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一十一章 我的地位

第四百一十一章 我的地位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司马懿,竟要射杀司马朗!

    左右的晋军士卒,无不大吃一惊,愕然的看向司马懿,那眼神显然是不敢相信,他竟然要射杀自己的亲兄长。

    “司马懿啊司马懿,你果然跟袁尚是臭味相投呢,怪不得你会去投奔他……”城下,陶商看到这一幕,嘴角扬起讽刺的冷笑。

    城头晋军士卒们却没有动手,一双双目光,皆望向了袁尚,只有他下命令才会听从。

    “仲达,你真要射杀他?”袁尚问这话时,埋怨的表情已缓和不少。

    司马懿忙道:“国家为重,懿岂敢以私废公,何况司马朗已被我逐出家门,算不上我司马家的子弟,此等叛国逆贼,死不足惜。”

    一番慷慨之言,扫清了袁尚对的埋怨,袁尚甚至还微微点头,脸上浮现出欣赏之色。

    想当初,为了大局,他袁尚可是亲手射死了兄长袁谭,显然司马懿现在的所作所为,让他找到了几分“志同道合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很好,不枉本公对你的信任。”袁尚嘴上赞许,却已高高的抬起了手,做出了手令。

    城头,近七百名弓弩手,这才弯弓搭箭,瞄准了城下的司马朗,也瞄准了百步外的陶商所在。

    城下,司马朗已是大骇,愣到失神,显然不敢相信,自己这弟弟竟绝情到要射杀自己。

    荆轲却早有准备,急是喝令左右,将随身所携大盾高高举起,护住上方。

    袁尚向司马懿做了个手势,意思是由你来下令。

    司马懿心中怒火熊熊,确实有种冲动,想要射死他那不争气,丢尽他颜面的哥哥,犹豫再三,却还是硬给忍了住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袁尚射杀袁谭的旧事。

    袁尚所为,最终也没能阻挡住陶商进攻邺城的脚步,反而还寒了许多将士文武之心,背负上了一个杀兄的冷酷绝情之名。

    司马懿表面虽怒,心中却如明镜般冷静,他可不想步袁尚的后尘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想逼我杀兄,坏我司马懿的名声,我可没袁尚那么蠢,岂会上你的当……”

    心中掠过一丝冷笑,司马懿便拔剑在手,向着城下狠狠一指,“司马朗,你滚回去告诉陶贼,晋公是何等高贵的存在,岂会臣服于他这等残**贼,他有种就尽管来攻,晋公必叫他折戟于晋阳城下。”

    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,司马朗知道,无论如何是劝降不成了,只得回头看向荆轲,巴巴的哀求道:“我能说的都说了,不是我不尽力,而是他二人太不识时务啊,让我回去跟魏王好好解释解释吧。”

    “魏王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,还用得着再解释么。”荆轲手中长剑彻底出鞘,“魏王有令,若你劝不了袁尚归降,就地斩首正法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手中长剑已横扫而过,一道血光飞溅,司马朗的项上人头,在众目睽睽之下,飞上了半空。

    司马氏一族,代表的是整个世族的利益,曾经的历史中,也正是司马氏的晋朝,八王之乱使得华夏衰败,胡虏趁机入侵,最终五胡乱华,造就了华夏历史上最黑暗的时代。

    陶商铭记历史,这样一个危险的世族,岂会放过他们。

    如果说最初陶商还尝试着想启用司马懿的话,那后来司马懿举族投奔袁尚,让袁尚勾结匈奴,种种所为已让陶商深厌痛绝,决心将他们灭族。

    当然,陶商说了给司马朗机会,必然言出必行。

    可惜,正如陶商所料,袁尚和司马懿,绝不会因为顾惜司马朗的性命,就开城投降。

    陶商让司马朗招降,最终的目的,其实不过是想离间司马懿和袁尚的关系,让袁尚猜忌他罢了。

    不过,司马懿也跟陶商猜测的一样,冷血无情,甚至不惜要威胁射杀司马朗。

    陶商也料到,司马懿没袁尚那么蠢,必不会了背负上杀兄之名,既然如此,不如由自己一刀宰了司马朗干脆。

    晋阳城头,当那些晋军士卒,见得司马朗被斩时,无不心中为之悚然。

    司马懿更是身形一震,显然没有想到,陶商手段这么狠辣,自己兄长一旦劝降不成,立刻就斩首,一点都手下不留情。

    骨肉兄长被杀,司马懿本该悲痛才是,谁料他脸上看不到半点难过之色,相反,还有几分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不争气的哥哥,就此被杀,不用再成为自己的忌惮,司马懿心中焉能不长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百步之外,陶商却已在众军的拥簇之下,徐徐上前,傲视着城头,冷冷道:“袁尚,司马懿,本王已经给了你们机会,是你们自己不珍惜,那就别怪本王心狠手辣了。我陶商在此起发誓,晋阳城破之时,就是你袁家和司马家族灭之时,司马朗,就是你们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陶商声如天雷,震动人心,把城上晋军震的无不胆战心惊,面露惧色。

    司马懿此时才算是明白过来,陶商压根就没指望司马朗能劝降成功,从开始,陶商就打算要杀司马朗,用自己兄长的项上人头,来威胁震慑他们。

    “陶贼,有我袁尚在,你休想踏上晋阳城一步!”

    面对陶商的公然威胁,袁尚已勃然大怒,拔剑在手,狠狠一指,“弓弩手,给本公放箭,射死这残**贼!”

