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六十七章 无路可走

第三百六十七章 无路可走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就在城头上,袁绍尚在愤恨时,一员梁军骑兵,却单骑向着城头奔来。

    袁军上下,立刻沉寂下来,好奇的目光看着那奔来之人。

    “是张合,是张合那个叛贼!”文丑第一个认出了来者。

    袁绍身形一震,眼中立刻迸出如火的愤怒。

    张合却已提着那血淋淋的人头,一路狂奔而至,在离邺城南门三十余步的距离,借着冲马的冲势,张合怒啸一声,奋力的将手中的人头掷了出去。

    陶商就是要用这颗血淋淋的人头,来震慑袁绍,告诉城中的袁军,谁敢再助袁绍顽抗,这就是他的下场。

    这是他血的警告。

    血淋淋的人头划过曼妙的弧线,嗖的飞落入邺城城头,落地之时,周围的袁军士卒吓了一跳,本能的散开一边。

    人头滚了数步,最后停在了袁绍跟前。

    那头颅披头散发,又为血迹所污,一时辨不出是谁的人头,一名亲军便将那人头颤巍巍的捡起,将那散乱的头发拨开。

    当袁绍和他的部下们,看清是牵招的首级之时,所有人都为之一震,皆是变色。

    袁绍霎时间已明白,这是陶商在公然羞辱他,在警告他,在吓唬他的部下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竟敢……”袁绍心更如刀绞一眼,两眼中喷射着悲愤的火焰,几乎要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城外处,张合却已勒马横枪,向着城头大喝道:“袁绍,你这个庸主,你父子听信谗言,杀我全家,此仇不共戴天,终有一天,我要亲手斩下你的狗头。”

    说罢,张合冷哼一声,拨马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被叛贼如此公然羞辱,袁绍是气的面红耳赤,胸中气血翻滚,胸都要气炸掉一般。

    文丑更是恼羞成怒,怒叫道:“主公,这叛贼竟如此猖狂,请主公让我率兵杀出去,斩了那叛贼。”

    文丑这般一愤然叫战,其余韩猛等大将,皆慷慨叫战。

    沮授却眉头暗皱,一脸的担心,只陶袁绍气昏了头,禁不住文丑等将的叫战,真的派兵出战。

    他袁军现在的实力,再派兵强行出战,无疑于去送死,到时战死的怕就不是牵招一将。

    袁绍早就恨到气血激荡,咬牙切齿,有那么一瞬,眼看就要忍不住出战,洗雪耻辱。

    最后,他却强忍了下来,最后丁点理智,让他知道出战只能是中了陶商的激将法,自送将士性命。

    可眼张合这叛贼,当着全军将士的面,如此羞辱自己,若不出战的话,自己的颜面往哪里搁。

    进退两难,内心倍受煎熬之下,袁绍突然两眼一闭,仰天大叫一声,狂喷两口鲜血,晕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主公!”

    文丑等将大吃一惊,怒气瞬间瓦解,吓的一拥而上,将气急攻心的袁绍扶住。

    沮授却暗松了口气,忙是喝斥众将,把袁绍扶回府中,请医者治疗。

    众将的愤慨,只能强咽下去,眼睁睁的看着张合耀武扬威之后,又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袁绍噩梦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攻陷敌犄角之营第二天,陶商便下令,对邺城主城展开日夜的狂轰。

    近七百余门天雷炮,被架设于邺城四门,不分昼夜,无休无止的向敌城展开了猛轰。

    这七百天雷炮,乃是经过鲁班再次改将,所投石弹重量虽然没有增加,射程却得到了相当大的提高。

    几天的轰击之后,邺城大部分的房舍皆已被轰为粉碎,只余下大将军府四周,狭窄的一圈没有被石弹波及。

    数天的轰击之下,邺城军民死伤达数千之众,所有人都只以缩在临时所挖的地道中,战战兢兢的度日。

    这等恐怖的轰击,严重的摧残着袁军本就不高涨的士气,将他们的斗志打入了谷底。

    除了石弹轰击,陶商还采取了强大的心理战术,通过各种方式向城中散布消息,说是并州袁尚,幽州的高干和南皮的袁熙,已经放弃了救援邺城,各自宣布为袁绍的正统继承人,开始自相残杀起来。

    精神与肉体双重的压迫之下,邺城军民是人心惶惶,虽然粮食还没吃完,精神却已达到了崩溃的边缘。

    当日吐血的袁绍,则躺在大将军府中养病,将城防之事,都交给了文丑沮授和韩猛几员文武。

    他三人皆也意识到了大势已去,越发的力不从心,彼此一合计,达成了让城别走的共同看法。

    于是,当天三人便一起前来大将军府,前来面见袁绍。

    当他三人进入内室之时,袁绍正半倚在榻上,脸色苍白,神色虚弱无力。

    “尔等不好好守城,为何同时前来见我,若是陶贼在这个时候趁机进攻,谁来主持大局。”袁绍干咳着,不悦的埋怨道。

    三人对视一个,文丑和韩猛二人,皆眉头暗皱,一脸的犹豫,谁也不敢
寒门首辅小说5200
先出口。

    袁绍看出了些些许端倪,便沉声道:“你们有什么话就说,休要吞吞吐吐的。”

