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七十章 弃 子

第三百七十章 弃 子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袁绍反应也是极快,一听到脑袋上空有异响,立刻铆足了劲,手脚并用往前刨。

    还是慢了半拍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块硕大的土石,重重的砸在了袁绍左脚小腿上,剧痛传来,砸的袁绍一声惨叫,当场仆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前边沮授听到叫声,回头一瞅,惊恐的看到袁绍一条腿被压在了石头下,那落下来的土石,则把整条地道给封住,后边的人无法再过来。

    “快,快救主公。”沮授大叫一声,连滚带爬的折返了回来。

    一众亲兵们也赶紧跟了回来,手忙脚乱的把袁绍从土石中扒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袁绍缓过劲来时,才发现自己的左腿已被砸断,鲜血哗哗直倘,痛到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“还好没有落在头上。”袁绍吐了口气,扶着沮授站了起来,“走吧,赶紧扶我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袁绍连后边看都没看一眼,都没发现后路被封,他的妻子刘氏,还有几千号亲兵,都被堵在了后边。

    沮授没有动,目光看向了后边,“主公,主母和几千将士被封在了后边,咱们不该挖开土石,救他们过来吗?”

    袁绍这才猛然想起,回头看了一眼被封的地道,眼中流转着犹豫,半晌后,方咬牙道:“这地道随时可能都塌了,已经没有时间了,快扶我走。”

    沮授脸色立变,颤声道:“可是,夫人还在后边啊,难道主公要抛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介女流,岂能为了她不顾大局!”袁绍不耐烦的厉喝一声,瞪了沮授一眼,甩脱他的手,在别的士卒搀扶下,跌跌撞撞的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沮授看看被封的地道,又看看毫不回头的袁绍,无奈的摇头一叹,只能继续追随袁绍而去。

    一路艰难前行,不知过了多久,前方突然一片开朗,袁绍终于爬出了这条地道。

    一瞬间,袁绍几乎狂喜到要哭出来,却又不敢太过放松,他知道自己离逃出升天还远,现在还不敢庆幸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主公,适才我杀了数名敌军巡骑,请主公上马吧。”策马而来的文丑,将一匹战马牵给了上来。

    袁绍大喜,急是在众人搀扶下了马,沮授也分到了一匹战马,其余随众却没那么好运气,只能继续徒步。

    袁绍回头看了一眼邺城方向,眼中流转着深深的不舍,久久不肯动身。

    文丑见状,上前提醒道:“主公,赶快走吧,趁着敌军还没有发觉,我们得能逃多远是多远。”

    “陶贼,你等着吧,我袁绍终有一天,还会杀回来的……”袁绍对天暗暗发誓,拨马转身,再无犹豫的匆匆东而去。

    千余号逃出来的士卒,在文丑的率领下,保护着袁绍,借着夜色掩护,也匆匆忙忙的向东面逃去。

    地道之外,袁绍已仓皇远遁,地道之内,刘氏还在经历着她人生中最惊恐的一刻。

    因是刘氏体力不济,被袁绍越拉越远,当地道发生坍塌之时,她所在的位置还算安全,却还是把她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很快,队伍便停止了前进,地道内转眼便弥漫了尘土,前边的士卒也开始折返退回,刘氏这才知道,前边地道已塌了下去,无法再通行。

    刘氏喘息艰难,又吓到腿软,无奈之下,只能跟着又原路返回,回到了邺城之中。

    刘氏瘫在地道口,巴巴的等了半晌,想等着袁绍回来,半天却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直至最后一名士卒活着回来,告诉她大塌方正发生在袁绍的头顶上,最后一眼好像看到袁绍被砸到,然后前路便被封死,两头失去了联系。

    刘氏花容大变,刚刚站起的娇躯,摇摇晃晃险些又倒下,瞬间是惊到头晕目訾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“夫君啊,你乃一代枭雄,有上苍护佑,怎么能就这样去了呢……”刘氏趴在地道口,哭哭啼啼起来。

