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九十九章 战壶关

第三百九十九章 战壶关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回河内,攻壶关?

    项羽身形一震,蓦然愣住。

    思绪飞转,神色如潮,怔了片刻,项羽迷茫的脸上,陡然间迸现出深深的惊色。

    省悟的项羽,激动道:“原来大王进攻关中只是疑兵之计,真正目的竟是要让袁尚疏于防备,从壶关方向攻取并州?”

    陶商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这一条计策,便是张良所献一石二鸟之计中第二只鸟。

    这上党郡位于河内郡之北,东有太行山,西有霍大山,唯南面与河内相接,北面与太原郡相接。

    此郡地势高峻,险峰陡立,犹如堡垒一般,俯临河北和河南,境内山地嵯峨,绝壑深阻,更是一个相对独力的地域系统。

    这上党郡战略地位重要,自战国之时,便成为诸国争夺的地位,韩魏秦三国都曾在此激烈的用兵,争夺此郡。

    历史上,决定历史走向,赫赫有名的长平之战,便发生在这上党郡境内。

    想当初,陶商的灭晋战略,本来就是打算从河内进攻上党,再从上党从东南方向进攻晋阳,却没想到被匈奴人的插手,被迫改变了战略,率军杀入了河东郡。

    不过歪打正着,袁尚也恰好将重兵皆屯于了晋阳南面,以为陶商会从晋阳南面进攻,而忽视了晋阳东南面的上党方向。

    陶商正是要借着袁尚疏忽,玩一个声东击西,出其不意的回归河内,突袭上党。

    若是能出其不意的拿下上党郡,便可以从其郡北上,绕过晋南诸关隘,直插晋阳城东南。

    上党之险,又莫过于壶关,乃是可与函谷关,阳平关所媲美的天下雄关。

    陶商欲取上党,必要夺下壶关不可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没有一丝迟疑,命英布继续打着他的旗号,佯攻关中,却率大军星夜兼程,由箕关退入河内郡,北上直奔壶关。

    上党郡虽位于群山环绕之中,与外界却依旧有联系,通过太行山中的诸条径道,与南北相联。

    诸道之中,最主要一条,便为太行陉。

    此径始于长子县,向南沿浊浊漳谷地至泫氏城,循白水河谷地至高都城,再南经天井关,便可进入到河内县。

    陶商就选择了走这条太行径,奇袭壶关。

    太行径颇为崎岖,盘旋蜿蜒,形如羊肠,也仅仅比难于上青天的蜀道好走一点而已。

    陶商便命彭越做开路玩锋,逢山开路,遇水架桥,为主力大军开出一条道路。

    路虽难走,好在沿途晋军全无防备,魏军几乎兵不血刃,就将沿路高都、泫氏诸城攻破,大军长驱直入,深入上党腹地。

    数天后,壶关已在眼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壶关。

    留守关城的,乃是袁尚心腹之将郭援,约有晋军一千。

    郭援的日子过的很悠闲。

    他麾下兵马虽只有一千,却以为陶商的主力尽在河东,他的壶关远离战火,没有任何的危险。

    郭援每天所要做的,就是随意的巡逻巡逻,然后回帐喝喝小酒,听听小曲,享受这份难得的惬意。

    除了这此,郭援每天还要做的一件事,就是不时的带着些酒肉,亲自去看望司马氏一族。

    当初司马懿举族从河内迁至壶关,前来投奔袁尚,司马懿本人跟随袁尚左右作战,司马一族的人却暂时都还安置在壶关之中,并没有前往晋阳大后方。

    司马懿也是太过自信,认为借匈奴之兵,可以轻易将陶商赶出河内,他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率全族重回故乡温县,为了免于族人长途跋涉,所以便将族人尽数留在了壶关中。

    如今司马懿深受袁尚信任,地位俨然已超过了逢纪等谋士,郭援也看的清楚,便不时的前来慰问一下司马氏族人,也算是讨好司马懿,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。

    “张小姐但有什么需求,尽管跟郭某提便是,郭某即刻就叫人给你去办。”郭援讨好的向眼前妙龄女子笑道。

    眼前这少女,衣着华服,气质端庄秀丽,一派名门千金的气质,正是司马懿的未婚妻张春华。

    张家和司马家一样,皆为河内望族,联姻已有数代,可以说是兴辱一体。

    司马懿和张春华自幼就定下婚姻,本是打算今年完婚,却不巧,正赶上陶商兵进河内,婚礼只能推后延期。

    逃离河内的世家大族中,除了司马氏一族外,还有另外几家,张家跟司马家关系密切,自然也随之逃自了河内。

    郭援得知张春华乃司马懿未婚妻后,便时常前来探望,又是送柴又是送酒送菜的,极尽的殷勤。

    “郭将军有心了,他日春华必会向仲达提及郭将军的恩惠。”张春华福身一礼,倒也冰雪聪明,知道郭援的意图。

    郭援一喜,忙笑呵呵道:“张小姐言重了,郭某只是尽了本份而已,不值一提,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客套了几句,他便想告辞。

    这时,张春华忽然想起什么,便问道:“对了,郭将军,不知眼下晋公和陶商的战事如何了?”

