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九十八章 再打一只鸟

第三百九十八章 再打一只鸟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函谷关西。

    五万秦军,屯兵于关城之外,旗帜遮天,声势浩大。

    函谷关前,数万秦军正呐喊叫战,看着射向函谷关的漫空石弹,激动兴奋咆哮。

    近五百余门投石机,已被耸立于关前,正对函谷关进行无休无止的猛攻。

    这五百投石机,非是普通的投石机,乃是刘晔为曹操所献,经过改良后的投石机,名为霹雳车,无论威力和射程,都堪与魏军的天雷炮相比。

    望着尘石飞扬的函谷关,曹操眯眼冷笑,口中道:“陶商,你的天雷炮纵横中原,攻破了多少城池,今天本王也让你尝尝我霹雳车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斥侯飞奔而至,拱手道:“禀大王,夏侯妙才将军的偏师,已顺黄河东下,于平阴城登陆,敌将周亚夫被迫分兵五千前去阻挡,函谷关守军数量已锐减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不愧是我家妙才。”曹操大喜,扬鞭向关城一指,“再轰半日,然后全军齐攻,三日之内,一定要给本王攻破函谷关,拿下洛阳。”

    曹操意气风,数万秦军也斗志昂扬,战意更烈。

    “听闻袁尚和五万匈奴兵马,已经把陶商几乎追出了河内郡,我大秦若再攻下洛阳,则陶贼两河就将全线告急,四面崩溃是迟早的事了。”刘晔淡淡笑道。

    曹操一笑,赞道:“若非子扬献上这霹雳车,本王也不能顺利攻下函谷关,此番若能灭了陶贼,子扬你便为首功。”

    “晔只是略尽绵薄之力而已,万不敢居功。”刘晔忙是拱手谦逊道。

    曹操哈哈大笑,越发的意气风发。

    “匈奴铁骑虽强,但袁尚和于夫罗的用兵之能,远非陶贼的对手,嘉以为,我们还是不可太过乐观才是。”郭嘉却保持着几分冷静。

    话音方落,又一骑斥侯飞奔而来,拱手惊叫道:“禀秦王,陶商用火牛计于修武大破匈奴五万铁骑,袁尚败逃箕关,于夫罗已为其所杀。”

    一道惊雷,轰落于秦国君臣的头顶。

    曹操脸上的意气风发,瞬间被惊碎,刘晔等众臣,无不愕然惊变。

    纵然是郭嘉,苍白的脸上也即刻浮现惊色。

    就在曹操众臣未及惊骇时,又一骑斥侯飞奔而至,大叫道:“禀大王,袁尚弃守箕关,陶商大军兵不血刃夺下箕关,一路向西杀入河东,出其不意的攻下蒲坂城,关中有危,荀尚书请大王速发援兵回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曹操身形剧烈一震,再也坐不住,一把夺过情报来急看。

    关中与并州,以黄河为界,西为关中,东为并州。

    这一段黄河自北向南而流,水势湍急,两岸又群山起伏,飞鸟难渡,唯河东郡所属的蒲坂城一线,水势较缓,地势较为平坦,勉强可渡。

    黄河之东,乃蒲坂城,属于河东郡,黄河之西则是蒲坂津渡口,隶属于关中的冯翊郡。

    河东一郡原本属于南匈奴的地盘,曹操已结好多年,便以匈奴人作为河东屏障,故曹操的兵力多驻于潼关函谷关一线,蒲坂一线并不是他重点防御地带。

    曹操却万没有料到,陶商竟能以火牛阵灭了匈奴主力,吓走了袁尚,一路势如破竹的攻下兵力空虚的河东郡,出其不意的拿下蒲坂城,直接威胁到了他的关中老巢,焉能不令他震惊万分。

