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九十七章 佳人之奇

第三百九十七章 佳人之奇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当陶商耀兵于箕关之外,准备随时发动进攻,辗碎袁尚时,甄宓正乘坐着马车,在一队魏王亲卫军的护送下,行进在前往箕关大营的路上。

    从修武发出,一路上,甄宓看到的是数不清的匈奴人的尸体,横七竖八的躺在路上,随处可见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他竟然做到了,五万匈奴铁骑,就这样被他灭了,难道,他真是这个乱世的真命之主吗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车窗之外,那一具具的匈奴人尸体,甄宓俏脸上流转着惊疑和茫然。

    与从前不同,一想起陶商,她的心中就会产生一种厌恶,现在,她却浑然不觉,那种厌恶已越来越淡,自己的内心深深,隐隐竟闪过几分敬意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,马车驶抵了箕关以东,路上魏军的士卒已多了起来,前方隐隐已见连绵不绝的魏军营盘。

    “是甄家妹妹的马车吗?”外面响起一个女子清爽的声音。

    甄宓从神思中回过神来,掀起帘子向车外一张望,看到一个身着银甲,背披赤色披风的巾帼女将,一身的英姿飒爽。

    甄宓认的,那女子正是陶商几个妃子中的一个,叫作吕灵姬,将来自己嫁入魏王宫后,便将跟她分享同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见过吕夫人。”甄宓很有礼的应了一声,口中还尊称吕灵姬一声“夫人”。

    吕灵姬认出了她,便道:“魏王听说你要到了,让我来接一接你,随我入营吧,魏王他正在帐中等着你呢。”

    甄宓俏脸微微一动,心中忽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,显然是没有想到,陶商会这么重视她,竟会派自己的一位夫人亲自来迎她。

    马车继续前行,吕灵姬拨马徐徐的走在旁边。

    甄宓忍不住问道:“吕夫人,这一仗,我军杀了多少匈奴人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多,也就四万多吧。”吕灵姬轻描淡写的答道,“可惜那于夫罗给跑了,不过那胡酋已被袁尚狗咬狗给杀了,也算他活该。”

    甄宓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五万凶残的匈奴铁骑,竟然有四万被灭,就连匈奴单于也死了,这不可思议的战局结果,再次令甄宓陷入了震撼中。

    “听闻匈奴铁骑极是强大,不知魏王是怎么将他杀的如此大败?”甄宓又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很简单,夫君他就摆了个火牛车,轻轻松松就灭了匈奴骑兵。”

    “火牛阵?”甄宓俏脸再变,“听说这个火牛阵早已失传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失传了又怎样,别人不会,却又怎难得倒夫君。”吕灵姬秀鼻微微一扬,眼神中流露着引以为傲的神色。

    甄宓彻底的沉默了,不再说一句话,俏脸上流转着复杂的神色,整个人沉浸于了震撼与茫然之中。

    失神中,马车入了大营,直到她被送入王帐中时,才从失神中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甄小姐,一路辛苦了,身体还好吧。”陶商放下手中的文书,年轻的脸上浮现出关怀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还好,多谢魏王关心。”甄宓怔了一怔,忙暗吸一口气,福了一福。

    陶商吩咐下去,给她看座,奉上果茶,又叫给炉子里添了些炭火。

    甄宓坐定后,陶商也不跟她提赌约之事,只嘘寒问暖,关怀备至的样子。

    此时甄宓对陶商已无厌恶,陶商的这份关怀,隐隐还让她心里感觉到一丝暖意,那颗对陶商一直冰封的心,渐渐也开始在融化。

    只是,她却一直记挂着赌约之事,记得她答应过陶商,若是她输了,陶商就可以叫她心甘情愿的做任何一件事。

    陶商越是不提,她心中就越是不自在,不安心。

    贝齿紧咬了朱唇许久,甄宓忍不住道:“关于匈奴赌约之事,宓愿赌服输,不知魏王打算让我做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说本王还差点忘了呢。”陶商笑看向她,“本王想问问,甄小姐你想为本王做什么事?”

    陶商笑的有点邪味,瞧得甄宓脸蛋一红,不由自主的心慌慌起来,却咬着嘴唇道:“输的人是我,又不是我能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那本王倒得好好想一想了,可不能浪费这么好的机会啊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语气中透着几分轻薄,忽然站起身来,来到甄宓的身边,伸出手来,缓缓的伸向了她的脸庞。

    甄宓已是羞红满面,心跳加速,呼吸急促到胸前双峰起伏跌宕,看着陶商这轻薄之举,已猜到陶商要干什么,本能的就想躲避。

    只是,她忽然又想到,自己到底是输了赌约,就算陶商现在要占有她,那也是自己活该。

    何况,她早已跟陶商有婚约,自己这身子,早晚也得是陶商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甄宓心中只得一声暗叹,闭上了眼睛,准备承受着这个男人对自己将要发起的进攻。