    郭援忙竖起拇指,赞叹道:“说起这战事啊,还多亏了仲达公子,给晋公献计退守界休一线,坚壁清野,这不,陶贼攻不下界休,已经灰溜溜的退兵而去,听说是掉头去打关中去了。”

    张春华暗松了口气,听得郭援称赞自己的未婚夫,秀眉间悄然掠起几分引以为傲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春华妹子放心吧,仲达有几分本事,你还不清楚么,有他辅佐晋公,陶商绝计奈何不了并州。
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无弹窗
”身后走出了一个英朗的男子,正是司马懿之兄司马朗。

    张春华脸上的笑容更灿烂,忙福身向司马朗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司马朗步上前来,又慨叹道:“仲达也是,空有一身经天纬地之才,却迟迟不肯出山,若是他早听我的劝说,早几年出山,无论是辅佐袁公还是曹孟德,那陶商哪里还有机会坐到到今日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仲达的心思,深不可测,我们见识都太浅薄,猜不透啊。”张春华轻声一叹,虽是自嘲,语气言辞中,却尽是对自己未婚夫的自豪。

    一旁的郭援,忙也笑呵呵的附合道:“说的是,说的是啊,若是仲达公子早点辅佐咱们晋公,哪容得那陶贼如此嚣张,说不定这个时候,坐拥两河的人,已经是咱们晋……”

    “报~~”一声急迫的奏报声,打断了郭援的好兴致,只见一员哨骑飞奔前来。

    郭援眉头一皱,瞪着那前来的斥侯骂道:“瞎嚷嚷什么,打扰了本将跟张小姐和司马公子说话。”

    斥侯却滚鞍下马,颤声惊叫道:“将军,大事不好,南面急报,七八万魏军突然从河内杀入我上党郡,南面诸城猝不及防,尽皆被魏军击破,魏军正向着我们壶关城杀来。”

    郭援身形剧烈一震,愕然惊变,仿佛见了鬼一般。

    身边的张春华也是花容惊变,司马朗那一脸的淡定从容,也瞬间瓦解。

    惊骇好一会,郭援才从震恐中缓过神来,一把揪起那斥侯,吼道:“陶贼的主力不是尽在河东,准备攻打关中么,怎可能突然杀入我上党郡?”

    斥侯自然也是茫然不解,无法回答他的吼问,残酷的事实却是,魏军主力确实杀到了壶关门口。

    “糟了,恐怕仲达和晋公,中了那陶商的声东击西之计了。”张春华冰雪聪明,竟是第一个惊醒。

    “春华妹子,什么声东击西?”司马朗茫然惊问道。

    张春华便深凝着秀眉,表情沉重道:“陶贼从界休的退兵,根本就是佯退而已,他只是借着去攻关中为名,堂而皇之的把兵马南撤,以放松我们的警惕,却才趁机星夜兼程回军河内,穿过太行径,出其不意的杀入我上党,陶贼真正的意图,乃是绕过界休一线我军主力,从东南面攻取晋阳啊。”

    张春华一番话,道明了一切,郭援震惊到目瞪口呆,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司马朗先前那份对兄弟的自恃,对陶商的不屑,也顷刻间瓦解一空,忍不住惊叹道:“没想到,陶贼用兵这等奸诈,连仲达竟然也被他蒙骗了。”

    一片震恐中,张春华忙道:“壶关乃晋东南门户,一旦壶关失陷,陶贼的魏军就能长驱直入,直接杀到晋阳城下,郭将军,事不宜迟,赶紧想方设法守城吧。”

    郭援这才缓过神来,只得赶紧下令全军警戒,严守壶关,同时派人飞马前往界休一线,去向袁尚告急。

    郭援的求救信使刚出城,彭越所率魏军前锋大军,就一路狂奔,杀至了壶关城下。

    紧接着,陶商亲率的七万魏军主力,也浩浩荡荡的杀至,逼城下寨,形成强攻之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晋阳以南四十里。

    袁尚在确信陶商撤兵,改攻关中之后,便彻底放心,只留几千兵马守界休关,自率万余主力兵归晋阳。

    因是危机解除,袁尚也不急于回晋阳,一路是走走停停。

    日近傍晚,袁尚便令大军就地安营,并于大帐中摆下酒宴,召司马懿等人前来吃酒。

    “既然陶商已退兵,那晋公何不率军反攻河东,或许可与曹操联手,南北夹击一举击灭陶贼。”急于给自己义父复仇的吕布,酒宴间忍不住进言道。

    袁尚神色微微一动,有些动心,不由看向了司马懿。

    司马懿浅饮一口酒,淡淡道:“陶贼自然是一定要灭,但眼下情况已变,没有匈奴铁骑的相助,我晋国便是五国之中,实力最弱的一国,一旦击灭了陶商,我们也无力跟其余几国争夺陶贼的地盘,倒不如先坐山观虎斗,等其余四国跟陶贼拼个两败俱伤之时,我们再跳出来坐收渔翁之利。”

    “仲达言之有理,言之有理啊。”袁尚连连点头称赞。

    一旁的田丰,却冷言冷语道:“仲达怕是小瞧了那陶贼,此人麾下文武英杰层出不穷,依如今之势,就算我们五国合兵,也未必能灭了他,何况是我晋公作壁上观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却不屑一笑:“陶贼残暴自负,只重寒门而轻视我们世家,他固然收买了一批寒门能人异士,但要知道,寒门的贤才毕竟有限,精英豪杰多数在我们世族之中,失去了我们世族的支持,陶贼终究是无根之树,看似繁盛,大风一吹,最终还是要轰然倒塌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一番话,说到了袁尚心坎里,不住点头赞同。

    就连逢纪,这等自负之人,仿佛也为司马懿的智慧所折服,对他是赞不绝口,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大帐中,司马懿沉浸在了众人的赞许和称道声中,微微而笑,年轻的鹰目中,不由也浮现出了几分得意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帐帘掀起,步入的军士将寒风带入帐中,搅得众人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“禀晋公,上党郭将军急报,陶贼突率魏军主力由河内杀入我上党,我军猝不及防,魏军一路势不可挡,已杀至壶关城下,郭将军请晋公速速发兵增援。”

    大帐中,瞬间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袁尚主臣一众,刹那间石化在了那里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就连司马懿,脸上得意的表情也顷刻瓦解,表情凝固在了震惊的瞬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