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六十五章 万事俱备,给我攻城!

第三百六十五章 万事俱备,给我攻城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系统精灵,好好活动活动筋骨,让我们开始大召唤吧。”陶商深吸一口气,兴奋的向系统精灵下令。

    第一名召唤者,陶商要召范睢。

    秦国宰相,著名政治家,谋略家,统帅70,武力42,智谋84,政治94。

    范睢此人原为魏国人,因在魏国受刑潜逃,才逃至秦国,投奔秦王麾下,向秦昭王提出远交近攻的策略,使秦国获得了外交战略的主动权。

    长平一役,秦赵两军对垒三年,更是范睢使也离间计,诱使赵王启用无实战能力的赵括代廉颇为将,才使白起能在长平大破赵军。

    范睢此人精通理政,又善谋略,足可胜任一州刺史,独挡一面。

    陶商召唤范睢,任命其为徐州刺史,星夜前往徐州主持政务,协助乐毅对抗孙策。

    陶商所召第二名英魂,叫作韩安国。

    西汉名臣,汉武帝御史大夫,统帅73,武力61,智谋86,政治90。

    韩安国此人,传闻自幼博览群书,辩才出众,原为梁孝王麾下得力谋士,吴楚七国之乱时,因守城有功从此扬名。

    汉武帝之时,韩安国成为朝廷重臣,极得汉武帝赏识,为人有大韬略之才,为人世俗,却又有忠厚之心,自己虽然贪财,但举荐的人才,都是廉洁之士,被汉武帝称赞为治国之才。

    唯一让汉武帝不满的是,在对匈奴的战略上,汉武帝主张进攻,而韩安国则一直主张继续和亲。

    韩安国善守而不善攻,既有智谋又通政略,陶商正好用他前往处于守势的淮南,任命他为扬州刺史,令他主政,充当徐盛的后盾。

    陶商要召的第三位英魂,名为范蠡。

    吴国名臣,政治军,军事家,经济学家,统帅75,武力61,智谋87,政治91。

    这范蠡本为商人,半中出家辅佐越王勾践,在勾践败于吴王夫差之后,辅佐勾践韬光养晦,劝农桑,务积谷,不乱民功,不逆天时,内亲群臣,下义百姓,使越国在20年间达到政通人和,国力强盛的地步。

    当伐吴之机成熟时,范蠡又劝勾践及时起兵,一举灭亡了吴国。

    今陶商新得青州,正需要一员能臣去镇抚百姓,收取人心,恢复经济,这范蠡实为上佳人选。

    陶商遂命范蠡为青州刺史,即刻赶赴青州,代替臧霸处置一州政务。

    陶商先是召了乐毅这员满百统帅,又连召几员治政奇才,屯集的几百点残暴点和仁爱点,几乎都耗之一空,就此清零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值了,召唤这么多人杰,足以替他解除东南之危。

    乐毅和各州刺史派出之后,陶商便高枕无忧,开始将所有的集力,都集中在如何攻破眼前的邺城上。

    陶商没有第一时间就对邺城发起猛攻,却用张良之计,先分兵去攻取邺城四周城的城池,断绝邺城外界的联系。

    陶商遂命彭越先率一军,击破邺城西面涉县,切断与并州方面的联系,紧接着又派樊哙率一支兵马,攻破东北方向的列人城,切断与南皮方向袁熙的联系,邺城的粮草供应,就此有半数被切断。

    两路粮道被断,袁绍就只能依靠从北面唯一的粮道,将广平、巨鹿、安平等冀北诸郡的粮草,运至邺城供给军需。

    只是陶商抽调一万兵马后,只余下六万兵马,不足以对邺城完成全面的围困,只北面一路粮道暂时无法切断。

    为了支撑邺城的粮草供应,袁绍只好加征粮赋,命冀北诸郡的郡兵,深入各乡各村,征百姓口粮,胆敢有反抗不从者,格杀勿论。

    一时间,冀北诸郡是怨声载道,邺城尚未被攻破,百姓人心已开始倒向陶商。

    只是仗打到这个份上,袁绍也顾不得许多,只要能守住邺城,任何事他都做的出来,又保惧悠悠之口的议论。

    不觉围城两月过去,袁绍好歹是熬过了夏天,时间进入秋季。

    陶商所统治的中原地区,又是喜获丰厚,数以万斛计的粮草,不断的被送往前线,黎阳一线的粮仓,早已是堆积如山。

    反观袁绍方面,虽然今秋河北粮食收成不错,但冀北诸郡的百姓,因是苦于袁绍的苛政,不是向北逃往幽州,就是向南逃往陶商的统治区,诸郡的庄稼皆被荒废,反而是粮食大面积的欠收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能输送往邺城的粮草,反而是有减无增。

    此消彼涨,围城数月之后,陶商决定开始对邺城发动正面进攻,尽快的攻下这座河北腹心之地,结束这场旷日持久的北伐战争。

    欲破邺城,首先就要击破城外方向,袁绍所设下的犄角之营。

    次日,天明时分。

    围城的梁军大营中,炊烟袅袅而升,肉香弥漫在空气之中,数百只羊被宰杀,分赏给诸营将士,以激励他们的士气。

    六万梁军将士,吃肉喝酒,享用过这丰盛的美餐后,无不是精神十足,士气高昂。

    饱餐一顿后,数万将士列于营中,一个个热血沸腾,蠢蠢欲动,等着出击的命令。

    突然间,肃然的大营中,将士们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在万众瞩目中,陶商身披玄甲,手提战刀,背披赤色披风,巍巍如天神一般,策马出现在他们的眼前。

