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一十七章 姐 妹

第四百一十七章 姐 妹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忍无可忍之下,陶商一伸手,猛将她的***搂住,轻轻一用力,便将那丰腴完美的身儿,拉入了自己的怀中。

    当妲己那沉甸甸的双峰,狠狠的撞击向他的胸膛之时,那种让人欲罢不能的压迫感,瞬间搅到陶商是邪火狂燃,心潮澎湃,一瞬间几乎被冲昏了头脑,就要忘了寻找妲己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“大王……”

    妲己低眉含羞,半推半就的枕入陶商怀中,狐媚的气息顷刻间将陶商包裹,似乎迫不及待的就想献身于陶商,以牢牢拴住陶商的心,以免这位威震天下的魏王,不知什么时候又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就在陶商将要忍耐不住之时,帐帘掀起,一阵夜风扑面而来,那微微寒意,瞬间将陶商贲张的烈火扑压下去许多。

    “魏王传我前来,不知为……”甄宓一抬头,顿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她的眼前,正好看到陶商正紧搂着一个陌生女子,一副如狼似虎的样子,而那陌生女子也狐媚无限,欲拒还休,两人之间,似乎眼看着就要发生点什么事情来。

    甄宓的出现,却让陶商突然间彻底的清醒过来,想起了自己搜寻妲己前来的主要目的,可不是为了只享受一时的快活而已。

    “我靠,差点没把持住啊,这个妲己的狐媚之术实在是太厉害了,连我都差点陷进去,误了大事,幸亏甄宓及时出现……”

    蓦然清醒的陶商,便立时将妲己松开,心中暗自感慨,不由对甄宓心存了几分感谢。

    “原来魏王大晚上把我传来,就是为了让我看你跟她搂搂抱抱啊。”甄宓从愣怔中清醒过来,冷哼过一声,表情转眼阴沉下来,流转出几分不悦。

    陶商却心头一动,因为他竟从甄宓的言辞语气中,听出了几分吃醋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,甄小姐嫉妒本王跟其他女人亲近了吗?”陶商非但不尴尬,反而是饶有兴趣的笑问道。

    甄宓脸畔瞬间掠过一丝晕色,却又不屑一哼,故作不以为然道:“魏王乃堂堂一国之王,天下第一大诸侯,想要多少女人都是天经地义,甄宓哪敢嫉妒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,等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,反是承认了她在嫉妒。

    她确实在吃醋。

    那个曾经自恃出身,看不上他这个寒门之王的世家女子,那个迫于自己的权势,不得不答应联姻,心中却百般不愿的名门小姐,如今却因为看到他跟另一个女子搂搂抱抱,关系亲密,而产生了嫉妒,吃了醋……

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这意味着,甄宓已经对他动了心,已经从原先的被迫,开始转变为愿意。

    不然,一个压根就不愿嫁给自己的女人,又岂会因为自己跟别的女人亲密而吃了醋呢。

    “得到一个女人的身体容易,想要得到她的心,可真是不易啊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心中唏嘘了一阵,却也不揭穿她的心思,只指着妲己淡淡笑道:“吃醋没吃醋,甄小姐自己心里知道就好,本王传你前来,就是想让你认识一下这位妲己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妲己?”甄宓听到这个名字,不上娇躯一震,这才想起去看那位让自己吃了醋的陌生女人。

    甄宓乃世族千金,从小自然也饱读诗书,妲己这个颠覆了商朝的红颜祸水的大名,她自然知道,当她听到这个跟陶商亲密的陌生女子,竟然也叫妲己之时,岂能不惊异。

    甄宓惊异的目光,看向了妲己,只看一眼,瞬间也陷入了失神中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叫妲己的女子,实在是太美了,美到不光是男人,就连甄宓这个女人看到,都为之失魂的地步。

    随后,甄宓的心底,一种嫉妒的心理,无法克制的便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倒不是在嫉妒这个妲己,跟自己将来的丈夫举止亲密,而是嫉妒她拥有远超于自己的绝世美貌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甄宓甄小姐,跟本王已有婚约,将来也会成为本王的侧妃。”陶商也向妲己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妹妹拜见甄姐姐。”妲己忙是盈盈下拜,笑着向甄宓见礼。

    妲己出身寒微,觉得能嫁与陶商为侧妃,已是万分的幸运,对于陶商拥有多少侧妃,多少别的女人,自然不会介意,更不会吃醋。

    她听陶商说这甄宓将来也会是侧妃,自己与她会成为姐妹,便以妹妹自称。

    甄宓从失神中已清醒,妲己那一句“妹妹”,却让她听的颇不舒服,她隐约已经听出来,陶商似乎已有纳这妲己为侧妃的意思。

    想她堂堂甄家大小姐,还没有正式过门为妃,陶商便又寻觅到了新欢,这不禁令甄宓心里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当下她便轻哼一声,冷冷道:“妲姑娘这般绝色的美人,我怎配得起做你的姐姐,我可不敢当
带着系统混大唐txt下载
。”

