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八十五章 皇后也得服软

第三百八十五章 皇后也得服软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刘协终于服软了。

    适才一直消失的荆轲,这时突然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,拱手道:“末将遵命。”

    荆轲当即向那些宦官下令,命他们挟了天子的旨意,还往宫中去请皇后。

    一名宦名便策马飞奔,径还宫内,将刘协的旨意,还有他现在所面临的处境,告知了伏寿。

    皇宫内,伏寿正往来踱步,不安的等着天子的消息,生怕陶商会对她的丈夫有所不利。

    而当宦官将国公府外,刘协所经历之事,告与伏寿时,这位皇后娘娘瞬间花容惊怒,不由骂道:“好个陶贼,竟敢这般对待陛下,这个逆贼……”

    “逆贼”二字方一出口,伏寿猛然意识到,左右皆是陶商耳目,余下的骂言便硬是咽了回去,不敢再出口。

    冷静下来的伏寿,很快就想明白,陶商如此慢怠她的丈夫,就是恼于自己不来赴宴,所以才会牵怒于天子。

    “娘娘还是赶快去吧,再不去,陛下的龙体恐怕就要被冻坏了。”宦官催促道。

    伏寿身形一震,顿时一脸担忧,便想立刻起身,但又想起当日陶商那肆意轻薄,不怀好意的目光,脸畔顿又悄生微晕,万般的不情愿。

    想她身为皇帝,就算是当年的魔王董卓,郭李西凉二魔,乃至于曹操,都没有对她那般无礼过,她岂能忍受陶商这个卑微的暴发户的羞辱。

    伏寿内心里是一百个不情愿,却又不忍自己的丈夫被陶商羞辱,忍受寒冷之苦,犹豫迟疑了许久,却终究只能无奈一叹,下令起驾前往梁国公府。

    皇后凤辇出营,不多时便驶抵了梁国公府。

    时已入夜,国公府外华灯高悬,灯光照射下的刘协,已冻到满脸通红,整个人蜷缩在御辇之中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到——”

    听到宦者的唱声,刘协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,急向荆轲道:“皇后都已经到了,烦请荆将军速去向梁公报知。”

    荆轲早有陶商授意,也不去通传,拱手道:“娘娘既然已到,就请陛下和娘娘入府,梁公早已备好好酒,等着招待陛下。”

    刘协如蒙大赦,在左右的搀扶下,哆哆嗦嗦的下了御辇,后边皇后也下了凤辇,夫妻二人在台阶上相遇。

    刘协不好意思被妻子瞧见自己的窘态,不敢看伏寿一眼,伏寿无奈的暗叹一声,只能随着刘协步入国公府中。

    炉火熊熊的大殿中,两侧林立着数百甲士,皆执刀斧,个个面带杀气。

    歌舞已经撤去,整个大殿中,弥漫着浓烈的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高座之上,陶商正闲坐在那里,品着杯中小酒,鹰目冷冷的射向殿外

    天子和皇后相携而入,进入大殿的第一时间,伏寿正撞上了陶商的的肆意的目光,心情顿时紧张起来,双峰起伏加剧,脸畔暗生红晕。

    她却深吸一口气,极力的平伏下不安的心情,昂首挺胸,徐步向前,一身的母仪天下的端庄仪态。

    陶商的目光,从伏寿的身上,转到了刘协身上,这位天子顿时身形一震,仿佛陶商的目光如利刃一般,令他本能的就产生了畏惧之意。

    “陛下,不要乱了分寸……”伏寿拉了拉刘协的衣袖,悄声提醒他,别忘了自己是帝王。

    刘协咽了口唾沫,尽量的鼓起勇气,撑起几分气势,却始终不敢正视陶商的目光。

    陶商却没有起身相迎,行臣下之礼,依旧斜坐于上,淡淡笑道:“微臣等了这么久,总算等到陛下和皇后的大驾了,来人啊,给陛下和娘娘看座。”

