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七十八章 击败你的,不是我

第三百七十八章 击败你的,不是我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众人神色皆微微一震,斥侯的这道情报,终于映证了陶商和张良的推测。

    “奶奶的,这个刘备还真是够阴的,把高干和袁绍玩的团团转,老子以前只知道他是个伪君子,没想到他还藏着这样阴险的手段。”樊哙一面啧啧称奇,一面又鄙视的大骂。

    陶商却只冷笑道:“刘备的野心,乃是做第二个光武帝,中兴他的大汉朝,袁绍和高干早应该知道,刘备是不会真心归顺他们,可惜,他们都被刘备逼真的演技给骗了,落得今天下场,也算他们活该。”

    张良等人皆是点头,认同陶商的判断。

    这时,地面上原本不省人事的袁绍,扭动起了身体,竟是缓缓的苏醒了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袁绍睁开了眼睛,第一眼看到的,正是陶商那刺写满“讽刺”二字的脸。

    “陶贼——”

    袁绍一声尖叫,从地上挣扎着强行爬起,想要抄起家伙砍陶商,却发现腰间佩剑已经卸下,想要拔腿开溜,才发现四周全都是陶商的人马,一双双凶目,正向盯着一只烤熟了的肥羊般,齐刷刷的盯着他,瞬间把他盯的是如芒在背。

    “袁绍,不用想着开溜了,这次你已无路可逃,注定要死在我陶商的手里。”陶商冷冷道。

    袁绍蓦然一震,思绪飞转如潮,这才猛然间想起了自己晕死过去之前,所发生的那些事。

    他想起自己是如何被刘备玩弄,是如何迫不得已,带着可怜巴巴的几百兵马,想要渡过易水,潜入并州。

    接着他又想起,自己是如何的倒霉,刚刚过河就中了项羽的埋伏,吕布又是如何不得已抛下了他,独自逃去,他又是如何悲愤绝望之下,气晕过去。

    他想起了所有的一切,这一切,也立时让他重新陷入到了悲愤绝望之中。

    袁绍转过身来,眼珠中布满了血丝,几乎就要迸裂一般,紧紧咬着的牙齿咯咯的作响,牙缝中已浸出了丝丝的鲜血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的脸上只写着两个字:

    仇恨。

    对陶商所有的仇恨。

    他从天下第一大诸侯,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,皆是被陶商一步步所逼,眼前这个可憎的年轻人,就是他身陷绝境的根源。

    “怎么,看见我就这么不开心么?”陶商很享受这份讽刺的快感。

    毕竟,当初袁绍几乎将自己逼入绝境,现在这老东西落在了自己手里,怎么可能不好好痛快一番。

    袁绍恨不得即刻扑上去,凭着一双爪子,拼个你死我活,把陶商给撕了。

    恨了半晌,咬牙半晌,袁绍最终却冷静了下来,没有敢扑去。

    就凭他现在孤家寡人一个,就算是他扑上去,也只能是自取其辱而已,袁绍到底还保持着几分冷静。

    他只死死盯着陶商,深吸一口气,咬牙叹道:“我只恨当初你只是个小小的琅邪相时,没有发兵灭了你,才会养虎为患,酿成今日的苦果,我后悔啊……”

    袁绍想起了当年。

    他想起当初,自己的长子袁谭,头一次被俘之时,他为了救儿子,也为了顾全跟公孙瓒争夺河北的大局,被迫跟陶商单骑会面,达成停战协议。

    如果他早知道今日,早知道陶商才是他真正的敌人,早知道自己那个儿子废物到极点的话,当年他无论如何,也非得先灭了陶商不可。

    可惜,一切已晚。

    “袁绍,就算你当初灭了我,你以为你就能夺了天下吗?”陶商冷冷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袁绍先是一愣,旋即狂傲道:“我袁本初据四州之地,十几万铁骑将士,若是没有你,谁能挡我横扫天下!”

    “四州之地,十几万兵马,你以为你就很强吗?”陶商嘴角扬起一抹不屑的冷笑。

    袁绍又是一怔,一时听不明白陶商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为了玩平衡,故意放纵你的几个儿子内斗,放任汝颍河北文武相互相攻诘,把你看似雄厚的家底,统统都消磨在了内斗之中,当年官渡之战,若非你内部不团结,又岂能被我屡屡抓到取胜的机会,最后一击致胜。”

    陶商俯视着那个自以为是的失败者,冷冷的历数着他的得失,道破了他败落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袁绍身形剧烈一震,眼中神色翻转如潮,种种往事浮现于脑海中,一时间竟被陶商斥到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轻吸过一口气,陶商鹰目冷视着他,大声道:“袁绍,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,不是我陶商击败了你,是你自己击败了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自己击败了自己?

    袁绍苍老的身躯,如被九天惊雷惊中,跌跌撞撞的连退数步,脸色惊魂落魄,蓦然间仿佛被陶商一语喝醒般。

    他终于明悟了。

    信任的儿子,器重的外甥,接连的背叛自己,就连忠心耿耿的沮授和文丑,在关键时刻,也背弃了自己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,皆是他自酿的苦果,到最后,只能自己来品尝苦涩。

    他颤巍巍的抬起头,只见陶商那表情,那不屑的冷笑,就像是一个成年人,正在给不懂事的小孩,讲述大道理一般。

    他堂堂四
三国之魏武元勋帖吧
世三公的袁绍,在陶商的眼里,竟然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孩。

    袁绍彷徨后悔的表情,转眼间瓦解,重新又被肃厉狰狞的仇恨所取代,指着陶商咆哮怒骂道:“陶贼,你个出身卑微的奸贼,你算什么东西,竟然也配给老夫讲大道理,就算老天无眼,让你侥幸胜了,高贵依然是高贵,卑贱依然是卑贱,你永远是那个出身卑贱,被天下人不屑的奸贼!”

