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一十三章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

第四百一十三章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卢奴城北,燕军大帐。

    三万多燕军南下冀州,兵临卢奴城已有近两个多月,却始终无法再前进一步。

    刘备虽用兵老道,又有诸葛亮为谋,麾下还有关羽张飞赵云文丑诸员大将,阵容堪称豪华。

    陶商却有霍去病这员大将,还有李广的神射营,高顺的陷阵营,以及陈平这员顶级谋士。

    阵容上,魏军方面自然不如燕军强,但只守不攻,却也足以令燕军寸步不前。

    就在刘备正头疼之时,并州方面却又不争气,屡屡传来不利的消息,先是壶关失守,紧接着又是黑山军覆没,每一道情报都让刘备大骂袁尚无能。

    就在今天,刘备终于等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消息。

    晋国的使臣司马懿风尘仆仆的赶到了他的大营,递上了袁尚的亲笔手书,声称晋阳被围,危在旦昔,请刘备即刻率燕军前往救援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袁显甫竟这么不中用,坐拥并州山河之险,先有匈奴相助,后有黑山贼相助,竟然还是被陶贼杀到了这般不堪的地步。”刘备放下袁尚的手书,言语中毫不掩饰轻蔑之意。

    司马懿却从容不迫,只淡淡道:“陶贼以魏国主力主攻我晋国,非是我主无能,而是陶贼太强,我们能撑到这个时候,已经算是奇迹,倘若换作是陶贼以全师攻燕国,燕王表现的比晋公是否更强,只怕也尚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倒是不卑不亢,面对刘备的讽刺,三言两语,轻松的维护了的袁尚。

    下首张飞眼见司马懿对刘备出言不敬,顿时虎目一瞪,便想发作。

    刘备却非但不怒,反而以一种刮目相看的欣赏目光,重新打量了司马懿几眼,方是冷笑道:“你们想让本王去救并州,本王为什么要去救呢,何如让你们继续拖住陶贼主力,本王才正好挥军南下,到时陶贼就算拿下并州,本王却夺了他的冀州,他岂非是得不偿失。”

    刘备是故意要为难司马懿。

    司马懿也不急,只淡淡道:“燕王当然也可不去救我晋国,只是懿以为,燕王若不去救晋国,有两大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愿闻其详。”刘备呷了口酒,好奇的示意他说下去。

    司马懿便不紧不慢道:“其一,燕王你乃此次五国合纵伐魏的倡导者,我晋国也起兵响应了大王你的号召,如今我晋国有危,大王若是不救,必将失信于天下,他日谁还敢再与大王结盟。”

    刘备神色微微一动,显然司马懿这番话,触动了他的神经。

    “其二,也是最重要的一点。”司马懿加重了语气,“我晋国若灭,陶贼就等于在燕国的侧面悬了一把刀子,只要他愿意,就可以分兵两路对燕国进行夹击,那时只怕燕国就要步我晋国后尘,唇亡齿寒的道理,以燕王之英明神武,不会看不透吧。”

    刘备身形一震,脸上的冷笑之色已尽敛,神色渐渐变的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司马懿最后便道:“陶贼于冀北一线早有准备,霍去病乃统帅之才,又有陈平这样的奇谋之士从旁相助,以冀州魏军的实力,懿以为应该足够撑到我晋国覆灭,那时燕王既未攻下冀州,侧翼又面临陶贼兵锋威胁,于燕王而言,才是真正的得不偿失吧。”

    一席话,说的刘备倒抽了一口凉气,背上不由渗出了一层冷汗,急是看向了一旁静默不语的诸葛亮。

    此时的诸葛亮,依旧是一脸云淡风轻,只轻摇着羽扇,向着刘备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刘备会意,旋即哈哈一笑,慨然道:“本王久闻司马仲达才华绝艳,今日一见,果然是名不虚传。方才本王只是想试一试仲达先生的辩才而已,其实晋公有危,本王早有相救之心,只怕冒然率军入晋,反而会引起晋公误会,所以才迟迟没有动身,如今既然晋公来信相邀,本王自当义不容辞,克日起兵援救晋阳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暗松一口气,忙拱手道:“燕王英明仁义,懿敬佩之至,懿代晋公先谢过燕王。”

    “仲达先生言重了,这都是本王应该做的,不值言谢。”

    刘备谦逊的一摆手,当即下令于帐中摆下酒肉,款待司马懿这个远道而来的贵客。

    刘备更是亲自起身,将司马懿的手紧紧握住,“备对仲达先生是仰慕已久啊,今难得一睹先生风采,今晚本王一定要跟先生同榻而卧,促膝长谈,向先生请教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承蒙燕王看重,懿愧不敢当。”司马懿却为刘备的热情礼敬,一时有些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王帐中,两个男人的影子,便在帐布上纠缠在一起,一宿未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函谷关以西,秦军大营。

    中军大帐之内,曹操也在拿着袁尚那封手书,前思后想,久久不能下决定。

    “这个袁尚,竟然败的这么快,五万匈奴铁骑,一万黑山骑兵都给他败光了,竟然还挡不住陶贼。”曹操眉头深
惊悚乐园帖吧
皱,深陷的眼眶之中,流转着惊叹与鄙夷混杂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陶贼之强,当年袁绍何其之强大,都不是其对手,更何况是他这个不争气的儿子。”帐前的刘晔叹息道。

    曹操沉吟不语,许久之后,目光看向了郭嘉:“奉孝,袁尚派田丰前来,游说本王撤函谷关之兵,移师并州去解他晋阳之围,你说本王是去还是不去?”

