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一十二章 三国之兵

第四百一十二章 三国之兵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司马懿顿时一怔,一双狼目惊讶的看向自己的未婚妻,那表情,显然是没有料到,她会突然问出这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以我司马懿的智谋,我绝不会让这样的情况出现。”司马懿没有正面回答,反而表现出不可一世的自信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如果,如果出现了这种情况,你会怎么选择?”张春华却执意逼问道。

    司马懿笑了,笑容中含着几分讽刺,不悦道:“春华啊,这种问题是那种蠢笨无知的寻常女子才会问的傻问题,你这么冰雪聪明,怎么也想起问这样荒唐的问题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个寻常女子,我就是想知道,我在自己未来丈夫的心中,有几斤几两,这很难吗。”张春华咬着嘴唇道,脸畔已泛起了一丝红晕,眼眸中流转着期盼的神色。

    显然,她那期许的目光,希望从自己未婚夫的口中,得到否定的回答,哪怕不是出自于真心,只是为哄自己高兴也无妨。

    司马懿却眉头暗皱,以一种失望的目光,瞪向了张春华,那眼神分明是觉得,以张春华这种智慧聪明的女子,为什么要问这样愚蠢的问题,实在是让他大跌眼镜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,司马懿却反问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先回答我,如果换作是你,在保全张家和牺牲我之间,你又会怎么选择?”

    张春华娇躯一震,一张酥红的小脸,顿时怔愕在了那里,眼眸中除了惊愕,还是失望。

    司马懿的这句反问,等于是回答了“是”。

    到最后,他还是不愿哪怕是为了哄哄自己,说一句“不会”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也无法回答吗?”司马懿冷笑道。

    张春华默然无语,犹豫了许久,也只能无奈的一叹,“仲达你先忙吧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张春华端起那碗没有喝完的汤,默默的退出了房外。

    司马懿看着自己未妻妻,落寞离去的身影,却摇了摇头,眼中掠起了几分失望。

    他的思绪,很快又回到了眼前的困境上来,盯着墙上所悬的那幅巨幅地图,眉头深锁,久久不语,冥想苦想着破局之策。

    不觉天色已暗,华灯高挂,他已在那地图前,出神了整整一个下午。

    突然间,司马懿的狼目之中,闪现出一丝精光,然后,他嘴角微微上扬,钩起了一抹志在必得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备马,去晋国公府。”司马懿欣然一喝,连晚饭也顾不上吃,就兴冲冲的出府而去。

    夜幕已临,晋国公府中,亦是华灯高挂,大殿之中是烛火摇动,一片死气沉沉。

    高座之上,袁尚面对着满案的美味,却愁眉不展,一副食不知味的表情。

    此刻,他的心情就像是殿中的烛火一样,风雨飘摇,尽是不安。

    筷中夹着一块肉许久,袁尚始终是没有胃口下咽,深深的叹了口气,将那块肉又放回了盘中,筷子随手一扔,又站起身来,走到墙壁上的地图前,发起了愁。

    “难道,我袁尚当真要被困死在这晋阳城中,我袁家当真也气数已尽,注定要灭亡在陶商这个卑贱奸贼手中不成……”愁眉苦脸的袁尚,口中喃喃自嘲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袁家气数已尽了!”

    身后,突然响起一个自信的声音,将袁尚从神色萎靡中叫醒,他身形微微一震,却见司马懿正意气风发的大步入内,英朗的脸上,尽是自信的笑容。

    袁尚预感到了什么,灰暗的脸上立时挤出了一丝欣喜,急问道:“仲达突然前来,莫非是想到了什么破敌妙计不成?”

    司马懿微微一拱手,一脸自信道:“懿确已想到了破局之策,请晋公速传众文武前来议事吧。”

    袁尚大喜,仿佛于黑暗之中,看到了一线曙光,急是令撤下酒肉,将审配田丰等人,速速传来议事。

    片刻后,众人皆心怀着狐疑,匆匆的赶来了正殿。

    见众人已至,袁尚便迫不及待道:“仲达,大家伙都到了,你快说说你的破敌之策吧。”

    田丰等人听得司马懿有破敌之策,精神也皆是一震,却又心存狐疑,一双双半信半疑的目光,不约而同的集中向了司马懿。

    司马懿便清咳几声,昂首走到墙壁前的巨幅地图前,抬手比划道:“懿的计策其实也很简单,就请晋公速派使者往幽州,请刘备率燕军从代郡南下,再派人往函谷关,邀曹操回师关中,从河东北上,秦燕两军会师于晋阳城下,合我三国之兵,共破陶贼。”

    合三国之兵,共破陶贼?

