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七十七章 仁义皇叔

第三百七十七章 仁义皇叔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刘备手中之剑,停滞在了半空,到嘴边的杀令,也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还在等什么,斩草除掉,杀了他干脆。”张飞迫不及待的嚷道。

    关羽却向刘备暗使眼色,压低声音提醒道:“我军中袁家旧部颇多,还请兄长三思。”

    刘备神色微微一动,蓦然间省悟。

    沮授等袁绍旧部投降于他,一方面是因为对袁绍不满,另一方面也是为形势所迫,他们内心中未必就想让袁绍死,倘若他今天杀了袁绍,反而可能造在人心不稳。

    再者,他嘴说虽说的什么匡扶汉室,大义凛然,但到底袁绍是在危难之时收留了他,他背弃袁绍便罢,若还要杀掉袁绍,难免会遭人诽议。

    “袁绍已是众叛亲离,杀了他也没什么意义,倒不如成全我的仁义之名……”

    思绪飞转,刘备已有了主意,一脸的杀气顿敛,便高声叹道:“袁绍,你虽不仁,我刘备却不能不义,罢了,今天我就放你一条生路,你和吕布速速给我滚出幽州去吧,再敢踏上幽州一步,我必不会再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沮授暗松了一口气,看向刘备的眼神中,暗添了几分敬意。

    城外袁绍却不领情,已恨到咬牙切齿,恨不得凭着几百人马杀上易京去,跟刘备拼个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“义父,事已至今,枉自冲动也没用,我们只有先从别处渡过易水,想办法去往并州,去找三公子,或许还有卷土重来的机会。”吕布却出奇的冷静,从旁劝道。

    一个外甥已把自己害成这样,袁绍对那三儿子,自然也没抱多大希望,但到这个份上,除了前去投奔袁尚,他也没有第二条路可走。

    含恨半晌,袁绍只有强咽下这口气,愤然离去。

    几百号残兵,便保着袁绍徇易水向西面逃去。

    天色渐明,东方业已发明。

    袁绍前脚刚逃走未远,北面方向,狂尘再起,又一路兵马飞奔而来。

    高干一马当先,率领着几千得胜之军,一路狂奔,直抵易京城下。

    眼见城头已换上了“刘”字大旗,高干知刘备已得手,不由勒马城前,兴奋的大叫道:“玄德速速开门,本公子到了,那老狗你可杀掉?”

    刘备却冷冷俯视着高干,厉声喝道:“高干,你这灭绝人性的畜牲,袁绍乃你亲舅舅,你竟然枉想害死你,我刘备奉行仁义之道,我岂能助你这等畜牲!”

    高干瞬间傻了眼。

    两天前,刘备信誓旦旦的表明效忠于他的那一幕,如今还历历在目,甚至,就连这击灭袁绍的计策,都是他刘备一手包办。

    可现在,刘备却站在城头,大骂起了自己是畜牲,好像这整件事,压根与他无关一般。

    高干也并非蠢到无药可救,愣怔了片刻,蓦然间惊醒。

    他明白了,刘备压根就没想到要助他,而是要借他之手,除掉袁绍,再把他也除掉,然后这整个幽州就是他刘备的了。

    想明白了一切,高干顿时气到肺都要气炸掉,刀指城头,大骂道:“大耳贼,你这忘恩负义的奸贼,你竟敢叛我!”

    刘备却不屑一哼,冷笑道;“我刘备只效忠于天子,效忠于大汉社稷,我从未效忠过你,何来背叛之说。”

    高干气的是面红耳赤,感觉自己如同被戏耍了一般,胸中无尽的怒火,似火山般喷发而出,瞬间冲昏了他的头脑。

    蓦然间,高干大刀一指,怒喝道:“全军进攻,给我攻破易京,取了大耳贼的首级。”

    高干以为,自己麾下有一万五千余兵,占据着兵力优势,而刘备只有五千余众,强行攻打易京,未必能够拿下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却只有高干自己嫡系的几千兵马,向着易京城开始推进,其余一万多大部分兵马,皆按兵不动。

    “本公子的命令,你们没听见吗,给我进攻!”高士歇厮底里的怒吼道。

    左右那些兵马,却仍旧不动,一双双目光盯着他,就像是在盯着一个小丑一般。

    高干是又惊又气,猛然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环顾四周,他这才发现,这些大多数的兵马,皆乃公孙瓒旧部,这些人皆是刘备帮着他招揽而来。

    先前刘备对他是百依百顺,这些人看在刘备的面子上,自然也对他是无令无从,让他产生了一种错觉,以为这些公孙瓒旧部已经诚心的归顺于他,听他号令。

    如今,刘备公开反了他,这些人便不再听他号令,高干这才意识到,自己根本控制不了这些人,刘备才是他们真正的主子。

    城头上,刘备欣慰的笑了,这些年的苦心经营,终于结出了他想要的果子。

    “高干,该是送你上路的时候了……”

    刘备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蓦然间眸中杀机迸射,双股剑向着高干一指,厉喝道:“子龙何在,还不依计行事!”

