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九十章 先拿你开刀

第三百九十章 先拿你开刀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当下陶商发出了魏王诏令,宣布尽起大魏之兵,对抗五国联军的进攻。

    而且,陶商的目标,不仅仅是要击退五国联军的进攻,还要攻克并州,灭亡了袁尚。

    自前番攻下冀青二州后,陶商不仅地盘急剧扩大,兵源也扩大许多,新募之兵再加上收降的袁氏降卒,他可动用的兵力,已经达到了二十万之众。

    其中,乐毅、徐盛率两万兵马,驻扎于淮南徐州一线,用来抵御孙策的吴军进攻。

    老将廉颇统军一万,继续驻守于南阳宛城一线,抵御攻击力较弱的刘表所统楚军。

    北面刘备之燕军,因有诸葛亮辅佐,再加上半数以上皆为骑兵,自然不可小视,必须以劲兵良将加以防范。

    陶商再三考虑之下,遂决定以霍去病加陈平再加高顺的组合,统兵两万,进驻中山国一线,以抵御燕军进攻。

    至于袁尚一路,陶商将亲统九万步骑主力大军,前往征讨,击败袁尚之后,再一举攻下并州。

    许都方向,陶商则留一万兵马,以及萧何坐镇,一方面监视天子,一方面也做为南面的预备队,伺机可驰援南面诸军。

    邺城作为大魏国都,自不可不留重兵,陶商亦留一万精兵,由王后花木兰统帅,坐镇国都。

    五国联军之中,陶商最后忌惮者,便是这西面曹操的一路秦军了。

    曹操本来智谋无双不说,麾下谋士猛将齐集,更收复了马氏一族,拥有了马超这等世绝悍将,以及万余强大的西凉骑兵。

    光以军事实力而论,曹操的实力,甚至已超越了当年他坐拥中原之时的实力。

    陶商要集中主力先灭袁尚,对于曹操这路秦军,自然只能先采取守势。

    想要守住洛阳函谷关,光有足够的兵马还不够,还必须得有一员善守的统帅之才,方能挡当大任。

    陶商思来想去,麾下良将虽多,却找不出一个合适的人选,来担当此大任。

    “看来,是得召唤一员善守的统帅之才的时候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盯着地图琢磨良将,心中已有了主意,遂令从讲武堂中,速召一名武生,前来大殿听令。

    “系统精灵,给我把统帅值在90以上的英魂,统统给我调了来吧。”陶商用意念下令道。

    这一次,陶商并没有选择直接召唤统帅值满百的英魂。

    鉴于上次召唤满百英魂时,附带的随机英魂勾践,出人意料的召唤在了刘璋的身上,意外的造就了一个强者,故在这个五国联手伐魏的节骨眼上,陶商为了避免出现意料之外的变数,所以决定暂时不再召满百英魂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统帅值90以上英魂已经调出,请宿主选择。”

    陶商的脑海中,立刻出现了一串名字,眼下他的魅力值已经达到80多,可以召唤的英魂数量已是倍增,想要从一长串令人眼花缭乱的名单中,挑选出一个合适的人选,着实也是不易。

    陶商的目光在那一长串名单上扫来扫去,最后目光锁定在了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上:

    周亚夫。

    汉文帝时期名将,统帅99,武力73,智谋81,政治62,初始忠诚度21。

    周亚夫啊,大名鼎鼎的一代名将,他的事迹古今无人不知,陶商又怎么可能不记的。

    周亚夫最为世人称道的杰作,自然便是平定吴楚七国之乱。

    当年汉景帝之时,吴楚七国叛乱,来势汹汹,天下震惊,周亚夫临危受命,率汉军主力前去阻击叛军。

    周亚夫率主力进至荥阳,面对兵锋甚锐的叛军,周亚夫明智的选择深沟高垒,坚壁不战,却率轻骑兵断绝叛军粮道,等叛军耐不住饥饿,无奈退兵之时,周亚夫方率精兵追击,大破叛军,最终一举平定七国之乱。

    99点的统帅值,倒也符合周亚夫的军事战绩。

    不过后来周亚夫被任命国丞相,却不懂官场权术之道,最终失去汉景帝的信任而被赐死,62点的政治值也算名符其实。

    周亚夫能在吴楚数十万叛军的狂攻之下,坚守不破,可见其守御的能力极强,选择他去守洛阳一线,抵挡曹操,再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就在陶商神思之际,一名中年武生已入殿,拜倒于陶商脚下。

    陶商便将手掌按在了那武生头顶,毫不犹豫的用意念下令:“系统精灵,就召周亚夫了,立刻。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扣除召唤所需仁爱点,宿主现有仁爱点84,开始载入英魂,十……九……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倒数完毕。

    陶商轻吸一口气,郑重道:“本王对你考察已久,知你有统帅之才,今特为你赐名周亚夫,望你能不负此名,为本王统帅精兵,抵御强敌。”

    说罢,陶商松开了手掌,拂手示意他起身。

    那跪伏之身,缓缓的站了起来,抬头之时,眼神中已透射着沉稳与果决之色,向着陶商一拱手:“臣周亚夫拜谢魏王。”

    这气势,果然不同凡响。

    陶商微微一点头,问道:“周亚夫,曹操率五万秦军,兵锋我函谷关,本王打算委任你为统帅,去为本王守住洛阳,守住函谷关,你需要多少兵力?”