    此言一出,自袁尚以下,身形皆是一震,目光急是在地图上飞转起来。

  
大唐之绝版马官笔趣阁
司马懿继续道:“刘备的燕军至少有三万,曹操可前来的秦军少说也有四万,再加上我们手头的晋军,三国之兵加起来,便可与陶贼的魏军数量旗鼓相当,而且我三国联军还背靠晋阳,本土作战,胜算极大。”

    咽了口唾沫,司马懿眼中杀机已燃,接着道:“那个时候,我们就不光是解晋阳之围,甚至可以一口气歼灭陶贼所率的魏军主力,其主力一灭,我三国军队趁势反攻,陶贼无兵可守,整个魏国必将土崩瓦解,陶贼也将就此走向覆灭,这便是懿的破敌之计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,道尽了自己的战略,听的袁尚是兴奋万分,腾的跳将起来,扑到地图前仔细权衡,神色越来越激动。

    “司马仲达之计,倒是条毕其功于一役的妙计,布以为可行。”一听到有机会灭了陶商,吕布自然是第一个赞成。

    审配却质疑道:“刘备和曹操此刻正一个攻打冀北,一个攻打函谷关,皆想趁着我们拖住陶贼主力之际,趁机蚕食陶贼的地盘,他们会为了救我们而改变战略,赶来晋阳吗?”

    袁尚兴奋的表情,立时因审配一席话而收敛许久,同样质疑的目光也看向了司马懿。

    司马懿却冷笑道:“曹操久攻函谷关,却为周亚夫所挡,刘备的燕军也在卢奴一线被霍去病所阻,迟迟没有进展,他们应该已意识到,陶贼做了充分的准备,他们想在短时间内取得战果,绝非易事。”

    话锋一转,司马懿手按在了并州所在,“而晋阳被围,危在旦昔,一旦晋阳失陷,整个并州便将为陶贼所据,那个时候,陶贼的主力就可以趁势北上进攻幽州侧翼,西进蒲坂,直取关中侧翼,无论是刘备和曹操,都将陷入陶贼的两面夹击之中,别说是灭魏,反有被魏所灭之危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。”最后一句话,司马懿斩钉截铁道:“我晋国存亡,直接关系到秦燕两国存亡,以刘备和曹操的见识,他们不可能看不到其中利害关系,此二王定会前来相救。”

    一席话,彻底打消了袁尚的疑虑,原本灰暗的脸上,此刻已涌满了惊喜。

    “仲达此计当真是妙极啊,不但可解我大晋之危,还能一举灭了陶贼。”袁尚兴奋的捶击起拳头,却又道:“但不知派何人出使秦燕,邀曹刘二人率军前来相救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司马懿当即拱手道:“懿愿往幽州,向刘备陈明利害,请他即刻率军来援。”

    “仲达……”袁尚本是有些担心,转念一想,顾虑又打消,便欣然笑道:“好,就有劳仲达去一趟幽州了,至于这秦国方面……”

    田丰眼眸转了几转,未等袁尚话说完,便拱手道:“丰与曹操麾下荀文若,郭奉孝等谋士皆有些交情,丰愿前往秦国曹操游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有田元皓出马,再合适不过。”袁尚想也不想便答应。

    当下司马懿和田丰二人,便携了袁尚的手书,趁着城外魏军,尚未对晋阳城完成隔绝合围之前,以轻骑趁夜潜出,星夜兼程的分往南北而去。

    晋阳北门,袁尚驻立于北门,目送着司马懿一行人马,消失在了夜色之中,如释重负般的长松了口气,眼神中已尽是希望。

    “配觉着这司马懿非是池中之物,晋公派他出使燕国,难道就不怕他见形势不利,借机脱身吗?”身后的审配,这才忍不住道出了自己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本公先前也担忧过。”袁尚却自信一笑,“不过本公又一想,司马懿的未婚妻,还有他司马氏一族,皆在我晋阳城中,司马懿总不会为了脱身,弃他们于不顾吧。”

    审配却摇了摇头:“那可未必,先前司马懿为取得晋公信任,连自己的亲兄弟都差点要射杀,这种六亲不认之人,万不可轻信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袁尚脸色却一沉,“当年本公也曾亲手射杀袁谭那废物,照你这么说,本公也和司马仲达一样,是个六亲不认,不能信任之人了不成?”

    审配一怔,没想到自己一时心直口快,竟“误伤”到了袁尚,忙是拱手道:“配不敢,配绝不是那个意思,晋公当时是为了袁家大业,不得已而大义灭亲,岂是那司马懿可比。”

    袁尚怒容这才稍稍缓过,冷哼一声,傲然道:“本公向来是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,本公相信,我如此厚待司马仲达,他绝不会负我。”

    眼见袁尚如此信任司马懿,审配也只能连连称是,不敢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陶贼,有种你就继续围城吧,待到秦燕两路大军前来,就是我袁尚洗刷前耻,新仇旧恨一起跟你清算的时候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袁尚目光射向东面,那灯火通明的魏营方向,英朗的脸上,已燃满了自信冷傲的杀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