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六十六章 顽抗者,杀!

第三百六十六章 顽抗者,杀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敌营中的狼烟,袁绍看的见,陶商自然也看的见。

    陶商刀一指敌营,回看张良道:“子房,牵招那厮忽然点起了狼烟,你以为是何用意?”

    张良眼眸微微一聚,淡淡道:“他这必是快撑不住,在向袁绍求晃,良以为袁绍必会派出他最后的骑兵,从东门绕出袭扰我军侧后。”

    “本公觉的也是。”陶商一点头,大喝一声:“项羽何在!”

    “羽在此。”项羽拨马慨然一应。

    陶商战刀一扬,肃杀道:“本公命你率我七千铁骑出动,直奔侧后,但遇敌军骑兵,直接给我杀尽。”

    “羽得令。”项羽傲然一喝,拨马纵马而出。

    尘雾遮天而起,七千梁军铁骑,滚滚如狂流一般,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,梁军侧后方向,果然尘雾大作,文丑统领着四千袁军轻骑,直插梁军后翼。

    文丑目的很简单,以轻骑的速度,突然间杀至梁军侧翼,扰乱梁军的布局,逼陶商撤攻营之兵,随后赶在梁军掉转矛头之前,迅速的撤离战场,退回邺城。

    希望是很丰满,可惜现实却太骨感。

    张良满百的智谋,早已识破了袁绍的意图,就在文丑的骑兵还没杀至时,项羽率领的七千铁骑,已狂杀而至。

    “梁军骑兵?”文丑错愕变色,惊呼道:“陶贼反应怎会这般迅速?”

    形势变化太快,文丑哪里还顾得上击破梁军侧翼,急是掉转方向,想要正面迎击梁军铁骑的冲撞。

    两股铁流,各挟着漫空的狂尘,轰然相撞。

    轰隆隆——

    咔嚓嚓——

    震天的巨响中,两军相撞处,如同绞肉机一般,瞬间卷起无数的飞肢断骨,血肉之躯,在这大绞盘中转眼被磨为粉碎。

    刀锋砍入骨肉的钝响,士卒重伤落马的痛叫,战马受戮后的嘶鸣,各种各样的惨烈声,盖过了隆隆战鼓。

    霎时间,血雾漫空而起,将天地赤染。

    文丑虽为河北骑将,可惜,河北铁骑猖狂的时代,已经一去不复返。

    几场大败后,这四千轻骑,可以说是袁绍仅存的骑兵,梁军骑兵在数量上,已然超越了他们。

    而领兵之将,更是项羽这等霸王级大将。

    曾经历史上,项羽可是以三万骑兵,击破了刘邦统帅的五十万大军,简直是员统帅骑兵的天才。

    面对这等强大的对手,文丑焉能是对手。

    几番冲杀,袁军已被杀得人仰马翻,完全失去了士气,很快就陷入了被分割包围的境地。

    “陶贼,竟然料到我会派出骑兵,袭他侧后,可恨!”城头的袁绍脸色已变,恨到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身旁大将韩猛怒道:“主公,末将愿再率一军出城,誓要击破敌贼侧翼。”

    袁绍还在犹豫时,沮授已沉眉劝道:“陶贼已有防备,且敌众我寡,这个时候派再多的兵马出城,都等于是送死,主公,不可再牺牲我们宝贵的兵马了。”

    袁绍犹豫再三,只能无奈的一声长叹,默默道:“鸣金,招文丑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铛铛铛~~

    急促的金声,迅速的回荡在了邺城上空,方圆数里都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正自苦战的文丑,早就盼着这金声,二话不说,掉头就跑,死伤残重的袁军骑兵,完全失去了斗志,丢盔弃甲望风而退,一路被项羽辗杀,死伤几近。

    项羽凭着绝对的优势,轻松的杀败了文丑,率骑兵游走于攻营军团侧翼,保护他们攻营。

    侧后方威胁解除,狂攻中的梁军将士们,士气大受鼓舞,攻势更猛。

    高顺也受到激励,大叫道:“给我拿出全部的实力来,若不能破营,我们还配叫作陷阵营吗,给我杀!”