    “匈奴五万铁骑,竟然就这样就被灭了,听闻火牛阵失传已久,陶贼是怎么会的?”曹操看着手中的情报,一脸的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郭嘉却急道:“秦王,事已至此,看陶贼的意图,分明是改变了战略,假借灭晋为名,却想趁机由蒲坂杀入我关中侧后,击灭我大秦,事不宜迟,请大王速发援兵回防蒲坂津,万不可让陶贼渡河。”

    刘晔也忙道:“奉孝所言极是,如今寒冬已至,再过不了几日,黄河就会封冻,那时陶贼的兵马无需船只,直接就可以踏冰过河,我们必须抢在那之前,加筑蒲坂津的防御才是。”

    曹操身形连连震动,终于是清醒过来,如是传令马超和程昱率一万步骑前,星夜兼程前往蒲坂津布防。

    援军派出,曹操才长松了一口气,焦黄的脸上,渐渐恢复了从容冷峻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再次射向函谷关,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“陶商,你以为你夺下蒲坂城,就能逼我放弃进攻函谷关吗,哼,这五国联合灭魏的天赐良机,本王岂会轻易放弃,这一次,我曹操不夺回属于我的中原,我誓不罢休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曹操的援军,匆匆忙忙的赶赴蒲坂津之时,陶商正率领着主力大军,沿着汾水向晋阳方向进攻。

    攻陷蒲坂津的,只不过是英布率领的一万偏军,打着他魏王的旗号,佯装要进攻关中,目的无非是逼曹操分兵回防,以减轻函谷关周亚夫一线的压力。

    陶商并没有足够的船筏,让他的九万大军渡河,进攻关中,只能等到黄河封冻,踏冰过河。

    且等到那个时候,曹操必已经在对岸的蒲坂津,构建起了坚固的防御工事,即使大军能顺利过河,也未必就能攻入关中。

    况且,万一把曹**急了,介时率军回撤,陶商就要跟曹操这个强者正面决战。

    曹操可不象袁尚那么好欺负。

    陶商的战略,依旧未变,仍是要先灭了晋国。

    袁尚方面,为了阻止魏军北上,在司马懿的建议下,四处伐砍树木,崩毁土石以填塞晋南的山路,迟滞魏军北上。

    为了防备陶商的天雷炮,袁尚命将沿途界休关等关隘,均以山石加固,增加其
秘巫旅途txt下载
坚固性。

    为抵挡陶商,袁尚可以说是使出了浑身懈数,无论如何也要将陶商的兵锋,阻于晋阳之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界休关南,魏军大营。

    陶商立于营外,鹰目远望着那座屹立于山间的险关,口中感慨道:“太行之险,果然不逊于秦岭,这并州跟益州一样,皆是表里山河,易守难攻啊。”

    这几日,陶商是深深体会到了并州之险。

    他北上的大军虽有八万之多,但自沿河东郡北上以来,兵马只能沿着汾水两岸狭窄的道路开进,沿途却要去强攻一座又一座的晋军关隘。

    兵进十日,在付出了数千死伤后,他的兵锋才杀至了界休关前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十天的时间里,他的大军只向北推进了八十余里。

    眼前这界休关,乃是晋阳以南第一重险关,在此之后,还有数道坚城,每一座皆是依山而建,城墙为山石所筑,坚固到连天雷炮都轰不破的地步。

    若一路强攻,只怕没个一年半载,他的大军别想杀至晋阳。

    最让陶商感到头疼的,则是粮草。

    并州群山险恶,山路本就难行,粮草转输吃力,若再拖到明年开春,雨那么一落,崎岖的山路就会变的泥泞不堪,更加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介时粮草运输跟不上,又攻险不睛,陶商就只有选择退兵。

    陶商不得不说,他可以小看袁尚,却不能小看并州的地势山险。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斥侯飞奔而至,“禀魏王,周亚夫将军刚刚发来消息,称曹操已调一万兵马回师关中,函谷关的压力已减小不少,他请大王不必再担心。

