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零五章 黑山铁骑

第四百零五章 黑山铁骑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朗遵命。”司马朗慨然领命。

    当下司马朗便拿了袁尚亲笔书信,匆匆拜辞而去。

    “大哥且留步。”他前脚一出门,司马懿后脚就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二弟可还有什么叮嘱吗?”司马朗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司马懿一脸郑重道:“魏军虽只有步军,然陶贼诡计多端,他麾下还有一个叫养由基的家伙,握有一支叫破军营的弩兵,乃是破骑兵的利器,大哥此去若是请了张燕,务必要提醒他,千万莫让他上了陶贼的诡计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对陶商是深为忌惮,将陶商的用兵手段,以及魏军的装备情况,分析得是极为透彻,这时便倾尽所知,教授司马朗万全之策。

    司马朗对自己这个弟弟的能力,自然是深信不疑,每一句话都认真听取,牢牢的记在了心中。

    “二弟所说,为兄都记下了,放心吧,有我在,张燕绝不会中了陶贼的诡计。”司马朗自信道。

    司马懿这才放心,向着他一拱手:“大哥,晋国的安危,天下世族的存亡,就全托付给大哥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朗亦郑重其事道:“仲达你放心,为兄此去,定当说服那张燕出兵相助。”

    说罢,司马朗就此与司马懿告别,星夜兼程北上,赶往黑山。

    司马懿一直将自己的兄长,送出了界休关外,立于城头,目送着那一骑绝尘北去,鹰目深凝,口中冷冷自语道:“陶商,只要有我司马懿在,你就休想染指晋国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原郡以东,箕城以东四十里。

    大魏的战旗,迎风飞舞,那支绵延看不到尽头的队伍,正意气风发的行军。

    “大王,再往前四十里,就是太原郡最东边的城池箕城,城中守军不过七百。”飞奔而来的斥侯禀报道。

    陶商精神为之一振,欣然喝道:“传令下去,全军加快行军,定要在袁尚援军赶到前,给本王攻下箕城。”

    箕城乃太原郡东南最远的一座城池,也是晋阳城东南门户,只要攻下这箕城,陶商的大军就能顺利进入太原盆地,前面的地势只会越来越开阔,将更有利于大兵团展开,发挥他兵力上的优势。

    张良却提醒道:“袁尚应该早就得知了壶关失陷的消息,这个时候援军早应该赶到箕城布防才是,现在箕城中只有守军七百,似乎有点古怪。”

    “子房你担心什么?”陶商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。

    张良便道:“袁尚手头所余兵马不多,他若率军回援,就可能陷入南北不能兼顾,全面失利的境地,这其中的利害,袁尚看不出来,那司马懿应该不会看不出来,所以良以为,袁尚绝不会采取简单的率军回援,跟咱们硬碰硬的方式。”

    “子良言之有理,司马懿这厮,可比袁尚要精明十倍,不可不防。”陶商微微点头,“那子房觉的,司马懿会让袁尚如何阻击我们?”

    张良便不假思索道:“我军因太行山路难行,所以只以步兵轻装前进,大部分的骑兵都还在后边,就连破军营也因为重弩沉重,被甩在了后边,眼下咱们已进入开阔平地,用骑兵对付我们是最好的办法,司马懿应该能想到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骑兵?

    陶商眉头微微一凝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不等陶商开口,樊哙却已哈哈笑道:“我说房子啊,这回我看你是想多了,袁尚现在已经穷的叮当响,他到哪去变出一路骑兵来对付咱们啊。”

    “袁尚手头是没有骑兵,但东面的黑山中,张燕却握有万余铁骑,我就怕袁尚派人邀张燕出山助战。”张良手向东面一指。

    听到张燕之名,陶商心头蓦然一震,仿佛猛的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想多了。”樊哙又不以为然的一笑,“房子你也不想想,那张燕历来跟袁家对不上眼,现在袁尚落难,张燕应该幸灾乐祸才是,他又怎么会去救袁尚,他有病啊。”

    张良冷笑不语,仿佛不屑于跟樊哙这个没脑子的粗人解释,只看向了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却已明悟,默默道:“张燕当时跟袁绍作对,是因为袁绍一统河北,威胁到了他的割据,而今本王攻灭袁尚在即,大有一统河北之势,威胁到了他的割据,这个时候,出兵相助袁尚,维持晋国的存在,才符合他的利益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席话,说的樊哙是晕头转向,一头的雾水,半晌还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晋公英明。”张良却笑着一拱手,“为防万一,良以为我们是不是暂停进军,等后续骑兵跟上来,或者是破军营抵达,再继续向箕城进军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!”

