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零六章 小小玩意儿威力大

第四百零六章 小小玩意儿威力大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话音未落,张燕已拨转马头,身后跟随的帅旗也随之转变方向。

    帅旗方向一变,正面冲锋的黑山骑兵们,即刻调整方向,追随着帅旗所在,向着魏军的右翼斜击杀去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眨眼之间,数千利箭袭至,却扑了个空,除了十几名反应慢的敌骑外,大部敌骑皆避过箭袭。

    张燕纵马如风,率领着他的军团,迅速的向魏军的右翼扑去,试图趁着魏军阵形不及变化时,一举从右翼突破。

    城头。

    司马朗看到这画面,眼中的担忧之色一扫而空,脸上不由浮现出欣赏的表情,点头赞道:“我就说嘛,张燕不可能这么莽撞,果然方才只是佯攻,只为搅乱敌军阵形,能纵横太行多年,这个张燕运用骑兵的本事,果然是了得,看来陶贼此番碰上克星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朗欣慰的片刻间,黑山骑兵卷着滚滚狂尘,已斜击向了魏军右阵。

    “全军,变阵。”陶商却高声一喝,从容不迫,似对敌军的战术,早有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中军上,王旗摇动。

    轰然响起的铠甲兵器碰撞声中,指向西面的魏军大阵,如同一头巨兽般,缓缓转动方向,将矛头对准了北面。

    枪锋如林,盾如长城,迎向敌骑冲击的方向,再次结成了坚不可摧的铁壁。

    敌骑已冲至六十余步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相当近的一个距离,足以避过魏军的弓箭远射,只是黑山铁骑依旧要冲击魏军枪盾阵,是否能冲破,张燕并没有十足把握。

    张燕思绪飞转,他瞬间就断定,现在还不是硬冲的时候,当即喝道:“全军再给我转向,袭敌后阵!”

    厉喝声中,张燕已先掉转马前,从魏军枪盾阵前的抹过,绕出一道弧线,改向魏军东面的后阵杀去。

    一万黑山骑兵皆是善骑之士,号令一变,即使在狂奔之中,也能迅捷无比的变向,挟着滚滚狂尘,他们再次从魏军阵前抹过。

    敌骑攻击方向一变,魏军若想抵挡,就得再次变阵。

    “我说大王,咱们被黑山骑这么牵着鼻子走,可不是个办法啊,再变两下阵,咱们的阵形就要被扯乱,那时就危险了。”樊哙着急的嚷嚷道。

    陶商却冷冷一笑:“张燕的那点手段,全在本王掌握之中,放心吧,张子房早就想到了破敌之策,你就等着待会杀个快吧。”

    樊哙一怔,没想到陶商已有破敌之策,目光不由看向了张良,却见那家伙依旧是一副成竹成胸,云淡风轻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奶奶的,又故弄玄虚,有啥妙计就不能早点说么……”樊哙想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能嘴里嘟囔抱怨着,强压住不安的心理,继续观战。

    中军处,王旗再度摇动,下达了变阵号令。

    轰响之声再起,魏军这头庞然巨兽,再次吃力的挪动身躯,进行变阵。

    这一次魏军的变阵,步伐已比先前慢了半拍,阵形也开始出现凌乱不齐,似乎已开始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“陶贼,我看你还能变几次,早晚也得被我扯动出破绽来……”张燕心中冷笑,当即下令再次转向,又从魏军阵前掠过,向着南面斜击而去。

    第三次变向,这一次,魏军的阵势终于被搅乱。

    彭越所指挥的盾手和枪手们不及同时转向,彼此间发生碰撞,左翼方向立时出现了短暂的混乱。

    步兵对阵骑兵,最重要的就是阵形,哪怕是一丁点的破绽,也足以致命。

    张燕乃骑战高手,魏军这瞬息间出现的破绽,自然被他一眼看穿。

    那张狰狞的脸上,得意之色已尽起,他放声狂笑,大叫道:“陶商,我张燕是绝不会让你一统河北,威胁我割据黑山,今天,就让我黑山铁骑,摧毁你的野心吧,给我杀!”

    狂笑声中,张燕枪锋一指,纵马如风,直取破绽已出的魏军左翼而去。

    身后,那一万黑山铁骑,如铺天盖地的洪流,疯狂咆哮,向着魏军狂卷而去。

    瞬息间,敌骑已至五十余步。

    “糟了,彭越那边乱了,这要是给敌骑冲破了,麻烦就大了啊。”樊哙吓的哇哇叫道。

    左右诸将,无不神色惊变。

    张良的嘴角却掠起一丝诡笑,淡淡道:“大王,时机已现,可以发动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也淡淡一笑,向着荆轲示意一眼,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荆轲会意,急忙按照事先的约定,将一面赤色的令旗,高高的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居于中军处,本是准备用来进攻箕城的数十门天雷炮,即刻动作起来,竟似要发射石弹。

    原来,陶商的破敌妙计,竟然是要用石弹去轰骑兵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瞬息间,左右樊哙等众将,一个个的都
两球成名笔趣阁
震傻了眼。

