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零七章 贼寇,一命不留!

第四百零七章 贼寇,一命不留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此时的黑山骑兵,丧失了速度机动,再也无法及时避箭,只能任由魏军弓手乱射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箭如雨下,成百上千的黑山贼被从马上射翻下去,他们不是被绊马钉扎穿了脑袋,就是被射穿要害,当场毙命,其余则皆死在互相踩踏当中。

    片刻间,方圆百步的范围之内,便已被鲜血所染,所有人的耳膜之中,都充斥着痛苦的嚎叫声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箕城城头之上,七百守城的晋军,已被眼前这不可思议的画面,吓到个个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原本得意的司马朗,更是震惊到嗔目结舌,脸上尽被惊怖狐疑所袭据,口中颤声惊道:“怎么会这样,陶贼难道使了什么妖法?好端端的,张燕的黑山骑兵为何突然无故落马?”

    和司马朗一样,此时的张燕,同样也沉浸于惊怖之中。

    就在几秒钟之前,张燕的脑海中,还在勾勒他如何杀进魏军阵中,杀得魏军片甲不留的画面,想着自己如何杀败无敌于天下的魏王,一战扬名于世。

    谁曾想到,转眼之间,他的一切美妙幻想,统统都被那些从天而降的小铁钉,轻轻松松的刺碎。

    眼看着己军铁骑,如中了邪似的纷纷栽倒于地,眼看着他的将士们,彼此死在自己人的踩踏之中,眼看着魏军的箭矢,肆意的收割着他的士卒性命,张燕陷入了此生最大的恐慌之中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这样?为什么会这样?那陶贼到底用了什么手段?”惊慌中的张燕,心中一百个疑问,却不敢再前进一步,急是勒住了战马。

    左右处,他的黑山骑兵已是人仰马翻,死伤无数,转眼间便有近千人栽倒于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张燕震怖难当,勒住战马,环面四周惨烈,已是彻底的失去了分寸。

    几十步外,魏军将士们则无不惊喜万分,欢呼雀跃。

    樊哙等诸将,看向陶商的目光中,已尽是惊叹。

    陶商却笑而不语,只以冷绝的表情,欣赏着眼前黑山贼的惨烈之景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率步军前来攻箕城,就是故意向张燕示弱,诱使张燕率骑兵主动出击,否则,若是对方采取守势,则又会拖延他进军晋阳的速度。

    张燕果然中计,以骑兵主动发起进攻,而骑兵对步兵战术,无非就是袭扰侧后,等步军军阵出现破绽,才趁势发动冲击而已,这些战术陶商早就了解于胸。

    陶商就由着张燕折腾,几个来回后,故意在左翼露出了破绽,为的就是引张燕放心的发动冲击。

    张燕果然中计,自以为发现了魏军破绽,想要一举击溃魏军,却不料,陶商早就为他准备好了绊马钉这等克制骑兵的利器。

    旷野中,黑山骑兵惊恐的尖叫着,如无头的苍蝇一般乱逃乱撞。

    片刻后,张燕终于从这惊恐的画面中惊醒过来,恢复了几分理智,四下一扫,终于发现了地面上,那一枚枚的小钉子。

    张燕反应极快,立时就意识到,正是这种小钉子,扎破了他战马的蹄子,才能转眼间把他的一万铁骑,扎个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此时,他才惊觉,自己中了陶商的诱敌之计。

    “这个陶贼,实在是……”

    张燕是又惊又怒,也不及多想,急是翻身跳下马来,大叫道:“弟兄们,下马,不要惊慌,牵着战马回撤,避开脚下的钉子。”

    张燕当先跳下马来,一手牵着战马后撤,一手舞动着大枪,抵挡着身后袭来的利箭。

    其余幸存的黑山骑兵们,终于都反应过来,皆是跳下马来,学着张燕的样子,小心翼翼的牵着战马后撤。

    他们这般一下马,倒是可以避免战马被钉子所扎,却更加变成了活靶子,任由魏军的利箭狂射。

    几轮箭矢后,张燕好容易走出了那么密布着绊马钉的原野,环顾四周,却痛苦的发现,他的一万黑山骑兵,竟已死伤过半。

    张燕心中是恨怒万分,甚至在滴血。

    这一万黑山铁骑,可是他苦心经营多年,赖以雄霸太行山的命根子所在。

    想当年,无论是公孙瓒,还是袁绍,都奈何不了他,却不想,就这样毁在了陶商的手中。

    虽恨怒万分,张燕却不敢回头,急欲翻身上马逃跑。

    晚了。

    陶商既然决心诱他决战,就报着的是一战尽灭的他的决心,又岂会容他走脱。

    “好戏看够了,全军进攻,给本王一举歼灭黑山贼!”陶商战刀一扬,豪烈的下达了肃杀之令。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进令的号角声,冲天而起,将魏军将士的战斗热血,瞬间点爆。

    项羽等诸将,各自纵马跃阵,率领着本部的兵马,分从两翼,避过那一片绊马钉区,从两头向着逃跑的敌寇夹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杀黑山贼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张燕——”

