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九十六章 杀 尽

第三百九十六章 杀 尽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战国之时,乐毅伐齐,领兵直下齐国七十余城,几乎将齐国灭亡,齐国只余下两座城池,齐将田单正是用了火牛阵,一举杀败了强大的燕国,恢复了齐国失地。

    张良所献之计,便是用火牛阵来对付匈奴铁骑。

    只是这火牛阵失传已久,怎么个摆法,哪怕是张良这样的绝顶智士,也未有十足的把握。

    要知道,牛与士卒不同,听不懂人话,一旦点起火,若是受到惊吓发起狂来失去控制,非但伤不了敌人,反过来还有可能搅乱了己军之阵。

    顾虑到这些,这火牛阵还是个相当有风险的阵。

    陶商第一时间就想起了田单。

    不是怕摆不好么,那我就干脆把原创者直接召出来。

    果然,这个被召唤出来的田单,仿佛天赋中就存有火牛阵的基因,很快就解决了难点。

    田单的原创火牛阵,便是先用笼子将牛关住,蒙上牛的眼睛,放火之后将笼子一面打开,这样牛就只能凭着本能,朝着一个方向狂奔。

    陶商遂是发下密令,下令连夜从附近的县城中,征用了千余头黄牛,以运送粮草为名,不动声色的运往了修武前线。

    接着他又给田单拨下了一千兵马,让他制作笼子,准备一应用物,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准备火牛阵。

    忙乎了这么多,现在,正是火牛阵证明它威力的时刻。

    正前方处,匈奴铁骑已铺天盖地涌至,九万魏军有进无退,陶商所有的希望,都放在了田单身上。

    这位年轻的战国名将,毫无惧色,面色沉静如水,眼见阵形已形,战扬一扬,喝道:“点火。”

    千余火把举起,士卒们迅速的将牛尾上所拴的可燃物点燃,尾巴火起,痛苦的耕牛立刻嚎叫了起来,疯狂的向前顶撞笼门,想要冲将出去。

    “开笼!”田单又是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令旗落下,冲天的冲鼓声骤起,一千面笼门几乎在同时被打开。

    震天的巨响中,千头火牛狂撞而出,嚎叫着埋头向前撞去,向着迎面的匈奴铁骑,疯狂的辗去。

    汹汹不可一世的匈奴人们,正准备大杀一场,一抬头间,却猛见千头火牛狂冲而来,霎时间都惊到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是什么鬼东西?”本是得意的袁尚,瞬间也惊到愕然变色,连下巴都快掉下来。

    临战前,魏军前阵突然不攻自破,袁尚心中就掠过一丝不安,当他看到那无数的火牛冲辗而出时,整个人已被惊恐所包裹。

    “火牛阵,不好,陶贼竟用了火牛阵!”同样惊恐的逢纪,到底见识不弱,第一时间就想起了这历史典故。

    袁尚身形剧烈一震,险些惊到从马上掉下来,恍然惊悟的他,吓的完全乱了分寸。

    “这个陶商,竟连这种失传已久的奇阵都能布出来,当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司马懿脸上亦浮现出一丝惊叹,不过他却远比旁人要镇定,惊异只一瞬,便沉声道:“晋公,陶贼既出此奇策,匈奴人绝非敌手,我们千万不可被连累,速速下令撤退吧。”

    袁尚猛然清醒,脸上尽是羞恼不甘。

    他原还想着仗着匈奴之兵,灭了陶商报仇,谁想又跳进了陶商的坑中,什么主动后撤,原来只是引蛇出洞而已。

    再次被羞辱,袁尚羞恼之极,却又惊恐之极,咬牙片刻,只得喝道:“鸣金,全军撤退,向箕关撤退。”

    七千多号的晋军,早给魏军火阵阵吓懵,不等袁尚的号令传下,就已丢下前边冲锋的匈奴人,纷涌狂奔。

    金声响起,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正前方处,一千头火牛已挟着无可阻挡的冲击力,轰然撞至。

