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七十九章 群雄惊悚

第三百七十九章 群雄惊悚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冀州一地,乃是河北最为富庶,人口最多一州,可以说是河北精华之所在。

    陶商今次北伐,将冀州纳入版图,其实已经达成了战略目标,何况还额外得到了一个青州,收获已是极丰。

    想曾经的历史中,曹操可是用了近八年的时间,才灭了袁氏,彻底的夺取河北四州之地,今他只用了一年半的时间,就拿下了冀青二州,已经是相当的不错。

    陶商知不能太过自大,急于求成,遂是班师南下,率大军还往邺城。

    梁军的退兵的消息,很快便由斥侯送往易水北岸,送往了易京城。

    此时的刘备,正站在易京南门城头,目光冷峻的注视着南面,心中焦急的等着消息。

    虽有孔明相助,但他毕竟连连败于陶商之后,被陶商伤的实在太深,内心深处已染上了“恐陶”症,此等关键时刻,如何能不叫他紧张。

    梁军南退的消息,及时送到,终于叫刘备长长的松了口气,整个人都如释重负一般,前所未有的轻松。

    “孔明先生,你这一招掘易水之策,当真是妙极,陶贼终于是灰溜溜的撤走了,不敢来犯我幽州。”刘备欣喜的看向诸葛亮,眼神中尽是信任感激。

    诸葛亮只轻摇羽扇,淡笑不语,一副运筹帷幄,成竹在胸之势。

    “此计虽然逼退了陶贼,但这大水无情,却将易水南岸数以万计的百姓也一并连累,终究是有点可惜啊……”沮授却冷不丁的叹息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一声叹息,立时令刘备身形一震,眼珠子悄然一转,一脸的得意欣喜,顷刻间消失,取而代之的,则是伤感自责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公与言之有理,为了阻挡陶贼,备不得已祸及了那么多无辜的百姓,实在是良心不安,备此刻是心痛如绞啊……”刘备捶胸顿足,深深的自责起来,才几句话的功夫,眼中竟已浸出了悲伤的泪水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又身形晃了一晃,似有悲伤过度,将要晕过去的征兆。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”旁边的关羽和张飞两兄弟吓了一跳,赶紧扑了上来,将摇摇晃晃的刘备给扶住。

    诸葛亮轻叹一声,从旁开解道:“主公莫要太过自责,此举也是不得已而为之,若是让陶贼的大军杀过易水,幽州不知有多少黎民百姓要遭其荼毒,牺牲一小部分人,而救一州士民的性命,此乃大义也,换做是任何的仁义贤主,都会这么做,想来那些牺牲的百姓,他们的在天之灵,也能理解主公的这份大义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后,刘备自责的表情方才稍稍平伏,举着衣袖一边哽咽,一面将眼色泪痕拭去。

    半晌后,刘备才停止了啜泣,却又叹道:“备身负一州士民的身家性命,实感肩上担子之重,必当尽我所能保全幽州,只是陶贼此番虽退,他日必会再犯,其他现在的实力,只怕以我一州之力,未必能与之抗衡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放宽心便是,亮已为主公备下一条妙计。”诸葛亮轻摇着羽扇,美玉般英俊的脸上,洋溢着与生俱来般的自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州,海西城东。

    海岸边,七八十艘战船,已经徐徐离港,海营之上,还有几千号士卒,正急先恐后的爬上余下的几十艘船只。

    这些江东士卒,一个个都士气低迷,一面面“周”字的大旗,无不残破不失。

    失败落魄的情绪,笼罩了整座大营。

    栈桥之上,周瑜驻马扶剑,水晶般透明的眼睛,死死的盯着西面方向,绝美的脸庞不时的微微抽动,一脸隐恨不甘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乐毅,你究竟是何方神圣,有击败我周瑜的实力,竟却甘心情愿的做那陶贼的门客……”周瑜暗暗咬牙,眼神中燃烧起深深的茫然不解。

    就在数月之前,他这江东美周郎,才率一万精锐的江东军,由海上长途奔袭,出其不意的袭取了海西城,登陆徐州境内。

    此时的陶商已将主力尽集于河北,徐扬一线只有徐盛的一万兵马,驻扎于南面的寿春一线,徐州可以说是一片空虚,只余几千郡兵而已。

    登陆成攻的周瑜,可以说是如入无人之境,一万大军一路所向披靡,不到半月时间内,东海国几乎就被他攻下。

    志得意满的周瑜,没有一刻停止,兵锋直指徐州州治下邳城而去。

    那时的下邳城,只有不足一千战斗力低下的郡兵,周瑜有绝对的自信,不出两日就能将之攻下。

    只要下邳一陷落,整个徐州诸郡国就会望风而降,南面寿春的一万梁军必会军心动荡。
都市鬼谷医仙无弹窗


    那时,他再挥师南下,配和着孙策的主力大军,定可一举攻下寿春,夺取淮南。

    介时,徐扬二州,便将尽入孙氏麾下。

    周瑜就是心怀着这样的宏图,自信满满的杀奔下邳城下,毫不迟疑的下令攻城。

    然而,令他恼火惊奇的却是,陶商新派来的那个叫作范睢的徐州刺史,竟然能力极强,短时间内就动员了数千百姓丁壮登城,竟然坚守了下邳十日之久,直到那个叫乐毅的梁将,率领着一万的援军赶到。