    听得这个消息,陶商精神一振,目光看向张良,“子房,看来你的一石二鸟之计,已经打下了一鸟。”

    “函谷关压力已减,咱们演给袁尚的戏也差不多该收场,是该实施打下第二只鸟的时候了。”张良眼中掠起诡笑。

    这时,旁边不知情的项羽,却道:“函谷关压力虽减,咱们虽可全力进攻袁尚,只是此贼显然早有准备,晋阳以南的诸道关卡都用山石加固,咱们的天雷炮都无法轰破,若继续强行攻关的话,只能是徒损兵士和士卒,非是上上之策。”

    “不强攻还能干啥,我看只能硬着头皮攻。”樊哙挠着头嚷嘛道。

    陶商和张良对视一眼,主臣二人的眼中,同时浮现一丝会意的诡笑。

    “既是正面打不开通往晋阳城的道路,那何不转变一下思路,迂回一下呢。”张良意味深长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迂回?”项羽和樊哙神色茫然,一时都猜不出张良言外玄机。

    陶商却已拂手笑道:“正面攻不破,本王不攻便是,传令全军拔营南下吧,再给本王放出风声,就让咱们要改道蒲坂,以主力之师去进攻关中。”

    改道关中?

    项羽等诸将皆是一震,不想陶商突然间会改变战略,临时又决定去攻关中。

    不守眼前并州地势如此之险,既然无计可施,变换策略去攻关中,倒也未必不是明智之举。

    项羽诸将遂也不敢质疑,当即去传达号令。

    次日,位于界休关正南面的魏军,开始徐徐的退却,近八万魏军沿汾陆续而退,数天之内便退至了河东治所安邑。

    与此同是,张仪的细作也放出风声,称陶商已决意进攻关中,改先灭晋为先灭秦。

    魏军一撤,消息很快就传至了界休关内。

    袁尚一众主臣,万余号斗志低落的晋军,听闻魏军撤退的消息,无不大松了口气,如释如负。

    “陶贼必是看到我并州地势险要,终于被迫撤退了。”袁尚看着手中情报,也长松了一口气,向司马懿赞道:“仲达啊,多亏了你的计策,才能助本公转危为安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嘴上带着几分自信的微笑,仿佛在得意于自己的战略成功,他微捋着短须,浑身渐渐弥漫起了几分傲色。

    虽有几分得意,他却不敢太小视陶商,又道:“陶贼虽退,但此贼甚是诡诈,懿只怕他只是佯装撤退,去攻关中,却想趁我们松懈之时,给我们来个突然袭击,晋公还当严令诸军不可懈怠才是。”

    袁尚此时对司马懿是深信不疑,自然是言听计从,当下不敢松懈,依旧日夜巡城,又派出斥侯严密打探魏军的动向。

    几天后,接二连三传回的情报,终于打消了袁尚的担忧。

    情报声称,大批送往界休的粮草,已经改道送往了蒲坂一线,英布的前部兵马,也在大肆砍伐木头,打造船筏,为渡河作准备。

    所有迹象都表明,陶商已放弃攻打他的晋国,决计对秦国用兵。

    袁尚终于可以长松一口气,想着坐山观虎斗,等陶商被其余四路诸侯杀败时,再出兵去分一杯羹不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邑城外。

    八万大营悉数出营,列队已毕,只等着开拔。

    项羽策马而来,拱手道:“禀魏王,大军集结完毕,只等魏王一声令下,将士们就杀奔蒲坂,直取关中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本王要去取关中了。”陶商年轻的脸上,却扬起一抹冷绝的诡笑。

    项羽顿时愣住了,前番在界休定下的计策,不就是因为并州难攻,所以才改变战略,由蒲坂津西渡黄河,前去攻打关中的么,魏王这话又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就在项羽茫然之时,陶商已翻身上马,战扬向着东面一指,豪烈喝道:“传本王诏命,全军东归河内郡,按最初的计划,随朕北取壶关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