    晋
都市最强装逼系统笔趣阁
军弓弩手们,这才从袁尚吵哑的怒吼声中惊醒,慌忙举起弓弩,向着陶商所在放箭。

    荆轲等众亲卫们早有准备,急是高举大盾,结成盾阵,将陶商跟前护成密不透风。

    城上虽箭如雨下,却尽皆被盾阵弹落,根本伤不得陶商半分。

    “袁尚,司马懿,洗干净脖子,等着本王亲手来取你们的项上人头吧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陶商豪烈的放声狂笑,拨马扬长而去,从容不迫的退出了敌箭范围,却无一人伤亡。

    看着耀武扬威而去的陶商,袁尚脸上尽是恨怒,却只能拳头狠狠一击城墙,转身愤然下城而去。

    城前,只余下了司马朗人首分离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司马仲达,令兄的尸体就在城外,要不要我派人出去收回来,也好让你安葬。”审配冷笑着问道,语气中显然透着几分讽刺。

    司马懿脸色铁青,盯着城下那具尸首,半晌后,却竟又恢复了淡然从容的气势,不以为然的冷哼一声:“那叛贼早已被我驱逐出了家门,跟我司马懿再无半点关系,我为什么要给他收尸安葬,审大人若是想给叛贼收尸,请自便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司马懿收了佩剑,转身也扬长下城而去。

    审配立在那里,望着司马懿远去的身影,眼中却悄然闪过几分忌惮,口中喃喃道:“年纪轻轻,城府便这么深,还能做到这般铁石心肠,以晋公的魄力,只怕将来镇不住此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摇头感慨了半晌,审配也只能轻声一叹,下城而去。

    魏营方向。

    陶商已经步入辕门,拨马转身,再次远望晋阳城头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个司马懿果然是出其的冷静,远比袁尚要看的远,果然没有真正做到‘大义灭亲’。”迎上前来的张良,已知晓了城前发生的一切,便不由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没有一颗这么冷静的头脑,他又怎么能是笑到最后的那一个呢……”陶商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“魏王,袁尚和司马懿那厮不识相,不肯投降,那咱们现在该咋办啊?”樊哙叫嚷道。

    “还用本王说么。”陶商鹰目中,杀机凛烈而起,“既然他们决心顽抗到底,那咱们就拿出十二分的耐心来,把晋阳城给本王围成铁桶阵,把晋阳给我变成黎阳!”

    左右诸将,皆为陶商的肃杀气感染,无不抱定不破晋阳,誓不罢休的决心。

    当下,陶商便传下王令,一面令后方的萧何,将粮草通过井陉道,源源不断的运往前线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陶商又令诸将分兵,去攻取晋阳周围诸城,将晋阳变成一座孤城。

    同时,陶商又令鲁班率军开始沿着晋阳周围挖壕沟,立土墙,设箭楼,准备彻底隔绝晋阳与外界的联系。

    你袁尚和司马懿不是嘴硬,铁了心的要跟我耗下去么,我有的耐心,我就围死你。

    晋阳城中,失败主义的情绪,却在飞速的弥漫。

    手中只有七八千的兵马,袁尚空有一腔的怒火,却只能干瞪眼,眼睁睁的看着陶商攻取晋阳周围诸城,四面肆意的挖沟,把晋阳城慢慢的变成一座死城,一座孤城。

    袁尚心急如焚,司马懿又何尝不是坐卧不安,自那天之事后,他一连三天闭门不出,苦思着破解困局之计。

    “仲达,喝口热汤驱驱寒吧。”

    正自踱步的司马懿,被一个温柔的声音打断,回头一看,却见张春华已笑盈盈的步入房中,手中端着一碗热汤,满脸关怀之意。

    “你来啦。”司马懿只淡淡的应了声,接过碗来,坐下来默默的饮起来。

    张春华轻咬朱唇,几番欲言又止,最后才下决心道:“仲达,听说大哥的尸首,尚还曝尸于城外,不如入夜之后,就派人出城收了回来下葬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司马懿变色一沉,喝到一半的汤也放了下来,“我早已将他逐入司马家,他葬与不葬,关我何事。”

    见司马懿如此冷绝,张春华娇躯微微一颤,眼中掠过一丝失望,咬了咬朱唇,忍不住再劝道:“大哥投降陶贼,做出这等事来,确实是不该,但他到底也是被陶贼所迫,说到底,他身上还流着司马家的血,眼下他既然已死,仲达你又何必还生他的气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。”司马懿摇了摇头,沉声道:“袁尚此人与其父一样,性情多疑,我已当着他的面宣布断绝与司马朗的关系,现在若又为其收尸,要是传到袁尚耳朵里,只怕会让他怀疑我当时只是迫不得已糊弄他而已,所以这尸体谁都能收,就我不行,你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话虽如此,可他……可他终究是你大哥啊……”张春华默默叹道,以她的聪明,自然想得通其中利害关系,但情感上却始终无法如自己这未婚夫这般,做到铁血无情。

    “大哥又如何,当年汉高祖为逃命,连自己的亲生儿女都能踢下车。”司马懿却冷冷道:“自古以来,要想成就大事,就必须要有所牺牲,春华你也是聪明女子,这个道理岂会不懂。”

    张春华身儿又是一抖,沉默了下来,秀眉下的那双明眸,变化不定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,她忽然抬起头,直视着司马懿的双眼,问道:“仲达,那你告诉我,如果有一天,为了你眼中的大事,你必须要牺牲我时,你会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