    江东美周郎的噩梦,就此开始。

    这个乐毅统兵能力之强,用兵之强,完全超出了周瑜的想象,数月之内接连击败他,逼的他把攻陷的一座座城池,统统的都吐了出来,直至被逼回海西城。

    折腾了几个月,周瑜又回到了原点,他的海上夺取徐州妙计,就此泡汤。

    周瑜心中那个不甘啊,不甘自己这堂堂江东第一智将,竟然被一个冒充古人之徒,彻底的给击败。

    周瑜更无法理解,以乐毅这样惊艳无双的才华,早就应该崭露头角,怎会这么多年来,甘心做陶商讲武堂一名小小的武生门客。

    他的人生观,价值观,彻底的被乐毅的出现给打乱了。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一骑飞奔而来,正是逼将董袭,“禀都督,河北细作刚刚传来急报,陶贼已于数日前夺下冀州全境,袁绍被其生擒,陶贼已率大军班师南归。”

    周瑜本就阴沉的一张脸,瞬间愕然惊变,长时间的沉默不语,表情变化翻转,整个人都沉浸在了震惊之中,久久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“这个陶贼,竟然只用了一年半的时间,就夺下了冀青二州,还生擒了袁绍?这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啊……”

    喃喃自语的周瑜,脸色不光是难看,眼神中甚至还悄然燃烧起丝丝的羞恼之色。

    就仿佛,他这个天才都无法做到的奇迹,竟然被一个平庸之人做到,让他这个天才深深的感到被羞辱一般。

    “都督,这个陶贼实在是个异数,眼下他已班师南下,乐毅的大军也正在杀往海西,事不宜迟,请都督赶紧上船,咱们好尽快撤回江东吧。”董袭叹息着劝道。

    周瑜暗咬贝齿,眸子死死望向西面,不甘许久,隐恨了许久,最终还是只能一声叹息,策马踏上了战船。

    战船缓缓驶出水营,向着南面驶去。

    “陶商,终有一天,我周瑜还会杀回来的,你等着吧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益州,白水关。

    关城之上,蜀军战旗飘扬如风,士卒个个斗志昂扬。

    城北方向,连绵数里的曹军大营,却静寂无声,曹军士卒无不精神疲惫,显的士气低落。

    自曹操挟着攻克汉中余威,大举攻蜀以来,已经过去了整整两个月。

    这两个月时间内,曹操先后对白水关发动了数次进攻,却皆被蜀军挫败,折损兵马数千之众。

    正面进攻不下,曹操又派大将夏侯渊,分兵万余进攻三巴,却为刘璋大将张任拒退,最终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屡战失利,曹操原本希望的一场速战速决,渐渐已演变成了一场鏖战。

    曹营,中军大帐。

    “尔等皆说刘璋暗弱,蜀兵军纪不整,战斗力低下,眼前的战事,似乎皆与尔等所言不符,这刘璋并非是一个平庸之主。”上首的曹操,皱着眉头道。

    “嘉也觉的很奇怪,据成都的细作密报,数月之前,那刘璋忽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,变的行事果决睿断,雷厉风行,接连以霹雳手段,处置了几个不听话的重臣,重用张任、黄权、法正、赵累、严颜等贤才善武之士,日夜整军操练备战,数月之内,便使蜀中气象一新,蜀军的战斗力短时间内极大提升,所以我军伐蜀才会严重受阻。”

    郭嘉一番话,听的众人无不连连称奇。

    曹操也是大为惊奇,喃喃道:“难道说,这个刘璋先前只是佯装暗弱无能,故意向外界示弱,实则也是个厉害的角色不成……”

    众曹营文武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这时,曹真匆匆而入,拱手道:“禀叔父,河北急报,陶贼已于日前全据冀州,袁绍已被陶贼活捉。”

    大帐之中,瞬间哗然。

    上至曹操,下至郭嘉等文臣武将,无不为之变色。

    “袁本初,竟然这么快就灭亡了么,这个陶商小贼啊,实在是……”曹操看着手中的帛书惊报,口中是惊叹不已,焦黄的脸上,难以掩饰震惊二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