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零一章 葫芦里卖的什么药

第四百零一章 葫芦里卖的什么药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陶商笑了,口中啧啧赞道:“子房不愧是子房啊,此计绝了。”

    旁边众将瞧着奇怪,樊哙忍不住道:“我说房子,你又给咱魏王出啥馊主意啦,快跟咱们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天机不可泄露,天机不可泄露啊……”张良捋着短须,故弄玄虚的笑道。

    他越是不说,樊哙就越是好奇,挠着头嚷嚷道:“房子,你别给我卖关子,快说啊,我都快难受死了。”

    张良却只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“收兵,回营喝酒去。”陶商却已哈哈一笑,拨马转身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樊哙等众将,心中虽狐疑好奇,眼见陶商不说,却也没有办法,只得跟着陶商一道回营。

    一回营,陶商便将鲁班单独召至帐前,将张良之计,安排给了他来执行。

    鲁班听罢之后,却是一脸茫然,一时还领会不了陶商的意图。

    陶商便干脆叫人拿来笔墨,捋起袖子给鲁班画起了图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站在旁边的鲁班,不等陶商画完便已明悟,眼中不由浮现奇色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我的大神匠,你能做到吗?”陶商扔下笔,期许的看着鲁班。

    鲁班盯着那幅图看了许久,深吸一口气,正色道:“虽说有点难度,但给班点时间,还是能够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能做到就好。”陶商满意的一笑,拂手道:“事不宜迟,你尽快去办吧,越快越好。”

    鲁班遂是拱手告退而出,依陶商的旨意去行事。

    鲁班前脚一走,陶商又下一道命令,将一千精锐的亲军,拨给了鲁班,听凭鲁班号令行事。

    密计安排下去,陶商便下令诸军息兵,各营兵马都暂时停止强攻,叫诸军将士们养精蓄锐。

    时间一天天过去,不觉一月已过。

    这一月当中,魏军再没有对壶关发起一次进攻,渐渐的,魏军中开始弥漫起了焦躁的情绪,无论是将领,还是普通的士卒,都对这长时间的息兵感到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大多数人都认为,壶关艰险难攻,如今天气已暖,灭晋之役看起来是陷入了困境,魏王长时间不进攻,应该是在为撤兵做准备。

    只是,长达一月既不攻城也不撤兵,没有任何行动,陶商的做法,不由令将士们心中开始产生狐疑与猜测。

    王帐。

    陶商却在品着小酒,观着兵法,一副不急不躁,悠闲自若之状。

    帐帘忽起,项羽和樊哙二将,先后步入帐中,两员大将的脸上,都写着焦虑二字。

    项羽也不拐弯抹角,拱手道:“魏王,现在已经开春,冰雪渐融,太行诸条山道很快开始变得泥泞起来,我军息兵以久,将士们歇的也已经够了,是不是也该在粮草运转不利之前,对壶关再次发动猛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现在发动进攻,至少还能攻个把月,要是再晚一点,大雨这么往头上一降,咱们就都要泡在泥里了,还怎么攻城,只有撤兵啦。”樊哙也嚷嚷道。

    瞟了一眼急躁的二将,陶商却闲饮下一杯小酒,不紧不慢道:“莫急莫急,时机未到,现在还不是攻城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两将身形皆是一震,彼此对视一眼,神色中皆是狐疑不解。

    樊哙忍不住抱怨道:“魏王啊,老樊我知道,那房子给你出了什么妙计,你就告诉咱是什么妙计吧,别让我们干着急啦。”

    “魏王既有妙计,不妨说出来,让我等心里也有个底。”项羽也道。

    陶商嘴角钩起一抹诡笑:“放心吧,我料不出数日,必见分晓,到时候,本王让你们瞧瞧,我是如何不费吹灰之力,就破了壶关。”

    不费吹灰之力击破壶关?

    两位大将脸上,瞬间涌现出了震惊之色,仿佛不敢相信陶商所说的话。

    壶关城,可是他们所攻打过,最坚固的城池,连天雷炮都只能给壶关挠痒痒。

    这样一座坚不可摧的城池,以项羽和樊哙二人的思维能力,实在想不出,陶商能用什么办法攻破,更无法想象,竟还能不费吹灰之力。

    “魏王,我看鲁班那厮这几天消失了,莫非你又让他去造威力更大的天雷炮去啦?”樊哙突然猜到了些端倪。

    “不用瞎猜了,不是天雷炮,投石机的威力已经达到极限,就算再改进也是轰不破壶关城墙的。”陶商当即否定道。

    樊哙又挠着头,看了项羽一眼,二人脸上惊疑与茫然愈加,越发的猜测不出。

    陶商不说,他二人也无可奈何,只得按下心中的狐疑,等着陶商所说的“时机”到来之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天后,第一场
异界潜规则小说5200
春雨不期而至。