    一直闭目养神的郭嘉,缓缓的睁开眼来,淡淡一笑:“其实秦王心中,早已有决断了吧。”

    曹操身形一怔,嘴角扬起抹会心的苦笑。

    郭嘉已站起身来,指着地图叹道:“陶贼主力尽在晋国,嘉本想以我大秦五万雄兵,攻破函谷关,扫荡中原应该不成问题,却不料,这个冒牌的周亚夫,守御能力竟然如此之强,嘉恐怕我们想要攻破函谷关,至少还得花两个多月的时间才够用,那个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郭嘉的手指一移,又落在了并州方向,“以袁尚那点能力和兵力,恐怕晋阳早已失陷,整个并州已落入陶贼之时,就算那时我们攻下了函谷关,恐怕也得不偿失了吧。”

    曹操眉头再次深皱,眼眸中流转着复杂的神色,站起身来,负手立于地图前,深深凝视,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半晌后,曹操拳头一击地图,沉声道:“并州一失,陶贼的主力就可以蒲坂大举杀入关中,到时咱们主力被周亚夫牵制,关中侧后又被陶贼突入,我大秦只怕就要步晋国的后尘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曹操猛然转身,决然道:“晋国绝不能灭,本王非救不可,回复田丰,本王克日便撤函谷关之兵,移师北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日后,晋阳城东,魏军大营。

    “南面捷报,彭越将军已于两日前攻克醒阳、龙山二城。”

    “北面捷报,田单将军昨日攻破梗阳城,歼敌五百,夺获粮草十万斛。”

    王帐中,陶商听取着诸路的捷报,微微点头,心情是大好,不停的喝着小酒。

    晋阳周边的城池,陶商已派诸员大将,攻的差不多了,把晋阳变成一座孤城,差不多就是这几日的功夫。

    “围城工事呢,鲁班进行的怎样了?”陶贼灌一口酒,又问道。

    荆轲拱手道:“回大王,鲁大人已围着晋阳城掘出了第一道壕沟,目下已经在掘第二道壕沟,同时城东方向的土墙也已经在开工修筑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鲁班差事办的不错。”陶商满意的点点头,“传令下去,再给鲁班拨一千士卒,让他加快工程进度。”

    “诺。”

    命令传达下去,陶商继续喝酒,只等着铁桶阵一成,再收拾袁尚不迟。

    “近日我军在肆意的攻城,修筑工事,那袁尚却没有半点反应,魏王不觉的袁尚出奇的安静了吗?”一直沉默静听的张良,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陶商送到嘴边的酒杯,立时悬停下来。

    樊哙却边啃着羊腿,边不以为然道: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,袁尚手头兵马不足一万,又给咱们吓破了胆,他哪有这个狗胆出城搞破坏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,袁尚就算再没胆子,也应该清楚被我们完成包围的后果,邺城和黎阳血淋淋的例子就在眼前,他不可能视而不见。”张良当即否定道。

    张仪也跟着道:“子房言之有理,不说袁尚,他麾下还有司马懿和审配这样的智士相助,这些人不可能坐以待毙,什么主意也不给袁尚出。”

    陶商放下了酒杯,想想也是,袁尚能力不济也就罢了,司马懿那头狡猾的恶狼,却绝非混吃等死之辈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以为,司马懿会给袁尚出什么鬼主意?”陶商便问道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员斥侯飞奔而入,将一道细作从幽州方向发来的紧急情报送抵。

    “莫非霍去病有失,快念。”陶商眉头一凝,拂手喝道。

    “幽州细作急报,数日前刘备已退撤入侵我境之兵,留大将张辽镇守易京,自率三万幽燕步骑移师代郡,意图前来晋国救援晋阳。”

    这情报一出,大帐中众人皆是神色震动,樊哙也吃了一惊,忘了啃嘴里的羊腿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又一员斥侯飞奔而来。

    “禀大王,函谷关周亚夫将军星夜派人送来急报,声称曹操连夜撤兵回关中,其主力正直奔蒲坂津,意图渡黄河杀入河东,分明想要北上并州,救援袁尚。”

    第二道急报一出,就不仅仅是震动那么简单,大帐中顿时是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“他奶奶的,刘备和曹操两个老杂毛是怎么回事,好端端的咋不跟霍去病和周亚夫他们耗着,突然脑子抽筋都赶着来救袁尚那小杂毛了。”樊哙激动惊奇的嚷嚷道。

    陶商在最初的震动后,情绪转眼复归平静,年轻的脸上扬起一抹冷笑,“三国之兵聚于晋阳,跟本王决战,司马懿,你果然是没闲着,可算给袁尚出了一条好计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