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六十九章 脚底抹油

第三百六十九章 脚底抹油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韩猛在暗自冷笑,却全然没有觉察到,黑暗的那一头,无数双肃杀的眼睛,正在死死的盯着他们。

    斥侯不断发回情报,万余袁军已尽数越壕,进入了平地,距离邺城已经有几百步的距离。

    时辰已到,陶商手中战刀缓缓扬起,向着黑暗的前方一指,厉喝道:“鱼入已网,已是收网的时候了,全军出动,杀光敌寇!”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空洞肃杀的号角声,撕碎了夜的沉寂。

    项羽、彭越、樊哙、张合等诸员大将,一涌而出,各率本部兵马,四面八方的向着出逃的袁军扑卷围杀而至。

    面对突然现身的梁军,正暗自庆幸的韩猛愕然变色,整个人惊骇的剧烈一震,险些没能坐稳战马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哪里来的这么多敌兵?陶贼的兵马不是应该尽数被调往西门一线了吗?”韩猛彻底惊呆了。

    望着四面八方,无数的火把如一条条火蛇般,向着他们围卷而来,韩猛和他的万余士卒,瞬间陷入了惊慌失措之中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,沮先生的声东击西之策,竟然被陶贼识破了不成?”韩猛陡然间惊悟,心中暗叫不好,急是拨马转身,向着邺城方向狂逃而去。

    一万惊恐的袁军士卒,纷纷掉头,丢盔弃甲,狼狈不堪的顺原路逃去,想要逃回邺城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刚刚逃至被填平的沟壕边时,却蓦然发现,一座座的梁军铁阵已横在了他们眼前,堵住了他们回城的路。

    “破军营,放箭!”阵中,养由基大叫一声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数千利箭腾空而起,如狂风暴雨一般倾泻而来,逃在最前边的千名袁卒,反应不及之下,瞬间被射翻于地。

    韩猛大惊,一面舞刀挡箭,一面喝士卒后退。

    惊慌的袁卒们急是收住脚步,在箭雨的压制之下,再难向前半步,万余号人被挤压在邺城与梁营前的狭窄地段,进退不得,乱成了一锅粥。

    身后,梁军各路的步骑大军,已如一柄柄的利箭,四面八方的追袭而至。

    前锋于最前的,正是霸王项羽,金甲金盔,金色的霸王枪,如一道金色的利剑,狠狠的刺入混乱的敌群之中,枪锋所过,金光四射,一命不留。

    四千铁骑将士,一路狂辗而上,将挡在眼前的任何敌人辗碎,辗出一条长长血路,将敌阵为两截。

    顷刻间,袁军便被杀到鬼哭狼嚎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火光照亮了夜空,熊熊火焰下,陶商如青松傲立,冷冷的欣赏着这最后一战。

    举目望去,出逃的敌军近有万人之众,已经差不多是袁绍的全部家底,想来袁绍必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陶商再无疑心,遂是将其余几门的兵马,也尽调往北门,务必要毕其功于一役,一举歼灭袁绍于邺城之外。

    就在韩猛被蹂躏之时,袁绍已策马飞奔,赶至了东门之外。

    他一路不停,进入了一处废墟宅院中。

    文丑已提前赶到,刘氏也穿了便装,带着细软在此等候已久。

    身后,沮授和近五千的亲兵,也皆跟了进来,个个都狐疑不解,一脸的不安。

    “主公,韩将军已出城多时,我们早应该跟上去才对,为何要来东门?”沮授迫不及待的追问道。

    袁绍不答,却反问道:“那陶贼诡诈多端,麾下又有张良这等奇士相助,当初公与你的计策便几次三番的被他识破,你以为,你让韩猛诈降,这道声东击西之计,能够瞒得过陶贼吗?”

    沮授身形一震,脸上瞬间掠起一丝尴尬,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夫君,咱们不随着韩将军一起突围,那该怎么才能逃出陶贼的包围?”刘氏不安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陶贼他以为能困住我么,那他也太小看了我,放心吧,为夫早有准备。”袁绍苍老的脸上,扬起一抹得意的冷笑,回头向着文丑示意一眼。

    文丑会意,当即喝令士卒一起用力,将一座窝棚掀翻。

    沮授大吃一惊,刘氏花容变色,一众亲兵们也无不惊到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那窝棚之下,赫然竟是一个几丈深的坑洞。

    “这地道可通往东门外,现在陶贼的主力必已被韩猛牵制在北门一线,我们正好由这条地道绕过陶贼的防线,从东门撤退。”袁绍指着那坑道,冷笑道。

    刘氏恍然大悟,这才安心不少。

    沮授却奇道:“主公何时挖的这条地道,我等为何全然不知?”