    韩猛和文丑的目光,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沮授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沮授无奈的一声叹息,“不瞒主公,我等已经竭尽全力,只可惜城中军民人心士气已跌落谷底,只怕想再坚守下去,已经不现实。”

    袁绍的脸色,立刻阴沉下来,沉默片刻,板着脸道:“尚儿他们呢,他们的援兵为何还不到?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援兵估计是不会来了。”沮援苦涩的一叹,“三公子屯兵壶口已有一月有余,听闻每日只是加固壶关,防范陶贼进攻,却丝毫没有前来救援的征兆。至于高公子,他虽率数万兵马进屯中山,却迟迟不见动静,唯有二公子的兵马,离邺城最近,可惜他兵马太少,也不敢只身前来救援,三位公子只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沮授没有把话再说下去,言下之意却已再明了不过。

    他所疼爱的两子一甥,已经抛弃了他,打算坐山观虎斗,让他自生自灭。

    袁绍的脸色转眼惨然,脸中气血翻滚,又有想吐血的冲动,脸上尽是悲愤之色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自己竟然会培养出这样自私无耻的子侄,个个嘴上仁义孝顺,关键时刻才现出了原形。

    最让他痛苦的,则是袁尚的见死不救,要知道一直以来,他最器重,最信任的就是这个三儿子子的。

    想当初,袁尚说去并州搬救兵之时,他不但信以为真,甚至还把宝贵的几千兵马,和大将颜良都拨给了他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那时的袁尚就已经抱定了抛弃他的念头,所谓前往并州搬兵,只不过是借口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们真是我的好儿子,好外甥啊,哈哈哈……”悲愤的袁绍,反而是大笑起来,只是笑声之中,尽是凄凉。

    看着袁绍这副样子,文丑和韩猛二将,皆默默的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唯有沮授,深吸过一口气后,叹道:“外援无望,坚守固难,事到如今已别无办法,主公,让城别走吧。”

    袁绍脸色立变,张口就要喝斥沮授,话到嘴边,却始终没有能说出口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,邺城有多重要,若失陷了此城,对他的基业会造成何等沉重的打击。

    他更知道,在外援无望的情况下,继续坚守下去,结局只会跟黎阳城一样,最终还是要陷落。

    而他袁绍,便将随着邺城的陷落,就此灭亡。

    “那几个臭小子,想坐看我被陶贼害死,他们好继承我的基业,我绝不能让他们如愿,陶贼,我也绝不会让你吞下河北,绝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袁绍脸上的犹豫越来越少,渐渐已是动心。

    沮授见状,趁势又道:“就算失了邺城,只要主公还在,凭着主公的号召力,必能东山再起,何愁将来不能夺还邺城,又何愁不能杀陶商,一雪今日之耻。”

    沮授一席话,好歹算是给了袁绍点面子,让他终于决定下了决定。

    权衡再三,袁绍长长的叹了口气,无奈道:“就依你之计,准备弃城突围吧。”

    沮授几人如释重负,当下便商议出了个突围之策,各自前去做准备。

    众人告退,后妻刘氏才敢入内。

    “我已决心让城别走,不日就会动身,你速去做准备吧,免的到时手忙脚乱。”袁绍拂手令道。

    刘氏花容一变,颤声惊道:“夫君,邺城真的不要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那好儿子。”袁绍瞪了他一眼,没好气道:“枉我那么信任他,器重他,他倒好,屯兵壶关就是不来救我,枉想我被陶贼害死,他才好继承我的家业,我岂能让他如愿。”

    刘氏丰腴的身躯顿时一颤,花容间顿添几分惊异,忙替儿子辩解道:“不会吧,尚儿他必定是有什么难处,他是个孝顺的孩儿,绝不敢这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再替他维护了,我累了,你速去做准备吧。”袁绍不耐烦的一挥手。

    刘氏无可奈何,只得默默的退了出去,见得四下无人之时,方才低声祈求道:“上苍啊,你一定要保佑尚儿平平安安,先保住自己要紧……”

    内室中,刘氏前脚才走,文丑后脚又从偏门中入内,拱手道:“主公,密道已经挖好,主公真的决定要让城别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?”袁绍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文丑默然片刻,又道:“只是此计必须要有人牺牲,韩猛跟随主公,若就让他这般去送死,是不是有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欲成大事,就必须要有人牺牲,若不是被陶贼逼到这份上,我又岂会忍心如此。”袁绍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末将还是觉的……”

    文丑还待再言,袁绍已不悦,瞪他一眼,“如果你实在不忍心,可以去代替韩猛牺牲。”

    文丑身形一震,彻底沉默下去,再无一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