    陶商却立刻否定,决然道:“眼下雨水越来越多,再用不了一个月,太行山就将泥泞难行,我军粮草补给跟不上,纵然有破军营和骑兵也将无济于事,
全能修炼至尊sodu
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再拖延,必须即刻杀入太原盆地,才能就地取粮。”

    张良身形微微一震,转眼领悟了陶商意图。

    春雨大降,山路泥泞,粮草转运不利已经是不可避免之事,陶商唯有尽快攻入太原盆地,攻陷太原郡诸城,才能尽取库府粮草,供己军所用,这就叫作以战养战。

    “大王所言有理,只是咱们既无破军重弩,又没有骑兵,倘若那张燕真率骑兵前来阻击,还是一件头疼的事。”张良提醒道。

    陶商却一摆手,冷笑道:“那就是你张子房的事了,到时看你能不能随机应变,想出一条破敌妙计来,让本王趁势灭了张燕此贼。”

    张良一怔,旋即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军继续北进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大军进至箕城东南二十里,这时,斥侯传来回报,黑山贼首领张燕,已率一万铁骑抢先进驻箕城。

    事态的发展,果然与张良所担心的一样。

    大魏诸将们听闻黑山骑兵前来,众将大多提议暂停进军,等后续的破军弩营和骑兵赶来,再与敌一战。

    众将都是成名之将,个个是铁胆豪杰,他们自然不是怕了张燕,而是他们清楚的知道,敌我双方的优劣。

    陶商却决毅进军,下令三军饱食,次曰清晨,尽起大军向着箕城城继续推进。

    二十里外,箕城。

    “这陶商当真是目空一切,知道我黑山铁骑前来,竟然还敢继续进攻,果然跟传说中一样狂妄。”城头之上,张燕讽刺道。

    身边陪立的司马朗,忙是提醒道:“陶贼狂是狂,不过此贼行事向来奸诈,眼下他明明知道张将军铁骑已至,却还敢有恃无恐的继续进兵,只怕他有诈,我们还当小心才是。”

    司马朗时刻不忘司马懿临行前的叮嘱,自然要时时刻刻的提醒张燕。

    张燕遂也不敢轻易用兵,只派出大量轻骑斥侯,严密监视侦察魏军的虚实情况。

    一路路的斥侯很快就发回情报,声称魏军中既没有破军重弩营,也没有骑兵保护,数万大军基本以步兵为主,仗着人多势众,一路向着箕城平推而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重弩兵,也没有骑兵,光仗着人多就敢横行无忌,陶商啊陶商,你是有多么不把我张燕放在眼中,是时候让你吃吃苦头了。”

    张燕被激起了雄心,即刻下令,尽出一万黑山铁骑,出城正面阻击魏军。

    司马朗本是忌惮于陶商,只是得知魏军中没有重弩,也没有骑失,怎么也想不出陶商能有什么办法击破张燕的一万铁骑,便又想这倒是个击破陶商的大好机会。

    思索再三,司马朗便也不反对张燕出战,只提醒道:“张将军千万要小心,如果陶贼撤退,不可轻易追击,以免中了陶商的伏兵之计。”

    司马朗思来想去,便想陶商除了用伏兵之计外,似乎也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破解张燕的一万铁骑。

    “司马先生尽管放心便,这陶商有几分诡诈,我早已摸的一清二楚,我不会傻到中他的诱敌之计的。”张燕自信的笑道。

    张燕这般一说,司马朗却才放心,便自率千余兵马守箕城,坐等张燕成就大功。

    是日,下了几天的春雨已停,风和日丽。

    正午,魏军八万大军,如黑色的潮水一般,漫卷原野,逼近箕城。

    张燕横枪傲立,身是黑压压如乌云铺地般的黑山铁骑,背城列阵。

    举目一瞟逼近的魏军步兵阵,张燕一眼便看出,魏军的侧翼缺少骑兵保护,乃是薄弱之处,嘴角不由掠起一丝狰狞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随本将搅乱敌阵!”张燕大枪一扬,厉声大喝,当先纵马而出。

    一万多黑山铁骑,如潮水一般狂涌而出,大叫着向着魏军步兵阵袭卷而去。

    “这个张燕,也太过自信了吧,纵然魏军没有重弩,强弓还是有的,你这么正面冲击,冲得破魏军之阵才怪。”

    箕城箕头,那司马朗见张燕这般急切的发动攻击,眉头不禁暗暗一皱,面露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便在他担忧的瞬间,滚滚黑山铁骑,已狂涌至魏军阵前百步,进入了弓箭射程。

    八万魏军将士,不动如山,丝毫没有被敌人万马奔腾的气势所吓倒。

    “给本王放箭。”陶商果断的下令道。

    令旗摇动,数千支箭矢腾空而起,向着黑山军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魏军虽没有带破军重弩,也没有骑兵,但弓手怎么可能没有。

    数千利箭腾空而起,若是正面覆盖向敌骑,杀伤力自然也是极其强大,一波就能将黑山铁骑射个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这时,张燕嘴角却扬起一抹不屑的冷笑,当即大喝一声:“全军转向,攻敌右翼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