    左右亲卫上前,便在陶商的下首处,为他二人设下了位子。

    刘协脸色立时一变,眼神中尽是尴尬。

    皇帝贵为九五之尊,即便身为宾客,也当上首而坐,陶商却高踞上座,不来相迎也就罢了,竟然还要他和皇后陪坐在下首客位,简直是莫大的不敬。

    刘协空有愠怒,却不敢吱声,伏寿却咽不下这口恶气,凝着秀眉斥道:“陛下乃大汉天子,九五至尊,本后乃大汉皇后,梁公你身为臣下,竟然敢让陛下和本宫坐在客位,你的君臣之礼何在!”

    “君臣之礼?”

    陶商仿佛听到了一件新鲜事般,不以为然的一笑,反问道:“当年董卓之时,李郭乱政之时,陛下被他们逼迫到连口饭都没的吃,陛下怎么不跟他们讲君臣之礼?现在本公好吃好喝的供着你们,你们却跟我索要起了君臣之礼,皇后娘娘不觉的有些欺软怕硬了吗?”

    陶商一番话,瞬间把伏寿呛到哑口无言,气的是面红耳赤,却不知如何反驳。

    大堂中,气氛一时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“朕与梁公名为君臣,却有朋友之谊,不必拘泥于这等俗礼,谁坐主位都一样,皇后就不必较真了。”刘协忙是讪讪一笑,暗暗向伏寿示意,叫她不可冲动。

    伏寿一震,回头看了刘协一眼,似乎不敢相信,刘协竟然这么软,连这样的羞辱都能忍受得了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伏寿也只好隐忍下怒火,跟着自己的丈夫,不情愿的陪坐在了下首处。

    “陛下果然好气量,不愧是天子,来,微臣敬陛下和娘娘一杯”陶商笑着举杯,语气中却尽是讽意。

    刘协当听得出陶商是在讽刺他,愈发的尴尬,却只能讪讪而笑,假作不知,将一杯苦酒尴尬的饮下。

    伏寿却冷眼端坐在那里,眼前酒碰都不碰一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,本公敬酒,皇后娘娘不给面子吗?”陶商的脸色,立刻阴沉下来。
埃兰贝亚最新章节


    伏寿也不正眼看陶商,只冷冷道:“本宫身有不适,前来赴宴已经是勉强,却不胜酒力,还请梁公海涵。”

    伏寿对陶商态度强态,只将刘协听得心惊胆战,只怕又惹恼陶商,忙是向她连连使眼色,暗示顺从一下。

    伏寿却对自己丈夫的暗示视而不见,依旧不肯碰那酒杯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刘协只好讪讪笑道:“梁公见谅,皇后她的确是有些不舒服,非是不给梁公面子。”

    陶商无视刘协,鹰目只冷冷的注视着伏寿那张矜持绝色,处处写着高贵二字的绝色容颜。

    他看到的不仅是一个女人,更是对自己权威的挑战,这是他绝不能容许的。

    “微臣麾下有一名神医扁鹊,有妙手回春的本事,微臣闲来无事,也跟他学了不少医术,既然皇后娘娘不舒服,那微臣正好为娘娘诊视诊视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陶商起身步下高阶,径直来到伏寿身边,紧靠着她坐来下来,向她伸出了手,“请娘娘把手伸出来,先让微臣给娘娘号个脉。”

    陶商这个臣下,竟然当着众人的面,当着天子的面,要给皇后看病!