    喝声响起,高干蓦觉身后杀气骤起,如狂风暴雨一般,向着自己扑卷而至。


修行起源栏目txt下载
    高干大骇,猛然回头时,却见一员白马银枪的武将,已如一道银色的闪电,疾射而来。

    手起枪落,鲜血飞溅。

    高干的那颗人头,带着一脸僵的硬惊怖,飞上了半空之中,滚落在了一众士卒之间。

    那些公孙瓒旧部们,个个无动于衷,看着高干人头落地。

    而那些高干的嫡系士卒们,却瞬间陷入了惶恐之中,看着主子血淋淋的人头,一个个吓的惶恐无措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城头上的刘备,已收起了长剑,肃杀的脸上换上了一副仁慈的面孔,高声道:“高干灭绝人性,我刘备只是替天行道,今这畜牲已经伏诛,尔等只要肯安心归顺,我刘备就绝不再追究,还要待你们如自己的亲卒,是生是死,你们自己选择吧。”

    高干已死,群兵无首,那几千号兵卒没有犹豫太久,转眼便纷纷跪伏在地上,向刘备磕头投降。

    “这孔明当真乃神人也,一切皆在他意料之中,咱们竟不费吹灰之力,就赶走了袁绍,诛杀了高干,这个人真是神了。”素来的高傲的关羽,此刻也人不住欣喜,啧啧赞叹道。

    张飞也兴奋的嚷嚷道:“这下可好了,整个幽州都是咱哥哥的,袁绍和高干的兵马,也都被哥哥收编,咱还有孔明这样的神算,该是咱跟陶贼算总账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望着遍地伏跪的士卒,刘备灰白的脸上,渐渐浮起了丝丝傲色,嘴角,一抹得意的冷笑已扬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易京西南。

    尘雾滚滚,战旗遮天,近六万梁军步骑将士,正沿着易水南岸向东北方向而行,一路向着易京杀奔而去。

    易水可以算是幽州与冀州的分界线,其水并不算宽,如果就地打造州船的话,绵延几百里的易水,其实处处可渡。

    只是碍于粮道远近,道路的平坦程度,以及沿途的城池分布情况,先破易京,再由易京北上攻取蓟城,才是最佳的选择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当年的袁绍,也不会被迫在易京这个鬼地方,跟公孙瓒进行了长达一年的鏖战。

    根据情报,袁绍已提前数日进抵了易京,而易京乃幽州门户,高干必不会再坐视不顾,这次定然会率军来援。

    如果袁绍和高干一旦和解,两家至少能凑出近三万的军队,再加上易京的要塞的坚固程度,陶商想再复制一次黎阳之围,兵力上便不再占据着优势。

    况且,他的将士已进行了长达一年半的苦战,体力与精神都快达到极限,若再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攻坚战,就连陶商也没有这个自信。

    正行进间,前方一队兵马飞奔而来,正是前锋开路的项羽所部。

    项羽本该在大队兵马前二十里开路,怎么突然间折返而回了?

    陶商顿时感觉到,必定是有什么重要之事发生。

    勒住战马,横刀而立,片刻后,项羽飞马而来,胳膊下面还挟着一人。

    “梁公,你看这是谁。”项羽大笑着勒住战马,将胳膊夹的那人,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那身着金甲,却披头散发的俘虏,好似已晕了过去,被扔了个仰面朝天,却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陶商和众人的目光,不约而同的朝着那人望去,蓦然间,一片惊喜哗然。

    地面上所躺那人,竟然是袁绍!

    “是袁老狗啊,是袁老狗,怎么落到你手里啦。”樊哙更是激动兴奋的哇哇叫道。

    陶商也抬起头,欣喜好奇的目光,看向了项羽。

    项羽方不紧不慢道:“羽本是率铁骑沿着易水南岸前行,在离易京二十余里位置时,发现河对岸有一队兵马正在渡河,羽便不动声色的容他们过河,然后突然杀了上去,谁知正撞上了袁绍在吕布的保护下渡河,我便一顿狂杀,吕布独自逃走,丢下了袁绍这厮,正好被羽给绑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陶商恍然大悟,看着地上不省人事的袁绍,他是感慨良多。

    堂堂天下第一大诸侯,四世三公的名门之后,就在几年之前,还差点把自己逼上绝路,眼下却变成了孤家寡人一个,跟条死狗一般,瘫在自己的脚下,当真是莫大的讽刺。

    “袁绍好端端的,怎么会又想渡回南岸,还只带了这点兵马,莫非易京发生了剧变不成?”陶商的思绪很快收回,起了疑心。

    “梁公所料不错。”项羽点了点头,“羽审问了几名降卒才得知,刘备利用袁绍跟高干的猜忌,令他们自相残杀之际,趁机袭据了易京,如果估计无误的话,想必此时高干也已被刘备收拾,整个幽州已经姓刘。”

    陶商眉头一凝,目光不由看向了张良,眼神中有种“果然如此”的意味在内。

    他先前就和张良怀疑,刘备不会那么好心去辅佐高干,只是借高干之手,脱离袁绍,前去经营幽州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一骑斥侯飞奔而来,拱手道:“禀梁公,易京急报,刘备已诛杀高干,尽收其部众,宣布奉天子密诏,自任为幽州牧,率两万多步骑大军,进据易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