    魏军将士咆哮如雷,震碎敌胆,直令天地变色。

    而此时,原本气势昂扬的黑山军,他们的斗志早就被先前的惊恐所瓦解,此刻魏军全线出击,他们残存的斗志,更是瞬间崩塌,纷纷欲上马狂逃。

    “撤退,全军速速撤往箕城!”张燕更是沙哑的惊叫道

    不用他提醒,残存的几千黑山军,早已望风而逃。

    可惜,敌军速度优势已无,还来不及上马之时
特种兵之利刃帖吧
,魏军狂潮已铺天盖地的从两翼袭来,将他们包围吞噬。

    一柄柄战刀,一杆杆大枪,挟着立功之心,无情的斩向惊恐的敌卒,将原野再次血染,让天地间,再度充斥着惊恐的嚎叫声。

    骑兵的优势在于其强大的冲击力,失去了机动姓的骑兵,其实本身的近身战斗力,并不比步兵强多少。

    况且,魏军的数量还是他们的数十倍,一人一口唾沫都足以淹死他们。

    卷涌而至的魏军将士,将那些分散的敌骑包围,四面围杀,一声声的惨叫中,数不清的黑山骑兵被斩成肉块。

    残存的五千黑山骑兵,转眼已死伤三四千,残存的一千多众也多带伤,在张燕的率领下,拼命的左冲右突,想要杀出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张燕心中更是毫无战意,完全被陶商震碎了胆,只拼命的舞枪向北冲杀,妄图杀出重围,逃往箕城。

    重重围兵中,一员金甲金盔,金枪金袍的威武大将,如一团金色的流火,拖着长长的血雾,以雷霆之势冲入战团,径向张燕撞去。

    金甲金枪,威如天神,魏军之中,除却项羽,还能有谁。

    黑山军被重重围住,拖慢了脚步,张燕纵使拼尽全力,又如何能逃出项羽的追击。

    瞬息间,项羽如如一座金色巨塔,横在了张燕眼前,轻提一口气,手中的霸王枪挟着狂暴之力,向着张燕脖子直斩而来。

    枪锋未至,那凛烈之极的杀气,便是先袭而来,压得张燕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项羽,是那个武道可比吕布的项羽?”张燕认出了项羽,心神大骇,未战胆色已怯。

    项羽枪势太快,张燕已无可避,只能倾尽全力,舞起大枪相挡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一声沉闷的金属交鸣之声,两道兵器瞬间相撞,那强大的劲力,震得张燕浑身一颤,双臂咔咔欲断,虎口龟裂,胸中气血狂搅。

    张燕的武力值,好歹也有80多点,但在项羽满百的武力值面前,照样形成土鸡瓦狗。

    “这项羽,果然如‘项羽’般强,我根本不是对手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张燕心惊之际,项羽神威怒发,双臂猛然加力,以泰山压顶之势,霸王金枪再轰而落。

    又是一声震天狂鸣,汹涌如天河之水的力道,源源不断的摧压向张燕,重击之下,张燕口中鲜血狂喷数口,甲胄更被削碎,枪锋直接斩入了他的肩骨。

    张燕痛入骨髓,一声惨烈的嚎叫,从喷血的口中发出。

    两枪两度重抢张燕,项羽枪势一收,张燕所受压力一减,身形向前一晃,破绽顿出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

    项羽喉中发出一声冷绝的咆哮,手中金枪第三招狂击而出,挟着雷霆之势斩向张燕右臂。

    一声脆响,一道鲜血飞溅而出。

    枪锋拖着血尾扫过,张燕的右臂如豆腐般被齐齐的削下,大股的鲜血,如泉水般往外喷涌。

    断臂的张燕一声杀猪般的嚎叫,枪与断臂飞落而出,捂着断臂哇哇嚎叫起来。

    项羽却毫不留情,枪锋如流光一般,再度荡出。

    光与血同时闪过长空,一颗血淋淋的人头飞射而出,那断首之躯,在马背上晃了几晃,轰然倒地。

    只用四招,项羽就阵斩武力值达80的黑山贼首领张燕。

    头目一死,余下残存的黑山骑兵们,所余不多的斗志,顷刻间瓦解一空。

    那些已幸运逃出重围的黑山贼们,拼命的抽打战马,奔命狂逃,而被围的黑山贼,则完全失去了斗志,纷纷弃械而降。

    黑山贼本为黄巾流寇出身,这些贼兵向来以抢掠为生,反复无常,留着他们早晚必为祸患,全灭他们的大好时机就在眼前,陶商岂会手软。

    陶商当即传下号令,杀尽黑山贼,一个不留。

    大魏的将士们毫不留情,杀红了眼的他们,刀锋无情的斩向那些求降的黑山贼,失去了抵抗意志的流寇们,如羔羊一般,任由大魏虎狼们宰割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杀戮终于结束,嚎叫声与喊杀声,渐渐沉寂下来。

    放眼整个战场,已是尸横遍野,一万黑山贼几乎被全灭,所留下来的战马和旗鼓兵器,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黑山主力已被全灭,残存逃走者,不过千余人,且首领张燕已伏诛,根本已成不了气候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宿主获得箕城遭遇战胜利,获得魅力点1,宿主现有魅力值88。”

    脑海中响过系统的提示音,陶商心情畅快之极,放声狂笑中,鹰目已射向不远处的箕城城。

    战刀一指,得胜的大魏将士们,便如没有吃饱的野兽般,如潮水似的向着那座小城漫卷而去。

    箕城中,司马朗已经目瞪口呆,整个人傻了眼。

    亲眼目睹了陶商,用不可思议的手段,用残酷之极的杀戮,灭尽了一万黑山骑兵,这位世族公子此刻早已吓破了胆。

    眼见魏军铺天盖地的杀来,胆碎的司马朗,情知箕城万不可守,当即就想弃城而逃。

    可惜,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没等司马朗逃下城头,七八万的魏军就已狂卷而来,顷刻间就将箕城攻陷,杀尽了城中不足五百的晋军,活捉了司马朗。

    日落时分,大魏的王旗已高高飘扬在箕城城头,通往晋阳的大道,就此畅通无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