    天雷炮这种投石机,威力虽然大,但准头却极差,射速也很慢,用于攻城尚可,用于野战对付骑兵根本发挥不出什么作用,就算强行要用于野战,也必须大规模的准备,单只十余门天雷炮,简直就是形同虚设。

    “我说大王,你竟然要用天雷炮轰敌人的骑兵,你不是跟咱们开玩笑的吧!”樊哙更是惊到下巴都要掉下来。

    诸将皆是满脸惊疑,皆想自家大王向来用兵如神,张良也是奇计百出,怎么在这关键时刻,却想到用天雷炮去轰敌兵的荒唐昏招来。

    前方,敌骑已狂涌而至。

    陶商无视众将狐疑震惊的目光,战刀狠狠一指,“天雷炮,给本王发射。”

    荆轲即刻摇动赤色令旗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顷刻间,十余门天雷炮轰然发射。

    呜呜的破风声中,无数黑色之物在众人惊奇的目光中,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那东西,竟然不是石弹,而是无数细小如荆棘般的东西,密密麻麻,如漫天花雨般倾泄向了狂冲的敌骑军团。

    黑色的荆棘,名叫绊马钉。

    此物,正是张良所献,鲁班连夜打造,用于克制黑山铁骑的利器。

    这种四棱的青铜器,其精妙之处就在于,随便怎么扔到地上,总有一面钉子会朝上,正好克制骑兵。

    绊马钉虽然精妙,但制造起来却并不难,鲁班只带着百余铁匠,花了两天时间,便造出了几万枚。

    中军阵中,那十几门天雷炮,表面看起来是为了攻城而用,实则却是用来发射这绊马钉。

    漫天的绊马钉,叮叮铛铛的洒落,把樊哙等一众将士,都瞧的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樊哙他们并不知这些钉子的妙处,自也不知其利害,心里惊奇的琢磨着,自家魏王是不是昏了头,竟然想用这小小的钉子砸死敌军铁骑不成?

    魏军将士在犯嘀咕,箕城城头上,司马朗却在冷笑:“陶贼束手无策了么,竟然蠢到用投石机来对付骑兵,看来他再诈诡多端,也终究有犯浑的时候,这一战,张燕羸定了。”

    越想越兴奋,司马朗不禁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前方战场处,绊马钉依然是如雨而下。

    黑山骑兵的冲锋依旧迅速,这些黑山兵们原还打算闪避魏军射来的石弹,却没想到当空而下的只是一些破铜烂铁,惊异之下,却让他们也暗松了口气,更加肆无忌惮的向着魏军冲去。

    铁骑滚滚,声势浩荡。

    军阵中,魏军将士已然变色,却唯有陶商沉静如山,只斜拖着大刀,如看小丑表演一般,以讽刺的目光,傲视着敌骑扑至。

    “大王,敌骑就要撞……”

    樊哙一个撞字未及出口,前方处,汹涌的黑山铁骑,陡然间异变突生。

    原本汹汹而至的敌骑,突然间却像是被无形的箭射中一般,马嘶人嚎,,成片成片的栽倒在冲锋的路上。

    十骑!

    百骑!

    千骑!

    栽倒的敌骑数量迅速的增加,滚滚如潮的敌骑,如拍上沙滩的浪头,一浪接一浪的拍死在沙滩上,尘雾扬飞,惨烈之极。

    眼前这不可思议的画面,把包括樊哙在内,八万多的魏军将士,统统都看的懵住了,恍然间以为眼睛产生了错觉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黑山贼怎的突然就都抽筋落马啦,被鬼附身了么?”樊哙惊的大叫,眼眸中迸射着前所未有的困惑。

    陶商却一笑,将手中一枚绊马钉,扔给了樊哙。

    “这是啥玩意儿?”樊哙看着手中那小东西,眼中尽是糊涂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樊哙那张憨憨的脸上,瞬间涌起惊喜之色,已是明白了这绊马钉的用处。

    他猛抬起头,以一种惊叹的目光看向了微微而笑的陶商。

    此时他敢明白,为何他的魏王敢以纯步兵,不用骑兵,不用重弩兵,就敢对战一万黑山铁骑,原来,手中竟是握有这等制敌利器。

    想明白了一切,樊哙忍不住啧啧叹道:“想不到这样小小一个玩意儿,竟然能克制骑兵,魏王啊,你咋不早说啊,害咱们又白白担心了好久。”

    陶商哈哈一笑,鹰目瞄向前方,继续欣赏敌人的狼狈。

    前方,一万黑山军已陷入空前的混乱中。

    当先的千余敌骑被绊马钉放倒,跟随后面的不知虚实,惊惧之下急是收敛马速,却因冲势太快,收止不及,径直撞上了倒地的人马身上。

    如此前后倾轧,连锁效应之下,一万汹汹而至的西凉骑兵,不多时便乱成了一锅粥。

    “给本王火上浇一把油吧,放箭!”陶商冷笑喝道。本将放箭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数千弓手从容放箭,数千利箭呼啸而出,向着挤成一团的敌人呼啸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