    陶商的手,已抚摸在了她的脸蛋上,瞬间,她浑身颤抖了一下。


月老志sodu


    这还是除了父亲之外,生平第一次被一个男人,如此亲近的触摸自己的肌肤,刹那间,甄宓紧张到了极点,心头小鹿几乎都要随着那跌宕的双峰一起跳将出来。

    却不知为何,除了紧张和羞耻之外,甄宓还隐隐的感觉到了一丝酥**痒的异样感觉。

    “好一张绝美的脸,却消瘦成了这样,实在是可惜啊。”陶商却忽然松开了手,“这样吧,你就答应本王,从今往后好好吃饭,不许再自残自己,一定要把自己养的白白胖胖,红光满面才行。”

    甄宓愣住了,满以为陶商会色心一起,逼迫自己现在就献上身体,却没想到,陶商提出的要求,竟然是让她吃好喝好。

    当甄宓睁开眼睛时,陶商已经站起身来,打算离开。

    “就……就是这些吗?”甄宓忍不住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希望是其他的事吗?”陶商回过头来,笑眯眯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甄宓脸蛋顿时又是一红,低头不语,被陶商的眼神瞧的甚是尴尬,不敢正视。

    陶商哈哈一笑,转身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甄宓却又怎会知道,陶商所做一切,只为羸得她的芳心,让她心甘情愿的嫁给自己,否则怎从她身上得到天赋属性。

    至于现在就享用了她这曼妙的身体,这种事情陶商也不是没有想过,但为了那宝贵的天赋属性,陶商也只咬牙忍一忍了。

    反正她早晚都是自己的,又何必猴急在这一时。

    “他竟然……竟然只是不想让我再消瘦下去……”甄宓立在帐门处,望着那远去巍然身影,红酥酥的脸蛋上,流转着惊奇之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箕关。

    关城之中,晋军士卒正陷入惊慌失措,军心混乱之中。

    城头上,袁尚僵硬的驻立于风中,望着东面连绵浩荡的魏军营盘,眼中流转着愤恨又畏惧的眼神。

    身边,颜良和逢纪等文武,也个个神色黯然,斗志消沉。

    左右那些文武,亦是惊得目瞪口呆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晋公,细作传回消息,陶贼的天雷炮已运抵了大营,只怕不消一两日,陶贼就会攻关了。”逢纪忍不住提醒道。

    袁尚身形又是一震,心头如遭重锤一击。

    天雷炮有多强,袁尚是最清楚不过,那漫天飞石,狂轰烂炸的恐怖景象,他至今历历在目,刻骨铭心。

    九万强大的魏军,再加上威力恐怖的天雷炮,足以令袁尚胆寒。

    “仲达,我们该如何是好?”袁尚颤巍巍的看向了司马懿。

    沉吟许久,司马懿却淡淡道:“眼下形势,这箕关必不可守,我们没有必要在此徒自损失士卒,不如弃却箕关,由河东向北退往太原郡,背靠晋阳大本营,依靠其南面诸道险关,以逸待劳抵挡陶贼。”

    退守太原郡……

    袁尚沉默下来,久久不语,一时难下决定。

    司马懿便又道:“并州道路难行,粮草转运不易,若将陶贼引入太原腹地,便可加重他的粮草运输负担,只要我们能撑一两个月,到时其余四路兵马必有进展,陶贼就只有退兵而去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的一番话,渐渐平息了袁尚的不安,那张贵公子的脸上,重新又燃起了几分傲意。

    沉吟许久,袁尚冷哼一声,傲然道:“就依仲达之言,全军弃却箕关,退往太原郡,本公有太行之险,我看陶贼能耐我何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日后,七千多晋军,悉数撤出了箕关。

    袁尚用司马懿之计,于关城上多树假人旗帜,成功的迷惑了魏军,当陶商觉察到有异,即刻发兵攻下箕关之时,城上已经是人去楼空。

    “这个袁尚,倒还算识相,知道守不住箕关,一早卷铺盖滚蛋了。”樊哙嘴里骂着,一脚踢翻了城头的一个草人。

    陶商立于关城,扫望着那一只只草扎的假人,心中却在想:“袁尚这小子撤的这么及时,还能想出扎草人的疑兵之计,逢纪等人是想不出这等把戏的,司马懿,莫不是你真铁了心在帮那小子吗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张仪匆匆登上城头,拱手道:“禀魏王,洛阳周亚夫急报,曹操正猛攻函谷关,攻势出人意料的强大,周亚夫派人前来报与大王,请大王若能及时回援,务必尽早回援,以免出现意外。”

    函谷关形势不利!

    陶商剑眉顿时一凝,便想周亚夫虽强,曹操却不比七国之乱时,吴楚叛王那么弱,函谷关方面果然吃紧。

    只是眼下他好容易攻下箕关,准备灭晋,若然回援函谷关,岂非全盘战略被打破。

    若是不回援吧,又怕函谷关战事吃紧,周亚夫挡不住曹操的兵锋。

    正当进退两难之时,一旁张良却淡淡一笑:“魏王莫忧,良这里有条一石二鸟之计,既不耽误灭晋大计,也能缓解函谷关之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