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五十九章 叛 贼

第三百五十九章 叛 贼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随后的一刻钟时间里,陶商也不跟张合斗将交手,只一个劲的赞赏张合。

    张合被陶商恭维的有点得意忘形,竟忘了自己此来目的,不住的哈哈大笑,非但不像是陶商的敌人,反而像来会故友。

    “以张将军的能力,袁绍应该把安城兵马,统统付于张将军才是,却为何还要让袁尚这个没用的儿子来钳制张将军,这分明是不信任张将军嘛。”

    几番恭维后,陶商不经意间,就开始离间起了他们主臣。

    一句戳中了张合的痛处,张合眉头一皱,神色间流露出一丝不满。

    城头上,袁尚正瞪大眼睛,张望着二人会面的方向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陶商,恨不得张合即刻出手,斩下陶商的人头,为他立下不世奇功。

    只是,令袁尚感到奇怪的是,二人迟迟没有动手,反而在两军阵前聊起了天。

    聊就聊吧,还聊的谈笑风生,像是多年未见的朋友在叙旧。

    相隔五六十步,袁尚没办法听清他们说什么,但他却能看得清楚,张合不断的在大笑,像是很高兴的样子。

    张合的表现,令袁尚眉头微皱,脸上的疑色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要知道,就在半日之前,张合还对陶商的挑战恼火不已,恨不得将陶商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而今见面,张合非但没有表现出来那种仇恨,反而迟迟不肯动手,还跟陶商有说有笑起来。

    这态度之转变,如今能不令袁尚狐疑。

    甚至,袁尚的脑海中,还闪过这样一个念头:

    莫非,张合已暗通陶贼,今日只是借着斗将掩护,亲自见面商量什么阴谋?

    那是他看到陶商给张合的那封,被涂抹过的信后,他的心中就已产生这个怀疑。

    今天,看到这般情形,袁尚心中怀疑只是更加加重而已,心中暗自琢磨:“张合,你和陶商到底是商量着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在与张合谈笑之时,目光不易觉察的向着安城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是看不清袁尚的身影,他却仿佛已能看到,袁尚脸上流转的狐疑与不信。

    陶商的嘴角,悄然掠起一丝暗笑,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。

    “张将军也算一代豪杰,怎甘心做袁尚的马前卒,何不归降本公,我陶商必叫你成为一方统帅。”时机差不多,陶商开始招降起张合来。

    张合心头蓦然一震,眼中闪过一丝异变,似有那么一瞬,他竟被陶商说动。

    他自问无论是武艺实力,统兵的能力,都远胜于袁尚,更对袁绍忠心耿耿,从未有过二心。

    而袁绍却偏偏不信他,非要让袁尚这个儿子前来钳制自己,搞的他处处束手束脚,无法自如统兵。

    张合忌惮于袁尚的身份,心中虽有不满,却也只能隐忍不发,心中早憋一口气,被陶商这么一挑动,焉能不动心思。

    下一个瞬间,张合却立刻冷静下来,压制住了对袁家父子的不满。

    他意识到,陶商正在挑拨离间,更在招降于他,他必须断然的表明态度。

    “陶商,你真是厉害了,搞了半天,你原来是想诱我投降你。”张合的嘴角掠起一抹讽刺,“袁公待我不薄,你以为我张合是那种背主之徒吗?”

    “张合,你倒也冷静,没有被我一番恭维忽悠晕了头脑……”陶商暗暗点头。

    张合的这般表现,却也在陶商的意料之中,毕竟张合的家眷皆在邺城,不到万不得已之下,若是被自己三言两语就说降,岂不愚蠢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张将军是决计不降,铁了心要为袁家陪葬了?”陶商语气冰冷起来。

    张合大枪一横,毅然道:“我河北只有战死之将,绝无投降之将,陶商,你不是邀我单骑斗将么,那还废什么话,咱们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张合终于想起了正事,雄躯杀气陡燃。

    陶商却是一声冷笑,“打打杀杀多没有品味,咱们君子动口不动手,也不瞒你,我邀你来斗将,其实只是想借机招降你,看来本公是白费唇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死了这条心吧,我张合绝不会背叛袁家,有我张合在,你也休想攻破安城,你若识相的话,还是尽快退回你的中原去吧。”张合竟是警告起了陶商。

    面对张合的威胁,陶商非但不怒,眼中还掠过一丝意料之中的诡色。

    突然间,他哈哈一笑,提高嗓门,大声道:“袁熙之事,还得多谢张将军,本公自会退兵二十里,咱们按约定行事。”

    说罢,陶商再无多言,拨马转身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张合却愣在原地,一时不明白陶商嘴里什么“袁熙”,什么“按约行事”是什么意思,等他反应过来时,陶商已回归本阵
赶尸世家全文阅读


    眼见陶商不敢跟自己交手,张合也是无奈,只得也拨马而回。

    陶商回往阵中,荆轲等人皆松了一口气,荆轲笑道:“梁公这出戏还演的真是逼真,方才与张合又说又笑,我等若不知内情,还会误以为梁公跟张合是故友重逢呢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笑,问道:“那本公跟张合的谈话,你们可有听清?”

