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六十三章 出事了

第三百六十三章 出事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邺城,大将军府。

    府院大堂内,觥筹交错,酒香四溢,一派喜气洋洋的气氛。

    今曰,乃是袁绍的寿辰。

    当此危难之际,袁绍本是没什么心情庆祝,但臣下们却进言,借着庆生之际,缓解一下军民紧张的情绪,袁绍便决定摆下酒宴。

    前番虽有张合叛变的消息,令袁绍一度陷入震惊中,但三子袁尚随后发来消息,声称他已掌控住安城局面,纵无张合,也绝对守得住城池,这让袁绍稍稍宽心,才有心情来庆贺自己的寿辰。

    大殿中,觥筹交错,一派欢乐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报——安城急报——”

    急促的叫声,打断了酒宴愉悦的气氛,众人的目光,齐刷刷的望向大殿门外。

    一员亲军匆匆而入,跪伏于阶前,“禀主公,安城失守,三公子已败归邺城。”

    袁绍身形剧烈一震,脸色骤变,手中的酒杯差点脱手惊落。

    殿中众文武,瞬间也陷入哗然惊变之中,一个个惊到目瞪口呆,万不敢相信,安城竟然失陷。

    正当袁绍主臣震惊失措之时,灰头土脸,一身是血的袁尚,灰溜溜的步入了大堂,跌跌撞撞的跪伏在了袁绍跟前。

    袁绍一见袁尚,气就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这个他自以为像极自己,万分优秀的儿子,临出征之前,就在几天前还自信的保证,安城固若金汤,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谁料,才过不到两日,竟已将安城失陷,全军覆没,狼狈不堪的逃了回来。

    袁绍是又气又恼,冲着袁尚喝道:“你不是说有你在,安城万无一失吗,现在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袁尚一脸委屈,拱手解释道:“父帅息怒,儿本已掌控局面,谁料到张合那叛贼,竟然无耻的为陶贼攻我城池,蛊惑他的旧部不肯力战,儿苦战不敌之下,才失了安城,非是儿不死战。”

    “张合这忘恩负义的逆贼,枉我有恩于他,他竟然敢这样对我,可恨,奸贼……”袁绍的怒火,立刻被转到了张合身上,对儿子的埋怨顿消几分。

    袁尚暗松一口气,急得审配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审配会意,忙道:“先前官渡之战,那张合就未出全力,前番延津之战,他也败逃而逃,其实配早就怀疑,他心存反意,没想到真的被我猜中了。”

    审配这番话,仿佛料事如神,早就料到了张合会降敌一般。

    “张合狗贼,我早就该看出来他存有异心,早知这样,就不该令他随尚儿去守安城!”袁绍懊悔万分,非但不再怪袁尚,反而自责起来。

    袁尚终于如释重负,自己站了起来,宽慰道:“父帅不必太过忧心,安城虽失,但我邺城乃天下坚城,我们尚有兵马三万,城中粮草足支一年,有儿在,必可为父帅守住邺城不失。”

    “陶贼连战连捷,实力爆涨太快,天下诸侯必会对他心生忌惮,断不会容他肆意坐大,配以为用不了多时,中原必然有变,我们现在要做的,就是要坚守到那一天。”审配也宽慰道。

    听得儿子和谋士的宽慰,袁绍激动的心情才稍稍平静些许,遂是撤下酒宴,商议邺城保卫战之事。

    沮授却又进言道:“光靠我们手头的兵马还不够,授以为,主公当速派人往南皮和蓟城,召高公子和二公子率本部兵马,会师于邺城城下,集中我们所有的兵力,方能与陶贼决战于城下。”

    袁绍连连点头,当即修书两封,派人星夜赶往南皮和蓟城。


我是霸王无弹窗


    这场军议,一直商量到深夜时分,方才散去。

    袁尚告退,归往自己府院,审配则跟随在了身后,显然有话要说。

    袁尚心领神会,前脚一进门,后脚便将左右屏退,问道:“此间已无外人,正南有什么话,尽管说就是。”

    审配环视一眼左右,压低声音道:“配观高干和袁熙二人,拥兵自重,各怀鬼胎,当此危难之际,他们未必肯来救援,如无这两路兵马来援,能否守住邺城,还是个未知数,配以为,三公子还得早做打算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正南先生的意思是……”袁尚神色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审配便抬手遥指西面,“配以为,三公子当以向匈奴借兵为由,赶在邺城被围前出城,速速前往并州,收拾兵马,结好匈奴,坐观形势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前往并州?”袁尚目露疑色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前往并州。”审配点头继续道:“介时若中原有变,陶贼有撤兵迹象,三公子便率可率并州之兵赶往邺城,不失为有功。倘若邺城有失,以并州山河之险,也足以让三公子割据自保,等时机成熟,便可挥师东出,重夺河北四州,这才是万全之策。”

    袁尚恍然大悟,不由站起身来,负手踱步,显然已被说动心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他却又犹豫道:“可我若是一走,岂非掷父帅于孤城而不顾,父帅对我如此信任,我这么做,实在是于心不忍啊。”

    面对袁尚的犹豫,审配却正色道:“以眼下的形势,邺城本已不足守御,主公最明智的选择,应该是让城别走,退保幽州。只是主公好面子,必不肯弃了邺城,这是要陷自己,陷整个袁家于危境之吕。三公子这么做,乃是为了袁家保存复起的种子,实际上为了主公好,这才是真正的大孝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,一句“大孝”,终于说动了袁尚,让他再没有心理包袱。

    当下袁尚再无犹豫,次日一早便去见袁绍,慷慨请求亲往并州,结好匈奴,借匈奴之兵前来救邺城。

    审配和逢纪等谋士,又从旁一鼓动,袁绍便毫无疑心,欣然应允。

    为了保护袁尚,袁绍还将七千精兵拨于袁尚,命大将颜良跟随他一起前往并州,还带了数以百万计的金银布匹,前去结好匈奴。

    袁尚又以无谋士为借口,把审配和逢纪两员河北谋士,也一并带走。

    因田丰精通匈奴语,早年又曾为袁绍出使过南匈奴,故袁尚以戴罪立功为名,求袁绍将之从狱中放出,也一并带往并州。

    唯有沮授,却执意要留下来助袁绍守邺城,袁尚无可奈何,只得将其留下。

    就在袁尚带着七千精兵,前脚离开邺城未久,陶商已率七万大军,由安城而出,长驱北上直取邺城而来。

    陶商已料定袁绍好面子,必不会弃邺城而逃,必会将他的主力,尽集于邺城中,准备死守。

    这正是陶商想要的效果,只要他攻破了邺城,就能全灭袁绍主力,不说河北,至少冀州将就此纳入版图。

    为了抵御陶商,袁绍可谓费尽了心思,以邺城为核心,以邺城东西布下的两座坚固的营垒为犄角,准备背水一战,坚守邺城。

    两日后,陶商七万大军进至邺城以南五里,就地下营寨,形成了威逼之势。

    入营,中军大帐中灯火通明,陶商与张良共商议着如何攻破邺城。

    正讨论到热火潮天时,张仪却匆匆而入,一脸的凝重,沉声道:“梁公,最新急报,徐州出事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