    “回魏王,曹操此人用兵诡诈多端,秦军兵锋极锐,魏王想要臣守住洛阳,至少要给臣两万精兵。”周亚夫毫不迟疑的答道。

    两万精兵,倒还在陶商的接受范围内,他便也没有迟疑,当场
重生之神级守财奴最新章节
痛快的答应。

    这时,周亚夫又道:“函谷关虽为天险,但自古以来,由东攻此关难,由西攻此关易,曹操久攻不下,必出奇策,所以臣只敢保证守住函谷关三个月,三个月内关城若失,臣自刎以谢罪,三个月后若关城失陷,请魏王先恕臣无罪。”

    这个周亚夫,果然是个实在耿直之人,有多少本事就挑多少担子,也不乱夸海口。

    陶商喜欢这种实在的人。

    当下他便哈哈一笑,欣然道:“很好,本王就欣赏你的直性子,我就给你二万兵马,只要你能守住函谷关三个月,便算完成任务,之后无论怎样,本王就恕你无罪。”

    周亚夫这才领命。

    计议已定,诸道诏令如雪片般,飞向了大魏各地,身在邺城的大将谋士们,即刻赶赴各地。

    三天后,陶商亲率九万步骑大军,由邺城而去,浩浩荡荡的杀奔河内郡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河内郡西北,上党郡,壶关。

    关城内外“晋”字战旗飞扬,一万晋军驻所于此。

    上党郡乃是并州东南门户,壶关则是上党门户,自称晋公的袁尚,为响应刘备所发起的五国伐魏之议,在燕王刘备起兵之后,也率一万并州军团,由晋阳南赴壶关,打算由此关南下,杀入河内郡,从西面威胁邺城侧后。

    袁尚立于关城之上,远望着关南方向许久,嘴角微微上扬,眉宇之中,悄然浮现一起冷笑,口中喃喃自语道:“陶商,我袁尚终于又要杀回来了,这河北终究还是我袁家的……”

    自从以向匈奴借兵为由,逃离邺城前往并州之后,袁尚就屯兵于晋阳,重用并州世族豪强,拥兵自重,坐观成败。

    他本想待陶商师老邺城之下时,再率生力军重入冀州,杀陶商一个片甲不留,顺道向父亲袁绍逼宫,提前成为河北四州之主。

    他却万万没有想到,陶商竟然数月之间,就击破邺城,夺下冀青二州全境,竟连杀他的父亲和二哥,转眼之间,就把他变成了袁家一根独苗。

    震惊恐惶的袁尚,日夜不安,生恐陶商不放过他,却没有想到,刘备发起的这个五国伐魏之议,重新给了他希望。

    “五路诸侯中,以刘备和曹操最强,陶贼一定会将重兵用于对付此二人,我正可趁他疏于防备,出奇不意拿下河内,再由河内袭破邺城,到时便可一举光复冀州,刘备啊刘备的,你作梦也没有想到,会为我袁尚做嫁衣吧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袁尚正自思绪得意之时,谋士逢纪匆匆忙忙的上了关城,拱手道:“晋公,邺城方面传来急报,陶贼已率九万大军由邺城而发,向着河内郡进发,看样子分明是冲着我们来的。”

    袁尚身形剧烈一震,满脸的得意瞬间瓦解,为震怖所取代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陶贼怎么会率主力前来进攻我们?曹操和刘备呢,陶贼为什么不去进攻他们?”袁尚惊异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逢纪苦着一张脸,摇头道:“纪也百思不得其解。”

    袁尚这下慌了。

    他原还以为,陶商会轻视于他,不把他当回事,好让他趁机浑水摸鱼。

    他却作梦也没料到,陶商竟然这么看得起他,把他视为首号大敌,放着刘备和曹操这样的强敌不管,反率九万大军前来灭他。

    那可是九万大军啊。

    当年以袁家之力,尚不是陶商的对手,今日他袁尚单凭一万兵马,区区并州一地,又焉是陶商九倍大军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束传田元皓前来商议。”惊慌的袁尚,急是叫道。

    河北一派的诸谋士中,审配留守晋阳,逢纪又没了辙,眼下袁尚也只能仰仗田丰的智谋。

    片刻后,田丰闻询赶到了城头,袁尚忙将陶商主力前来进攻之事,道与了田丰。

    “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曹操和刘备才是陶贼大敌,可陶贼为何放着那二人不管,偏要来对付本公,他是疯了吗?”袁尚急迫的问道。

    田丰沉吟片刻,眼中掠过几分恍然惊醒的目光,不由摇头一叹,感慨道:“陶贼如此远见,当真是了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“元皓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袁尚愈加困惑,催问道。

    田丰便叫左右拿来地图,指着地图道:“晋公请看,我晋国实力虽弱,但我们所据之并州,向西可攻关中,向东可伐幽州,陶贼一旦攻下并州,就等于在刘备和曹操身后,同时悬起了一柄利剑。”

    分析过一番后,田丰再次叹道:“看来陶贼的野心的魄力极大,他不只满足于抵御五国的围攻,还要反守为攻,夺下我并州,为他扫灭燕秦,一统天下打开一个突破口。”

    一席话,袁尚恍然惊悟,连逢纪也连连点头,方才省悟。

    “那本公该如何应对?”袁尚脸上已难抑不安。

    “唯有凭借手头兵力,坚守不战一途。”田丰轻叹一声,“只要我们能坚守下去,守到其余四国有所突破,陶贼不得不退兵时,方才有一线生机。”

    袁尚沉默了,拳头狠狠一击女墙,脸色阴沉如铁,眉宇中流转着不甘。

    他不甘心,放着这大好的机会,却只能空守险要,万一让其余四路诸侯抢得先机,到时他岂不是分不得一杯羹了。

    正当袁尚苦思无计,又不甘心之时,一骑斥侯飞马上城,拱手道:“禀晋公,我们游骑在壶关南面劫到一队车马,其中一人自称乃河内司马懿,声称想要前来壶关求见晋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