    左右一个个没能逃出去的袁军士卒,也个个是黯然神伤,惶恐不知所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门,杀声震天。

    韩猛和他的一万残兵,被陶商的伏兵杀的七零八落,血流成河,死伤已近大半。

    在项羽铁骑的冲击之下,残存的敌卒被分割成数十股,彼此不能相彼,各自为战,被梁军一一击破,各各歼灭。

    此一役,梁军大将悉数出动,个个如龙如虎,肆意杀戮,而袁军却只有韩猛一人苦苦支撑。

    东方发白,天色将明。

    旭日之光从地平线升起,如血的朝阳洒在战场之下,黎明之晖下,是袁军遍地的尸骸,残破的战旗。

    这一次,陶商没有参战,由始至终,都在冷笑着欣赏这一场屠杀。

    隆隆铁骑之声,再度响起,霍去病率领余下的三千铁骑,也冲入了战场。

    “去病也到了,该是尘埃落定的时候了……”陶商微微一笑,目光杀机更烈。

    霍去病白马银枪,如银色的闪电冲锋在前,铁骑滚滚,撞入苦撑的敌军中,给顽抗的袁军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十余股的袁军残兵,逐一被摧破辗碎,就连韩猛亲率的两千亲兵队,也无法阻挡霍去病的铁骑,被轻松冲垮。

    阵形一失,袁军便如溃巢穴的蝼蚁一般,被四面八方涌上,如潮水般的梁军,轻易的淹没。

    “主公呢,主公的五千兵马为何不杀出来,内外夹击击破敌贼的围阵,救我们出去。”苦战中的韩猛,冲着副将大吼,还希冀着袁绍能够来救他。

    “禀将军,主公压根就没有出城,邺城城门一直都是紧闭的啊。”副将苦着脸叫道。

    韩猛身形一震,急是回首向城门方向望去,借着晨光,他依
不败狂徒sodu
稀看清,邺城北门果然是紧闭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韩猛陷入了惊疑不解中。

    根据事先的计划,他率前军杀出,袁绍应该紧跟在后边,带着五千中军杀出来才对。

    从他出城到中了埋伏,这段时间里他离城已很远,袁绍早该率军跟了出来,至少也应该跟到壕沟一线,应该跟梁军也发生了接战才对。

    可照眼前的形势,竟似袁绍根本就没有跟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……”思绪飞转,韩猛脸色蓦然一变,猜到了原因。

    他此时才终于意识到,自己根本就是袁绍的牺牲口,被用来引诱梁军重兵围截,而他袁绍却趁此时机,从别门出逃。

    “主公,我韩猛对你忠心耿耿,跟随了你那么久,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?”惊醒的韩猛,悲愤咆哮,极尽的失望。

    就在韩猛悲愤之时,项羽枪舞如风,踏着一条血,杀破乱军,已向他杀来。

    眼见项羽来袭,韩猛心下一惊,项羽的武艺有多强,他岂能不知。

    只是,他已无路可退。

    韩猛只得咬紧牙关,大吼一声,抱着必死的决心,舞刀迎上。

    项羽手中银枪如电,挟着排山倒海之力,形成一道涡将的激流,疾射而出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刺破耳膜的金属激鸣中,两骑错马而过。

    瞬息间,韩猛只觉虎掌开裂,战刀抖到嗡嗡作响,几乎拿捏不住,手中青筋都要被震到绷断,胸中气血激涌,嘴角已浸出一丝鲜血。

    就在他不及喘息之时,项羽一个回马枪,第一记重枪狂袭而至,如金色的风暴般轰到跟前。

    韩猛根本没有时间去思索,几乎是凭着本能举刀相挡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巨鸣声中,霸王枪再度轰击,狂力冲击之下,韩猛嘴角再浸一股鲜血,身形剧烈一震,几乎连马腹都要夹不住。