    高顺的咆哮声,激励了士气,诸路将士抖擞精神,疯狂的进攻。

    死伤千余人兵,梁军终于砍破了敌军最后一重鹿角,成千上万的将士们,向着敌营营墙疯狂扑去。

    敌营中,袁军士气已跌落谷底。

    眼见己军骑兵被击败,眼见最后一重鹿角也被砍翻,牵招和他的五千士卒们都知道,他们已失去了外援的希望,变成了无助的孤军。

    “为袁公死战,不得后退半步!”牵招却疯狂的大叫,欲作垂死挣扎。

    他催马上前近至营栅前,喝斥着军士不得慌张,将一柄柄的长枪架在营栅上,形成一排排密如森林般的尖刺,以阻挡梁军冲破营栅。

    震天的喊杀声中,数不清的梁军已扑到,高举着大盾,向着敌营密集的刃墙撞去。

    惨叫之声,兵器摧折之声,混乱而起,飞溅的鲜血,沿营墙上空皆血染。

    梁军将士凭着坚盾的保护,将半数的袁军长枪都撞了回去,大盾硬生生的撞在了营栅上,整条营墙都发出龟裂的响声,眼看崩裂在即。

    牵招眼珠子都急的快要迸出来,沙哑的大叫道:“给我撑住,不许后退!”

    那些被梁军盾手撞回去的袁军枪手,只能鼓起勇气,吼叫着再度冲上去,用长枪拼命的乱刺,企图将梁军挡回去。

    梁军却不顾生死,一次又一次的发起冲撞,数万梁军在绵延六十步的营墙一线,疯狂的发动冲撞,将那道营墙撞的越来越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“陷阵营,冲破敌营!”高顺大喝一声,指着挥鱼鳞盾阵后退十步,一口气再冲而上。

    咔嚓嚓。

    敌营的营墙,瞬间被撞穿了一道缺口,
八荒圣道无弹窗
整面营墙便如脆弱的玻璃墙,一点被击穿,整面玻璃皆轰然碎裂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震天的咆哮声中,梁军如决堤的洪流,从破裂的营栅上冲涌而上,将脚下的敌人无情的跳为粉碎。

    无尽的锋利斩向惊惶的敌人,三万多梁军狂涌而去,杀尽眼前一切之敌。

    营墙一破,袁军残存的抵抗意志,就此瓦解,纷纷抱头崩溃。

    “不许后退,向袁公报恩之时到了,给我顶住!”牵招沙哑的嘶吼着,却依然扼制不住败溃之势,甚至亲手斩杀了数名溃敌,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两百余步外,眼见敌营已破,陶商大喜,向张合道:“敌营已破,张将军,余下的三千骑兵,统统都交给你,去杀个痛快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梁公。”张合早就等着这句话,拍马提枪而去。

    三千铁骑从中军中杀出,挟着天崩地裂的巨响,轰然撞入了敌营之中,将一切顽抗之敌,统统都辗成肉泥。

    张合纵马舞枪,狂冲在前,将飞溅的人头被留在身后,他斩开一条血路,直奔牵招而至。

    血战的牵招,蓦然间觉察到一股凛烈之极的战气,正狂压而来,猛抬头时,惊见张合向自己杀来。

    “张合叛贼,我杀了你!”牵招怒吼一声,拍马舞刀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张合却目光阴沉如铁,眼中尽是不屑,牵招在他眼前,俨然蝼蚁般存在,口中大喝道:“一切效忠袁绍之徒,我张合皆要杀尽,牵招狗贼,受死吧!”