    袁尚惊到倒抽凉气,眼睁睁的看着汹汹火牛,如火龙般撞入匈奴阵中,一路狂辗,将那些不可一世的匈奴骑兵,连人带马掀上半空,辗为肉泥。

    原本来势汹汹匈奴,万万没有想到,竟然会碰上如此不可思议的攻击方式,他们成百上千被撞翻于地,不是被牛角上的刀刃捅死,就是被牛蹄踏成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火牛所向,摧毁一切,只将血与火的地狱之路留在身后。

    四万之众的匈奴铁骑,一时来不及收步后撤,转眼之间便被火牛群冲垮,死伤惨烈之极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怎么可以,这是为什么,那个陶商他是神吗,牛怎么可以听他的命令?”于夫罗已是惊到了语无伦次,脸上的狰狞狂傲尽散,只余下了惊恐茫然。

    匈奴人本就原始愚昧,更信鬼神之说,陶商竟能御驶牛群作战,在于夫罗和匈奴人眼中,俨然已如神灵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惊恐的于夫罗,哪里还敢再战,只能拨马转身,跟着他的残兵败卒们一同向西面狂奔。

    大单于一逃,匈奴骑兵更是土崩瓦解,如过街老鼠一般,四下狂逃。

    只是匈奴骑兵数量太多,变故又这般突然,一时片刻根本来不及丢头,反而披此拥挤,互相踏踩,死在自己人的辗压之下者,更是不计其。

    火阵群,继续狂冲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从魏军阵前向西,长达数里的旷野,已被火牛群辗成了一片血的海洋。

    奔逃中的袁尚,偶一回头,看到这等惨烈的败状,惊怒到肝胆几裂。

    “陶贼——”他空有一腔的惊怒,却只能咬牙切齿而已,脚下逃命的步伐,却不敢有丝毫的停留。”

    七千晋军,抢先一步逃出战场,免遭那四
神秘冷帝,来抢亲!sodu
万匈奴骑兵的惨烈。

    北南两侧方向,正在袭据魏军侧翼的一万多匈奴骑兵,瞧见主力被摧毁,斗志就此瓦解,也纷纷崩溃而逃。

    “魏”字王旗之下,陶商一双鹰目,清清楚楚的目睹了匈奴人被摧毁的盛况,年轻的脸上,不禁扬起了畅快之极的狂烈之笑。

    “田单,做的好,本王没白召唤你……”

    心中如释重负,陶商一声狂笑,手中战刀狠狠向前划下,厉声道:“大魏的将士们,随本王全线出击,杀尽匈奴胡狗,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肃杀的号角声,冲天响起,大魏王旗摇动如风,指引前进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杀尽胡狗——”

    九万魏军步骑将士,齐声咆哮,震天的怒吼声中,挟着狂烈的复仇之心,轰然裂阵,向着败逃的匈奴敌兵杀去。

    潮水一般的洪水,铺天盖地一般,辗向了败溃敌卒,将那些来不及逃走的匈奴人,毫不留情的撕成粉碎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宿主取得修武反击战胜利,获得魅力值1,宿主现有魅力值86。”

    陶商放声狂笑,拨马狂冲,一路肆意收割着匈奴人的首级,挥纵大军一路追杀。

    九万魏军一路不停,连追数天数夜,誓要杀尽匈奴入侵者。

    陶商在狂追,袁尚则在穷逃。

    被吓破且的袁尚,一口气也不敢多喘,接连弃却温县等城池,一口气,逃回了箕关。

    陶商则穷追不舍,收复河内诸城,一直追到了箕关城下,才停止追击,安营下寨,准备进攻箕关。

    这时再清点收获,陶商才发现,这一役他竟然斩杀匈奴兵竟有四万之众,光缴获的战马就有两万多匹,其余所获的兵器旗鼓之类,更是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南匈奴的主力兵马,在这仗中,几乎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。

