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九十五章 决战胡虏

第三百九十五章 决战胡虏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袁尚心中也不爽,但有求于人,自然不敢发作,连忙向颜良等暗使眼色,示意他们休要冲动。

    压制住众将的不爽后,袁尚才语重心长道:“大匈奴铁骑威武,哪路诸侯不畏惧,陶商自然也不例外,只是此贼向来诡诈,我们还是不要太过小看他才好。”

    吃多了亏的袁尚,虽然连着把陶商追出了几百里地,却依旧不敢大意,保持着几分冷静。

    于夫罗灌下一杯酒,抹了抹嘴角酒渍,不以为然的冷笑道:“我说晋公,你也太胆小了吧,莫非你是以前被那姓陶的小子给打怕了不成,照我看吧,如果不是你一直不让我放开手脚追击,我大匈奴的铁骑早就追上了魏军,把陶商和他的九万兵马辗了个干净。”

    这于夫罗竟然当着众人的面,直接讽刺袁尚“胆小”,简直公然的侮辱。

    颜良怒目陡睁,作势就要跳将起来,杀了于夫罗。

    袁尚被讽的是尴尬无比,却只怕颜良冲动,急是向颜良一瞪眼,示意他休要胡来。

    杀于夫罗固然简单,却坏了他灭陶商的大计,而且还激起五万匈奴铁骑倒戈,到时不用陶商动手,匈奴人就把他给收拾了。

    为了大局,袁尚也只能忍受这份屈辱了。

    颜良虽愤愤不平,却不敢不从令,只能强咽下去恼火,闷闷不乐的灌起了闷酒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斥侯匆匆而入,报称退往修武一线的魏军,并没有继续东退,而是就地修筑营盘,摆出了一战之势。

    “怎么,陶商这小子不逃了么?”于夫罗大感新奇。

    袁尚等人,也皆为这个消息所动。

    逢纪眼珠子转了几转,当即拱手道:“陶贼这必定是被我们一路追击,退无可退,所以决定背靠修武,被迫跟我们一战了。修武再往东,地势开始收紧,不利于我们再袭扰他的粮道,纪以为,现在也该是我们主动出击,跟陶贼一战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袁尚蓦然一震,眼中杀机毕露,顿时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袁尚自己也知道,一直这么跟着陶商不是办法,唯有两军一战,击破陶商的九万大军,他才真正有机会杀回冀州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这个机会似乎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“姓陶的既然自己找死,那本单于就满足他,晋公,你还在犹豫什么,这么好的报仇机会,你难道还要做胆小鬼么,那我也太瞧不起你了。”于夫罗也亢奋的求战,顺道不忘讽刺袁尚一番。

    袁尚眉头一凝,暗忖:“陶贼所依仗的,无非是强弓硬弩而己,只要我防备得当,我不信他还能有什么办法来抵挡五万匈奴铁骑的冲击……”

    思前想后之下,袁尚最后又看向了司马懿。

    一直沉默的司马懿,眼珠转了几转,方道:“懿倒以为,如今之势,可战也可不战,一切还得由晋公拿主意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聪明,打了个太极,并没有直接表明态度。

    司马懿不反对,袁尚便以为他是在赞成,猛一拍案而起:“陶贼大势已去,这正是我为父兄报仇之时,传令下去,全军尽出,给本公一鼓作气辗平敌寇,光复冀州。”

    豪言一下,于夫罗大赞袁尚勇略无双,宣称愿为其死战。

    颜良等诸将,眼见袁尚决心已下,皆是抖擞精神,慷慨应命。

    决日已下,当晚,袁尚便尽起六万联军,放弃步步为营的追击策略,大踏步前进,一路杀气腾腾的向着修武方向杀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修武城。

    晋匈联军大举来攻的消息,很快便由斥侯,送到了魏营之中。

    “袁尚和于夫罗两个狗杂种,终于上当了。”陶商英武的脸上,扬起肃杀的冷笑,目光看向张良,“子房,你的秘密武器,准备就绪了吗?”

    “刀已磨好,魏王尽管放心便是。”张良自信笑道。

    陶商再无迟疑,当即拂手喝道:“传本王诏令,全军齐出,向匈奴杂种们复仇的时刻到了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九万大魏将士无不热血沸腾,战意狂燃。