    暴喝声中,张合手中大枪,挟着狂澜怒涛之力,轰斩而上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空气之中,爆发出一声轰然巨响,飞溅的火星中,牵招身形剧震,手中战刀嗡嗡作响,险些拿捏不住。

    瞬息之间,牵招被震醒,想起张合武道之强,自己绝非是对手。

    更何况,是眼前这个被仇恨所燃烧,不顾一切要向袁绍复仇的张合。

    逃!

    惊悔的牵招,脑海中瞬间闪过这一个字,就想拨马而逃。

    张合却哪会给他这个机会,杀他不仅是向袁绍复仇,更是要为陶商立功,确保自己在陶商麾下的地位。

    转身之际,张合第二枪已挟着狂风巨浪之威,再轰而至。

    抽身不及,牵如只能咬紧牙关,拼起全身之力相挡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空气中又爆发出一声雷鸣,张合第二枪的力道,刚猛之极,瞬间震到牵招气血翻滚,五内欲碎,双手竟已淌出鲜血,虎口破裂。

    未及惊骇间,张合第三枪,已如狂风暴雨般,横扫而至。

    牵招气息未及平伏,便只能强勉一口气,擎刀拼力相挡。

    巨鸣声中,牵招身形一震,只觉舌根一甜,嘴角已渗出一丝鲜血。

    武力值只有70的牵招,三招之间,便被张合杀到内腑遭受重创,吐血的地步。

    牵招已深深的恐惧,为袁绍死战的心思已瓦解一空,只想着如何保住性命,只能强忍痛楚,舞刀拼死抵挡张合的进攻。

    “还要垂死挣扎吗!”张合不屑的一声狂啸,手中大枪舞出漫空的流光,一招招杀式,将牵招包裹于铁幕流光之中。

    眼花缭乱的枪影,刮面如刀的劲气,无情的摧杀向牵招,逼得他是手忙脚乱,穷于应付。

    十招走过,破绽百出。

    张合却毫不留情,手中枪锋力道愈猛,流光四溅的枪锋,已将牵招层层包裹其中,完全看不到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突然间,战团之中,发出了一声凄惨之极的叫声。

    枪影突收,狂尘落定,张合斜拖着滴血的大枪,如魔神般巍然而立。

    身后处,牵招轰然栽落马上,左胸已被捅出一个斗大的血窟窿,大股的鲜血狂涌而出。

    “张合,叛——叛——贼——”跌落马下的牵招,嘴里还在咬牙切齿的愤骂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愚忠袁绍之徒,我都要杀!”张合冷哼了一声,手起枪落,将牵招的人头斩落,提起了拴在了马上。

    斩将的张合,战意更加的凛烈,长啸声中,挥枪再上。

    三万多的梁军将士,狂冲狂杀,直杀到整个敌营血流成河,五千敌军几乎被杀尽为止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,杀声才渐渐熄落,梁字的大旗,高高的飘扬在这座残存的大营上空,宣告着邺城从此变为孤城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宿主取得攻营战胜利,获得魅力值1,宿主现有魅力值82。”

    脑海中响起系统精灵的提示音,陶商不由笑了,笑的痛快,笑的狂烈。

    “多谢梁公给我这个立功的机会,合不负梁公期望,斩杀敌将牵招之头。”染血的张合,提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,飞马而来,兴奋的叫道。

    陶商满意的点点头,刀锋向着邺城一指,冷笑道:“去吧,把这颗人头送给袁绍,给他一个血的警告。”

    张合会意,遂是提着牵招人头,飞马直奔邺城南门而去。

    邺城上,袁绍已是苦着一张脸,又恨又气,却又无可奈何的苦样。

    亲眼目睹西营陷营,五千兵马被陶商杀个干净,袁绍的心在滴血,可惜他却没有胆量再派一兵一卒前去相救,只能眼看着这宝贵的五千兵马死伤殆尽。

    当梁军的皇旗,树起了汉营的中军大帐前时,袁绍的心中如被鞭子狠狠的抽了一下,痛到几乎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“陶贼……陶贼……”无可奈何的袁绍,只能靠一次次的咬牙念着陶商的名字,来发泄心中的愤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