    左右樊哙等众将,眼前袁绍死到临头,竟然还被般狂妄,如此歇厮底里,跟疯子似的大骂他们的主公,众人无不恨到眼珠爆珠,怒火熊熊。

    “翻来覆去,无非就是出身而已,你不烦么。”

    陶商又是一声不以为然的冷笑,继续用教育小孩子的口吻道:“袁绍,难道你没听说过,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这句话么?”

    袁绍满嘴的怒骂,瞬间给陶商这一句话,轻描淡写的给呛了回去。

    看着语塞的袁绍,陶商傲然自信道:“当年汉高祖刘邦,不过一小小亭长,你袁家也并非生来就四世三公,再往上数个几千年,说不定你的祖先,还是一个山洞里茹毛饮血的野人,在这个拳头就是王道的大时代,你还炫耀什么出身,不觉的很可笑吗。”

    “陶贼——你——你——”袁绍已被呛到声音沙哑,满脸憋红,除了咬牙切齿之外,再也憋不出一个字来。

    “把他先押解下去,待班师许都之后,再斩首示众吧。”陶商已不屑跟袁绍多言,拂手喝道。

    荆轲一使眼色,几名亲兵便汹汹上前,将袁绍如死狗一般拖走。

    陶商策马向前,下令大军继续赶往易京。

    刘备依靠毒计窃取易京,未必就人心尽附,陶商要趁此时机,一举攻下易京,灭掉刘备,夺取幽州。

    大军星夜疾行,不出一日,已逼近易京附近二十里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霍去病率领着先行的骑兵队,飞马而至,大叫道:“梁公,速速下令全军停止前进,不能再前进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前方发生了何事?”陶商狐疑道。

    霍去病勒马于前,皱着眉头道:“禀梁公,那刘备刚刚掘开易水河堤,洪水已将南岸大片平原淹成了泽国,范围还在扩大,我们不能再前进了。”

    刘备竟然掘了易水?

    陶商神色一动,蓦然间省悟,眼眸中不由迸射出厌恶之火。

    “易水流域有良田数万顷,村庄遍布,刘备掘了这易水河,虽然可以阻挡我军北上,岂不是连那些数以万计的平民百姓,也一并淹了不成。”身边的张合,不禁震惊道。

    樊哙也回过神来,忍不住骂道:“他奶奶的,这个刘备真是阴毒到极点了,不光害死了他的两个旧主,现在还掘了易水,靠淹死那多平民来阻挡咱们攻他,这大耳贼也太不要脸了吧。”

    众将不愤慨,一时间皆大骂起了刘备。

    陶商却冷笑一声,慨叹道:“大耳贼若是要脸,就不会投靠那么多主子,又一次次的背叛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刘备此人,当真也是个奇人,先后投靠公孙瓒、曹操、袁绍和高干,又接连背弃这些人,到现在却仍能保持着仁义之名,这位刘皇叔蛊惑人心的本事,还真是不一般呢……”张良也奇叹道。

    陶商遂也不敢迟疑,当即下令全军停止前择,择高处地势安营扎寨。

    六万大军遂就地止步,寻土丘山包等高地,连下十余营,以防被大水波及。

    半日之后,茫茫大水终于是蔓延而来,铺天盖地的一眼望不到尽头,方圆几十里的范围,尽被淹成了一片泽国。

    不过易水到底比不得长江黄河这等大水系,水量有限,淹到梁军营营盘之时,水位连脚面也不到。

    虽说这水势不大,但通往易京之路,却尽被淹成了一片泥泞,车马难以再通行。

    “掘易水,借自然之利来做为屏障,以阻挡我军北上,这倒真还是一条实用的妙计。”土丘上,张良望着茫茫的水泽,微微点头赞赏道。

    “刘备这大耳贼,之前被咱们的玩的团团转,他什么时候变这么聪明了?”樊哙嘟囔着骂道。

    听得二人的议论,陶商的脑海中,蓦然间闪过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莫非是他?

    以刘备的智计,绝对想不出如此精妙的布局,能将袁绍和高干玩弄于股掌之中,不废吹灰之力就窃取幽州,还想出这掘易水的妙计,必有谋士从旁出谋划策。

    以简雍的智谋,必然做不到这种程度,而幽州境内,陶商也想不出还有什么奇谋之士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似乎也只有那个人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他的话,那就越来越有意思了……”陶商年轻的脸上,悄然浮现出几分玩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神思之际,张良却拱手道:“梁公,照目前的形势,我们想在短时间内北攻幽州已经不现实,况且将士们皆是疲惫之极,不利于再鏖战下去,今冀州青州已得,袁绍也已擒获,北伐主要目标已实现,差不多也该是收兵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望着眼前茫茫大水,陶商沉思许久,轻吸一口报,拂手道:“罢了,传令下去,班师南归,来年再收拾大耳贼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