    从箕关一路退至此间,大魏的将士们心中早就憋着一口恶气,巴不得能与匈奴胡狗决一死战,以报他们洗劫河内,杀我同胞之仇。

    复仇时刻终于到来,心中积聚已久的怒火,终于可以像火山般尽情喷发,三军将士焉能不兴奋如狂。

    陶商又传下令去,尽去酒肉赏赐诸将士,让他们好吃好喝的享受个够,以鼓舞他们的士气。

    一连两天饱食,魏军将士的斗志和体力,都已高涨到极点,这时,斥侯传回情报,晋匈联军已逼近大营七里之外。

    陶商当即出营,尽起九万大军,倾巢而出,于营西三里列阵,摆出决战之势。


网游之神级机械猎人帖吧
    茫茫如海的军阵中,陶商身着玄甲,手提战刀,如铁塔般屹立于马上。

    身后,那面“魏”字金旗,猎猎飞舞。

    左右,九万将士铺天盖地的肃立,静寂无声之中,狂潮巨浪般的杀气,汇聚于战阵上令,几令风云变色。

    午后时分,陶商鹰目向西一凝,却见大道的尽头,一条粗长的黑线,卷着漫漫的狂尘,从地平线的尽头,徐徐的蠕动升起。

    此等狂风暴雨般的声势,唯有数量庞大的骑兵,同时发足狂奔,才可以营造的出来。

    不到片刻时间,敌军的身影,撞入了陶商的眼帘。

    但见十余个大大小小的军阵,缓缓的稳步向前,整齐而井肃的向着本军推进而来,遮天的黑色战旗,如乌云压地一般,森森如林的刀枪,几欲将苍天映寒。

    黑压压,一眼望不到尽头的五万匈奴铁骑,横亘列于阵前。

    晋匈联军摆出来的,乃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攻击阵形。

    很显然,袁尚抓住了陶商主力多为步兵的软肋,料定陶商不敢主动发起进攻,只能被动防守,所以才敢将骑兵列阵于前。

    敌阵处,袁尚身着金盔金甲,手提银枪,正眯着眼睛,以一种傲然的目光,冷冷注视着魏军。

    大战当前,往事种种,不由浮现于脑海。

    他回想起了自己一次次被陶商打败,如丧家之犬般逃往河北的耻辱,想起了他袁家父兄,一个个被陶商残忍杀害的消息,尽管父兄之死,并没有让他流下伤心的眼泪,甚至还让他暗自庆幸,但这种对他袁家的羞辱,却是他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“袁家只剩下了我一人,事实证明,我袁尚才是袁家最优秀之人,陶商,今日我就向你证明,高贵永远是高贵,卑贱终究竟是卑贱,你注定要被我踏在脚下!”

    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袁尚毫不迟疑,当即下令给于夫罗,命他发六千轻骑,从北面方向绕击魏军侧后。

    轻骑袭击侧后,乃是匈奴骑兵的惯用战术,不用袁尚下令,于夫罗就已发下号令,且派出了两队轻骑,分从南北两面迂回魏军侧后。

    举目一扫,但见两股尘雾冲天而起,陶商立刻就判定,匈奴人这是打算抄袭他的侧后,以逼迫他变阵防御。

    一旦军阵变向,很容易露出破绽,只要给匈奴人抓住,他们的骑兵就会如狂风一般冲向破绽,由点及面,一举冲垮己军的阵形。

    转眼间,一万多的匈奴铁骑,便分从南北两翼,向着魏军袭来。

    陶商也没有什么新颖的战术,当即下令养由基的破军营,以破弩狂击袭扰敌骑,同时下令英布和彭越所部调整方向,指向两翼,枪盾手坚守阵线,不可后退一步,务必要保住两翼的安全。

    魏军阵形一变,正面方向,即刻出现了短暂的破绽。

    敌阵中,居于高处的袁尚,将魏军的变化看的一清二楚,凭他的军事能力,自然一眼就看出了魏军的破绽。

    “魏军正面已出破绽,晋公,让我去一举冲破他的阵形吧。”于夫罗挥舞着手中狼牙棒,兴奋的吼叫。

    另一旁的逢纪,也冷笑道:“陶商把强弓硬弩已尽调往两翼,正面防御薄弱,正是我们一举冲垮的大好时机啊。”

    袁尚脸上残存的顾虑,此刻已荡然无存,手中银枪一指,狂叫道:“全军出击,一举给本公冲垮敌阵,得陶商首级者,封万户侯!”

    “杀陶商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陶商——”

    晋匈联军中,野兽般的怒吼声震天而起,于夫罗一声狂笑,纵马挥棒而出,近四万的匈奴骑兵,饿疯了的恶狼一般,铺天盖地的向着魏军正面涌来。

    万马奔腾,几欲将大地震裂,搅起的漫空尘埃,将整个天空遮挡,天地间一片昏暗,仿佛末日降临。

    大魏的将士们,却无一丝畏惧,一双双年脸的脸上,只有赴死一战的刚铁决心。

    望着裂阵而出,全军压上的匈奴骑兵,陶商笑了。

    冷笑中,他深吸一口气,目光移向张良,“子房,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。”

    张良淡淡一笑,将手中的七色令旗,缓缓的举起来,口中喝道:“传令田单,开始行动。”

    前军处,那一员肃立已久的武将,望见中军令旗举起,手中战刀一扬,沉声喝道:“裂阵,让胡狗们瞧瞧咱们的秘密武器吧。”

    号令下达,森严封闭的军阵,忽然之间大开,军卒们匆匆的后退,亮出了近千只笼牢,里面所装的,竟然是一千多头耕牛。

    这一千只耕牛的犄角上,皆插着尖刀,尾部都涂以油脂,而且,每头牛的眼睛都被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以火牛阵破匈奴铁骑,这就是张良的秘密武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