    壶关城头。

    郭援和司马朗二人,并立在城头上,看着漫天的雨雾,远望着灰蒙蒙的敌营,雨水打湿的脸上,却尽是如释重负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春雨已至,陶贼啊陶贼,现在你还想攻下我的壶关,等于作梦。”郭援心中暗自得意,嘴角勾起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壶关被围已两月,坚如磐石,郭援挡下了无敌于天下的陶商的进攻,心中如何能不得意。

    如今春雨普降,魏军撤兵已成定局,郭援的那份得意,已经达到了顶点。

    他已经想着陶商撤兵后,袁尚对坚守壶关有功的他,大加封赏之时的荣耀,更将以逼退陶商之功,从此名动天下,成为一代名将。

    旁边司马朗也拱手笑道:“照眼下这情势,我看再用不了十天,陶贼就非得撤兵而去,我组织起来的几家大族私兵,看来也派不上用场了,郭将军,纵横天下,攻无不克的陶贼,却被你击退,恭喜你立下此等不世奇功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——”想到开心处,郭援情不自禁的放声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城上的晋军,尽皆也放松了紧绷的神经,皆以为魏军不日将退,壶关之围将就此解除。

    不觉又是三天已过。

    这三天以来,因为春雨普降,太行山路泥泞,后勤运输不利,使得魏军的补给断断续续,每曰运送前线的粮草,已下降到原来的七成左右,粮草运输的不利,使得魏军将士的士气,很快从高峰,向低谷渐渐的滑落。

    是日,春雨方停。

    魏营中,项羽等众将,便按捺不住战意,齐聚陶商的王帐之中,劝说陶商要么出战,要么就干脆退兵而去,修改灭晋的战略。

    众将们虽知陶商正在布局破城妙计,然拖了近一个多月都没有动静,岂能不焦躁。

    陶商的脸上,却始终写着“淡定”二字,也不说话,只笑看着众将嚷嚷成一片。

    这时,许久没有露头的鲁班,忽然步入了王帐,向陶商附耳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陶商淡然的眼眸中,陡然掠起如火的兴奋,大叫一声“好”,兴奋的一跃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帐中,瞬间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被吓了一跳的众将们,皆吃惊的看向了他们的魏王,却不知他为何突然间这么兴奋。

    陶商扶剑在手,鹰目燃烧着猎猎杀机,扫视一眼众将,冷笑道:“这一个月以来,估计你们对本王不退也不攻的做法,已经疑惑了很久,都在猜测本王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,今天,就是让你们知道真相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身杀气如火狂燃,竟令距陶商较近的将领们,都感到了丝丝的寒意,精神皆是为之一振。

    紧接着,陶商拔剑出鞘,向着北面一指,喝道:“传令诸军,午后时分全军出动,本王要一鼓作气,攻下壶关。”

    号令一下,诸将的战意瞬间被点燃,沉寂了这么久,他们早巴不得开战,就算最后攻城不利,还是要撤兵,那也好过攻也不攻,直接就班师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众将心中是既疑心,又激动,他们已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,陶商究竟有何奇策,能够不费吹灰之力,就攻破坚不可摧的壶关城。

    诸将散去,各自本部传达总攻的命令。

    总攻的王令下达,三军将士各各热血沸腾,磨刀霍霍,只等一战。

    一场饱食,午后时分。

    天空蔚蓝如洗,万里无云,气温不冷不热,正是作战的好天时。

    近七万的魏军将士从诸营中开始,如涓涓细流一般,分面八方的汇聚于壶关前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七万步骑肃阵已毕,黑色的铠甲反射着阳光,一片铺天盖地的耀眼刺目的强光,将魏军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刀戟如林,军气浩荡,大魏的战旗,在壶口关前傲然飞舞。

    陶商坐胯大黑驹,手提战刀,身披赤色的战袍,一双鹰目凝视着那巍巍关城,眼神中杀机凛烈。

    此刻,壶关城头锣声已响成一片,闻讯的郭援率三千晋军急上城头,摆出了防守之势。

    郭援原以为,魏军很快就将不战而退,刚喝过小酒,正准备美美的睡上一个午觉,还没等打个瞌睡,便被魏军集结的消息所惊动,急急忙忙的赶往了城头。

    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郭援强行打起精神,举目远望,只见城头魏军黑压压一眼望不到尽头,声势甚是浩荡肃杀,松了已久的神经,不由又紧绷起来。

    旋即,郭援的嘴角,又扬起一抹不屑的冷笑,口中冷哼道:“陶贼,你多半是想在撤退之前,再做一次无谓的尝试吧,很好,那我就多谢你给我的功劳薄上,再添上一笔,嘿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