    
暴风法神帖吧
“主公为防战势发展到不可收拾的一步,当初陶贼尚未围城这时,便已密令我暗中挖掘这条地道,没想到今日真的派上了用场。”未等袁绍回答,文丑便替袁绍解释道。

    沮授这才恍然大悟,才知袁绍先前发誓与邺城共存亡的决心,只不过是演给军民们的看的戏,其实早就做出了弃城而逃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韩将军岂不成了弃……”沮授蓦然想起什么,惊慌的看向袁绍,“弃子”二子,难以出口。

    他这才猛然省悟,先前袁绍与他商议什么声东西击之计,竟是完全在演给韩猛看,为的就是让韩猛毫无疑心率军从北门杀出,为他们充当突围的开路先锋。

    其实,袁绍一早就决定,把韩猛做为弃子,牺牲了他和一万士卒的性命,来换取自己的顺利突围。

    惊悟过来的沮授,怔怔的看向袁绍,看着这个铁血的主公,已不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为了大局,我只能牺牲韩猛,他的牺牲是值得的,他不会白死,我早晚会杀了陶贼,替他报仇雪恨,事不宜迟,我们速速走吧。”袁绍语气沉沉,面无表情,不想过多的解释。

    其实,他早就知道邺城会守不住,也猜想到几个儿子可能都靠不住,故为防万一,就命文丑率几百亲兵,提前一个多月,就在这里开始挖掘这条秘道。

    为防泄露,这件事他谁都没有告诉,哪怕是沮授这样的心腹谋士,甚至是自己的妻子刘氏。

    他又担心韩猛不愿主动牺牲自己,才假装演了一出戏,假意采纳了沮授所谓诈降之策,就是为了让韩猛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,乖乖的率军从北门出逃。

    韩猛作梦也想不到,他只是袁绍用来掩护自己,可以牺牲的一枚弃子而已。

    “韩将军对主公忠心耿耿,当年主公未得冀州之时,就已经跟随主公,还有那一万将士,皆是誓死效忠主公的义士,主公就忍心这样让他们送死去吗?”沮授忍不住悲愤问道,语气中尽是不满。

    “我已说了,这是为了大局,难道你听不明白吗?”袁绍眉头一皱,显然对沮授的质问不满。

    沮授不语,表情却依旧是质疑。

    刘氏忙从旁劝道:“公与啊,你又不是不知夫君的为人,他这个人最是仁义了,倘若不牺牲韩将军,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河北就要失去擎天之柱,不知有多少百姓要被那陶贼荼毒,夫君他这么做,不是为了他自己,全都是为了河北士民啊。”

    “主母言之有理,其实主公这么做,全都是被陶贼所逼,迫不得已啊。”文丑也忙替袁绍开脱。

    沮授摇头叹息一声,无语可说。

    见他闭了嘴,袁绍脸色才稍稍缓和,方道:“没时间再拖延了,咱们速速撤出邺城吧。”

    文丑第一个跳下坑中,钻入密道开路,袁绍向沮授示意一眼,他也只得跟着文丑跳入了坑中。

    袁绍带着刘氏,还有其余几千士卒,则跟随于后,陆续的进入到了密道之中。

    地道很黑,士卒们只能提着油灯,才勉强看清,地道高度只有半人多高,所有人都得半弯着身子,才能吃力前行。

    袁绍弯着腰低着头,跟在沮授和十余名家兵的身后,喘着气吃力前行,不多时便累到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不觉估摸着已走出两百多步,袁绍咬牙坚持着,知道再走几百步,就能从梁军的壁垒下方穿过,逃出升天。

    正当袁绍刚想松口气,头顶上的坑道,突然间摇晃塌落起来。

    袁绍吃了一惊,前行的士卒们也无不吓了一跳,万没有想到,这坑道会在关键时刻塌落。

    原来这地道本就是仓促所挖,只经过简单的支护,这几月以来,梁军在上方地面上往来奔驰踩踏,早已将坑道震松不少,也算是袁绍倒霉,在这关键时刻开始塌方。

    “不要停下,继续给我向前爬,不要挡着路!”袁绍惊慌的大吼道。

    士卒们根本不用他提醒,个个吓到快要尿,连滚带爬的拼命向前移动,只是,头顶泥土塌落之势越来越快,片刻间地道中便尽是呛人的尘土,咳声此起智能彼伏,呛到袁绍差点要窒息。

    土石掉落的速度越来越快,越来越猛烈,地道中土雾弥漫,袁绍被呛得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头顶的石块越塌越快,袁绍已经快看不清前路,这时他也顾不得许多,只能蹶着屁股,凭着本能连滚带爬的向前扑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突然间一声剧响,一块巨大的土石猛然塌落下来,重重的砸向了袁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