    尽管袁尚和他的七千晋军,及时的逃回了箕关,几乎没有受到什么损失,陶商却知敌军军心已崩,已不足一战,遂也不急于攻城,只令安营休整,待将士们稍稍回复体力,再一举攻下箕关。

    箕关。

    关城之上,袁尚望着城外士气昂扬,耀武扬威的魏军,脸色阴沉如铁,眼中尽是惊魂未定之色。

    他好容易才平伏下恐惧的心情,转眼脸上又生恼怒,瞪向逢纪道:“陶贼诡诈多端,本公早说了要小心,你为何还要劝本公出战,又被那陶贼羞辱。”

    逢纪一脸尴尬羞恼,只能低下头来,任由袁尚斥训出气。

    其余文臣武将,皆默默的垂首,各人的脸色,皆是惭愧之色。

    唯有司马懿,此时此刻却仍能保持泰然自若,没有受到袁尚的喝斥。

    当初袁尚向他问计之时,他说可战也可不战,正是这聪明的表态,才让他在这一场惨败中,能够置身事外,不用背付责任。

    眼见袁尚向着众部下发火,司马懿干咳了一声,劝道:“晋公息怒,这火牛阵失传已久,没想到那陶贼麾下竟能有人精通,确实是一个意外,要说是这责任嘛,也怪不得逢先生他们,主要还是那于夫罗太过愚蠢,不知陶商的厉害,非要出战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三言两语之间,便将责任牵到了于夫罗身上,逢纪暗松了一口气,感激的看向司马懿,感谢他为自己开脱,先前的那份敌意已不见。

    “这个自大的匈奴人,我就知道他会坏我大事。“袁尚的怒火,果然立刻转移到了于夫罗身上。

    正怒之时,帐外亲兵来报,言那于夫罗从关外逃回。

    “这条胡狗,他竟然还活着。”袁尚怒从心起,眼中杀气迸射,喝道:“来人啊,把那胡酋给我押上来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灰头土脸的于夫罗步入了帐中。

    他一入帐便冲着袁尚吼道:“我说袁尚,我大匈奴为你冲锋陷阵,你为何却见死不救,弃我们先逃,让我大匈奴死伤那么多勇气,你这个盟友也太不讲义气了吧。”

    袁尚这边还在怪于夫罗,没想到于夫罗也在怪他。

    先前于夫罗就对袁尚十分不敬,那时他有求于人,又忌惮于匈奴人的强大,便只好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眼下匈奴主力尽灭,于夫罗几乎已变成了光杆司令,竟还敢这般态度,顿时便激起了袁尚的新仇旧恨。

    恼怒之下,袁尚便大骂道:“没用的胡酋,你不敬本公也就罢了,还不顾本公劝说,非要强行出战,遭此大败,坏了本公的好事,你不知罪,还敢来质问本公,来人啊,把他给我拿下,就地斩首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颜良,早就看于夫罗不顺眼,当即冲了过去,飞起一脚便将于夫罗踢翻在地,没等他反应过来时,脚已踩在了他的脸上,扬刀作势欲砍。

    于夫罗大惊失色,急嚎叫道:“袁尚,本单于跟你是盟友,是为你卖命才死了那么多族人,你怎能忘恩负义还要杀我?”

    “呸!”袁尚吐了他一口,厌恶的骂道:“卑贱的胡酋,你算什么东西,也配跟本公做盟友,你只不过是本公利用的一条草原野狗而已。”

    说着,袁尚就向颜良使了眼色。

    “晋公息怒,先不急于……”

    司马懿想要劝时,颜良却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,手起刀落,便已将于夫罗人头砍落。

    人头落地,司马懿眉头一凝,也只能暗暗摇关。

    看着于夫罗人头落地,袁尚这才长出了恶气,情绪渐渐平伏下来,却又如虚脱一般,跌坐了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