    那一双鹰目中,肃杀与自信的烈火,熊熊狂燃,令三军将士为之肃然起敬。


重生落魄农村媳全文阅读
   勒马于校台之上,陶商举目一扫,放眼望去,铁甲森森,刀枪如林,如乌云漫卷,军气浩荡,杀气冲天。

    梁军将士们的杀机,已涌到了嗓子眼上,如笼中猛虎,迫切的想要用杀戮来平静。

    “我梁军的勇士们,随我痛快一战,将敌营给我夷为平地!”陶商战刀向着敌城一指,厉声一喝。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号角声冲天而起,诸营中的旗帜如巨浪般起伏,数万的将士井然有序的出营,如无数道河流,汇向邺城西南方向,一队队的步骑兵马徐徐而出,最终汇成了一片铁甲森森的大海。

    天地肃杀,风云渐起。

    邺城之上,袁军士卒看着梁军不可一世的气势,无不是心中战战兢兢,握着兵器的手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袁绍也眉头暗皱,苍白的脸上,布满了浓浓的阴云,口中喃喃道:“尚儿,你去并州借兵已有数月,为何还不回来,还有你,熙儿,干儿,你们为何迟迟不率兵马来救邺城,你们都在想什么呢……”

    西面犄角大营。

    牵招勒马横枪立于营门一线,目色沉沉,眉头紧凝,眼神中透着几分不自信。

    左右处,守营的袁军士们,也个个神经紧绷,神色不安。

    连战连败之下,袁军上下已患了深深的恐梁军,每每面对梁军,都会不战而惧。

    敌营前两百步,陶商立马横刀,如刃的目光直射敌营,没有一丝的忌惮,见时辰已到,二话不说,扬刀大喝一声:“出击,给我辗平敌营。”

    “辗平敌营——”身边,荆轲率领着百余亲卫,齐声大吼,如雷鸣般轰响。

    “辗平敌营——”六万将士齐声咆哮。

    这隆隆的杀声,如漫空的惊雷般,震天动地,连邺城都被震的微微摇晃,城上营中,袁军士卒无不为之悚然。

    嗵嗵嗵!

    战鼓声隆隆而起,震破敌卒耳膜,震碎他们的胆色。

    项羽,霍去病,樊哙、彭越等诸员大将,各率本部兵马,汹汹杀出。

    刀盾手、长枪手、弓弩手,各兵种结成的十余个方阵,向着西南敌营缓缓的推进而去。

    须臾,近三万的攻营军团,推进至敌营百步范围内。

    “放箭,给我放箭!”敌营内的牵招,急切的大叫道。

    敌营中,千余支利箭,腾空而起,向着推进而至的梁军扑至。

    几乎在几时,梁军的弓弩手们,也齐齐放箭。

    相隔百余步,嗡嗡的破空轰鸣声,骤然响起,盖过了号角声,盖过了鼓声,将天地间一切的声音都吞噬。

    飞蝗般的箭雨,在天空中交织成了一道道遮天的天网,狠狠的轰向两军。

    惨叫声大作。

    梁军人数众多,弓弩手就有近五千之众,且皆为养由基麾下的破军弩士,数量和杀伤力,皆是占尽了优势,自然是轻松盖过了敌军箭矢。

    不过牵招也准备充分,士卒多配备了大盾,倒也勉强顶住了梁军箭矢狂攻。

    利箭无射而下,不断有梁军士卒,在前进的路上被射倒在地,身经百战的梁军将士,却用他们那坚强的意志,强行压制住了内心的恐惧,勇敢的迎着箭雨,奋勇前行。

    高顺统率的陷阵营,结成鱼鳞盾阵,顶在最前方开路,在箭雨中奋勇向前。

    片刻后,梁军进攻梯队,穿过了百余步的距离,杀至了敌营近前。

    随着战鼓声达到高亢的顶点,十数个军阵轰然而裂,三万将士发足狂奔,咆哮着如潮水般向敌营涌去。

    中路方向,陷阵营引领着万余刀盾手,率先冲至敌营外围的壕沟处,将背负的土囊统统扔入壕中,顷刻间便将之填平。

    成千上万的梁军将士,如潮水般漫过被填平的壕沟,顷刻间扑至了外围鹿角边。

    勇敢的刀盾手们,高举大盾抵挡箭矢,挥舞着大刀,发疯似的狂砍鹿角。

    他们的身后,五千破军弩士,一刻不停的向敌营放箭,压制敌军的反击。

    牵招则在纵马往来奔驰,喝斥着那些弓弩手们,顶着梁军的射雨,不断的向着砍伐鹿角的梁军放箭。

    营墙鹿角一线,漫空的利箭,如陨落的群星般,将整个天空都遮挡。

    箭雨中,一名梁军将士倒下,另一个士卒毫不犹豫的补上去,继续向着敌营鹿角狂砍。

    他们的心中,只有一个念头——不破敌营,誓不罢休!

    狂攻之下,敌营外围的三重鹿角,转眼已被砍毁两重,只要最后一重被砍破,数以万计的梁军就可以直接撞向营墙。

    牵招眼见自己竭尽全力,依然挡不住梁军的猛攻,无奈之下,只得喝道:“快,给我点起烽火,向主公求援。”

    营盘腹心处,三道狼烟冲天而起,邺城上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袁绍脸色阴沉如铁,眉头已凝成一团,知道牵招是快要顶不住了,不得已之下向他求援。

    “主公,犄角之营若失,邺城就将变成一座孤城,不可不救。”沮授急是提醒道。

    袁绍犹豫片刻,拳头狠狠一击女墙,喝道:“文丑何在,我命你率全部四千铁骑出击,由东门杀出,袭扰敌军侧后,逼陶贼退兵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文丑急是提枪下城,打开东门,率四千轻骑杀奔而去,迂回向梁军的侧后方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