    妲己听出了她话中敌意,脸色微微有些难堪,便看向了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便笑道:“本王倒是觉得,这个妲己姑娘跟甄小姐你很投缘,这样吧,就由本王做主,你二人就义结金兰,结为姐妹得了。”

    旺夫与祸水的拥有者义结金兰,姐妹二人同时被陶商迎娶,才能相互中和,产生天命天赋,陶商忍了这么久没动甄宓,为的就是这一天。

    妲己倒是没什么,反正将来嫁与陶商,与甄宓形同姐妹,现在义结金兰,提前结为姐妹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当即痛快的表示愿意。

    甄宓却脸色一变,表现出了不情愿,却又不好公然违背陶商的意思。

    秀眉微微一凝,甄宓也不回答,反是冷笑道:“宓听闻曹操和刘备的大军,已经在晋阳城外下寨,跟城中的袁尚,对咱们的大营形成了三面围攻之势,军情如此危机,大王不急着跟文武们商议应对之策,却还有闲情来为我们拉姐妹情,宓冒昧的说一句,大王似乎有点太不分轻重缓急了吧。”

    若是搁在以往,甄宓敢跟自己说这样的话,陶商绝对是要发火的,但现在不同了,甄宓对自己已经动了心,既然心已有属,适当的宠爱忍让倒也无妨。

    而且,陶商从她的表情和言辞中已看出,她分明是不情愿跟妲己结为义姐妹。

    这就有点要命了。

    根据那系统该死的平衡原则,不光陶商娶甄宓需要对方心甘情愿,就连让她跟妲己义结金兰也要心甘心愿,否则就算她形式上被迫结了,也属于无效。

    “看来,得想个招儿,让她心甘心愿啊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眼珠子转了几转,想想她方才说的那番冷嘲热讽的话,蓦然间眼前一亮,已是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便不以为然道:“曹刘二贼不足为惧,用不了一个月,自然就不战而退,本王又何需担心,自然是趁机找点闲事来做,打发打发无聊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不战而退?”

    甄宓果然吃了一惊,一脸质疑道:“宓虽女流之辈,不太懂军争之事,却也知并州跟燕国和秦国接壤,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,宓想刘备和曹操二王,皆乃枭雄,似乎不大可能连我的见识都不如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是不相信本王的判断。”陶商反问道。

    甄宓迟疑了一下,还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要的就是她不信。

    陶商嘴角掠过抹不易觉察的冷笑,便欣然道:“很好,既然甄小姐不信,那你敢不敢再跟本王一赌?”

    又要一赌!

    甄宓娇躯微微一颤,不由想起前番的赌约,那一次,她也自信的认为,陶商绝没有能力在十日之内,击灭五万匈奴铁骑,却不想陶商竟摆出了失传已久的火牛阵,奇迹般的灭了匈奴铁骑。

    尽管事后,陶商并没有趁机为难她,只是要求她吃好喝好,养好身体,但陶商超凡的用兵之能,却令她深深的为之震撼。

    “这次魏王又要赌什么?”甄宓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咱们就赌曹操和刘备,是否会在一月之内,不战而退。”陶商便笑道:“倘若本王判断准确胜了,甄小姐你就要畅开心怀,诚心接纳这位妲己姑娘,心甘情愿的跟她结为姐妹,像姐姐那样照顾她。”

    甄宓怔了一怔,原还以为陶商这次会向她开出什么“过份”的要求,却没想到是这样无聊的赌注。

    “那要是魏王输了呢?”

    “要是本王输了,本王就封你大哥甄尧为无极县侯。”陶商痛快的答道。

    甄宓既然已对自己动心,陶商自然就没必要再赌她可以自由解除婚约,而是开出可以让她甄家得利的赌注。

    甄家乃中山无极大族,若能荣封家乡县侯,简直是甄氏一族莫大的荣耀,甄氏一族必将从中获得巨大的利益。

    果然,陶商这番话一出口,甄宓明眸立时一动,眼神中掠过心动之色。

    “若是我羸了,大哥就能当上无极县侯,甄家在河北的权势和声望就将大涨,就算是输了,我也只不过是和这个狐媚胚子结拜做姐妹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况且,就算他厉害,能击败曹操和刘备,那二人也不可能不战而退,这一次,我一定能羸……”

    甄宓思绪翻转,渐渐眉头扬起了自信,遂是昂起头来,傲然道:“好啊,既然魏王你有此兴致,宓陪魏王一赌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,咱们一言为定。”陶商拍案笑道。

    见得陶商这般自信,甄宓心中忽然又有些不安,便琢磨着陶商到底又在耍什么诡计,思来想去,却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正当此时,荆轲匆匆而入,拱手道:“禀大王,刘备的使者简雍到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