    伏寿立时恼羞成怒,绝色的脸蛋涨到能通红,气到双峰剧烈起伏,深沟幽壑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堂堂皇后,身体肌肤除了刘协之外,再无第二个男人碰过,如今怎能忍受给陶商这个逆贼的触碰。

    伏寿心中羞恼无限,恨不得当场就痛骂陶商一顿,却又没这个胆量,只能贝齿暗咬朱唇,尴尬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说自己有病,又不让微臣把脉,难道说,娘娘只是假装有病,欺骗敷衍微臣不成?”陶商脸色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语气中,怒意刀锋刃一般,令伏寿如芒在背,不由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刘协更是吓了一跳,生恐陶商生怒,忙道:“皇后啊,既然梁公精通医术,你让他把把脉又有何不可。”

    伏寿身儿一震,急是吃惊的瞪向刘协,显然没有想到,自己的丈夫竟然能忍受这份屈辱,让眼前这个逆贼来触碰轻薄自己。

    刘协却一脸苦涩,巴巴的眼神中,尽是哀求之意。

    伏寿无可奈何,只得深吸一口气,强行按下心头的恼羞,一百个不情愿的伸出了自己的胳膊。

    一截雪白的腕子,呈现在了陶商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皇后到底是皇后,保养的这么好,这皮肤,就算是貂蝉她们也比不上啊……”看着那光洁如雪的肌肤,陶商心中怦然一动,暗暗赞道。

    表面上,他却不露声色,伸出两根手指来,煞有介事的搭在了伏寿的腕子上。

    正经的医者为人把脉,定是闭目凝神体察脉相,陶商眼睛却目不转睛的盯着伏寿。

    那绝美的容颜,那雪嫩的肌肤,那高高隆起的山峰,那若现若现的幽谷深壑……

    伏寿在陶商眼神侵凌之下,脸色愈加羞红,心中是气恼万分,却不敢表露,只能将眼睛移开一旁,不敢正视陶商肆意的目光。

    一旁的刘协,心里边却在暗暗叫苦。

    眼瞧着眼前这个逆贼,肆意摸着自己妻子的手,目光肆意的在自己的皇后身上瞄来瞄去,身为男人,何况还是一介帝王,他怎么能不气恼万分。

    只是,畏于陶商的权势,刘协也只能打断了牙齿往肚子里吞血,假装没有看到陶商的对自己皇后的侵凌。

    “陶贼啊陶贼,早晚有一天,朕必要将你这无耻逆贼除掉,你对皇后的侵凌,朕会十倍加诸在你的几位夫人身上……”

    刘协暗暗发着重誓之时,陶商已收了手,伏寿即刻将手伸回袖子,长长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陶商这才不紧不慢的收了手,伏寿赶紧将手往回一抽,把袖子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的这个病,真的是很怪啊。”陶商皱着眉头,一副凝重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怪?怎么个怪法?”伏寿明知陶商是在信口胡言,却还得装模作样的问一问。

    陶商便一脸严肃道:“皇后娘娘脉象奇特,微臣也一时片刻查不出是什么病,这样吧,不如娘娘就留在微臣府,住他十天半月,容微臣慢慢的为娘娘诊治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伏寿立是脸蛋一红,显然陶商是想借着为她治病为由,故意把她留在府中。

    “听闻这奸贼好色成性,我若留在他府中,早晚必被他侮辱,岂非清白不保,罢了,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伏寿心中一番权衡后,只得强颜一笑:“梁公言重了,本宫其实也没什么大碍,无需劳烦梁公费心,一杯酒而已,饮了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说着,伏寿也不用陶商逼迫,自己举起杯来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自恃矜持,不给面子的大汉皇后,终究还是得听话的喝了这杯酒。

    陶商的嘴角扬起一抹讽刺,这才起身回到上首,痛快的笑着坐下。

    “陶贼……陶贼……”刘协眼看着伏寿服软,暗松了一口气,再看陶商那张狂妄得意的样子,却只能暗暗握拳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陶商笑声突然一收,鹰一般的目光,肃杀的射向他夫妻二人,看的他二人身形微微一颤,背上一股寒意骤生。

    “酒已经喝了,陛下,咱们也该商量商量正事了。”陶商将杯中未尽之酒饮尽,酒杯猛的放案上一放。

    “梁公想与朕商量什么?”刘协明知故问,装起了糊涂,还想要糊弄过去。

    陶商却死死盯着他,冷冷道:“陛下也别装糊涂了,本公想要的很简单,只是请陛下下一道圣旨,封我为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