燕王?”陶商不屑一哼,“你说的是那个刘玄德吗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简雍淡淡道。

    陶商鹰目瞄向简雍,眼中寒光如刃,冷冷道:“天子就在许都,本王可从来不记得,天子曾下旨奉刘备为燕王,他凭什么敢跟本王平起平坐,以王自居?”

    简雍脸色微微一变,神色间掠过一丝意外,显然没有料到,陶商也不问他来意,先拿名份来说事。

    迟疑一怔,简雍眼珠子转了几转,旋即从容道:“天子虽未下圣旨,但我家燕王乃是奉了天子的衣带密诏,所以才敢自表为王。”

    “衣带密诏?”陶商故作茫然,“有这回事吗?本王可是亲自问了天子好几次,他亲口否认曾给刘玄德下过什么衣带密诏,这该不会是他想谋逆篡位,故意捏造出来的谎言吧。”

    简雍身形一震,脸上顿露愠色,恼于陶商竟敢公然“诬蔑”刘备想要篡位,只是一时语塞,又不知该如何开解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让天子握在陶商手中,陶商的话就代表着天子的意思,而刘备这个燕王,毕竟没有得到天子圣旨的正式策封,正所谓名不正言不顺,所谓衣带诏不过是蒙人的借口而已,实则却底虚的紧。

    “谁想谋逆篡位,天下人人尽皆知,却绝不会是我家大王。”简雍不敢直言陶商想谋逆,只要拐着弯的讽刺道。

    陶商却追问道:“那你倒说说看,你口中那个想谋逆篡位之人是谁,你是在指本王吗?”

    简雍被陶商的咄咄相逼,压迫到胸中憋气恼火,张口就想说“是”,可当看到陶商那不怒自威,冷绝如冰的眼神之时,却又胆怯了,话到嘴边,又硬生生的给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下官岂敢。”简雍只得讪讪一笑,否认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是,那也就是尔等承认本王乃天子策封的大魏之王,奉天子以讨不臣,对吧。”陶商又顺着他的话,往下挖坑。

    简雍忽然有种被陶商往坑里拐带的感觉,可他话已经说出去,泼出去的水又收不回来,只得不情愿的应了一声“是”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陶商突然间勃然大怒,猛一拍案几,震得简雍耳膜嗡嗡作响,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本王奉天子以讨不臣,尔主刘备,不过一个自封的伪王,你身为他的使者,见了本王胆敢不跪,还敢尊称刘备为燕王,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!”

    陶商声如惊雷,一般怒斥,把简雍骂到哑口无言,紧接着挥手一喝:“来人啊,把这个大逆不道之徒,给本王拖出去,五马分尸!”

    号令一下,左右荆轲汹汹而上,作势就要对简雍动手。

    简雍瞬间就吓懵了,原先那份从容不迫,大国使臣的风范,顷刻间烟销云散,只剩下了惶恐失措。

    他万没有想到,陶商竟如此诡辩,三言两语之间,就在名份上把他斥到无言以对,反把他和刘备斥成了乱臣贼子。

    他更没有想到的是,陶商竟然这般肆无忌惮,心狠手辣,直接就要把他这个使臣五马分尸。

    “该死,这么久没跟这陶贼交手,我差点忘了他有多残暴,他这分明是要在名份上压倒燕王,罢了,到了这个地步,也只能暂时隐忍……”

    惊慌的简雍,思绪急转,不等荆轲上前,便忙扑通跪了下来,拱手惶然道:“下官一时口误,还请魏王恕罪,下官其实只是奉我主刘玄德之命,求见魏王。”

    终于服了软。
武炼天地行最新章节


    看着伏跪于地,昂然自恃的气焰被打压下去的简雍,陶商脸上这才扬起满意的冷笑,拂了拂手,示意荆轲等人退下。

    “某人既然搞清楚了自己的身份,那我们就可以谈正事了,说吧,刘备派你来做什么?”陶商肃杀的语气,这才缓和下来。

    简雍暗松一口气,抹了抹额头冷汗,忙从怀中取出一封帛书,拱手奉上,“下官乃是奉我主之命,前来向魏王下战书?”

    下战书?

