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零三章 百思不得其解

第四百零三章 百思不得其解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此时的郭援,尚自气急败坏的狂舞大刀,斩杀着败逃的士卒,企图制止住溃逃之势。

    突然间,武将的本能,使他猛觉身后凛烈之极的杀机,如海潮般狂压而至。

    背后有强敌杀到!

    郭援猛一回头,却见一员金甲魏将,手舞着金枪,挟着无可阻挡的绝世武道,如斩蝼蚁般杀破乱军,向着自己狂杀而至。

    魏军中,能有此绝世武道的枪将,除了项羽,还能有谁。

    官渡一役,项羽力压吕布,已是闻名于世,世人皆知陶商麾下,这员冒充项羽之名的武将,拥有着堪比霸王的武道。

    郭援也不例外,一见项羽,他瞬间便被吓到肝胆俱裂。

    逃!

    郭援的脑海中,杀那间吓到只余下了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可惜,项羽来势太快,他已根本没有逃的机会,只有拼死一战尚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“冒充古人的家伙,老子就不信你有霸王的武力!”郭援强鼓起勇气,一声狂烈暴喝,手舞战刀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杀至近前的项羽,一见郭援那起手的把势,便知眼前这敌将,武道跟自己相差太远。

    “蝼蚁般的东西,也配跟我项羽一战么!”

    一声狂烈的冷笑,项羽虎躯飞纵而起,手中霸王金枪如电射出,挟着摧毁一切的无力之力,狂击而出。

    枪锋未至,那强烈之极的劲风,竟如狂风暴雨一般,四面八方的压迫向郭援,如同将他挤入了真空之中。

    郭援气窒已至,精神几乎崩溃,手中战刀只能本能的迎出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火星乱溅中,一声巨响,一声惨叫,郭援狂喷着鲜血,诺大的身躯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,倒飞了出去,重重的摔落于地。

    一招秒敌!

    跌落于地的郭援,身体肋骨不知断了几根,口中狂喷鲜血,痛苦到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就在郭援挣扎着想爬起来时,项羽身形已落地,顺势一脚踢了出去,只听“砰”的一声,郭援整个人贴着地面被横踢了出去,重重的撞在了一堵断壁上,伴随着咔咔几声断裂响声,整个人便痛到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项羽也不屑于杀他,喝令身后军士卒他绑了献于陶商,自己纵挥金枪,再度杀向惊慌之敌。

    郭援被生擒,晋军更是土崩瓦解,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虎狼般的魏军狂涌入城,见人就杀,对于那些投降的晋军,根本不予理睬,一律杀之。

    陶商就是要杀尽晋军,以震慑那些顽抗之徒,让他们不敢跟魏军作对,如今壶关城已破,这些敌卒才知投降,哪里有这么便宜的好事。

    壶关南门一线,转眼已全线攻克。

    这时的陶商,才不紧不慢的登上了已是废墟的城头,居高临下,俯视着这座血与火浸染的关城。

    这座并州第一雄关,终于被他洞穿,通往晋阳的大道,就此畅通无阻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宿主取得壶关攻防坚战胜利,获得魅力值1,宿主现有魅力值87。”

    脑海里响起系统精灵的声音,陶商笑了,笑的畅快狂烈。

    “魏王,我军已拿下南门,羽还活捉了守将郭援。”策马而来的项羽,将手中所提的郭援,扔在了陶商跟前。

    摔落于地的郭援,虽受伤不轻,却挣扎着爬了起来,斜瞟了陶商一眼,昂然自恃,也不下跪,更不低头。

    项羽虎目一瞪,厉喝道:“姓郭的,身为俘虏,我魏王在此,焉敢不跪!”

    “我郭援乃世族名门子弟,要跪也只跪晋公这样的高贵之主。”郭援冷哼之声,言外之意,自然是不屑于陶商的出身。

    郭氏一族,乃是并州豪族,同司马氏一族,以及袁氏一族,乃是同一阶级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自恃出身的郭援,陶商倒是觉的很好笑,想当初他不名一文之时,袁绍等世族豪强,嘲笑他的出身也就罢了,眼下自己坐拥两河,身为天下第一大诸侯,实力何等之强,他竟然还敢拿自己的出身说事。

    他是自讨苦吃。

    陶商瞄了马前的郭援一眼,冷冷一笑:“觉得自己出身高贵是吧,世族名门就了不起是吧,很好,本王倒要看看,你们这些世族名门的风骨,来人啊!”

    陶商鹰目陡然一聚,杀机凛射,拂手喝道:“即刻将这姓郭的,给要本王五马分尸!”

    五马分尸!

    号令一下,郭援瞬时形容大变,原本自恃骄傲的态度,瞬间瓦解,一脸震恐之色。

    郭援以为,陶商看重他乃并州世族的出身,定会逼降于他,所以他才摆出高姿态,等着陶商劝他归降。

    在他眼里,陶商虽然出身卑微,但到了这般地步,在陶商的麾下混个一官半职,也不是不可以。

    可郭援万万没有想到,陶商竟然直接就要杀他,还要用五马分尸这种残酷的杀法。

    惊恐之下,郭援急是叫道:“陶贼,我郭家乃并州大族,你若杀我,就不怕并州世族人人自危,就不怕他们群起抵抗,不肯臣服你吗!”