    “前边的都没有。”荆轲先摇摇头,脸上却也浮起意味深长的诡笑,“不过梁公最后那番话,我们却听的清清楚楚,一句不差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听的一句不差,城头上的袁尚,想必也都听到了,那就可以了,回营喝酒去。”陶商满意的一笑,扬鞭策马,向着大营奔去。

    三十余骑人马,奔行如飞,转眼已消失在尘雾之中。

    张合茫然了片刻,也只能拨马回城,这一场斗将,就此无疾而终。

    “张将军,适才你跟那陶贼,都在谈笑些什么?”一上城,袁尚便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    张合还没看出袁尚的疑心,只坦然道:“也没说什么,他邀我前去斗将,无非是忌惮于我,想要招降我,被我严辞拒绝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简单?”袁尚眸中闪过一丝疑色。

    “当然就这么简单,不然我跟他还能说什么。”张合不以为然道。

    逢纪的眼神中,同样流转着猜忌,冷笑道:“张将军,你当三公子和我都是小孩子么,会这么容易被你糊弄过去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份上,张合岂能不出意外之意,立时眼珠一瞪,怒道:“逢纪,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,莫非你在怀疑我不成?”

    张合这突然一发脾气,把逢纪吓了一跳,下意识的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袁尚这时也火了,手按佩剑,冷冷道:“张合,适才我们可都听见,那陶商提到了袁熙的名字,还说什么按约行事,你最好老实交待,你跟那陶贼有何图谋?”

    袁尚质问之时,逢纪已暗使眼前,马延率领着一队士卒,不动声色的逼近。

    他这话,几乎已挑明了意思,分明是在怀疑他张合勾结陶商,此时的张合,却才猛然省悟,方才陶商为什么突然提高音调,跟他说那番话。

    “该死,他好生狡诈,竟然在我毫无察觉的情况下,又使了离间计……”

    张合心中暗骂,只得正色道:“三公子,你难道还没看明白吗,这分明都是陶贼所设的离间之计,三公子你动动脑子啊,怎么能这般轻易上当。”

    一句“你动动脑子”,分明是在讥讽袁尚蠢笨,瞬间将袁尚激怒,喝道:“张合,你休要狡辩,前番我命你射杀袁谭,你便推三阻四,我喝斥你几句,你多半怀恨在心,暗中勾结陶贼,又怕我识破你们的图谋,便涂抹了书信,今日你们又假借着斗将为名,当面商议阴谋,你当我是瞎子吗?”

    张合身形蓦然一震,心中顿时涌上无限的悲愤。

    想想方才他还严辞拒绝了陶商的招降,表明对袁家的忠心,谁料这转眼间,袁尚竟已对自己怀疑如此之深,根本已把他视为了暗通陶商的叛贼。

    此时的张合,忽然间有种万念具灰的心思,一颗忠心彻底被寒透了底。

    悲愤转为悲怒,张合压制在心底的憋曲,此刻也如火山一般,喷发而出,转眼间怒到眼睛喷火。

    手中大枪向着袁尚一指,愤然骂道:“袁尚,你这个有眼无珠的蠢货,你和你父亲一样生性多疑,枉我张合对你袁家忠心耿耿,你竟然这般怀疑我!”

    张合也是气晕了头,他这等威胁性的动作,再加上这样公然对袁尚,对袁绍的不敬和辱骂,等于是将自己逼上了绝路。

    袁尚被张合枪锋一指,还以为张合打算对他行凶,吓的急是后退几步。

    “快,快保护三公子。”逢纪也吓了一跳,急是大叫道。

    马延即刻动手,百余号士卒一拥而上,将袁尚保护起来,把张合隔绝在了数步之外。

    张合四下一扫,这才发现袁尚趁自己出城之际,已将城头属于自己的嫡属,统统都调离,换上了忠于袁尚的部众。

    袁尚稳住心神,想起张合对他的辱骂,顿时恼羞成怒,喝骂道:“好个忘恩负义之徒,竟想刺杀本公子,终于原形毕露了吧,来人啊,把这叛贼给我拿下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左右士卒却畏于张合威名,面面相视,一时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袁尚怒了,再次大喝:“诛杀张合者,重赏百金,胆敢不从我号令者,以从逆罪论处!”

    重赏与威胁之下,一众士卒哪敢再犹豫,撑起胆子,嘶吼着朝着张合扑上去。

    “张合叛贼,纳命来吧。”马延更是立功心切,手舞大刀便朝着张合当先砍去。