    陶商眼中掠过一丝奇色,显然对刘备的这个举动,颇感几分意外。

    按照他和张良事先的推测,刘备和曹操二人,明为前来救援晋国,实际上都心怀鬼胎,皆会以保存实力为上策,谁也不会跟他主动开战,以免拼到两败俱伤,最后为他人做嫁衣。

    如今刘备却竟派人前来下战术,看样子竟是要充当出头鸟,率先跟他火拼,这实在是不符合刘备的风格,自然叫陶商觉着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荆轲将战书接过,呈于了陶商,陶商展开看了几眼,却笑了。

    刘备这道战书,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战书。

    刘备要跟他斗阵!

    战书中,刘备狂傲的宣称,明日午后,他将在两营之间摆下一座军阵,陶商若有胆量,就派一大将破阵。

    看过这道战书,陶商算是明白刘备的意图了。

    冷兵器时代的战争中,当对战双方陷入实力相挡,相持不下的僵局之中时,便会通过斗将和斗阵这种方式,打击敌军士气,提升己军士气。

    所谓斗将,便是双方各派出武将,于两军阵前单打独斗,看谁的武道更高。

    而这斗阵,则是由挑战方用一定数量的兵卒,摆出一座军阵,被挑战方则派出一员武将,以及少量的随军,前去破这座军阵。

    斗阵中的军阵,不同于普通的方阵,讲究的是奇门变化,自然也不能用普通的正面硬冲来破,必得能看破这阵的破绽,用相应的窍门才能破阵。

    刘备这分明是不想跟陶商正面交手,又不愿按兵不动,便想用斗阵的方式,来打击陶商将士的士气。

    陶商清楚,刘备之所以敢这么嚣张的斗阵,无非是仗着诸葛亮精通奇门遁甲,各种精妙的阵法,自以为挑战必胜。

    “诸葛亮这厮确实精通阵法,我记得历史上他最善长摆八卦阵,极是神妙,还有那个什么八阵图,差点把陆逊给困死的里面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本是有些忌惮,忽然又想到,似乎张良曾经一位神秘长者传授奇门遁甲,于阵法之道应该也精通。

    “你有诸葛亮,我有张良,那咱们就斗上一斗吧……”

    念及于此,陶商脸上扬起自信的冷笑,将那战书往地上一扔,傲然道:“滚回去告诉大耳贼,他想斗阵,本王就陪你斗个够。”

    “魏王果然有气魄,那咱们就明日战场上见,下官告辞。”简雍如蒙大赦一般,不敢久留,恭维了陶商几句,忙是匆匆告辞而去。

    简雍出得魏营,翻身上马,一刻也不敢停留,急匆匆的直奔燕营而去。

    数里外,燕军大营。

    王帐之内,刘备正负手踱步,等待着消息。

    “大王不必担心,那陶贼气焰正盛,必以为自己百战百胜,无所不能,他定然会中计接受挑战,到时咱们正好杀他一员大将,挫一挫他的傲气。”诸葛亮却轻摇着羽扇,一身的淡然自信。

    话音方落,帐外亲兵言是简雍归来。

    刘备眼前一亮,忙坐回了上首,传令将简雍唤入。

    片刻后,简雍匆匆步入王帐,不等他开口,刘备便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那陶贼可中计,答应了斗阵挑战吗?”

    简雍便愤愤不平的,将陶商是如何无礼,又如何压迫于他的经过,向刘备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然,关于他畏惧陶商威胁,吓跪于地,连刘备一声燕王都不敢尊敬这一节,却只字未提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刘备猛一拍案几,怒骂道:“陶贼奸贼,挟持天子,谋逆之人尽皆知,竟然还敢诬陷本王,还敢羞辱本王的使者,实在是可恨!”

    左右张飞等大将们,也纷纷咬牙切齿,大骂陶商。

    诸葛亮却冷冷一笑:“大王息怒,陶商所为,只不过是小人的口舌之争而已,今他已中计,明日斗阵,就让亮来狠狠灭一灭他的傲气,让他知道,燕王才是真正的大汉之王。”

    刘备怒气方息,站起身来,走到帐门口,目光凝望着魏营方向,嘴角悄然扬起阴冷的杀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