  
火影之最强冰遁最新章节
陶商一声狂笑,傲然道:“你们这些并州的废物世族,匈奴胡狗在你们的家乡肆意妄为,你们视而不见,却还要助袁尚这个勾结胡虏的狗贼,本王才不屑你们这种货色臣服,你们胆敢抵抗,本王正好将你们杀尽!”

    天雷般的喝斥,狠狠的戳中郭援的脊梁骨,戳到他无地自容,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他万没有想到,在袁绍这等雄主眼中,视为珍宝的他们这些世族名门,在陶商的眼中,竟如粪土般不值一钱,说灭就灭。

    陶商之残暴,陶商之狂烈,深深的震撼了郭援,震到他竟不知以言

    “来人啊,还不动手。”陶商拂手一喝。

    荆轲一使眼色,左右亲兵纷拥上前,就打算将郭援带走。

    这下,郭援彻底的慌了,哪里还敢再有什么自忸,忙是双膝一欠,跪倒在了地上,巴巴的恳求道:“郭某知错了,恳请大王开恩,援愿为大王效犬马之劳,援对并州地形了如指掌,定可为陛下攻取并州做出贡献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郭援,全然已不见了适才高贵冷艳的自恃,巴巴的恭称陶商一声“大王”,转眼间更是背叛了袁尚,反过来竟要助陶商夺取并州。

    陶商只一句五马分尸的威胁,就轻易撕碎了郭援外强中干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可惜,陶商言出必行,说杀他,必杀他。

    “你若真是嘴硬到底,本王还倒佩服你,说不定还会给你留个全尸,没想到你竟也是个软蛋,本王更饶不了你。”说罢,陶商狠狠一挥手,再不给他说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大王饶命,大王听我啊……”震恐羞愧的郭援,歇厮底里的嚎叫,求陶商饶他一条狗命。

    左右御林军士们已汹汹上前,将郭援拖了下去,绑在五匹战马上,伴随着一声惨烈之极的杀猪嚎声,这位世族公子便被撕成了一块块血肉模糊的碎块。

    杀一个还不够,壶关城中,还有许多陶商非杀不可之人。

    司马懿助袁尚跟自己作对,竟然还给袁尚出了勾结匈奴胡虏的奸计,竟不惜向匈奴人割地,还纵容匈奴人洗劫屠害自己的家乡,就冲着司马懿的所作所为,陶商就绝不会饶他,必灭他司马一族。

    还有其他随着司马氏一族,一同从河内出逃,前来投奔袁尚,来不及从壶关撤走的那几姓世族,陶商也要将他一并族灭。

    战刀向着北面一指,陶商肃杀喝道:“大魏的将士们,给我杀尽壶关城去,杀尽一切顽抗之敌,凡城中世族豪强,统统给本王杀尽,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杀意未尽的大魏将士,挟着熊熊怒火,如潮水般,向着壶关腹地辗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司马朗正率领着一千多世族私兵,匆匆的奔行在前往南门的路上。

    这一千的私兵,乃是身在壶关的世族们,东拼西凑出来的私兵,由司马朗统一指挥。

    司马朗听闻陶商列阵城外,按兵不动许久,心中存有怀疑,便想带着这批兵马,前往城头相助郭援,以免有什么闪失。

    谁料,就在司马朗还在半道上时,却突然听到一声轰塌巨响。

    那声音,就像是南门城墙,竟然倒塌了一半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有斥候飞奔而来,惊恐的报说南门已塌,魏军正在大举攻城。

    司马朗当时就懵了。

    他心想南门皆为山石所彻,何其之坚固,魏军的天雷炮都奈何不了,岂能自己说塌就塌。

    惊慌不解之下,司马朗当即加快步伐,率一千世族私兵赶往南门,想看个究竟。

    却不料,一路上崩塌之声渐息,喊杀声却如潮而起,震天动地,这让司马朗心情越发的不安,隐约已有一种不详的预感。

    当司马朗转过街脚,进入通往南门的正道时,一抬头,整个人瞬间石化,惊到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那表情,仿佛看到了这辈子,最最可怖,最最不可思议的画面。

    南门,竟然不见了。

    准确的说,原本巍然而立的南门,竟然变成了一堆塌陷的废墟!

    大道上,狼狈惊慌的晋军士卒,正夺路狂逃,身后,数以万计的魏军步骑,正如狼驱虎一般,翻过废墟,向着壶关腹地狂辗而至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好端端的,南门怎么会塌了?这怎么可能?”惊恐的司马朗,思维陷入了困境,以他的理解能力,根本无法理解,坚不可摧的南门城墙,如何在转眼之间,就崩成了一堆废墟。

    就在他震怖之时,正面方向,魏军已逐辗着晋军兵杀近,司马朗当然知道,自己这一千私兵,根本挡不住强大的魏军。

    只见正前方处,“魏”字的王旗已了现,是陶商亲率着铁骑大军,辗入了城内。

    “陶商这奸贼,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……”司马朗心中震怖茫然无比,脑子全被困惑填满。

    他很快又清醒过来,意识到壶关已破,大势已去,连郭援都败了,自己若还傻乎乎的一战,便是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失魂落魄的司马朗,根本没有半点抵抗的心思,只能黯然的掉转马头,带着一千多同样惊慌的败兵,向着北门方向逃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