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九十二章 勾 结

第三百九十二章 勾 结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司马懿这厮,竟然逃去投奔袁尚了!

    “这个司马懿,他疯了么,魏王的实力远胜于袁尚,他竟然敢拒绝魏王,反去相助袁尚?”荆轲是一脸的不解,一脸的诧异。

    陶商却蓦然省悟,冷笑道:“司马懿啊,豪门大族出身,他这是看不上本王呢。”

    司马氏一族,乃是可与袁氏一族媲美的大族,第一等的世族名门。

    曾经历史上,司马懿是连曹操都看不起,几次拒绝了曹操的征辟,直到被曹操以生死威胁时,才不得不出仕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司马懿,却伙同陈群等一干大族名士,诱使曹丕以实施有利于世族豪强的九品官人法,来换取大族的支持,最后才登上帝位。

    而这九品官人之法,也使世族豪强实力急剧膨胀,直到控制了整个魏国的官僚系统,最终,司马家正是凭着世族的支持,才能登上帝位。

    他陶商手中有英魂召唤系统,根本不需要向世族们低头,以争取他们当中的杰出的人才辅佐,治下实行的是唯才是举之制,甚至还对世族进行刻意的打压。

    他的这种统治手段,显然不符合世族,不符合司马氏,乃至于司马懿的理念和利益,为了保住性命,司马懿举家去投奔袁尚,就没什么奇怪的了。

    “司马懿啊,你投奔袁尚便罢,若是让我发现,你还相助袁尚跟我作对,那就别怪我铁了心灭你司马氏一族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眸中,丝丝杀机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一骑斥侯飞奔而至,拱手叫道:“禀魏王,上党最新情报,袁尚已于数日前移师箕关。”

    移师箕关?

    “袁尚这厮不北靠并州,据守壶关,反跑到箕关去做什么,箕关后边是河东郡,不是南匈奴人的地盘么?”身边的吕灵姬奇道。

    河内河东二郡,相隔着一道中条山,中间以箕关为界,其关以东为河内,以西则为河东郡。

    河东一郡虽自古为并州的势力范围,但早年已被南匈奴所据,袁尚不守壶关却去箕关,确实有些不合常事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鹰目一凝,蓦然间猜到些许,沉吟片刻,扬鞭道:“传令全军,继续向西,随本王直取箕关去吧。”

    袁尚的战略调整,使得陶商也得改变进军方向,若继续北上攻取壶关,便有可能让袁尚趁机由箕关东进,袭取陶商的侧后。

    既然袁尚主力皆在箕关,那么只要能歼灭他的有生力量,并州唾手可得,攻打箕关还是壶关都差不多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九万魏军将士离了温县,继续向西进军,不多日便进抵箕关以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箕关。

    九万魏军,连营十余里,战旗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残阳西斜之时,陶商驻马城外,远望雄关。

    眼前这座箕关,设立于中条山东西谷道最狭窄之处,关城位于高处,两边渐低。

    其关城周围是山连山,峰连峰,谷深崖绝,山高路狭,中通者,唯一条狭窄的羊肠小道,往来仅容一车一马。

    这样一座险关,袁尚虽只有七千多兵马驻守,陶商若想强行攻下,未必是一件易事。

    侦察了一番地形后,陶商还往大营,召集众谋士们,共商破关之策。

    “魏王,河东细作急报。”荆轲将一道帛书情报,匆匆献于陶商案前。

    陶商将那情报,展开来一看时,眉头却不禁微微一皱,嘴里只说了一句话:“果然不出本王所料。”

    左右项羽等武将们,见得陶商脸色有变,便猜想必有要事发生,个个都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“魏王,莫非河东的匈奴人不安份了吗?”唯有张良猜到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子房猜对了,袁尚这厮为了对付本王,已经是不择手段了,你们自己看吧。”陶商冷哼一声,愠怒的将手中情报扔在了案几上。

    张良将那帛书拿起,与众人一看,众人顿时哗然。

    情报中称,匈奴单于于夫罗,已于昨日率五万匈奴铁骑,赶到了箕关城,与袁尚会师,分明已结成联盟,打算共同对付大魏。

    匈奴胡虏,陶商麾下这些豪杰,当然无所畏惧,但五万铁骑却令他们不得不忌惮。

    魏军虽然强大,但骑兵数量有限,不过一万多骑,匈奴人乃马背上的民族,骑战能力极强,且骑兵数量竟是己军五倍之多,战斗力何其之强悍。

    令让众人震惊的是,袁尚以堂堂中原诸侯,竟然不惜去勾结胡人,实在也是够不要脸面的。

    大帐中,愤慨、忌惮、担忧的情绪弥漫,一时气氛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一片凝重中,陶商却放声狂笑起来。

    那笑声中,极尽狂烈,令众人神色一震,不约而同的抬起头来,看向了他们的魏王。

    笑声骤止,陶商鹰目射向众臣,傲然道:“当年袁绍十五万步骑,何其之强大,却被本王以区区三万兵马便杀败,如今我们拥有九万雄师,又有尔等文武豪杰,莫非还怕几万胡人不成
穿到上古当酋长sodu
!”