    天神下凡般的项羽,不给韩猛丝毫喘息的机会,重重的枪影,如狂风暴雨般袭卷而至。

    武力值达到80的韩猛,数招之间竟已被项羽杀至吐血,手忙脚乱,落尽下风。

    五招走过,狂风暴雨般的枪影,骤然一收。

    项羽勒马横枪,巍然而立,斜拖的枪锋,鲜血一滴滴掉落。

    韩猛却如石人般僵硬不动,斗睁的双眼中,迸射着无尽的恐惧,喉头竟已被刺穿了一个血窟窿,大股的鲜血哗哗的往外翻涌。

    身形晃了一晃,韩猛捂着脖子,无声的栽倒在了马下。

    韩猛被诛,残存的千余袁军,最后的精神支柱也土崩瓦解,转眼被梁军杀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天色大明之时,杀声渐渐消沉下去,这场围攻邺城的最后一战,总算结束。

    从邺城北门到梁军营垒之间,遍地伏尸,原野为之血染,一万袁军几乎被杀尽。

    袁军残存的旗帜,和那一具具尸体,被梁军将士无情的踏在脚下,一面面“梁”字染血的战旗,却在猎猎飞舞。

    陶商策马上前,在荆轲一众的保护下,缓缓步入战场,扫视着这片惨烈的血沼。

    陶商最关心的,自然是袁绍的死活,下令仔细打扫战场,务必要找到袁绍的尸体。

    日当正午时,将士们把每一具尸体都翻了个遍,却始终不见袁绍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难道袁绍竟然长了翅膀,逃回了邺城不成?”陶商惊奇的猜测着,很快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测。

    要知他的铁桶阵,连一只苍蝇都别想飞出去,只要袁绍身在军中,就绝无可能突围,更别说是逃回邺城。

    可为何,却偏偏不见袁绍的尸体?

    “奶奶的,袁老贼的尸体呢,莫非给狗吃了。”樊哙嘟囔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给狗吃了,是袁老贼压根就没有在城中。”张良的眼中,仿佛蓦然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陶商剑眉一凝,蓦然省悟,急喝道:“速传令给霍去病,命他率本部铁骑直奔东门,给我去追袁老贼?”

    一骑信使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樊哙却茫然道:“梁公,为啥要派去病去东门呢?”

    “废话,当然是因为老贼从东门出逃了。”陶商冷笑道。

    樊哙摸着后脑勺,越发的糊涂了。

    张良便淡淡一笑,解释道:“老贼先让韩猛诈降,其实是料定我们会识破他的诡计,将重兵尽数调于北门,他则趁此时机,由东门出逃,韩猛,只不过是他的一枚弃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樊哙眼珠子转了好一会,方才明白过来,骂道:“奶奶的,这条计还真是够毒的啊,那一万兵马,一员大将,说牺牲就牺牲了,这毒计定是沮授那厮出的。”

    “沮授虽智计不凡,但他却想不出这条毒计,这必是袁老贼自己的意思。”陶商冷哼道。

    “那袁老狗就更毒,跟他儿子袁尚一样毒。”樊哙呸着唾沫骂道。

    陶商一笑,目光转向了邺城方向,“去病已经去追,老贼能不能逃过这一劫,就要看他的运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呢?”樊哙憨憨道。

    “还用问么,当然是攻破邺城,去袁老贼的府里喝他的好酒,睡他的女人,我们走。”陶商一声狂笑,拨马向着邺城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袁绍已逃,韩猛的一万残兵也被杀尽,邺城已是空城,谁还能挡得住他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诸员大将各率着本部兵马,挟着未尽的杀机,向着邺城狂涌而去。

    此刻的邺城,果如陶商所料,已是空场一座,梁军几乎不废吹灰之力,就兵不血刃的攻入了邺城。

    “梁”字战旗,终于的高高飘扬在了邺城上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