    这般豪然之词,霎时间感染了众文武,每个人的心灵,受是剧烈一震。

    回想昨日,那一场场以弱胜强的辉煌战绩,顷刻间将他们心中的忌惮和忧虑,一扫而空,将他们的热血点燃。

    “匈奴杂碎不知死活,竟敢跟咱们大魏叫板,狗杂种们来的正好,我樊哙正好把他们全都剁成肉块,扔回他们的草原喂野狗。”樊哙第一个跳出来,豪烈的大叫。

    樊哙粗鲁却自信之极的豪言壮语,瞬那间将诸将心中的斗志点燃,从将是群情激荡,纷纷振臂高呼,誓灭来犯匈奴。

    众将疑云尽扫,斗志已民燃,陶商更有何顾虑,一声狂笑道:“匈奴胡人若敢来,尔等就随本王杀他们个片甲不留,喝他们的血,吃他们的肉,杀他个痛快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箕关城头。

    关城内,匈奴人的帐篷已遍布,到处都回荡着匈奴人的喧闹声。

    “我观这魏军虽多,却都不过是步军而已,晋公你尽管放心吧,我匈奴五万铁骑一出,必荡灭敌军,本单于必将陶商的狗头斩了给你,让你报父仇。

    关城上,匈奴单于于夫罗,一手啃着大块羊肉,一手拍着胸脯,向袁尚夸下海口。

    看着信誓旦旦的于夫罗,袁尚嘴角钩起一抹得意,便也笑道:“大单于勇猛无双,匈奴将士皆为勇士,有这等雄师出马,何愁陶贼不灭。”

    袁尚的恭维,听的于夫罗极是受用,不由哈哈大笑,连啃数口肉。

    几口肉下肚,于夫罗把满嘴的油渍,用袖子随一擦,手往袁尚的肩上一搭,笑眯眯道:“我说晋公啊,我们大匈奴替他玩命,不知灭了陶商之后,你能给我们什么重赏?”

    于夫罗看似粗鲁,心里却明白着,又岂会白白替袁尚卖命,竟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直接就跟袁尚谈起了条件。

    “只要大单于能替我灭了陶商,金山银山,大单于开口便是,本公绝不会吝啬。”袁尚豪气的许下重诺。

    “不够,不够啊。”于夫罗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袁尚眉头微微一凝,“那大单于还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于夫罗便将手中半截关腿,往北面方向一指,“金山银山既不能吃,也不能放牧,我匈奴人要来做甚,我只要晋公把朔方郡,西河郡,上郡,统统都赐给我们大匈奴,做为我们的永久属地,由我们匈奴自治,不知晋公愿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袁尚神色立变,眼中闪现惊色。

    袁尚原想匈奴人图财,只需以金银巨赏作为诱惑,就能诱动他们出兵,却没想到这个于夫罗竟与以往的匈奴单于不同,看不上金银,竟然狮子大开口,要起了土地。

    朔方西河和上郡,皆为并州边郡,自古以来都是汉朝对抗匈奴的最前线,其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当年汉武帝时,对匈奴人进行屡次征讨,皆以这几个边郡作为前进基地,然自东汉以来,匈奴分裂,南匈奴归顺汉朝,汉廷便容许匈奴人内迁,将他们安置在了这几个边郡中。

    汉廷的决策,使得匈奴人大批内迁,汉朝强大之时还没什么,一旦衰落下来,便显示出了巨大隐患。

    朔方等三郡,乃至于河东郡,便是于夫罗趁着诸侯争雄之时,趁机抢夺。

    只是,无论是袁绍还是陶商所控制的中央朝廷,一直都不承认匈奴对所抢诸郡的拥有权,这于夫罗提出这样的条件,便是想名正言顺的将这几郡,吞入他匈奴人的腹中。

    将边塞诸郡,拱手赐给匈奴人,后果有多严重,袁尚岂能不知。

    身边田丰更是脸色一变,向着袁尚连连摇头,示意他不可答应。

    袁尚又看向了司马懿,这位年轻的智士,却向他微微点头,示意他可以答应于夫罗的条件。

    “我若不答应这于夫罗,就借不到他的铁骑,以我现在的实力,如何能是陶贼对手,到时被陶贼所灭,一切就都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袁尚思前想后,想到自己的父亲和几个兄长,是如何被陶贼残忍所杀,便是心惊胆战,心中残存的顾虑,顷刻间瓦解。

    当下袁尚再无犹豫,欣然道:“匈奴早已归顺我大汉,既然如此,便跟我汉人乃兄弟骨肉,本公分几块地,给兄弟们安居乐业,也是理所应当之事,有什么不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田丰大惊,万没想到袁尚竟然答应,急向他连使眼色,袁尚却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“晋公果然是大度的雄主,你把我匈奴人当兄弟,我匈奴人自然为你玩命,来,咱们击掌盟誓,绝无反悔。”于夫罗却已大喜,激动的抬起了手。

    袁尚想也没多想,抬手就想击掌。

    这时于夫罗却突然把手一收,又道:“差点忘了,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,还望晋公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大单于还想要什么?”袁尚心中恼火,脸上却还得陪着笑脸。

    于夫罗便笑道:“其实也没什么,晋公知道,咱们匈奴人打仗是不发军饷的,都是任由战士们自己抢取,所以我希望晋公能允许我们在击败陶商之后,可肆意把河内郡洗劫十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